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修炼开始

    回到自己房内的秦风阳再次诅咒了自己无良师傅一百零八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每个人在美美的睡觉时,总会觉得时间是那么的短暂。

    秦风阳正在梦里拿着各种刑具,一边yín笑着,一边疯狂虐待着申屠剑。

    发泄的正爽的时候,一阵刺骨的冰凉蔓延全,猛地一个激灵,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看着边手里拿着一个空盆,正笑眯眯的打量他的申屠剑。

    如果现在这里有把菜刀的话自己非得砍死这老家伙,秦风阳心里发狠道。

    申屠剑像是看穿了秦风阳的小心思,不紧不慢道:"想报仇先把你自己本事练好吧,今天只是一个小小的jǐng告,再有下次可就不是凉水了,现在马上从上滚下来,给为师做早饭去!"

    秦风阳尽管十万个不愿意,但无奈技不如人,只能忍着困意,起换上了干净的练功服,迎着刚刚露出点头的太阳,磨磨蹭蹭的往申屠剑家里走去。

    像梦游似的做完两人的早饭,秦风阳终于有些清醒了,不解的看着申屠剑从外面端进来两个装满了不明液体的木盆。

    闻着那有些刺鼻的气味,差点把刚吃完的早餐吐了出来,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对申屠剑道:"师傅,这是什么啊,好难闻的味道。"

    申屠剑把两个木盆放在了桌子上:"这是给你修炼用的。"修炼用的?这不会是让我把这两盆不知名的液体给喝了吧?

    我K,真让我喝的话我就跟你拼了,老家伙!

    秦风阳一边心里下定决心,一边问道:"师傅,这个怎么修炼啊?"

    "很简单,我来帮你示范一下。"说着一把抓过秦风阳的双手就要摁到看着两盆没什么区别的液体里,秦风阳想要反抗,申屠剑的一双显得白嫩的手像铁钳一样紧紧扣住他两只手的手腕,强行摁进了水里。

    "啊!!!!"凄厉的尖叫再次响彻小山村,只不过这次换成了秦大大本人。

    被申屠剑强行把手摁到水里的秦风阳在手一接触那盆深褐sè的水的时候,发现除了有些异味外,看上去平淡无奇的水里是多么的烫,简直和开水有的一拼。

    所有十分没有骨气的秦大大干净利落的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在无论拳打脚踢都挣脱不开那双手后,已经被烫的麻木的秦风阳停止了挣扎,咬牙切齿的盯着申屠剑,而对方则面无表,一直在盯着木盆里的手。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申屠剑把秦风阳感觉已经烫熟了的手从盆里拿了出来,望着自己通红的双手,秦风阳还没来得及哀悼,就被申屠剑又强行摁到了另一个木盆里。

    另一个木盆里的水并不,相反,有着冰雪般刺骨的寒冷,秦大大理所当然的发出了另一声惨叫!

    在冷反复了两次后,叫的嗓子已经哑了的秦风阳彻底麻木了,木纳的看着申屠剑把自己的手在两个盆之间来回折腾。

    足足折腾了接近两个时辰,感觉水里没什么温度变化的申屠剑终于放开了秦风阳。

    看着自己鲜红yù滴的手,秦风阳恨不得把面前盯着他笑的这张脸踩到脚下蹂躏一百遍啊一百遍!

    申屠剑看了看越升越高的太阳,十分没有公德心的道:"该吃午饭了,乖徒儿。"

    秦风阳权衡了下利弊,发现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除了在心里痛骂老家伙外,无论如何也讨不了便宜后,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做饭了。

    一顿饭师徒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默默的吃过午饭,把饭碗随便往桌上一扔,申屠剑就连招呼也不打的走了出去。

    秦风阳将碗刷洗干净,坐在桌子旁好奇的研究着两盆让他痛苦不堪的液体,拿手试了试后发现这两个木盆内的水竟然凝固了,而且一点温度也没有了。

    这一发现让秦风阳啧啧称奇,异世界果然无奇不有啊。正感叹着异世界的神奇,申屠剑回来了,不止他一人,后还跟着一个大妈,一副普通农村妇女的打扮。

    联想到昨天申屠剑给自己的包袱,秦风阳要崩溃了,难道要自己跟这位大妈学针线活?

