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打击

    此时,茂密的梦魇森林里正上演着离奇的一幕。

    一个全近乎**而且焦黑的男人正没命的在森林里狂奔,而其后面不远处,一只浑散发出火焰的狮子正发疯似的追赶。

    “你大爷的,小爷不就无意中踢中你的菊花了吗?差不多得了!告诉你,我师父很厉害的,他来救我的时候你就没命了!”秦风阳一边大声恐吓着赤焰狮,一边险险的躲过其又一次飞扑!

    秦风阳现在深刻的意识到,人的两条腿总归是跑不过四条腿的。再耗下去自己小命就交代了。

    于是乎,秦风阳扯着嗓门喊道:“申屠剑!!别躲着看了,赶紧出来,小爷我坚持不住了!”

    话音刚落,后面追赶上来的赤焰狮冲着秦风阳露着的后背就是一爪子。

    “啊~~~”一声惨叫响起,吃痛的秦风阳左躲右闪,再次加快了速度。

    秦风阳一边朝着小村方向卖力奔跑,一边环顾四周,期望申屠剑再次像鬼魂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斩敌于刀下。

    又跑出几百米,当秦风阳再次被赤焰狮超过并拦住时。秦风阳意识到申屠剑这次真的没有跟在自己边。

    感觉着背后的伤口鲜血不要钱一样狂流,秦风阳明白,再这么下去,不用赤焰狮杀了自己,流血也流死了。可偏偏这次自己的衣服都烧没了,全就剩下一个裤衩,想包扎一下都没有材料!

    看着面前的赤焰狮盯着自己来回踱步,秦风阳干脆一股坐在了地下,摇头苦笑道:“唉,每次进来都得遍体鳞伤,这次小命都保不住了,估计师傅这会正在教导秦鸣吧?哪还能想的起来我。”

    虽说对申屠剑不来救自己有些幽怨,但秦风阳十分明白如今这个局面完全是自己一手促成的。

    如果自己不那么自大,修炼了两天锐金决就一副无人可敌的样子,将中级魔兽也不看在眼里,就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境。

    赤焰狮看着刚才还在全力逃命的人类坐在地上,你一边摇头苦笑,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反而不敢贸然扑上去了,毕竟秦风阳的爆菊无影脚还是给赤焰狮留下了很深的yīn影的。

    秦风阳在心里将自己检讨了一遍,抬头看见赤焰狮谨慎的模样,有些好笑道:“我都这样了你反倒害怕了,放心吧,我不会反抗了,来,吃吧!”

    边说着还边张开双臂,一副任君采拮的模样!

    赤焰狮眼神里反而流露出了疑惑,正要扑上去将这个讨厌的人类撕碎时,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树林里传来。赤焰狮硬生生止住了将要扑上去的势头,jǐng惕的望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全火焰越发的旺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秦风阳当然也听见了有人奔跑的声音,但很快就排除了是申屠剑,因为申屠剑向来神出鬼没,从来没见过其奔跑。

    拍了拍因失血过多而有些晕眩的脑袋,强行打起jīng神,跟赤焰狮一样死死的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就这样,在一人一兽的注视中,脚步声越来越近。

    终于,一个体型单薄的少年出现在一人一兽的视线内。

    看到秦鸣出现,秦风阳第一反应就是:完了,这次不光自己要成为赤焰狮的午餐了,还把自己的师弟害死了!

    而赤焰狮则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安的低声吼叫着。

    秦鸣看见正注视着自己的一人一兽,快步跑向坐在地上的秦风阳。还没说话,就被秦风阳好一顿数落,“你这熊孩子,你说你不好好在家养伤,跟着申屠剑学本事,你跑这里来干什么?这下好了,咱们师兄弟都成了对面这畜生的午餐了!”

    秦鸣挠了挠头,道:“师兄,是师傅让我来接应你的。”

    “你来接应我,申屠剑那老家伙糊涂了吧?先不说你的伤还没痊愈,就算痊愈了,森林外围也是存在着这么多毒虫猛兽,你这小板能对付什么?啊?!”

