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赤焰狮

    秦风阳将钉死毒蛇的铁钉一根根从地下拔了出来,看着满地的毒蛇尸体,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将十几根铁钉一根根放进河水里清洗干净,才重新揣了起来。

    抬头看了看正往西边移动的太阳,咒骂道:“不知道今天运气好不好,要是连一只中级魔兽都遇不到,小爷难道要在森林里露宿吗?还是得抓紧时间啊”

    随即跳下冰凉的河水,开始过河。

    这个世界也有生活在河里的魔兽,不过秦风阳一点不担心,这条河虽然确实够长,目前秦风阳还不知道河的源头和尽头在哪里。

    但毕竟河水只到秦风阳的膝盖而已,太浅了,如果在这条河里能遇到水中魔兽,那才是见鬼了呢。

    平安的度过了小河,秦风阳开始小心翼翼的往梦魇森林里走去。

    虽说梦魇森林外围不会出现什么高级魔兽,但秦风阳还是以防万一的在手里扣了三根钉子,万一出现什么危险还有可能救自己一命。

    不知是不是穿越过来的缘故,秦风阳比以前更珍惜自己的小命了,自信心虽然很足,但已经对魔兽了解透彻的秦风阳可不认为自己现在能单挑高级魔兽。

    猫着腰,尽量放轻脚步的走在森林里,秦风阳四处打量着,想找寻一点魔兽出没的蛛丝马迹,可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也丝毫没有任何收获。

    神经紧绷的秦风阳只得找了个比较粗壮的大树,一股做了下来,背靠大树,准备休息一下。

    唉,这太阳下山之前还遇不到魔兽我就得空手而回了啊,再无功而返的话师傅还不知道怎么打击我呢。NND,贼老天,你就不能行行好?以前实力不够,不想遇到魔兽的时候你非要把魔兽扎堆的往我边松,现在我主动来找魔兽了,却又一只找不到了,耍小爷很好玩么?

    秦风阳一边在心里痛骂着老天爷,一边还对着天空竖起了中指,来表达自己的怨念!

    可能这次老天爷真收到秦风阳的怨念了,将头也靠在树上,半眯着眼睛休息的秦风阳突然听到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本来有些昏昏yù睡的秦风阳瞬间来了jīng神,缓慢的站起半蹲着,小心翼翼的往脚步传来的方向移动。

    像狸猫一样的秦风阳移动到一片灌木丛后面,听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脚步,轻轻的扒开前半米高的灌木丛,一只全升腾着火焰的狮子出现在秦风阳眼帘。

    赤焰狮,中级火系魔兽,并不会使用火焰攻击,只因全附着着火焰而得名,速度和力量并重,xìng格暴躁!

    看着优雅的迈着步子朝自己这边走来的赤焰狮,秦风阳心里浮现出其资料。

    找不到嗜血风狼,赤焰狮也行啊,反正是和嗜血风狼一个级别的魔兽,也能证明我的实力了吧?秦风阳心里想着。手中的三根铁钉已经逐渐变成了淡金sè,眼睛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赤焰狮,不由屏住了呼吸。

    正美美的睡醒一觉出来散步的赤焰狮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将主意打到了它的上,在梦魇森林外围,为中级魔兽的自己从来没有人或兽敢招惹。

    为了把握准头,秦风阳等赤焰狮离自己不到三米时才将手中的铁钉甩了出去,分别shè向了赤焰狮的双眼和嘴巴,甩出铁钉后怕攻击失败,还往后退了两米,以保证自己对赤焰狮接下来的反应做出应对。

    赤焰狮完全没想到旁边的灌木丛中会突然出现三道金光飞向自己,反应过来时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将眼睛闭了起来以防御飞向自己眼睛的金光。

    附加着金元素的铁钉在接触到赤焰狮体表升腾的火焰时,另秦风阳震惊的事发生了,三根铁钉被火焰包围后竟融化了,变成三个铁疙瘩,虽然准确无误的击中了赤焰狮的双眼和嘴部,但你能指望铁疙瘩对皮糙厚的魔兽造成什么伤害?

    闭上眼睛被三个铁疙瘩砸了的赤焰狮发怒了,全的火焰瞬间变得更加猛烈了,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东西砸它的渺小人类,四肢微弓,随时准备扑上去讲这个戏弄自己的人类撕个粉碎!

