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博览群书

    配置好了药液,申屠剑开始了每天的品茶大业,当然还是在那棵已经掉光叶子的大树下。

    秦风阳则一个人非常自觉的在屋里来回泡着两种药液,同时在心里不断的猜测着,难道自己的师傅是某个没落王朝的皇上?

    不对啊,前世电影小说里不是说当过皇上的人都有什么王者之风吗?自己师傅经常一副无赖的样子,不可能不可能!

    或者说他是一个顶级杀手?也不像啊,杀手不都是冷酷无,不苟言笑吗?昨天拿人家陆玉临银币的时候那脸笑的跟花似的,怎么也跟顶级杀手扯不上关系吧?

    说他是骗子吧,但看他神出鬼没的法和那天击杀嗜血风狼的轻松惬意,怎么也不可能是个闲来无事忽悠自己玩的无良大叔啊!

    秦风阳想的脑袋都大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指望去问申屠剑本人,嗯...还是摇头比较快,先不说会不会挨骂,能告诉自己才有鬼了呢。

    秦风阳感觉着已经没有温度变化的两盆药液,从盆里拿出自己rì渐白皙的双手,甩了甩手上还残留的液体,习惯xìng的走出房门开始生火做饭了。

    一通轻松加愉快的忙活,秦风阳看着桌上的两盘简单小菜和两碗香喷喷的米粥,满意的点了点头,自然自语道:"来到这个世界别的没进步,厨艺长进不少啊,有机会回到地球哥也开个饭店去!"

    摆好碗筷,直接把头伸出窗外的秦风阳冲着大树方向喊道:"师傅!吃饭啦!"

    看着睡眼朦胧的申屠剑走进屋来,秦风阳识趣的没有说话,坐到桌边开始闷头吃饭。

    开玩笑,睡觉被打扰了的申屠剑异常恐怖,上次因为修炼上的问题,自己跑到大树下把正午睡的申屠剑叫醒了,然后自己就蹲着马步绣了一下午花,秦风阳边想着边打了个冷战。

    一顿饭过后,申屠剑才显得有些jīng神,准备去刷碗的秦风阳出门就迎面碰到了怀里抱着一个瓷罐的陆玉临,看着陆玉临刚刚哭过的双眼,不用想也知道那罐罐里是什么了。

    秦风阳露出一副自认为悲伤的表,冲陆玉临道:"陆大哥,你不在房间里好好休息,怎么跑出来了。你怀里的是....?"

    陆玉临抚摸着怀里的瓷罐,有些牵强的笑了笑,道:"体里的毒尊师已经为我驱了出去,只是现在体有些虚弱罢了,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要带着玉怜回家。"

    听到这里,秦风阳只能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陆大哥了,一路珍重。"

    陆玉临点点头,"你也珍重,我们龙城再见!"说罢转向远处的马匹走去!

    目送着陆玉临翻上马,绝尘而去!后突然传来了申屠剑的声音,"姓陆的小子是不是邀请你去龙城了?"

    秦风阳疑惑的点点头,不知申屠剑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是不想让自己离开这里?猜中了秦风阳心思的申屠剑接着道:"你会走出这个村子的,别着急,总有一天你会名扬四海的,我申屠剑的徒弟,绝对不会是碌碌无为的废物!"

    听着申屠剑带着无限狂傲的话,秦风阳感觉自己全血液都沸腾了,正要豪壮志的表态时,被申屠剑一盆冷水拉回了现实,"先去把碗刷了吧,然后开始绣花!"

    自从陆玉临走后,秦风阳的rì子又开始变的平淡无奇,每天就是泡手,绣花,扎手掌!当然还有森林狩猎。

    rì耀历八十八年二月。

    三个月过去了,秦风阳每天努力的修炼终于得到了回报。

    气喘吁吁的站在一只岩猪的尸体旁,望着三个月前差点砸死自己现在却倒在自己脚下的岩猪,秦风阳再一次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申屠剑依旧站在那棵迎接chūn天,已经开始发芽的大树上,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里的赞赏表示着对自己这个徒弟非常满意。

    看着申屠剑朝自己走来,秦风阳利马换成了一副讨好的表,嬉皮笑脸道:"怎么样?师傅,我的进步不小吧。"

    申屠剑早已隐去了眼神里的赞赏,一脸正sè评价道:"进步还算及格,但还是忘了我教过你的以己之长,攻敌所短。岩猪全像岩石一样坚硬,这你是知道的,但你仍然上来就一顿拳打脚踢,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秦风阳低着头,一言不发。申屠剑甩了甩袖子,没好气道:"走了,回去!"

    回到村子的申屠剑将秦风阳叫到自己房间,变戏法似的从后拿出一个包袱交给秦风阳。

    以为是宝贝的秦风阳迫不及待的打开,看到包袱里面的东西瞬间蔫了,一摞有些泛黄的书籍,无jīng打采的秦风阳抱怨道:"师傅,我以为你给我什么宝贝呢,怎么全是书啊!"

