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陪练

    吃过晚饭,跟申屠剑告别后的秦风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洗了把脸,秦风阳本打算入定修炼锐金诀,可每次闭上眼睛,摆出手印吸纳金元素时,眼前总会浮现出二牛倒在血泊里和林婉婉被马鞭抽飞的画面。

    自己明明知道陈彪等人来者不善,却偏偏绕到了他们后面去偷听,如果直接出手将他们制服,也不会造成林婉婉心上的伤害。

    还有正直憨厚的二牛,二牛是个孤儿,爹娘都是这个村子的村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除了林婉婉,第一个跟自己打招呼的就是他了,可现在也同样因自己而死。

    心里满是自责的秦风**本无法静下心来入定修炼,又尝试了几次后,秦风阳叹了口气,无奈的放弃了。

    躺在上,秦风阳准备早点睡觉,养足jīng神迎接明天,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辗转反侧的秦风阳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

    除了心里自责的因素外,对于明天修炼的好奇心也成为了一个重要元素。

    无奈之下,为了不影响明天的训练,秦风阳只好用起了前世经典的催眠方法,数羊。在数到一万三千多只羊时,秦风阳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梦乡。

    ……

    清晨,天还没有亮,东边的太阳刚刚准备升起。

    数了好几个小时羊的秦风阳就已经醒了过来,用力摇了摇因为缺乏睡眠而有些头昏的脑袋,看了一眼窗外,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入睡的念头。

    起起了一把脸,秦风阳感觉jīng神稍微好了一些,有气无力的拖着子往外走去,准备先去看看秦鸣起没有,然后一起去找申屠剑。

    秦鸣的小草房离村口不远,走到门口,秦风阳连门也懒得敲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看到已经洗漱完毕,坐在上看书的秦鸣,秦风阳有些意外道:“我以为你小子还在呼呼大睡呢,没想到起这么早。”

    “师兄来了啊,快坐!我是从小早起习惯了,睡也睡不着了,索xìng就看看师傅给我的魔法书籍。”秦鸣看到秦风阳进来,连忙站起,示意秦风阳坐下。

    秦风阳做到桌边,看着一直有些拘谨的秦鸣,大大咧咧道:“以后你不用跟我客气,因为我从来也没打算要跟你客气,咱们既然同样拜在了那老家伙的门下,以后就是兄弟,虚头巴脑的礼仪规矩就免了。”

    “师兄说的是!”秦鸣还是带着些许恭敬回道。

    “算了算了,跟你说了也白说,以后慢慢再调教你吧。你跟老家伙学习魔法学的怎么样了?”秦风阳有些好奇。

    秦鸣咧嘴一笑,“师傅没有教给我魔法,说准备让我去极光王朝dì dū的雷霆学院学习,目前只教给我了一些基本的魔法知识,不过也够我消化一阵子的了。”

    “也是,老家伙根本不会什么魔法嘛。不过你有那个什么什么雷灵之体,也不用担心,听老家伙说拥有这个雷灵之体修炼起来就跟吃饭一样简单。”想到秦鸣逆天的体质,秦风阳只得无奈的瘪了瘪嘴。

    秦鸣则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师兄以后的成就肯定会在我之上的,师傅也这么说过。”

    “嗯,老家伙还有点眼光。”秦风阳一本正经的点头道。“走吧,小子,去村口找老家伙去。”秦风阳边说边起往外走去。

    秦鸣将书中的放下,连忙向外追去。

    ……

    两人走到村口,远远的就看见申屠剑已经在村口的大树下喝茶了。

    正像大树下走着的秦风阳突然想到三人今天起还没吃早饭,只得摆出一副苦瓜脸,转头对边的秦鸣道:“你先过去吧,我去准备早餐。”

    看着转往申屠剑房子走去的秦风阳,秦鸣耸了耸肩,小声道:“唉,不是师弟不帮你,莫能助啊!”

    简单熬了点粥,弄了两个小菜的秦风阳总感觉今天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尤其是看到大树下正在对秦鸣教导着什么的申屠剑,总感觉对方脸上若有若无的挂着一丝yīn笑。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原因,秦风阳只好把这个归为了自己没有睡好的原因上,摇了摇头,冲大树下的申屠剑两人喊道:“师傅,吃饭了!”

    ……

    三人吃过简单的早餐,又重新回到了大树下,申屠剑惬意的躺在藤椅上面,半眯着眼对秦风阳道:“准备好接受新的修炼了吗?”

