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秦鸣

    美美的睡了一觉,秦风阳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起向门外走去。

    已经进入深夜的小村子格外安静,大多数村民都已经熟睡了,秦风阳偷偷摸摸走向门前的一棵大树,不一会就从树后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放着水的秦风阳一副满脸惬意的表,接着浑打冷战似的抖了抖,从树后走了出来,边系腰带边往自己房间走去。

    走了两步,无意间看到村口申屠剑家还在闪烁的烛光,那个少年会不会已经醒了?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还是往村口走去。

    走到申屠剑家房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会,屋内除了好像有人吃东西的动静,并没有人交谈。

    听了一会,秦风阳还是轻轻推开了房门,跟做贼似的将脑伸了进去,少年果然已经醒了,正坐在桌边狼吞虎咽的扫着桌子上的饭菜,而申屠剑正坐在对面打量着吃饭的少年。

    听到房门的响声,申屠剑头也没转,直接道:“要进来就进来,不进来就把门关上,他伤还没痊愈,尽量不要吹风。”

    秦风阳听到申屠剑的话,闪走进了屋内,把门关上,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表,“嘿嘿嘿,还是师傅神机妙算,不用看就知道是我来了。”

    申屠剑丝毫没有理会秦风阳拍马,依旧是一副面无表的模样,紧紧盯着对面的少年。

    秦风阳看马没有奏效,又恬不知耻的凑到申屠剑边,轻声道:“师傅,他什么时候醒的啊,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申屠剑瞥了一眼快趴到自己肩部上的那张脸,嫌弃的侧了侧子,还是不说话。

    对面的少年终于将桌上饭菜扫一空,打了个饱嗝,有些脸红的放下手中的碗筷,抬头看着一老一少正注视着自己,开口道:“我吃饱了。谢谢你们救了我,还给我吃的。我知道你们很好奇,想问什么,问吧。”

    申屠剑压根没打算开口,旁边的秦风阳抢先抛出了一大堆问题:“你叫什么啊?从哪来?又要到哪去?上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而且背后的伤应该是人为的吧?”

    少年低头沉思了一会,像是思索着什么,半晌后才抬头道:“我叫秦鸣,是龙城北面的龙牙村人氏,家里有父母和一个姐姐。我们村子因为距离龙城最近,村民都能很方便的进城买卖,所以生活算是富裕,我们家也不例外。可是这平静幸福的生活在三天前被打破了。我们村有个恶霸,名叫张大龙,纠集了附近村里一些地痞流氓组成了一个号称龙霸天的组织,每天就在我们村子和邻村欺压村民,**掳掠,无恶不作!三天的清晨,我跟父母下地干活去了,我姐姐跟平常一样去小河边打水准备洗衣服,正巧遇到了带着一帮流氓路过的张大龙,我姐姐长得不算漂亮,很普通,平时张大龙一伙人也没对我姐姐有过什么非分的想法,可造化弄人,弯腰打水的姐姐不小心将脖子带的玉佩露了出来,那玉佩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因为我不喜欢脖子上带东西,就把它给了姐姐先带着。虽然姐姐连忙将玉佩又揣回了衣服里,但还是被眼尖的张大龙看到了,祸端就这么生起了。生xìng谨慎的张大龙当时并没有马上抢夺,而是派人一路跟着打好水的姐姐回到了家里,得知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普通人的张大龙才肆无忌惮的闯进了我家,要抢夺姐姐上的玉佩,姐姐虽然抵死反抗,但哪里是一帮大男人的对手,玉佩还是被抢走了,不甘心的姐姐一路追到了大街上,哭喊着让张大龙将玉佩还给自己,抢夺别人东西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张大龙一伙哪里会这么好心,终于被姐姐缠的不厌其烦后,张大龙一脚将姐姐踢到一边,头部正好碰到了路边的石头槛,顿时没了生息,听到姐姐的哭喊声正往回跑的我们一家人正好看到了姐姐倒在了血泊里的一幕,当时我就跑过去要跟张大龙拼命,可是我这瘦弱的体质怎么能打得过有一级战士实力的张大龙呢。”说到这里,少年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

