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岩猪

    夜晚降临,小村子渐渐从白天的闹转为宁静的安祥,一间间草屋内散发着微亮的烛光同时传出一阵阵家人的欢声笑语!

    秦风阳悠悠转醒,睁开眼环望四周,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住处,一丝不挂的浸泡在一个木桶里,木桶里装满了雾气腾腾的水,还时不时飘出一缕淡淡的药香。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回想起自己在森林河边和棕熊搏的场景,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肋下和后背。

    除了一些轻微的不适外,已经没有了当时揪心的剧痛。

    不由得从内心赞叹道:这异世界的药草真逆天啊,要是放到前世,自己这上最少半年下不了。要是带一批到前世去,岂不是发财了。

    泡着水澡惬意的秦风阳开始YY了。

    看着桌上摆着的饭菜和一新的练功服,秦风阳有些感慨,原来自己这无良师傅也不算没良心啊。

    自己在和棕熊博斗的时候他一定在不远处观望,看到自己晕倒后马上把自己救了回来,不然自己躺那流血也流死了。

    尽然还贴心的给自己准备了饭菜和衣服,虽然修炼方法变态了点,但以后还是少诅咒你几句吧。

    泡完澡换上新的练功服,秦风阳顿时感觉一阵舒爽,yín的呻吟了一声,开始悠闲的消灭桌上的饭菜,吃饱喝足后往上一躺,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昨晚刚夸完自己师傅的秦风阳又被狠狠的虐待了。

    原因嘛,睡过头了。

    当秦风阳感觉全一阵剧痛,睁开眼只看到对自己做了什么的申屠剑转往屋外走的背影。

    想张嘴说话,却被上越来越越厉害的剧痛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这种像是从骨髓里往外痛的感觉折腾的秦风阳不停的在上打滚,想叫却又叫不出来,而且还晕不过去,这感觉比被棕熊拍几爪子还痛苦。

    足足过了有一刻钟,秦风阳已经疼的在上抽搐了,申屠剑这才背着手缓缓走了进来。

    看着秦风阳带着深深渴望和后悔的眼神,运指如飞的在秦风阳前不同位置点了几下。

    躺在上的秦风阳感觉剧痛如cháo水般褪去,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对申屠剑道:"师傅,你太狠了吧?我可差点活活疼死。"

    申屠剑不以为然,严肃道:"这种方法只是刺激你的痛觉神经而已,死不了人,这是对你再次睡过头的惩罚,如果明天还这样的话,..哼哼!现在起开始修炼!"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秦风阳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连忙起一路追了出去!

    rì子一天天过去,天也渐渐的冷了,秦风阳rì复一rì的在申屠剑督促下进行着变态的修炼,没天冷交替的泡手,绣花,拿针刺手掌,当然少不了每天和各种野兽生死搏,对了,还有帮申屠剑做饭洗衣服,这也被秦大大硬xìng归为了修炼的一种。

    如果放在前世,亲大大的厨艺和绣花功底足以让那些标榜自己为大家闺秀的女孩羞愧自杀!

    rì耀历八十七年十一月,已经进入了冬季。

    梦魇森林也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放眼望去一片雪白,美轮美奂。

    在梦魇森林中一条已经结冰了的河面上,一个**着上散发着野兽般血腥气的男子正和三头野狼对峙着,男子线条分明的上布满了各种伤疤,而一双手却显得异常白嫩。

    男子当然是接受了两个月魔鬼训练的秦风阳了,嘴角弯起一丝弧度,轻蔑的望着把他当成美味猎物的野狼,子微弓,随时准备给予面前的三头畜生致命的打击。

    三头已经饿了很久的野狼围着猎物转了好久,不耐烦的低吼一声,同时从前面后面和左面三个方向同时扑来。

    一直盯着三头野狼的秦风阳借助脚下的冰面,快速往右方滑了半米,正对着刚才从左边扑来的野狼就是一计猛踹。

    在一脚将这只野狼踢飞出去时,一双比女人还白嫩的双手准确的抓住了从前后扑来的野狼,借助着两天畜生前扑的惯xìng,狠狠的把狼头撞在一起,都说狼是铜头铁骨豆腐腰,虽然这一下撞击不至于毙命,但也着实撞得不轻快,晃晃悠悠的半天爬不起来。

    而对于刚被一脚踢飞出去的野狼正朝自己飞奔过来,秦风阳不退反进。

    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在对方准备张开血盆大嘴咬过来的时候,双腿猛然发力,向前扑去,越过野狼头顶时,有些秀气的手指并拢,朝着野狼背部接近尾巴的位置戳去,正在飞奔中的野狼像是受了什么沉重打击,哀鸣一声,倒地向前滑去。

    秦风阳落地时连着打了两个滚,姿势肯定难看无比,但用来缓冲惯xìng确实是好方法。

    刚才两头相撞的野狼看着秦风阳毫发无损的站起来,又望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同伴,顿时没有了嚣张气焰,夹着尾巴往森林里逃去。

