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虎口救人

    秦风阳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森林里。头也不回的他根本没注意在村口处一黑袍猎猎作响的申屠剑正默默注视着他,叹息的摇了摇头。

    冬天早已经过去了,梦魇森林里又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参天的大叔用繁茂的树叶遮挡了大部分阳光,一缕缕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撒在秦风阳的上,配合着秦风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倒真有点打了胜仗的大肚将军一样。

    从梦魇森林外围赶到有魔兽出没的地方还是远的,外围这些没有智商和挑战xìng的野兽已经完全提不起秦大大的兴趣了,平时总会遇到的什么棕熊啊,野狼啊,今天也非常识相的没有出现挡路,秦风阳乐得清闲。

    嘴里含着一根狗尾巴草,双手放在头顶,一副悠闲的享受模样,这哪是来猎杀魔兽的啊,如果让每天以捕猎魔兽为生的赏金猎人们知道,肯定会用唾沫直接淹死他的,每天和魔兽打交道的人每次进入森林前都是一脸沉重,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家乡,见到妻儿!

    猛然吐出嘴里的稻草,秦风阳干脆就在森林放声高歌了,唱的还是前世非常流行的神曲X买卖。

    还好这里没别人,又是异世界,不然会冲出一帮人来打他的,不是因为他糟蹋了X买卖这首歌,这直接就是糟蹋别人的生命啊。

    “唉,多么美妙的歌曲啊,可惜没人欣赏!”秦风阳摇摇头,无比自恋加不要脸的说。

    刚停下要人命的歌声,秦风阳就突然听见前面不远处有奔跑的声音,“咦,难道是有美女听见了俺的歌声,奔跑着来投怀送抱了?”

    秦风阳YY道,在原地听了一会,发现奔跑声确实往自己这个方向过来了,是不是女人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不是一个人,因为脚步声很乱,而且很杂。

    秦风阳饶有兴趣的找了一棵大树靠了上去,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准备和奔跑过来的美女们邂逅。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正在耍帅的秦风阳意识到不对劲了,有人朝自己这里奔跑没错,不过后面又乱又杂的声音就绝对不是来自人类了,难道自己穿越了还和英雄救美这么有缘?正想着,脑子里的一切问题得到了解答。

    一个浑衣衫褴褛,上还到处沾满血迹的少年从半人多高的灌木丛里钻了出来。

    少年大约十仈jiǔ岁,材瘦小,穿一件很普通的麻布衣,可惜已经快变成条状了,腿上和胳膊上四五处伤口在往外渗着鲜血,尤其是后背上,一条伤口从肩部直接倾斜着延伸到腰部,皮还往外翻着。

    上如此多的可怖伤口,但少年黑乎乎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痛苦,紧紧抿着单薄的嘴唇,一脸的坚毅。秦风阳细细的打量着也正在注视他的少年,从少年眼神里流露出的恨意和背上那根本就是人为的伤口,判定此人肯定是被仇人追杀了,但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孩,能有什么仇人这么丧心病狂呢?

    少年看了秦风阳一会,听着后面已经重新跟上来的脚步声,转就想要继续逃,秦风阳当然没有阻拦,一直秉承着好人不长命,坏蛋活千年理论的秦风阳可没兴趣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去得罪未知的敌人。现在秦风阳心里的想法只是打酱油而已,我只看看,不说话!

    灌木丛一阵晃动,一直在追逐少年的生物终于现了,秦风阳好奇的看着灌木丛,出乎意料的是灌木丛后面并没有出现秦风阳想象中的彪形大汉,而是一直体型庞大的吊颈白额虎。

    我K,劳资以为是人呢,原来是头畜生,秦风阳在心里骂道,看着明显应该要减肥的老虎,秦风阳有些羡慕那个少年的运气了,要不是这头老虎不知吃了什么好东西,快胖成头熊了,以少年的体状态早就变成老虎的便便了。

    一声没吭的瘦弱少年看到老虎追了上来,转就要逃命,不料,脚下一条突起的树根将少年狠狠的绊倒在地,上的伤口瞬间涌出了更多的鲜血。

    牵动到伤口的少年倔强的想要站起来,但背上那条伤口传来深入骨髓的疼痛使他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望着额头上不满冷汗却依旧一声不吭的少年,秦风阳眼里闪现出了一丝赞扬!

