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秘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书僮 书名:逐燕
    第十四章秘境

    西门踏歌,赵牧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然后目光继续顺着诸葛无我的手指看向四周。

    “牧哥,你北边的是秦地来的人,那里的势力错综复杂,如今来到这里的也不是什么善类,他们是荒古门的人,十分的嚣张,竟然看不起我们蜀地。等一下不要让我遇见,不然···”诸葛无我脸红着握紧拳头,倒是让一旁的赵牧忍俊不,不过还是将目光看向北面。

    果然,他们的服饰与蜀中不太一样,为首的一人都是穿麻黄sè的衣衫,头上戴着黄sè头巾,一脸狠戾的看着周围的人群。然后又将目光看向光柱,眼中的贪婪毫不掩饰。

    在诸葛无我的指示下,赵牧对周围的势力大概有了初步的了解,各个宗门子弟密集在此,都看向光柱,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时间就这样流逝,突然,周围的嘈杂声在一阵轰鸣声中悄然的安静下来,众人看向光柱,之间光柱蓦地更为的耀眼,最后在前方凝聚成一道圆形的光门,内有一方世界。

    光门出现的瞬间便有人惊呼:“秘境!”

    于是,场面一阵的哄然,尽管对锦山之宝很感兴趣,但大家从没有想过会是秘境,洞天福地,秘境宝,百年难求一个,而今,竟然在锦山出现,蜀地恐怕激起的cháo会更加的大,甚至辐shè整个天下。

    因为···秘境牵扯着“传承”,一个传承可以诞生一个王朝,由不得人不心动。只要获得秘境传承,必然有很大的机会成为至高的存在,况且,秘境也分等级的高低,等级越高,传承者未来成就越大。现目前出现的秘境,看起来倒是不低,想到这里,众人的眼中又是一阵的火,当下便有人忍不住了,只见人群之中一阵的sāo动,数十个人影瞬间的冲向光门,想要先行的进入。

    看到他们冲向光门,青羊宫为首的那个素袍男子嘴角浮现一抹嘲讽,而宋启云也微笑的摇摇头,果不其然,那伙人刚刚一接触到光门便瞬间被弹开,不少人被反震力所伤,天上洒下血花,看到这种况很多人都醒悟过来,秘境不是那么好进去的,再一看其他的势力都没有动,显然早就知晓这种况,于是也暂时的按捺住自己的脚步。

    接着,又有几伙人前去试了试,都被光门的反震力弹开,也明白了这样只是徒劳而已,于是也纷纷的原地休息,将目光投向了各大势力。

    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所有人都在等待,赵牧却感觉到渐渐的氛围有一些的不对劲,看向周围,果然,不少人已经不耐烦,纷纷的烦躁起来。

    就在场面越发的不安时,光门却陡然的发生了变幻,化为一个漩涡,原本拱形的光门消散,漩涡猛地化为九道门,呈半环状展现在众人的面前,每一个门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仿佛一轮太阳。

    众人的眼睛一眯,似乎这光芒太过的刺眼,暂时还不能适应,反倒是赵牧却是全的一暖,全都在贪婪的吸这光芒,体内仿佛蒸腾起来,突然,眼中蠢蠢yù动起来,暗叫一声不好,连忙运起浩然气平息,闭上眼睛,方才恢复一点。

    “牧兄,你没事吧?”耳边传来宋启云那温和的声音,他注意到他的异常。

    “没事,刚刚的光芒太刺眼,一下子受不了,这秘境看来很神奇啊!”赵牧不着痕迹的掩饰过去,宋启云也没有多想什么,反倒是听了赵牧的话,呵呵的笑道:“牧兄,秘境既然里面都有一方天地,那自然十分的神奇,嗯···里面还有很多的好东西啊!待会儿,我们可不要放过哦!”

    “呵呵,那是当然···”赵牧盯着光门,从嘴里缓缓的吐出几个字眼,眼中的神sè一闪而过。

    九道门,最终还是横亘在众人面前,耀眼的光芒内敛,化为朴实的九个入口,吸引着所有人。

    突然,天空之中传来飘渺的沧桑声响,响彻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我不知···我不知啊···”

    众人一阵的颤抖,那是什么样的声音啊?带着无奈,带着不甘,带着古老,伴随着无尽的孤独感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里,那是一种前无古人的呐喊,那是一种后无来人的彷徨。

    这是天际传来的声响,最后归为天际,可赵牧却透过金sè的眸子看到那最后留下的泪滴,渗入着金sè的血液落在一片苍茫的平原上,融入泥土之中。

    时光流转,沧海桑田,一眼之间,早已是万年,一座座山的轮廓浮现,最后凝形,赵牧知道,这便是锦山。

    所有人仿佛都陷入了无尽的蛮荒之中,一脸的迷茫神sè。

    陡然,九道光门shè出九道金黄sè的光团在半空之中炸裂,光点四shè,飞舞着勾勒出玄妙的阵纹,方圆十里笼罩在阵纹之内,此刻,万物俱静,无论飞鸟走兽,或者百花巨木,亦或者是人群都被光芒笼罩,紧接着便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金黄sè的阵纹融入大地,消失不见。