    事实证明秦大大猜测的十分准确,邀请大妈坐下后的申屠剑变戏法似的从后拿出了昨天给秦风阳的包袱,对哭笑不得的秦风阳道:"你接下来的修炼是跟着这位大妈学习绣花,当然,我会在旁边看着,所以乖徒儿要认真学哦。"

    对于申屠剑带着些许戏谑的话,秦风阳还是乖乖听话了,虽然这另类的修炼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但总得学好才能报仇不是?

    大约一个时辰,在秦风阳手指被戳破了N次以后,申屠剑停止了这项修炼,送走了的大妈后,对开始对秦风阳展开了新一轮虐待。

    手指之间夹住一根根绣花针,然后手指弯曲,没错,就是手指弯曲,然后针尖会扎向自己的手掌,感觉到痛后,大脑会下意识的让手指快速伸直,如此反复。

    用申屠剑的话说就是锻炼手掌和手指的敏感度以及反应能力。

    当然,已经被恐吓和暴力所折服的秦风阳一点意见也不敢发表,不然等待他的肯定是变态的虐待。

    在前世摸爬滚打的秦大大适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看着被针扎的鲜血直流的手掌,眉头都没皱一下,刚开始被扎的鬼哭狼嚎的事我们就不提了。

    申屠剑在上盘膝坐着,丝毫没有露出一点不忍,冷漠的旁观着。

    同样一个时辰后,申屠剑起走到桌子前,从怀里掏出两个jīng美的玉瓶,分别往已经凝结为固体的木盆里滴了一滴不知名的物质,褐sè的固体瞬间又神奇的融化为了之前的液体。

    而后转对秦风阳道:"别扎了,把针放下,跟清晨一样轮流把手交替放到水里,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动手。"

    秦风阳被申屠剑略带嘲讽的语气打击到了,NND,又不是第一次,劳资还能让你看扁了不成!秦风阳心里想着。一咬牙一闭眼把满是鲜血的手伸进了开水般的液体里,

    炽的温度瞬间使其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但赌气的秦风阳愣是一声没吭。

    申屠剑第一次对着秦风阳发自内心的点了点头,道:"嗯,虽然比较吊儿郎当的,但还算是个爷们。"

    听到申屠剑的些许赞扬,秦风阳感觉水里的温度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得意的瞟了一眼申屠剑,主动把手从机的水里拿出来,又伸进了极寒的水里。

    一个时辰后,两盆水的温度已经没有了变化,已经把手拿出来的秦风阳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双手。

    手上的鲜血不见了,最神奇的是连针扎的针眼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握了握拳头,没有任何的不适,就要好像一个时辰前扎的不是自己的手一样。

    太阳已经渐渐的往西边落去,申屠剑则领着秦风阳一路进了森林,一直走到一条小河旁才停了下来。

    站在河边,申屠剑指着河对岸的森林道:"这里叫梦魇森林,你应该知道了,但其实这条河的对面才是真正的梦魇森林,我们现在所处的森林只不过存在一些猛兽,而对面则遍布着魔兽,每天都有人为了魔兽的魔晶,皮毛,幼仔铤而走险。但大多数都有去无回,魔兽的实力划分基本和人类相等,分为初级中级高级,虽然高级魔兽都在森林最深处,而低级中级魔兽普遍灵智不高,但强健的体魄和元素特xìng使得它们总能轻而易举的杀死入侵的人类,对于侥幸活着逃出来的人,这里都将会成为他们一辈子的梦魇!"