    对于申屠剑这种悠闲的态度,秦风阳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他一下,不过脸上依然恭敬道:“是,师傅,我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开始。”

    “嗯,你以后每天的修炼内容十分简单。早晨起来,联系实战技巧,下午和晚上你就可以继续修炼锐金诀了。”

    “实战?在这里怎么练啊?森林里还有魔兽,难道我自己在这里打空气?”秦风阳十分不解。

    “陪练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就在眼前。”申屠剑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不过这话可把秦风阳吓得不轻。

    我靠,难道让我跟你打,我这不是没事找虐玩呢吗?我还不如找魔兽拼命去呢,至少还有一线生机。秦风阳心里想道。

    “师傅,徒弟哪是您的对手,这样练也没有效果啊。”

    “我?开什么玩笑,老子哪有时间陪你练这个,你的陪练是他。”随机申屠剑抬手指了指坐在桌子另一边的秦鸣。

    “呃……师傅啊,师弟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他还小,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这惩罚就算了吧?”秦风阳刚询问完秦鸣的修炼况,所以直接将申屠剑指定秦鸣作为自己的陪练当成了对秦鸣的惩罚。

    “没关系,就让秦鸣陪你练,就这么定了,现在就可以开始了。”申屠剑大手一挥,直接将此事定了下来。

    秦风阳看了看斩钉截铁的申屠剑,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秦鸣,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心想道,大不了自己放点水,稍微收拾一下秦鸣,让老家伙消消气得了。

    秦鸣站起来走到秦风阳对面三米远的地方,对秦风阳拱手道:“师兄,得罪了!”

    秦风阳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放心,师兄下手会有分寸的。”

    两人刚摆好架势,坐在一旁看戏的申屠剑发话了,“对了,我忘了说,你跟你师弟过招不能使用武器和暗器,更不能用元素力量,要用搏斗。”

    秦风阳本来就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况且还有着许多和野兽魔兽搏杀的经验,压根就没打算用元素之力欺负秦鸣。随即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秦风阳毫无防备的看着秦鸣子微微前倾,摆出了一个十分普通的冲锋架势,抬起胳膊对其勾了勾手。

    秦鸣脸sè一正,右脚猛然一跺地面,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闷雷声,人已经瞬间冲到了秦风阳面前,举起拳头就朝秦风阳脸上打了过去。

    虽然对于秦鸣的速度有些意外,但秦风阳还是灵敏的侧过头,躲开了秦鸣的拳头,抬腿就要往秦鸣的大腿处踢去。

    腿刚刚抬起来,一拳落空的秦鸣快速将拳头变为掌刀,重重的砍在了秦风阳的肩关节处。

    肩膀吃痛的秦风阳咬紧牙关,抬起的腿用力朝秦鸣大腿处踢去。不料,一击得手的秦鸣脚下再次响起了闷雷般的声音,子瞬间往后退去。

    一脚踢空的秦风阳险些摔倒在地,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肩膀,收起了对秦鸣的小觑之心,重新摆好了架势,开始严阵以待。

    退回原地的秦鸣再次朝着秦风阳快速冲来,冲到近前,右腿带着熟悉的闷雷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在了秦风阳的左胯处。

    秦风阳将秦鸣的腿紧紧抱住,还没有下一步动作,秦鸣居然双脚离地,另一条腿照着自己膛就踹了过来,始料未及的秦风阳被秦鸣结结实实的一脚踹在膛上,猛然往后退了好几步。

    平稳的落在地上,秦鸣冲着正在揉膛的秦风阳咧嘴一笑,秦风阳心里可打起了鼓,这小子肯定受到老家伙秘密传授了,这种带着闷雷声的法太快了,好在秦鸣小子力量不够,不然这一脚就能让我受伤。

    吃过两次亏的秦风阳决定不再被动防守,随即脚下发力,快速向还在咧嘴傻笑的秦鸣冲去。

    准备将自己拳头重重的印在秦鸣脸上的秦风阳显然又吃亏了,秦鸣只做了一个十分简单的动作。

    在秦风阳临近时,头一歪,双手抓住秦风阳的手腕,然后转,双手用力。在自前冲的惯xìng和秦鸣行云流水的引导下,秦风阳华丽的往前飞了出去,重重的和大地来了次亲密接触。

    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的秦风阳暴走了,咆哮道:“你个臭小子,你不是说老家伙除了基础魔法知识没教给你其他的吗?你现在用的这是什么?啊?!”

    “呃……师兄,我当时只是说师傅没教给我魔法啊,我用的这个是师傅教给我的战技:风雷步。不是魔法。”秦鸣十分无辜的解释道。

    秦风阳被秦鸣一番话憋的满脸通红,“你……你……你说你一个魔法师不好好学魔法,你学什么战技啊,不玩了,又不准小爷用元素,太欺负人了!”秦风阳说完便要转离去。

    这时,秦风阳一度认为已经睡着了的申屠剑悠悠开口道:“不行,我说了,你早晨的修炼就是实战练习,我不说停,你们俩就必须打。”

    听到申屠剑发话,秦风阳瞬间蔫了,一脸不愿的重新回到秦鸣对面,苦笑道:“师弟啊,咱们兄弟俩又不是外人,下手轻点啊!”

    秦鸣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有说话,伴随着阵阵的闷雷声,秦风阳的悲惨生活又重新开始了。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