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神界 神院 上官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空想寂夜 书名:时空之芒
    神界与人界并没有太大的时间差,都是二月严冬时节。但是,在人界,这样的严寒代表的是一个月的假期,但在神界,却是一个闹的时节:神院的招生。

    原本神界太平的时候,有三个神院,一个位於大陆中心,两个位於大陆的东西两方。但是,东方的神院是二代邪神崛起的地方,zhōng yāng的神院早在常年的战争中毁灭殆尽。现在这剩下这原本最为弱小的西方神院,也是大陆仅剩的一座神院。不是说那些神没有能力扩建或是再造一座神院,而是没有jīng力。那些高等的神,大多都在连绵不断的战火当中,还有的呢?全部都在战争中死去了。那些低等一些的神呢?神圣的神院又岂是他们够建造的。

    原本没有人觉得这西方神院气派宏伟,这些形容词都用来形容东方和zhōng yāng两座神院了。然而现在,不仅只剩下了西方神院一座神院,神的领土也只局限於这西方的七分之一的土地。占据这块地方近乎百分之二三的神院,终於当得起这两个形容词了。

    神院收两个层次的学员。一个是年满六岁的孩子,他们将接受时长六年的培训,在毕业的那一天选择继承神祗。当然,不是所有的学员都是能够成为神的,他们就是拥有神力,却没有神祗之位的亚神,上官淩宇也是处於这个层次,不管他的神力有多麽的强大,他还没有神祗的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没有神祗的亚神,永远都上不了战场。

    这就有了第二个层次的学员。他们是一些因为时间原因六岁那一年没能报名成功,或是十一岁毕业那一年没有继承神祗的那些学员。在他们十二岁的时候,还有一年重考的机会,但也是最後的一次机会。参加这个层次十分明显是一个十分丢脸的事,有些亚神就算失去一个成神的机会,也会因为面子而不再次进入神院。

    据说,原本的神院不是这个样子的。不仅不是没有第二层次的招生,而且是每个六年招一批学员,进行时长六年的封闭xìng教育,吃住的事全由神院负责。这样一来,神出现的频率就会大幅度降低了,但是,那时也没有战争让神的数量大幅度下降啊!现在是战争时期,对神的需求量十分的巨大,神院的招生制度就变成了这样,这个制度从初代邪神刚刚出现的时候就延续了下来。

    这样招生,学员的数量大幅上升,就不可能达到完全的封闭式教育,学校里的宿舍数量不够啊!除非是一些家住特别远的学员,否则想住校都不行。

    望着那报名的人cháo,上官淩宇那因为上官玉的死而逐渐冰冷的心涌上了一丝暖意。这场景他也经历过,但是两次的意义却完全不同。在人界刚上小学的时候,说实话,完全没有想过是为了什麽,自从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後,上官淩宇的成绩rì渐落下。但是这一次的意义不同,他是要用这一年成为神,然後将魔神军杀得片甲不留,然後复活上官玉,两人重新在一起!

    任何一件事,只要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就会涌上一种莫名的干劲。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上官淩宇缓缓地走向十二岁的报名区。

    刚开始是最简单的填表。光是这一项就明显看出了神院与人界的学校的不同之处。在人界,你最多站着填表。但是在神院,却要被带到一个单独的密室里进行填写。在学院里,所有学员的底细都是绝密的,除非自己说出,否则不能轻易的让他人熟知。

    高,体重,双臂握力,最大出拳力量值,最大出腿力量值……测试这些数值的器材密室里都有。表格上说并没有说明不能使用神力辅助,上官淩宇也没有想要低调什麽,反正这些资讯是绝密的,於是十分乾脆的将测试力量的专案来了个全部爆表。至於原因,想想当初的杨浩天就知道了,别说是神界这个上限一百公斤的测试仪,就是再高一百,也难逃爆表的命运。光凭神力就相当於五品的神,这些测试仪不容易啊!

