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双狼追击

    一边使出吃nǎi的力气狂奔,一边狼狈的躲避着时不时飞来的风刃,秦风阳终于明白这畜生为什么叫做风狼了。

    奔跑起来的四肢被青sè的风元素所包裹,目测一米多长,大约一百多斤的体型轻飘飘的跟羽毛似的,一路跑过,洁白的积雪上一个爪印都没有,真正的踏雪无痕啊!

    叫苦不迭的秦风阳转头看了看对他紧追不舍的嗜血风狼,对方依旧是一副戏谑的人xìng化表,时不时张嘴对着自己吐出一道风刃。

    联想到之前陈彪说:没有高级战士的实力,想跑都跑不了,秦风阳明白了后面看似奋力追逐自己的风狼根本没使出全力,不然就自己这水平,分分钟就能被追上好几次!

    虽然不明白后面那畜生要戏耍自己到什么时候,但谁也不想就这么死去啊,万一发生什么奇迹呢。

    秦风阳一边想一边吐着舌头继续朝森林深处狂奔,后面逗它的嗜血风狼却好像不怎么耐烦了,风刃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这可苦了前面的秦大大了,不时左躲右闪上串下跳的躲避着能要了他小命的风刃。

    一道风刃伴随着破空声擦着秦风阳的脸颊而过,重重的shè在旁边的大树上,树上的积雪伴随着迸飞的木屑砸在秦风阳头上,还没来得及吐出嘴里的木屑,破空声再次响起。

    开始有些认真的嗜血风狼一次xìng发出两道风刃,虽然比起前面的这两道颜sè要更淡一些,但秦风阳一点不怀疑它的威力,shè到上绝对好受不了。

    一左一右两道风刃破空而来,已经来不及躲避的秦风阳一咬牙,上半往右边移了移,成功躲过了左边shè向心脏的风刃。

    但也被右边的那道从手臂和肋下穿过,鲜血瞬间染红了秦风阳的衣服,滴落在洁白的雪地上,像朵朵梅花绽放,这么诗画意的场景秦大大当然没心思欣赏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嗜血魔狼,顾不上火辣辣的疼痛,咬牙继续狂奔。

    随着伤口不断的留着鲜血,失血过多的秦风阳已经开始头晕眼花,没跑多远就干脆停了下来,并不是实在跑不动了,而是前方出现的另一只狼挡住了秦风阳前进的道路。

    跟嗜血风狼差不多的体型,不同的是灰白sè的皮毛上并没有花纹,而头上耸立着一小截尖角,还时不时闪现出电光。

    又一只魔兽,秦风阳快要哭出来了,心想到:因为一个银币,小命就快要没了,最主要的是银币还TM不在我这里。

    两只狼一前一后的夹着中间满鲜血的秦风阳,谁也没有妄动,趁着这个空档,因为失血过多脸sè苍白的秦风阳一把将上衣撕成两半,紧紧的包扎住两处深可见骨的伤口。

    两只正在对峙着的魔兽没有被秦风阳包扎伤口的动作吸引,依旧像是交谈般低吼着,包扎好伤口的秦风阳心思又活络起来。

    这两只同时狼族的魔兽不会正好是死对头吧?要是打起来自己岂不是有机会跑了?

    正想着,两只狼之间交谈好像已经到了白化,吼声越来越高亢,也越来越暴躁。感觉两只狼随时会大战一场的样子,夹在中间的秦风阳生怕被误伤,不动声sè的往后退了几步。

    两只狼现在好像对秦风阳一点都不感兴趣,窃喜的秦风阳悄悄又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对他视而不见的两兽,秦风阳果断的转就向森林外围跑去。

    一口气跑出了好几百米,秦风阳才回头看了一眼,确定两只狼都没追上来以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奔跑的速度稍微慢了下来,根本不敢停下来休息的秦风阳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里太TM危险了,我想回地球!!!

    看着森林尽头隐约可见的河边,秦风阳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个令他险些丧命的森林时,吓得秦风阳差点魂飞魄散。

    刚才还对峙着的两只魔狼正全力向他飞奔而来,拔腿就跑的秦风阳边跑边喊道:"两位狼哥,至于这么恋恋不舍吗?送到这里差不多了,有空小弟再来看望两位!靠,别追了行不行!"