    顿了顿,秦鸣继续道:“当我跑到张大龙边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口猛地一痛,被他一脚踢飞了。看着其他的小流氓要上来围殴我,父母连忙上去阻拦,我从地上捂着口爬起来时,父母已经满脸是血的被五六个人围着打,四周站满了围观看闹的村民,当时父亲看着我,嘴里不停的在喊着让我跑,没办法,我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报仇,就只能活下去,忍住悲痛,我转往村外跑去,张大龙见我要跑,带着两个人就朝我追了过来,慌不择路的我跑到了河边,在准备跳河的时候被张大龙用刀砍中了后背,冰冷的河水跟后背上的剧痛让我刚跳进河里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河两边全是森林,我只好选择了一边往里走去。在森林里渴了饿了就吃草,吃树叶,还好前两天我一直没遇到比较凶猛的野兽,才侥幸活了下来,之后遇到了那只庞大的老虎,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我只好慌乱逃跑,没想到那只老虎居然对我紧追不舍,整整追了好几个时辰。直到后来遇到了这位大哥,才把我救了!”

    秦鸣在讲述整个过程中,除了偶尔对自己的实力不济感到无奈,一直是一种面无表的样子,相反,眼睛里充斥这的滔天恨意更能表达出秦鸣的内心。

    师徒俩听完秦鸣这段很狗血,却很凄惨的故事,秦风阳终于明白了秦鸣为何如此的倔强和对人不信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人全被活活打死,而大街上看闹的村民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说话或者制止,换成自己受到这种打击恐怕会变得更极端吧?

    申屠剑则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而是在沉思着什么。秦风阳随即表示要帮秦鸣宰了这帮人渣。

    不过秦鸣婉言拒绝了秦风阳的拔刀相助,依然倔强的表示自己要亲自手刃仇人。

    这时,一直在思考的申屠剑开口了,“秦鸣是吧?或许…我可以帮你报仇,当然了,是让你自己手刃仇人,我只是帮助你达到那个实力而已。”

    秦鸣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激动,“那您的意思是教我修炼吗?我有修炼天赋?”

    “不一定,这个要等到明天再说了,因为我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就算你有修炼天赋,我能不能教得了你还是未知呢,不过让你手刃仇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申屠剑自信道。

    “哦。”秦鸣的绪有些低落,如果自己能有修炼天赋的话,报仇简直是轻而易举,毕竟对方只是个无元素天赋的一级战士。

    站在一旁的秦风阳则走过去拍了拍秦鸣的肩膀,道:“放心吧,虽然我这个师傅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人,但本事还是不错的,他既然说了能帮你,应该没问题,别担心。”

    秦鸣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秦风阳的一番话显然让申屠剑不爽了,yīn阳怪气道:“我记得今天好像听谁说过要去梦魇森林猎杀魔兽的,而且还是中级魔兽,怎么那人杀了一只小野猫就不再去了呢?”

    秦风阳自知引火烧了,十分帅气的甩了甩一头在前世叫做偏分的长发,装X道:“不就是中级魔兽吗,要不是今天为了救秦鸣,我早宰了不知几头了,现在太晚了,本大侠明天一早再去!”

    申屠剑冷哼一声,“明天可别再不知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半路回来了。”

    听着申屠剑句句话里带刺,秦风阳被刺激的别提多难受了,要不是现在正值深夜,非得冲进梦魇森林大杀一番,然后用事实让申屠剑这个老家伙闭嘴!

    “秦鸣,你休息吧,我先走了,明天早晨还要进森林宰魔兽玩呢。好好养伤。”说完,秦风阳大步走向房门口,途中还不忘狠狠白了一眼冷笑的申屠剑。

    走到了房门口,申屠剑讽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明天我还有事,可别指望我会去救你啊,自己要保住小命!”

    秦风阳没有说话,大步往自己房间走去。

    申屠剑看秦风阳消失在夜sè里,突发奇想的对秦鸣问道:“你觉得我这个徒弟怎么样?是个什么样的人?”

    秦鸣思考了一会,笃定道:“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

    “哈哈哈!好一个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申屠剑一阵狂笑。“你休息吧,我要出去一趟!”说着影一闪,顿时没了踪迹。

    秦鸣如同当时的秦风阳一样,被申屠剑这神出鬼没的法震住了。

    愣了半晌,秦鸣自言自语道:“好快的速度啊,如果我也能有这种实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爹,娘,姐姐,对不起,小鸣现在还不能为你们报仇,但你们放心,就算我真的不能修炼,也要用尽所有办法,用张大龙的脑袋祭奠你们!”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