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八戒猪爷爷 书名:忘记的爱
    林诺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西餐厅聚餐。

    糖娃娃请客,我从来不拒绝,她从来不会赖账,这点我可以打包票。

    我猛然想起今天是星期六,漱口看时间,11点。昨天晚上总是做梦,长头发长长的头发,总让我回到不好意思,脸红的时光。气不过,我起研究摄像和图像处理软件,啃书本,这段时间准备考摄影师证书。

    其实我还有一个技能,画画,这是明臣教我的,我觉得丢了太可惜,就一直坚持帮别人画一些插图,商品插画,从网上接到一些活,但赚不了多少钱,看书累了,我就画画。这段时间现场新闻报道,也让我有感触,需要好好地研究怎样集中动态的摄影技术,画质、画面感我一直不满意,这不是摄像机好坏的问题,而是一个摄影师知识和能力的问题,起码我是这样认为。还有一块我特别感兴趣,是人体写真,拉了好几次雯群,给了她照了几个系列。**的没有做过,没有把握,不敢挑战,这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

    最近又有一些好想法,我想找个模特,有一个媒体摄影大赛即将启动,可惜没有物sè到合适的人。

    我穿了一件宽松的汗衫,白颜sè,黑sè的裤子,一双布鞋,就差一个大胡子。你想说我是艺术家,我从来不拒绝,只能证明你的眼光好的不可思议,其实我就是个打工仔。

    我走进餐厅,里面刀叉整整齐齐摆在雪白的桌布上,白sè的碟子,发出洁白的光亮。品味来自杯子还是来自碟子,谁知道呢!

    林诺今天是一条淡蓝sè的裙子,金sè的发夹,恰如其分地点缀她乌黑发亮的秀发,她的秀发是天生的,主持人天天化妆卸妆容易使秀发受损,她却不是。她的皮肤也如同秀发一样,让很多主持人羡慕不已。我一直认为,她比电视上漂亮。

    “糖娃娃,你今天起这么早。”和她吵吵架特别有意思,她从来没有吵过我。

    “我可勤快了,你这又懒又慢蜗牛虫。”她会让我,不吵得两败俱伤,我们是不会停的。

    糖娃娃并没有因为做了主播,改变我俩吵架的习惯,这点我非常欣赏,她还把我当朋友。

    “呀,小娃娃你别逗了,你还不一样,睡觉是你简历中第一项好和第二项兴趣。”我想起来就想大声发笑。

    林诺第一次来我这组,有一天她拿了一张人事部门给的履历表,问我她的兴趣好,我张开就说睡觉。

    糖娃娃想也不想,就填了下去,我摸她的前额,是不是脑袋转慢了。她还理直气壮地说,她的兴趣好就是睡觉。

    林诺气得吹鼻子瞪眼,一点淑女形象全无。

    “糖娃娃,找我干吗?”我干脆瞪着她,要是平常我早就搂着她的肩,和她称兄道弟般审问她。西餐厅,太正儿八经了,以前还有人说吃西餐要穿戴整齐,西装革履,戴领带。如果老板赶我走,我一定感谢他。

    “都怪你,我都被你气糊涂了。”

    “这么大的人了,还小孩子一样。小心雯群不要你。”

    “吃火药了,那我走了。”糖娃娃大大咧咧很少理解我和雯群的感

    我俩青梅竹马,天生一对。

    “我道歉。”林诺看我真走。

    “得赔偿我的损失。”

    “凭啥。我给你拉业务,有没有道理,天理什么的。”

    “别那么老气横秋啥。大姑娘。”

    “我很老吗?”

    “我道歉。”

    “哈哈,算你了。”林诺洋洋得意,以为我们俩最后的妥协。

    要知道我说的不是她,她搞错了,刚好牛排端上来,我对它说而已。

    食物和女人,那个重要,得分场合,我选择了食物,早餐没吃。

    “慢点。。。饿死鬼。”林诺兴趣盎然盯着我。

    “有问题吗?疯牛病?还是我太好看了?”我嚼着半生不熟的牛,像嚼稻草。

    “你像猪。”林诺一本正经地说。

    “那还你。”我吐出没来得及嚼的一半,把盘子递给她。

    “不要,繁星,你今天不吃完,我不付钱。”她微笑。

    “凭什么?就因为你是主播。”我不想吃那,正好找个理由不嚼。

    “最近你在干什么呢?”

    “你不是知道,街头奔波。”

    “不是这个?”

    “那指那个?”

    “算了,我不和你瞎掰。等等让她和你说。”林诺指了指我的牛排,让我赶紧吃。

    不一会,一个漂亮的女人,穿着一件淡黄sè的连衣裙,一双高跟鞋嗒嗒地碾压地面,让地面要理解谁是主角。

    “你姨。”

    “是,她找你干活。”

    女人风万种瞟了我一眼,让我的心不自觉跳得厉害,还好不用检查心跳,不至于丢人。

    她姨好像叫什么美伊的。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看我,看看林诺。

    我不好意思低头吃牛排,在一个美艳惊人的大美女面前,保持低调的心,大家应该可以体谅。

    “繁星,这是我家的美伊。”林诺不怀好意地说。

    “rì本人吗?”我不解地抬起头,看着林诺。

    “我是她阿姨。”美伊高高在上地白了我一眼,又白了林诺一眼。

    “繁星,我有件事需要你。”美伊理所当然叫我的名字,还要干活,完全不担心我会拒绝。

    “如果我会,一定。”我脱口而出。

    “啊!那我也要你帮忙。”林诺不想放弃这么好机会。

    “为什么?”我不客气拒绝林诺,她一脸气鼓鼓。

    “我需要拍一张照片,放进集团三十周年图册里。”