    锦山,方圆十里,成为一片死寂,漆黑的,虚无一片。

    锦城,蓉城皇宫内院,几个盘坐的影瞬间战了起来,互相看了看,点点头,消失在宫内。

    十里飘香巷中,一个邋遢的老人突然眼中jīng光一闪,不再逗弄酒家,蓦地从原地消失,留下一阵错愕的酒家老板。

    城中的胡腮屠夫握紧手中沾满油脂的菜刀,走出店门,消失在街道之中。

    铁老头放下打铁的锤,在一堆废弃的铁器中掏出一把断了半截的飞刀,握在手中,消失在原地。

    锦城内的异动,没有多少人知晓,然而丞相府、宋府却蓦地加紧了防卫。

    锦山,黑漆漆的山头,只有山风过处,蓦地,风声一紧,数道人影便浮在半空之中,一脸凝重的看着下方的山头,彼此对望一眼,摇摇头。

    “屠夫,你有什么发现吗?”邋遢老人在一旁耸耸肩,朝着胡腮屠夫招招手。

    屠夫皱着眉头,缓缓的摇摇头,开口道:“没有···不过这里有神纹的气息!似乎是大rì铭文···不过,又夹杂着光明神纹的味道,但是,很明显这是一个挪移的阵法,奇怪啊···你说呢,刘皇?”他将目光看向了穿黄袍的中年男子。

    他的话让众人一惊,神纹?这可是远古的东西,现在大都失传了,剩下的都掌握在大型的宗门和王朝手中,没想到,一个秘境竟然牵扯出神纹。

    刘皇点点头,道:“确实是神纹的气息,我感觉,这里的神纹不下于我蜀国的两仪剑纹。”语气之中已是十分的严肃,眉头皱的更为的紧。

    几人倒吸一口冷气,媲美两仪剑纹,况似乎更加的复杂。

    “诸位,眼下最关键的是查明秘境的事,到底把那么多的人挪移到哪里去了,毕竟牵扯到那么多的势力,一旦处理不好,恐怕会揭起滔天的巨浪啊!”说话的是刘皇旁的一个华服老人,语气深沉的说道。

    众人纷纷的点头,铁老头心神一动,之前他并没有插话,因为才踏入天命境界,了解的却是十分的少,所以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知道赵牧也一定在消失的人群之中,所以当下对着几人说道:“这里,我暂时先来照看着吧!其余的,就交给诸位了!”

    对于铁老头,众人也算是比较的了解,当下也点点头,对着他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拜托了!我们走吧,不能让蜀中乱起来,北面可是一直在虎视眈眈啊!”

    待众人的影消失不见,铁老头再次的看了看周围,还是没有发现异常,当下一叹,闪出现在另一个山头,盘起而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天空,出现一抹光亮,此刻,拂晓,远处鸡鸣。

    ···

    赵牧感觉自己仿佛在一条阳光之河中沐浴,浑暖洋洋的,睁开双眼时,眼前早已换了一片天地,边什么人也没有,他处在一片沙漠之中。

    打量了一会四周,满目而入的就是金黄的沙子和炽的骄阳。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rì圆。

    赵牧的脑海蓦地出现这一句诗句,来得十分的突然,又仿佛十分的熟悉,不过,此时此刻,只有大漠,只有落rì。

    细腻的黄沙十分的滑腻,却表明它没有一丝的水分,赵牧发干的唇角,踩着柔软的沙地,毫无目的的前行,他,是朝着太阳!

    太阳的sè泽变得更加的深刻,黄昏到了,一抹残红横亘在天边,昏黄的太阳缓缓的落下,大漠之中的夜sè很快就要到来,风开始刮了,赵牧明显感受到空气中带着的冷厉,当下便加快了步伐。

    当黑夜笼罩着整片沙漠的时候,赵牧已经躺在一片佛手掌的下面,呆呆的看着星星,沙漠的星星似乎格外的明亮。

    佛手掌,沙漠中不死的执着,成为大漠之中永远的战士,高数丈,全分布着狰狞的巨刺,绿sè的躯,笔直的躯干,像手掌似的屹立天地之间!

    赵牧躺在一株佛手掌下面,佛手掌的底部划开了几道口子,依稀还残留着晶莹的水渍。

    仰望星空,秘境之中的世界果然是现实的,每一颗星辰都是如此的闪烁,天上星河转,却少了···月亮。

    赵牧想着,放松着,似乎陷入了沉睡。

    夜里,沙漠静悄悄的,风停了,陡然,耳边传来“沙沙沙”的声音···

    ;

重要声明:小说《逐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