    当他填写到名字这个项目时,上官淩宇明显犹豫了片刻。说实话,如果说明了他姓上官的话,绝对会引起轰动,自己就会被推上浪尖。他虽然没有在填写表上低调什麽,但他并不想在神院内太过高调,以免成为众人的排挤对象。

    反正表上没有写明是姓名,上官淩宇乾脆只写一个淩宇在上面,这麽做的不止他一个人。

    很多出不是能够轻易示人的人,都只会写一个名字。

    说实话,上官淩宇在心底,还是对上官家抱有一点厌恶的心态的,因为上官玉的关系。自己的妹妹被别人视作垃圾,能让他这个做哥哥的要好感才怪。

    走出密室,随手将填写表交给门外正目瞪口呆地望着门内已经成为废铁一堆的各种测试仪的教官,自顾自的走向下一考场。

    说实话,现在敢於厚着脸皮参加十二岁层次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光是这排队的队伍就有百米之长。

    上官淩宇也不急,这一场的测试是实战。这个项目他还是有点信心的,毕竟这些学员中,那几个有过真正的实战能有几个?与魔神战斗过的又有几个?虽然只有两场战斗,但是与别人不同,上官淩宇那是在生死线上挣紮,稍有差错立刻就会命丧黄泉。这实战的品质可要高多了。

    谁说站着不动就只是等待了,这也可以是一种修炼。相比其他神而言,上官淩宇的修炼方法就要霸气多了。别的神都是静下心来,逐渐将体内的神力元素化,这样就会吸引同属xìng的元素到体内。虽然元素吸过来的不少,但是被元素化的也很多。几个时辰下来,能有一点点的进步就算很好了。但是上官淩宇不同,他的属xìng是时间与空间,简称时空属xìng。只要在一个地方,那麽时空属xìng就不会缺乏。不管是在什麽地方,时空属xìng都会自动滚滚而来,别以为时空属xìng缺少,正相反,时空属xìng是在所有属xìng之中占有量最多的。一百个基础元素点就有九十个是时空属xìng,至於是时间还是空间就不用去管了。想想看,能够形成神界这样一个空间,所需要的空间属xìng会少吗?至於时间嘛,只要时间不停止,时间属xìng就绝对不会缺乏。再想想,自古以来,拥有时间与空间属xìng的神有多少呢?进过几百年的沉淀,时空属xìng当然浓郁了啊!

    吸收时空属xìng,难免会引发一些难以避免的空间波动,导致周围的元素开始混乱波动。虽然只是很细微的一小点,但还是被上官淩宇敏锐地发现了。观察着这混乱元素波动,上官淩宇的心头渐渐涌上了一股明悟。

    当然,修炼状态下的时间是过得很快的。没等上官淩宇将这股明悟完全领悟透彻,就来到了比赛场地前。

    这是一个每一条边三十米的巨大擂台,擂台的另一边也走上一个人,看起来和上官淩宇差不多高,相貌一般,衣着一般,一头褐sè的头发。全不怎麽耀眼的他却有一对明亮的火红sè眼睛,咕嘟咕嘟转个不停。

    然而,两个人的目光都没有在对方的上维持多久,因为,他们的目光都被比赛场地zhōng yāng的女裁判吸引了。

    这名女裁判显然也是神院里的老师,但是,她的年龄看起来比上官淩宇还要小,大约只有十一岁。一张美丽清秀的脸与上官玉至少有九分相像,却有着一头碧绿sè的头发,发型也略有不同。从她的上,散发出一层层的生命气息。

    如果是别人,或许还不会一眼就认出来她是谁,因为她太年轻了。但是,上官淩宇就不一样了。因为,她就是八品自然之神,比上官玉要小上几个月的妹妹——上官月。

    上官月明显已经习惯了两人的目光,因为她是那麽的引人注目,再加上她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小的年龄,几乎所有的男xìng亚神都将她视为自己的梦中人了。

    然而上官淩宇的目光却和别人不同,他的目光,充满了冰冷和毒辣,就像被毒蛇盯上的眼神一样。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绝对会打上一天的冷战。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上官月自我感觉太好的缘故,居然没有注意到上官淩宇的目光,双手一挥,说道:“你们可以用现有的所有手段攻击对方,但不得伤残,点到为止。我会根据你们所使用的能力判断是否过关,比赛开始!”

    上官月的声音比起上官玉的还要好听,就像是清脆的风铃一样,但是,上官淩宇的眼神只是变得更加冰冷了。这些上官家的人,几乎都是他的敌人。

    “这位兄台,我建议你快点把你的手段都用出来吧,不然,一下子就出局了可不好。”站在上官淩宇面前的红眼少年开口了,一边说着,一边右手抬起,一股拳头大小的红sè火焰释放了出来。

    看到这一束火焰,台下的许多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能够将自的属xìng化为元素後释放与大气之中,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了,要知道,之前考核的所有人都是只能使用神力增幅自,然後上去搏的啊!