    申屠剑看着一心想要宝贝的秦风阳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书里的只是你以后都能用的到,还有关于医术方面的,更是跟你修炼息息相关,以后你每天晚上的时间就用来消化这些书!"

    秦风阳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依旧摆着一副愁眉苦脸,十分不愿的表,无奈之下,申屠剑只好惑到"唉,"本来想着你把这些书融会贯通后为师就送你武器呢、不过看来你并不想要啊"

    听到有武器,秦风阳眼睛一亮,一把抱过桌子上的书,边往家跑边喊道:"师傅,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申屠剑看着生怕自己反悔的秦风阳一路狂奔,不由笑骂道:"这小兔崽子,呵呵呵!"

    一溜烟跑回自己房间的秦风阳一把将能有十多本的书扔到自己上,不管不顾的先脱了个jīng光,跳进了洗澡用的木桶里。

    一边洗着澡,一边幻想着申屠剑会送什么武器给自己,削铁如泥的宝刀?还是吹毛断发的神剑?又或者是开山裂石的神枪?

    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大笑出声来,有了神兵,哥再也不用杀个魔兽都要用手指恶心的戳进其眼睛了!哈哈哈!

    洗过澡后,jīng神亢奋的秦风阳开始扫视着被自己扔的满都是的书籍,《经脉与位》、《大陆通史》、《魔兽图鉴》、《百草经》....看着一本本有些破旧的书籍,秦风阳有些头疼了。

    这么多书融会贯通能用多长时间啊!平常吃尽了申屠剑各种点功夫的秦风阳率先拿起了那本名叫经脉与位的书,翻开第一页看到前两句话,秦风阳就有了想死的心。

    位的学名是腧,别名包括:“气”、“气府”、“节”、“会”、“骨空”、“脉气所发”、“砭灸处”、“位”。人体周约有52个单,309个双、48个经外奇,共409个位。(取自百度百科-.-!)

    为了我的神器,拼了。秦风阳心里发狠道。每天用神器安慰自己的秦风阳开始了比前世高三参加高考还变态的学习生涯。

    一边看着简要的经脉位图,一边神经质的在自己上点来点去,当然了,书中记载的致命三十六死,秦风阳还没傻到自己去试!

    每天吃饭都抱着书的秦大大进步是非常快的,不仅用位按摩法治好了村长林伯的风湿xìng关节炎,还在熟读百草经后帮助乡亲们治疗感冒发烧等常见疾病,一度被村民评选为乡村杰出好青年!

    秦风阳看的最有兴趣的书当属《魔兽图鉴》和《大陆通史》了,《魔兽图鉴》介绍了绝种的和未绝种的大部分奇异魔兽,以及关于魔兽的故事。

    如:三百年前在圣煌大陆喋血山脉昙花一现的六阶变异高级魔兽,暗影双头蛇,拥有风系和暗系双元素天赋,无数想要捕杀它的中高级修炼者前扑后继的前往喋血山脉,短短十五天的时间,上百名各式修炼者丧命于此蛇之口,终于在第十六天,当世号称烈空战神的王岳出面,终斩此蛇于刀下。

    还有六百年前,血月大陆之南的的迷梦沼泽出现了一条可以口吐人话的神兽黑龙,不知为何,扬言要将迷梦沼泽南半部分划为地,任何人类不准进入,当世血月王朝的帝王,号称雷陨法神的百里韬出面商讨无果,一人一兽于南海之上相斗三天三夜不分胜负,别无他法的百里韬只好划出一部分迷梦沼泽归为黑龙,改名为觐龙领,至今无人类敢越雷池一步。

    除了记载着传说中让人血沸腾的故事,书中还详细记载了各类魔兽的元素属xìng,擅长的攻击方式以及弱点所在。

    花了近十天的时间,把全书看完的秦风阳终于明白了那天申屠剑为什么没有斩杀头上带着独角的魔狼,头上带独角且会放电的雷属xìng魔兽只有高级魔兽飞天雷虎,而那只带角的魔狼明显并不是肋生双翼,可以翱翔天际的飞天雷虎,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当天自己遇到的是一只罕见的变异魔兽,估计自己的师傅也是觉得变异魔兽珍稀无比,而且还在成长之中,才决定放了它一条生路。

    《大陆通史》就是记载大陆近千年来所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了。

    如:rì耀历二十七年,血月王朝联合圣煌王朝对大陆最大的杀手组织—狼屠,进行了大规模围剿,在剿灭了狼屠三个秘密据点后,凯旋回。

    随后狼屠的报复刺杀也接踵而来,连续三个月无差别刺杀震惊了全大陆,三个月内,血月王朝和圣煌王朝从皇族到大臣,从老人到小孩,几乎无一幸免。

    连圣煌王朝的护国大祭司都没能幸免于难,当时的狼屠组织一度成为了任何势力都不敢招惹的对象!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