    秦风阳有些不解,自己的无良师傅把自己领到这里就专门为了说这些?申屠剑沉默了半晌给出了答案:"你以后每rì修炼的最后一课就在这里进行,你在这里等我!"

    没等秦风阳回应便又失去了踪影。秦风阳看着河对面郁郁葱葱的森林,自言自语感叹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任何世界都逃脱不了的现实!"

    "说的好,好一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申屠剑突兀的赞扬把秦风阳吓了一跳,不满地对申屠剑道:"师傅啊,咱能不这么神出鬼没的么?会吓死人的,还有,我们到底在这修炼什么啊?"

    申屠剑没有马上答话,侧耳对着来时的森林倾听了一会,示意道:"来了,你今天最后的修炼就是它。"

    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从森林传来,秦风阳还没明白申屠剑的意思,差点成为熊便便的秦风阳就再次见到了这种力大无穷的恐怖动物。

    申屠剑不知用什么办法激怒了这只正在对两人呲牙咧嘴低吼的棕熊,秦风阳刚要开口,申屠剑抢先道:"你今天的任务是杀了它,或者被他杀了。"

    说完后轻飘飘的飘到河对面,消失了。

    留下秦风阳目瞪口呆,大爷的,虽然这只比起上次遇到那只要小了一倍还多,但怎么说也是头熊啊,劳资手无寸铁,怎么杀?

    极度怀疑申屠剑是不是故意谋杀自己的秦风阳看着拖着笨重体跑过来的棕熊,转就跑。

    秦风阳正在庆幸着自己跑的比这笨熊快时,申屠剑又适时的出现了。

    一言不发的抓住正玩命奔跑的秦风阳,轻而易举的把他往棕熊追来的方向扔了过去。

    "啊!!申屠剑!!劳资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秦风阳一边飞向棕熊一边冲申屠剑歇斯底里道。

    看着又飞回来的秦风阳,棕熊显然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唯一的念头就是把面前这个看起来很讨厌的人类一巴掌拍死。

    一个zì yóu落体摔在地上的秦风阳还没顾得上股的疼痛,就看见一只熊掌遮天蔽rì似的朝自己帅气的脸拍了下来。

    果断一个难看驴打滚躲开熊掌后,知道自己跑不了的秦风阳随手抄起手边的一截木棍就朝棕熊打了过去。

    皮糙厚地棕熊哪会在意这点挠痒痒似的伤害,站起来又朝秦风阳扑去,躲闪不及的秦风阳一把架住两只厚厚的熊掌,看着近在咫尺的熊脸,冲着棕熊鼻子狠狠的一头撞了过去。

    这招果然奏效,吃痛的棕熊哀鸣一声,向后倒去,看着一下被撞懵了的棕熊侧卧在地上不断打着响鼻。

    秦风阳一把就扑了上去,趁你病,要你命!

    随即抱着棕熊脑袋一顿猛砸,明显力量不到家的秦风阳反而倒把棕熊砸清醒了,硕大的熊掌瞬间按在了秦风阳的肋下。

    “嘭”

    一声清脆的响声,随着肋下传来的剧痛,秦风阳十分确定自己肋骨被这畜生一掌拍断了。

    但这时候哪顾的上肋下的疼痛,因为棕熊留着口水的臭嘴已经狠狠咬在秦风阳前。

    一边死死抱住棕熊脑袋不让它把前的撕下来,一边用手猛戳棕熊的眼睛,已经没手可用的的秦风阳一狠心,张嘴就冲着棕熊脸上咬去。

    吃痛的棕熊不甘示弱的拿两只熊掌在秦风阳上又抓又拍,而秦风阳则好像感觉不到痛似的拼命抱住棕熊的脑袋狂啃。

    半晌过后,一只高快赶上秦风阳的棕熊居然被秦大大惨烈的啃死了。

    从棕熊尸体上翻了下来,秦风阳吐了吐满嘴的熊毛和皮,感觉着全上下传来的剧痛,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路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