    上官玉在一旁点了点头,无论这名红岩少年的战斗能力如何,他都是进入神院的报送人员之一。她还向上官淩宇抛与了一个同的目光,表示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没想到,上官淩宇居然反瞪了上官月一眼。上官玉只觉得自己全都浸泡进了无限接近于零度的水里,几乎就是下意识的进入了战斗状态。

    上官淩宇用眼神抛给她的意思很简单。做好你自己的事,少来管闲事。

    就是这一瞪,让上官淩宇的动作慢了一拍。红眼少年右手中的火球已经丢了过来。

    虽然火球离上官淩宇还有十来米的距离,但是就已经可以感到阵阵扑面的浪。

    但是上官淩宇没有任何的过多动作,只是相当简单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对准那颗扑面而来的火球。

    “他想要用手去接下那颗火球吗?他疯了吗?”上官月的心已经乱了,一时间居然忘了自己的任务是在场面无法控制的时候保证学员的安全。等她反应过来之後,火球离上官淩宇已经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台下有些女同学甚至已经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她们已经认定接下来会是一个红烧活的场景。由纯元素形成的火焰,一旦附着在上,想要弄掉就有些麻烦了。

    但是,上官淩宇右手前突然出现一层涟漪,然後,那枚近在咫尺的火球就这麽熄灭了。

    没错,就是熄灭了。在没有任何徵兆的况下,这团完全由元素点燃的火球就这麽熄灭了。这对於常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却又出现在了眼前,又怎能不叫人吃惊呢?

    其实,上官淩宇的原理很简单。伴随着时空元素的波动,周围的各种元素也会随之波动。只要将空间属xìng转换为空间元素就行了。这样一来,各种元素向外波动,这种纯元素的火焰,直接熄灭还算是好的了,等上官淩宇将这一招练成,估计就可以将它反弹回去。反弹任何元素攻击啊!等於是免疫了绝大部份的招数了。

    上官淩宇将这一招称为:混乱元素覆灭。

    这颗火球虽然只是红眼少年的试探xìng攻击,可就这麽被化解了,他也是一愣,然後双手抬起,各释放出一颗火球,飞向上官淩宇。

    上官淩宇还是老方法,使用混乱元素覆灭,几乎没有任何消耗,就接下了这一波攻击。

    别看上官淩宇没什麽消耗,红眼少年的心头可是在滴血啊!着每一个元素火球都要消耗他一成的神力。早知道他免疫元素攻击,又何必这麽不开眼呢?

    “到我了。”上官淩宇没有使用空间穿梭,能保留一点实力自然是好的。一步又一步,虽然上官淩宇走的不快,却给人带来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啊!!!”红眼少年终於打破了寂寞,双手覆盖上火焰,直冲上官淩宇。这火焰虽说威力不小,但是却对使用者本毫无影响,这便是神力化元素与自然元素的区别。

    火红的拳头全力挥出,击向上官淩宇的人中。就算没打到,也够上官淩宇喝一壶的了。一个不小心,可是要毁容的。

    这个拳头当然没打到了,因为上官淩宇消失了。

    上官淩宇并没有使用空间穿梭,他只是使用了一个人界很常见的搏击术。体下蹲,右手按住对方的後背,将对方的体拽过来,用膝盖顶起对方的体,让对方摔倒在地。当然,上官淩宇稍微做了改动。右手拉扯的地方并不是後背,而是肩膀,膝盖顶起的同时人也站起来,顺势手往後一甩,就能够将对方摔到地上了,而且更痛。

    红眼少年只觉得腿上和肩上一阵大力传来,然後一个视角大旋转,最後一阵扑通声,自己就躺在地上了。

    这一摔将红眼少年聚集神力全部打散了,双手上的火焰消失。上官淩宇用手刀在他的眉心,脖颈和左上都轻轻地点了一下,说道:“你输了。”

    没错,他确实输了。就在他倒地的那一瞬间,上官淩宇至少有二十种方法能够瞬间制他於死地。

    突然,红眼少年的眼珠一转,说道:“这位兄弟,你的本事估计在我们之间是第一的啊,如果我们分到一个班,你当老大,封我当个老二,行吧。”

    上官淩宇楞了一下,说道:“到时再说吧,我可不想当什麽老大,不过你当老二倒是合适的。”

    红眼少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刻闭紧了嘴,场下的学员们哄堂大笑。就连上官月也笑了,她再怎麽说也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这里所有的学员都要比她大上一岁。

    “你们是肯定会被分到一个班的,最好现在就谈好吧。”上官玉上前来说道。

    “那麽,老大到时候再内定,你这个老二,我现在就封给你,下去吧。”反正那名红眼少年还躺在地上,上官淩宇十分乾脆地脚尖一抬,把他踢出场外,自已则是一个跳跃,就来到了人群的後面。

    ;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之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