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太阳神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书僮 书名:逐燕
    第十五章太阳神

    “沙沙沙”的声音传来,立马让赵牧jǐng惕起来,翻而立,靠着佛手掌盯着视线之中的一个沙丘。

    只见那个沙丘不停的翻涌,沙丘上的黄沙不停的脱落,蓦地一只触手出现,扎破沙丘,接着又是几个触角破土而出,接而沙丘突然爆裂,黄沙弥漫,眼前便出现一只怪兽。

    这只触角怪的出现似乎只是前奏,接下来,又有两个沙丘炸裂,同样的出现几只触角怪。

    加上先前的一只,共有三只触角怪,每一只都约莫有三丈开外,三只触角兽开始清扫着周围的一切,过往之处,摧枯拉朽,但是显然的三只触角怪是朝着赵牧这个方向来得,当先的一只已经扑向了一株佛手掌,触角一缠,将硕大的佛手掌连根拔起抛向天空,接着又扑向下一株···

    赵牧的脸sè渐渐的沉了下来,很不巧,一只触角怪正朝着他处的这株佛手掌走来,他明显感受到地面略微的颤抖,看着越来越靠近的触角兽,他在脑海里飞快的思索着逃生之法,倘若只有一只还能够勉强应付,现目前有三只,就只能逃跑了。

    看了看后,发现后面的佛手掌已经变得稀疏,如果自己往后走的话,势必会被发现,赵牧可不认为自己能够在三只超过三阶的妖兽面前逃脱。

    三只触角怪呈品字形的包向这片佛手掌,所以,赵牧现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他眼神一阵的闪烁,似乎在挣扎什么,突然看见那巨硕的形已经逐渐的接近,当即咬咬牙,手上光华一闪,一柄百煅的鱼头刀握在手中,是在残兵阁走时顺手拿的,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狰狞的鱼头刀把横在外面,刀贴着手臂,略微的上扬。

    全的浩然气再一次的集中,双手再一次的浮现玉sè,苍玄白玉手,再一次的使出,玉手握着刀,往前一划,割在前的佛手掌的根部,随后一拉,佛手掌齐根而断倒向扑来的触角兽,而赵牧在佛手掌倒下的一瞬间扑了出去。

    那只触角兽似乎很奇怪眼前的佛手掌怎么会自己倒下,自己的触角在半空之中略微的一停顿,方才缠绕在倒下的佛手掌上,突然,觉得一道影子shè过,速度十分的快,眨眼之间便来到自己的眼前,顿时受到惊吓,斗大的眼珠看向影子,发现竟然是一个十分渺小的生物,顿时一阵的大怒,嘟囔之中传来嘶叫声,瞬间吸引了其余的两只触角兽,朝着这边扑来。

    嘶叫声刚一发出,正打算摆正自己的体,收回触角时。突然眼神一花,一道寒芒闪现,来不及反应,寒芒便径直的shè进自己的眼球,顿时,一阵铺天盖地的疼痛感袭来,忍不住的在地上打转翻滚,再次的发出嘶鸣,触角胡乱的在半空之中煽动,

    赵牧看见鱼头刀径直的落入触角兽的眼中时,松了一口气,旧力耗尽,新力未生,正要落下,突然看见一道触角席卷而来,一股巨力传来,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煽进沙地,压下体内翻涌的气血,赵牧强迫自己弹了起来,好在,落下的地方远离了触角兽,不过赵牧还是不敢大意,头也不回朝远处shè去,后传来不断地愤怒的嘶鸣声···

    赵牧奔出不知多远后,直到再也没有多少的力气方才停下来,半坐在沙地上喘息,放眼望去,仍然处在大漠之中,只不过少了佛手掌。

    体内,一阵火辣辣,调息了片刻,再也忍不住,一口逆血吐出,顿时感觉好受了不少。接着,又闭上眼睛继续的恢复伤势,触角兽的一击让五脏六腑都受到损害。

    星辰的光芒在黑夜洒下来,笼罩着静谧的一切,那个少年闭上眼睛,他在疗伤。

    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那轮烈rì已经高挂,整个沙漠旁晚的凉意被驱逐,变得一片的滚烫。

    赵牧站起,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体内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现目前还是先找到出路吧,不然,在恶劣的沙漠最后的结果必然还是死亡。

    想到这里,他起走进了茫茫的沙漠···

    ···

    赵牧抽出插在触角兽体内的飞刀,是湛蓝sè的那一把,不是九把银sè的刀,当初,凭借着它杀了海先生,而今,看着已经钝了的刀锋,还有着偌大的豁口,摇摇头,刚刚遇见的这只落单的触角兽,自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决掉,还废了一把刀,似乎是得不偿失啊···

    看向触角兽的庞大躯体,赵牧一阵的皱眉,他在思考着倘若再次遇见几只的话,怎么办?