    “没事,师兄,师傅给我法宝了。你看。”

    秦鸣边解释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包,递给了秦风阳。

    秦风阳接过还没手掌大的纸包,小心翼翼的拆开,发现里面是一些土黄sè的粉末,还散发着一股腥味。

    “这就是那老家伙给你的法宝?这是什么玩意啊?毒药?还是大力丸的粉末啊,吃了能杀魔兽么?”秦风阳看着掌中的粉末,十分不解。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师傅只告诉我把他带在上,一般野兽就不敢接近我了。而且遇到魔兽就把粉末撒出去就行。”秦鸣一边解释,一边脱下自己的上衣并撕成布条,帮秦风阳绑扎后背上的伤口。

    秦风阳听完秦鸣的解释,又看了看对面越来越不安的赤焰狮,站起来,壮着胆子,手掌托着打开的纸包小心翼翼的走向赤焰狮。

    随着秦风阳离赤焰狮越来越近,赤焰狮竟然像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缓缓后退,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哀鸣。

    这下秦风阳终于相信了秦鸣所说的话,虽然不知道这粉末是什么东西,但对魔兽好像有天生的克制xìng。

    胆子大了起来的秦风阳yīn笑着近险些要了自己小命的赤焰狮,手指捏起一点粉末,用力撒向已经快瘫在地上的赤焰狮。

    此时,正好一缕微风吹过,正好将秦风阳撒出的粉末加速吹了过去,正趴在地上哀鸣的赤焰狮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猛然跳了起来,夹着尾巴转往森林深处逃去。

    将剩下的粉末包好,秦风阳十分不满的嘟囔道:“老家伙居然有这么好的东西现在才拿出来,太抠门了!”

    秦鸣走上前来,搀扶着秦风阳,道:“师兄,咱们回去吧。一会师傅等着急了。”

    秦风阳点了点头,“那老家伙还跟你说什么了没?”

    “没有啊,师傅只说你会铩羽而回,让我在森林外围找找你,好在这里并不是很大,我听到狮吼声就跑过来了。”

    “这次可真是丢人丢大了,本来信心满满的还要猎杀中级魔兽给你们看看呢,结果我现在连中级魔兽的皮毛防御都破不开。唉!”

    说到这里,秦鸣不再回话,只是看着秦风阳傻笑。

    在秦鸣的搀扶下,两人很快回到了村子里,刚要进村时,秦风阳回光返照似的甩开秦鸣搀扶着自己的胳膊,撂下一句“帮我从老家伙那里拿点药送过来”就如同做贼跑回了自己房间。

    看着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秦风阳,秦鸣只得苦笑两声,转往村口方向走去。

    秦风阳偷摸的回到自己房间,以最快的速度先找了一衣服在了自己上,才趴在上,长出了一口气。

    没一会,秦鸣走进了屋子,手里拿着一些包扎用的白布和伤药,还有一些简单的饭菜。

    “师兄,我先给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秦鸣将饭菜放到桌子上,拿着伤药走到边。

    “秦鸣,老家伙说什么没有?”秦风阳忐忑的问道。

    “没有,师傅什么都没说,就给了我一瓶伤药,然后我就来了。”秦鸣一边回答秦风阳,一边帮他重新上药,包扎伤口。

    不应该啊,老家伙应该来讽刺我几句啊,这太不像他的风格了。秦风阳皱着眉头,心里想道。

    将秦风阳后背上的伤口包扎好,秦鸣看着趴在上,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的秦风阳,轻声道:“师兄,后背都包扎好了,你上的烧伤也上点药吧?”

    秦风阳回过神来,“喔,没事,一会我自己弄吧。”

    “那行,一会你吃点东西就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师兄。”秦鸣将伤药放到桌子上,转走出了秦风阳的房间。

    而秦风阳趴在上,一直在思索着申屠剑为何不来讽刺自己,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好的理由。

    起将桌上的饭菜消灭干净,秦风阳又重新趴回了上,满脸苦涩的自言自语道:“自以为学有所成,没想到连头畜生的毛都破不开,这不是打击小爷我的修炼吗?”

    秦风阳脑袋里乱糟糟的,一会浮现出申屠剑带着讽刺的笑脸,一会又想起秦鸣略带憨厚的傻笑,当然,还有自己前世…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