    秦风阳还沉浸在铁钉被融化的打击中,看着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的赤焰狮,只得苦笑着拔出了腰间的烧火棍,并在前端表面附加了一层金元素,严阵以待的防备着。

    一声嘹亮的狮吼声响起,赤焰狮撒开四蹄,飞速奔向手持烧火棍的秦风阳,突然高高的跳起,一张散发着腥臭的大嘴张开,准备咬掉秦风阳的脑袋。

    对于应付这种跟野兽似的扑食,秦风阳早已经轻车熟路了,一个屡试不爽的铁板桥展开,手拿烧火棍的右手就要向赤焰狮柔软的腹部刺去。

    烧火棍刺中了赤焰狮的腹部,可结果并没有像秦风阳想象中那样,赤焰狮鲜血长流,然后哀嚎一声,倒地毙命。

    烧火棍像是刺中了一张又铁丝编织成的柔软铁甲,无论如何也无法刺穿。

    秦风阳还没来得及失望,只见一条布满火焰的狮尾扫向自己的口,无奈之下,秦风阳只得撤去铁板桥,重重的躺在地上来躲避赤焰狮的攻击。

    虽然及时躲过了赤焰狮钢索一般的尾巴,但还是被尾巴尖上的火焰从口扫过,前的衣服顿时着起火来,手忙脚乱的将火扑灭,还没等站起,反应十分灵敏的赤焰狮又再次扑了过来,来不及做出应对的秦风阳被赤焰狮压在下,只得横起烧火棍,挡住赤焰狮张开的大嘴。

    双手握住烧火棍的两端,感受着近在咫尺的高温,没办法的秦风阳只能用双脚一阵乱踢,但附加金元素的烧火棍都刺不穿赤焰狮的皮毛,秦风阳的脚又能有多大威力。

    突然间,秦风阳的双脚不知踢到了什么地方,赤焰狮怪异的低吼了一声,从秦风阳上一跃而起,落在旁边不停的低吼打转。

    全多处已经着火的秦风阳干脆在地上来回打了好几个滚,站起来看了看自己胳膊和大腿上的烧伤,又瞅了瞅不断打转,大眼睛里居然流露着幽怨的赤焰狮,“难道刚才小爷我踢到它的菊花了,干嘛眼神这么幽怨?不管了,这畜生还真厉害,全都是火,怎么打?”秦风阳抱怨道。

    火?对了,用水灭火啊!只要熄灭了这畜生上的火焰,跟一普通狮子也没什么区别。秦风阳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冲着已经慢慢恢复正常的赤焰狮勾了勾手指,一脸挑衅的还伸脚做了几个踢腿的动作,然后转往森林外面跑去,赤焰狮看着这个玷污它神圣菊花的可恶人类,撒开四蹄,发疯似的追了上去。

    一路躲躲闪闪,但秦风阳背部还是被赤焰狮的爪子温柔抚摸了好几回,无奈之下,只得一边拍打着后背着火的衣服,一边再次提升自己的速度,希望赶紧到达目的地!

    一路狂奔,秦风阳听着哗哗的流水声,激动的差点哭出来,这一路上,自己都快被烤熟了。

    马不停蹄的冲到河边,秦风阳想也没想,纵跳进了河里,感受着冰爽的河水。惬意的冲站在河边徘徊的赤焰狮挑衅道:“哈哈,你个畜生,怎么不敢下来了,有种你下来,小爷我扒了你的皮做衣服!”

    可能是秦风阳实在太可恶了,天xìng不喜水的赤焰狮“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乘风破浪的朝秦风阳狂奔而去。

    这下轮到秦风阳傻眼了,本来指望河水能把赤焰狮上的火焰熄灭,然后自己狠狠的虐待一下它,可眼前这景象谁虐待谁还不一定呢。

    赤焰狮跳下河后,上的火焰并没有熄灭,反而更大了,只是不断在边升腾起一阵阵雾气。

    “这TM是什么火?水都浇不灭,作弊啊!还有没有天理了!”秦风阳怒骂着,跟已经扑过来的赤焰狮又开始了贴搏。

    一人一兽在水里不停的翻滚着,赤焰狮是不是对着秦风阳就是一爪子,而秦风阳则拿着烧火棍向赤焰狮头部和眼睛有戳又砸。

    其实在水里还是对秦风阳有好处的,至少衣服不会着火了,前提是秦风阳还有衣服的话!

    慢慢的,不知是兽血还是人血染红了周围的河水,有些力竭的秦风阳发现自己完全错了,错的离谱。

    初级魔兽和中级魔兽虽然只有一个字的区别,可等阶最多能相差两阶呢,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最多杀个两阶的初级魔兽就很不错了,连中级魔兽的皮毛都破不开,怪不得申屠剑那么不相信自己,唉,可惜没有后悔药卖啊。

    秦风阳叹息一声,一翻将被自己砸的鼻青脸肿的赤焰狮压倒在下,用脚踩住赤焰狮的肚皮,瞬间发力,头也不回的往河岸上冲去。

    “他nǎinǎi的,为啥每次进梦魇森林小爷我都要逃命呢。”哀嚎一声,全力往村子方向逃去!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