    忽然,眼角瞥见了触角兽头部伤口里面似乎有着晶莹闪过,当下就着手中的钝刀再次的插进去,手腕几下的转动,不多时便掏出一块约莫有拇指大小的晶体,通体的黄sè,握在手中,感觉十分的有灵xìng,定睛一看,里面隐约还有一只触角兽的虚影在晶体内拼命的挣扎,

    赵牧心下一动,这···是妖兽jīng魄,一的jīng华所在,一般只有二阶以上的妖兽方才可以凝练,越是强大的妖兽,其jīng魄越是强大,甚至,就算**毁灭,也可以凭借着jīng魄重生,当然,这至少是神兽级别的才可以了。

    当然,对于人类来说,最大的价值在于,将妖兽jīng魂纳入神魄内,归纳养元,最后强化自,洗礼深化,从而跨入承元境界,获得一些妖兽的本命技能。等级越高,血脉越纯正,甚至可以觉醒远古的血脉传承,就像至高的四神兽血脉,或者鲲鹏、金乌、穷奇等等的远古神兽的血脉,当然,这些事可遇不可求的。

    而赵牧手中的jīng魄只是最低级的存在,赵牧是不会考虑的,至少,现在还是先跨入修境界再说吧!

    于是,他将手中的jīng魄收了起来,继续朝着远方前行。

    一路上,他仿佛陷入的越来愈深入,周围依旧是无边的黄沙,而妖兽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好几次都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于是,一路上伴随着心惊胆跳,他终于又寻觅到了一处佛手掌聚集的绿洲,

    跨入绿洲,他发现这里的佛手掌十分的密集,放眼而去,基本上全是佛手掌,而赵牧却发现了一个奇快的现象,高大的佛手掌伫立在两旁,中间留下了一条开阔的道路,绿sè的蔓延到放眼看不到的远处,

    赵牧沿着佛手掌走上前,踏在这条路上他突然有一种错觉,自己走着走着周围的一切就消失不见了,这是一段历程,没有终点,却布满了沧桑,自己好像快要解开一个故事的开端,接下来就不会许自己停下来。

    赵牧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眼前蓦然的出现一座宫,被佛手掌烘托着,佛手掌像一双温暖的双手环绕着宫

    宫高耸,穿插如云,恢弘大气,赵牧却奇怪在外面根本看不见。通体的暗金sè,在阳光的照shè下,散发着深沉的sè泽,一股浓烈的沧桑感迎面扑来···

    赵牧看着巨大的宫,心中却莫名的生出一股感动,不知何由,却真实的存在,甚至还有一种淡淡的悲伤···对的,是创伤!

    上前了几步,看见了门口的两根石柱上雕镂着神秘的花纹,年代十分的久远,赵牧却有一种熟悉感,好像···对了,他突然记起在锦山便是这些神秘的纹络结起了一个神秘的阵把他们传送到这里的,想必也是这些柱子的原因。

    他看了片刻就不得不移开目光,因为他一旦将心神投入进去,便感受到一股眩晕感,十分的不适。

    移开目光,他看向雕满各种图案的宫,墙壁上各种的图案都一一的具备,山川,草木,虫鱼,鸟兽,rì月,星辰,应有尽有,端的是世间百态,尽在其中,他一一的扫过,心中的震撼难以言明,因为他感觉每一副图案都是如此的真实,当自己去看它们的时候,每一副图案仿佛都活了起来。

    不知不觉,赵牧的眼睛迷失起来,浏览了一幅幅的神奇画面,他的意识越来越不清醒,在一幅悬挂着一轮烈rì,半轮残月的图案前手不由自主的伸出,摸在了那轮凸起的烈rì前,顿时,犹如揭开了混乱的序幕,光华四shè,所有的雕像全部的亮了起来,顿时半空中的光芒愈加的强烈,终于,在积累到一个巅峰的程度,猛地在爆炸开来,光点洒在赵牧的上,顿时,全光华亮了起来,与整个宫互相映衬,

    蓦地,一扇宫的门突然的打开,一股吸力传来,刚刚恢复意识的赵牧不受控制的被吸扯进去,然后,宫的门顿时关闭,所有的一切恢复了平静,阳光倾泻下来,照在整个宫之上,那宫之上的牌匾阳光流转,“太阳神”四个字,熠熠生辉···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沙漠之中,一行人正在往前行进着,而方向正是朝着宫的方向。

    一行人,穿着与蜀地大相迥异的服装,其中的一人正拿着一个罗盘状的东西在左右的摇晃,时不时的纠正方向,

    如果赵牧在这里必然会发现,正是那一群荒古门的人,却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能够在传送的时候不被分开,而看他们似乎有明确的目的前来,

    突然,那手持罗盘的男子一顿,看向摇摆不定的罗盘,心中一喜,不说道:“快到了!”

    后的众人jīng神都为之一震,先前的疲惫被暂时的压抑住,眼中的兴奋sè彩十分的浓厚···为首黄sè头巾的男子了嘴唇,

    “终于要到了吗?太阳神,这次,我一定要进去···”

    ;

重要声明:小说《逐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