    话说那只胖的和熊有一拼的老虎兄,看到自己一直追逐的猎物倒在地上爬不起来,顿时来了士气,仰着头,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向少年。至于秦风阳,老虎兄直接无视了。

    望着越来越近的老虎,少年眼神里透出了些许绝望,并不是对自己的死,而是一种深深的不甘!

    看了一眼一直背靠大树看戏的秦风阳,少年眼神里突然多出了一种对人xìng的淡漠及失望,秦风阳对这个少年越来越感兴趣了,年纪轻轻,心xìng坚韧不说,还有一种看破了生死和人xìng的沧桑感。

    少年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老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接着就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对自己来说早就该体会到的死亡迟迟没有来临,少年疑惑的将双眼睁开一条细缝,看着近在咫尺的老虎倒在自己面前,还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右眼被不知名的利器穿破了,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下面的土地。

    少年下意识的向秦风阳方向看去,秦风阳依然一副看戏的表靠在大树上,扫视四周确定这里没第三个人后,少年终于开口道:“是你救了我?”

    秦风阳听着少年不知是不是因为缺水而变得十分沙哑的嗓音,露出一副雪白的牙齿,道:“难道你以为上天感觉你命不该绝,掉下一根钉子shè死了老虎?”

    显然没有心跟秦风阳开玩笑的少年皱了皱眉,“哦,那谢谢你了!”说完就要挣扎着起走开。

    秦风阳再次感觉到从少年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倔强,还有对人的不信任。

    刚开口要说话,已经站起来的少年摇晃着走了两步,然后重重的向前倒去,由于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秦风阳笑着摇了摇头,“有意思的小家伙。”说罢快步走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简单包扎住后背血流如注的伤口,将十分单薄的他背在上,认准了回村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以现在秦风阳的体质,背着一个没多少的人狂奔一点压力都没有,脸不红气不喘的回到村里,马不停蹄的就往自己师傅家里跑去。

    一脚将门踹开,申屠剑正坐在上看着一本没有名字的书,不等申屠剑开口,秦风阳率先道:“师傅,快救救他,他失血过多,晕倒在了森林里。”

    申屠剑面无表的看了一眼秦风阳以及背上依旧昏迷的少年,“他是谁?我认识吗?你随便背回来个人就要让我去救?这个世界那么多流离失所的可怜人,我能救得过来?”

    申屠剑冷酷无的话瞬间让秦风阳愣在原地,感觉着后背上的少年越来越虚弱的呼吸,对申屠剑吼道:“你这人太无了吧?,世界上的人不用你去救,但你眼前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行!你不救我自己救。”

    说着就要转把少年背出去,在秦风阳转过后,申屠剑才看到这个少年的全,猛然jīng神一震,对已经走到门口的秦风阳说道:“这种伤你治不好的,把他放在我上,背面朝上。”

    秦风阳本想赌气不听,但对自己的医术实在没把握,还是将退回屋内,将少年放到了上,看着申屠剑从柜子拿出一些瓶瓶罐罐,随机帮忙解开了自己包扎在少年伤口上的衣服。

    申屠剑看着少年背部狰狞的伤口,眉头微微皱了皱,伸手拿起一瓶药膏,用木板均匀的抹在了其伤口处。

    师徒二人将少年全的伤口都抹上药膏并包扎好后,谁也没有说话,秦风阳则赌气的转回自己房间去了,申屠剑连看都没看他,继续拿起那本不知名的书籍开始阅读。

    秦风阳回到自己的房间,仰面躺在了上,并不是忙活了一天感到累了,而是思索着那个少年为何会如此的倔强,而且对人类深深排斥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随后又想起申屠剑今天那一番无的言论,顿时满脸苦涩的笑容。其实申屠剑说的道理自己在前世就已经明明白白了,所以从头到尾自己也没把自己标榜成一个好人,当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自己在前世经历的那些血的教训已经足够说明问题,至于今天为什么自己会破天荒当一次好人?

    或许是因为对那个少年的故事感到好奇吧?又或许…自己看到了在那个少年眼神深处跟自己一样,有种举目无亲的孤独!

    嗨,谁知道呢,反正人已经救了,在自己师傅那个老家伙那里,少年想死都死不掉。

    秦风阳心里想着,然后翻闭眼,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