    秦风阳无奈的目送着两只野狼飞奔而去,随意的拍了拍上的冰屑,冲着河边的一棵大树喊道:"师傅啊,能不能来点有挑战xìng的,这也太简单了点。"

    树上全黑袍的申屠剑看着轻松搞定三头野狼的秦风阳满意的点了点头,体一晃,消失了踪影,早就对这是习以为常的秦风阳像是感觉不到凉似的,一股坐在了冰面上,等待申屠剑引来下一个目标。

    过了没一会,申屠剑像是瞬移般出现在秦风阳面前,对秦风阳点了下头就再次回到了那棵大树上。

    对于每次一到森林里就变的严肃异常的无良师傅,秦风阳十分不感冒。

    瘪了瘪嘴,听着森林里传来越来越近的奔跑声,慢悠悠的站起,好奇的盯着森林某处。

    当造成沉重奔跑声的主角进入秦风阳眼帘时,秦风阳有些失望,竟然是一头长着长长獠牙的野猪,尽管这头野猪有些点点发黄的毛皮,但能比得上三头野狼吗?

    野猪正用一双小眼睛打量着四周,似乎在寻找搅了它美梦的黑袍人类。

    看着苦苦追寻的人类突然消失了,野猪显得十分暴躁,望着正对它勾着手指头的秦风阳,前蹄不停的刨着土。

    野猪虽然体型大小能差不多赶上刚才的野狼两个加一起,但秦风阳认为这种行动不灵活,智商也不高的动物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

    在秦风阳频频挑衅后,远处的野猪终于开始朝秦风阳方向跑来,想用对付野狼的招数故技重施的秦风阳正对着跟坦克似的野猪也飞奔起来。

    野猪长长的獠牙微微抬起着,准备把眼前讨厌的人类戳几个窟窿,然后饱餐一顿,回去接着睡觉!

    就当獠牙快要接触到秦风阳的体时,用力向前扑去的秦风阳准确的用手指对着野猪的尾骨处戳去。

    当秦风阳的手指接触到野猪的皮毛时,才发现自己估算错了,自己手指根本像是戳到了一块岩石上,别说伤害对方了,自己的手指都震的生疼。

    落地后秦风阳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野猪早已调转方向再次朝他冲了过来。

    好灵敏的畜生,秦风阳暗骂一句,连忙躲开野猪的冲撞,同时一把抓住了其能有人类小臂长的獠牙。

    小看了野猪力量的秦风阳被野猪一个甩头的动作就扔飞了,足足飞了五六米远,才重重的摔在冰面上。

    我K,这还是猪吗?比狗熊的劲都大。秦风阳心里骂道。

    还没来得及诅咒故意不提醒自己的申屠剑,连忙爬了起来,因为体型庞大却很灵活的怪异野猪又冲了过来。

    一人一兽的距离越拉越近,看准了时机的秦风阳又向前扑去,不过这次并没有扑向后方,而是准确的落在了野猪跟个单人似的背上。

    趁野猪没反应过来的间隙转一手抓住了脖子上长长的鬃毛,另一只手握拳,开始猛击其眼睛。吃痛的野猪上串下跳,想要把背上可恶的人类甩下来。

    在猛砸了十几拳后,体力有些不支的秦风阳还是被甩了下来。揉了揉摔的有些疼痛的肩膀,戒备的看着已经彻底发狂的野猪。

    这次野猪并没有冲向秦风阳,一双通红的眼睛愤怒的盯着秦风阳。

    突然,野猪上的鬃毛根根立起,一股秦风阳从见过的场景出现了,野猪旁凭空出现了一些土黄sè的光点,并且在慢慢凝聚变大。

    目瞪口呆的秦风阳已经看傻了,像木头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土黄sè的光点一直凝聚成了拳头大小才停了下来。

    虽然以前听自己师傅简单说起过,不同元素属xìng的魔兽会带有其特有的攻击方式。

    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的秦风阳别提多震撼了。当然,野猪可不是为了震住秦风阳才费那么大劲表演这个,漂浮着的土黄sè光点随着野猪的一声低吼一股脑的砸向还在震惊中的秦风阳。

    看着飞来的应该是叫做土元素的东西,回过神来的秦风阳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本能的举起胳膊护住头部要害,任凭这鬼东西砸到自己上,每一个光点就像是一柄铁锤,狠狠的敲打着秦风阳的体,将秦风阳敲打的皮开绽,遍体鳞伤。

    感觉已经没有光点再砸向自己,秦风阳放下护着头部的双手,周围的土黄sè光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扫视着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渗出鲜血的体,暗道侥幸,自己这两个月的修炼还是很有用的,不然今天指定会被活活砸死。

    看着召唤过土元素后就只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变态野猪,秦风阳走了过去,用脚试探了一下。

    确定这畜生用完这招就彻底进入虚弱期后,面带狞笑的走近野猪。

    两只手握住獠牙前半部分,用脚踩住根部,使劲向上一掰。

    "嘭"

    快赶上象牙大小的獠牙应声而断。

    秦风阳拿着掰断的獠牙,看着疼的只能哼哼的野猪,一把将獠牙刺进了野猪闪烁着不甘的眼睛里!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