    全力奔跑的魔兽速度显然要比秦风阳快得多,更何况以速度渐长的狼呢。

    在慢慢接近秦风阳后,嗜血风狼张嘴就吐出两道风刃带着破空声向秦风阳shè去,边头上带有独角的狼也不甘示弱,一团团雷光在独角上凝聚,狼头微微低着,雷光瞬间化为一道闪电也朝秦风阳劈去。

    闪电的速度要比风刃快的多,根本没有给秦风阳反映的时间就华丽丽的击中了其后背,威力不算太大的闪电除了造成秦风阳后背有些焦黑和一头干练的短发有些冒烟外,最大的效果就是麻痹了。

    全酥麻的秦风阳转看着冲自己脖子和腰部飞来的风刃,想躲开,体却被电的不听使唤了,只能带着绝望闭上了双眼,心里不停的诅咒着害自己再次丢掉小命的申屠剑。

    片刻过后,想象中首异处的感觉并没有出现,秦风阳疑惑的睁开了双眼,当看见前背对着自己的黑袍男人,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申屠剑一句话没说,带着些许惊奇的打量着那只头上带有独角的狼型魔兽。

    智商并不低的两只魔狼呲牙咧嘴的盯着凭空出现的黑袍人类,野兽天生的灵觉使它们感觉面前这个人类有些危险,当两只魔狼想着是不是要撤退时,申屠剑出手了。

    这时秦风阳第一次看见申屠剑出手,缩地成寸般一步就跨到了嗜血魔狼的前,平时隐藏在黑袍下面的白皙手掌带起一道黑sè的光芒轻轻划向嗜血魔狼,轻飘飘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然后秦风阳就看到了高高飞起,带着一串鲜血的狼头,目瞪口呆的看着三番五次差点致自己于死地的中级魔兽跟一只鸡一样被杀了,秦风阳有种颇为不真实的感觉!

    不知为何,申屠剑并没有对着另一只长独角的魔狼下手,而是注视着它夹着尾巴跑进了森林,低着头若有所思!

    从嗜血风狼脑袋里掏出一颗青sè的风系魔晶后,申屠剑才转过,对秦风阳笑道:"不错,能从嗜血风狼追杀下活这么久,为师很是欣慰啊!不过你们能在梦魇森林外围遇到两只中级魔兽,也算是个奇迹了,几乎没有中级魔兽会出现在森林外围。"

    听着申屠剑的夸奖,秦风阳压根没往心里去,但回想起刚才那轻描淡写斩魔狼于手下的画面,眼前申屠剑的形象在秦风阳心里无限高大起来。

    "师傅,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秦风阳不解的问道。

    申屠剑走过来看了看秦风阳上的伤,道:"我在河边看到了晕倒的陆玉临兄妹,断定你们出事了,所以赶来找你。"

    "哦,陆公子三人如何了?"本来都忘了陆玉临三人的秦风阳问道。

    "我只发现了陆家兄妹两人,已经把他们送回村子了,具体况嘛....唉..你自己回去看吧!"申屠剑神sè一僵,叹了口气,摇头道。

    "好吧,师傅,刚才你轻松把狼头斩下来的那招太帅了,叫什么啊?能不能教我啊?"秦风阳眼睛里开始冒出了小星星

    好像被陆玉临几人的遭遇勾起往事的申屠剑不再说话,开始往回走去。

    "师傅,你是几级战士啊,那么轻松就把嗜血风狼收拾了!"

    "......."

    "师傅,你刚才斩狼的时候是用的兵器吗?"

    "......."

    "师傅,你....."

    "......."

    回村的路上,申屠剑被秦风阳折磨的不厌其烦,撂下一句"回村后来家里找我",直接展开法跑了。

    这让秦风阳十分的无奈,"俺不就是比较崇拜您,了一点吗?您老至于直接消失啊?"一个人往村子走的秦风阳嘀咕道。

    等秦风阳回到村子时天已经黑了,摸着已经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往申屠剑家里走去。

    直接推门进到屋内,申屠剑正闭目打坐,睁眼看到秦风阳进来,直奔主题道:"知道为什么让你跟着四个没见过血的富家公子去梦魇森林吗?"

    秦风阳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还不是您收了人家一个银币么?"边说着还边翻了个白眼。

    申屠剑听完,脸上的肌微微颤抖着,强压住火气,恨铁不成钢道:"你个不肖之徒,为师是那种贪图钱财的人吗?何况只有区区一个银币。"

    瞧着气的浑颤抖的申屠剑,赶忙赔笑道:"哎呀,师傅别生气,徒儿这不是跟您开玩笑呢吗!我师傅如此高风亮节,出淤泥而不染,怎么会在乎那些黄白之物呢!"

    申屠剑毫无办法的看着满血迹还嬉皮笑脸的秦风阳,从柜子里拿出一些包扎伤口用的布料和药膏,一边帮自己这个徒弟重新包扎伤口,一边正sè道:"今天让你跟他们一起进入森林,主要是想让你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在这个平静的小村子待的时间长了,为师怕你适应不了这个世界形形sèsè的人,虽说是武力至上,但实力高强的高级战士也会被一个实力相差自己好几倍的人用各种方法害死。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这话是对的,但是只会用拳头的人往往薄命啊!"

    听着申屠剑略带唏嘘的语气,秦风阳笑了,望着申屠剑不解的目光,平静道:"师傅,这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您老忘了我是怎么什么人了吗?我之前所在的世界虽然没有什么修炼者,但同样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没有拳头大的真理,那怎么吃人和防止被吃呢?"

    秦风阳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申屠剑幡然醒悟,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徒弟啊!

    随即一老一少心照不宣的笑了!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