    “有没有图册资料。”

    “有。”她拿出手机,拿着我的手机,用蓝牙发送给我。

    “那天我们约个时间。”

    “好。”我没有拒绝可能。

    “上次还要谢谢你,救了小诺。”

    “上次,我们静海一品着火楼宇的墙掉了一片。”

    “哈哈,真掉下来。”我忍不住开心起来。

    “有这么开心。”林诺较真地说。

    “那当然,某人差点把我打残废。”我忿忿不平宣布。

    “那,那是误会。。。。。。”林诺低头,她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诺诺,你动手。”美伊相当开心地看着林诺,挑了一根意大利面,慢慢吸进嘴里。

    “没有。”

    “她动手了。”我拍着脯保证。

    林诺一脸通红。

    我吃完后,抹抹嘴,起离开,我可不愿挑起林诺的怒火,她绝对会爆炸。

    林诺说要送我。我干吗拒绝她这么好心的举动,要知道可是千年难遇,她可没送过任何人,包括我在内。

    “没事,我认得回家的路。”我可不想放弃这么好笑话她的机会。

    “姐愿意。”她终于用上独有招式

    我俩走出餐厅,林诺一言不发。

    “不回去,小心黑脸。”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广州的太阳威名远播。

    “你欺负人。”

    我敢欺负她,真是笑话。

    林诺这回真生气了。

    管她呢,又不是我女朋友。

    是哦,我要去雯群住的地方,连忙打电话,雯群让我不要去了,她和姑姑在白云山玩,电话里一片吵闹。

    我只好回宿舍啃书,幺哥又给我一些活,我也得赶紧做完。

    幺哥还给我介绍了一个栏目,让我去见见导演,老曹那边我有点悚他,还没有告诉他,最怕他不同意。不过我得告诉他,改版后,我做得不是很开心,没有感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感觉。

    给伯通买了些水果,现在我只敢给他买水果,他在我的摧残下,已经病了2次,买糖一次牙痛,买汉堡一次拉肚子发烧,要是他爸知道,非骂死我不行,说不定扁我一顿也可能,不过应该打不过我。陈老师肯定想骂我,看我傻瓜一个,懒得骂我而已。看她担心的眼神,我无尽后悔,这祸闯大了,庆幸伯通好了。

    给明臣电话,他的秘书告诉我还没有回来,说了几句不好意思,就挂了电话,就是不让我和他通话。秘书都是这么尽心尽责吗?!连陈老师他也敢不来电话,真的反了他,要是以前他一定像鸟儿一样飞回来。

    我们家那边,鸟儿总要回自己的窝。

    生活里充满了喜悦,总是让人惊奇,天上掉下馅儿饼的事,我从来没有奢望过。我问过自己,这24年来捡过一百元钱有几次,结果我找遍了自己前半段人生,发现竟没有捡过,哪怕那么一次。人漂泊在外,都没有别的指望,只有一直向前。但这次,我得到了。

    周三下午,主编室通知我去参加高级摄影师培训班,此次由国家摄影师协会邀请国内著名的摄影摄像师和专家担纲讲师。

    我高兴极了,连忙打电话给雯群,雯群也非常高兴。

    我有点担心老曹,怕他不放我,让我去参加培训。我连忙给幺哥电话,让他帮忙求,他在电话一个劲笑。

    最后他还是答应,但要我快点搞定他的片。还让我赶紧周四去见他的朋友。

    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老曹,只从他担任了项目组制片人和导演,我和他说话时间几乎完全没有,每天分配好任务,我和韵欣他们就奔波在马路上。

    “坐吧,繁星。”他有些憔悴,用手搓搓了脸,眼睛充满了红sè的血丝,眼神一片安详,透露出真诚。

    “曹老大,你还好吧!”我有点担心他,他曾经受过伤,听曹大嫂说,他做xī zàng运输兵的时候,车子掉下山沟里,车子多移动一尺,他就早就没有了。毕竟我俩一起待了两年,我还是有些了解他。

    “没事。”他没有笑,有点严肃。

    “那就好。”我想想也是,就是一个制片人和导演,这种活很少有什么危险,可能是加班太多,他这种做事勇于负责任的xìng格,他不会撂担子。下次给他买点红枣和枸杞子什么的,贵的东西我也买不起。

    “曹老大,天天最近上马上上三年级了吧。”我还是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他太严肃了。

    “小家伙考了个第一。”他脸sè露出久违的笑容,不自觉地夸耀。

    我每次犯错,一定会把天天搬出来,他老子就没有脾气了。天天和我关系不错,我俩都喜欢动画片。

    “幺成,告诉我了。我批准你了。”他笑着说。

    “老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老廖也让你去看看。”老曹正sè地说。

    “我,你真放我去啊。”我有点不可思议地说。

    “你不会把我开了吧。”我确实有点心虚,毕竟工作不好找。

    “臭小子,我干吗开你。”老曹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到时又后悔。”我可不会上他当,他和我赖皮了许多回,每次说片子在他手上一定通过审批,结果,每回还是加班重新制作,这次得小心。

    你的班,我让他们做了调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老大,太感谢了。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我有点激动。

    “马jīng。这是你自己的能力,别往歪门邪道上想,靠本事。好好学。”

    我当然开心,半路出家的人,都知道经不好念。

    读书获得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用。

    我去雯群租的房子找她,打算请她们吃大餐,到了她和她姑姑还没有回来。我打电话给她,她说正在回家的路上。我要给她一个惊喜。;

重要声明:小说《忘记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