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逆龙七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书僮 书名:逐燕
    第十二章逆龙七步

    众人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三公子也没有想到,王猛会在他的面前死去。当即是一阵的愕然,随即便一股怒气冲上头脑。

    你是什么东西,老子的家童你也敢打,还往死里打?

    想到这里,三公子一脸yīn翳,一张比较英俊的脸上布满寒霜,死死的盯着赵牧,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在我面前打死我的家童,给我跪下···”

    三公子往前一步,伸出五指呈爪状向不远处的赵牧抓去,五指泛着黝黑的光芒,在半空之中不断的凝结,黑芒之中阵阵的yīn风吹过,伴随着鬼厉嘶鸣声,让周围的人从心里泛起一丝惧意,鬼神之说向来很诡异神秘,虽然儒家一直以来的,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在民间鬼神之说却一阵存在,其实两者是不同的概念,世上确有鬼神,不过只是邪道和魔道的人士的修炼功法导致的,远古的鬼神之说至今仍在,影响十分的深远,像如今三公子的招式应该是鬼道功法。

    赵牧略微的皱眉,他也看出来了这是鬼道功法,不过倒不是排斥鬼道的功法,只是觉得不舒服,体内蓦地生出一股厌恶感,体之中开始涌动起来,仿佛什么要从体内出来,不多时,酥麻的感觉出现,体各个部分开始透出白光,一股股气流汇集在丹田处,竟然是浩然气,只不过数量却多了不少,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况,赵牧心里一阵的惊异。

    看着靠近的黝黑手掌,当下不再犹豫,运起浩然气,双手泛起白光,苍白sè的玉sè再一次的出现,渐渐的覆盖住手臂,流转着神韵的气息,

    苍玄白玉手,再一次的被赵牧使出来,只不过这次的玉sè相比较之前更为的凝练,这半个月来,铁老头不断地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包括三大手的一些心得,倒是让他对于苍玄白玉手的理解更深了一层,如今使出来难免有一些的进步。

    泛着玉sè的手掌与黝黑的手爪一接触,顿时发出金石般的撞击声,两人都是一阵,略微的退了几步,然后凝重的看着对方。

    三公子没有想到赵牧竟然能够接下他的一招,倒是颇为的诧异,不过也只是眼神一转,yīn沉沉的盯着赵牧,没有说什么,体蓦地动了,在原地留下残影,径直的扑向赵牧。

    赵牧眼中一花,突然意识到不好,下意识的将手往右边一挡,顿时传来声响,只感觉右手被撞击了,连玉sè也变淡了不少,体一踉跄,不由自主的往左边倾斜,刚一站稳,蓦地感觉到不妙,当机立断的往下一倒,双手往地面一按,背上便传来一道劲风擦着背划过,刮破了他的衣衫,露出背脊,风穿入,带着一缕寒意,不过眼下却顾不上这些。

    当即把手一番,借着腰间的力度,转了一个,面容朝天,眼前果然出现一双黝黑的鬼爪,于是脚下不停的往后蹬,体呈倾斜的往后退,依旧踏着那沉重的步伐,脚下的地板不停的出现裂痕,碎裂的程度也越来越大,而赵牧感觉自己越来越有力。

    这是一种奇怪的步伐,不是铁大叔教的,是村西的果大爷在自己学习种菜的时候教给的无名步伐,说这样挥锄头会更加的有力。

    赵牧学了步伐之后倒是没有拉下,时常的练习着,学有小成之后,如今却是有了用武之地,对这步伐,因为果大叔懒得取名,赵牧干脆自己取了一个名称---逆龙七步。

    逆龙七步,只有七步,不断地重复,不断地叠加。每一步都会步若千斤,越退力越大。

    赵牧现目前只能踏出前两步,不断的重复,却能够摆脱三公子的追击,看着扑来的黝黑鬼爪,他嘴角浮起淡淡的微笑,脚下不停顿,顺着步伐倒退。

    看到对方从容的看着自己的进攻,特别是对方嘴角的微笑,自己怎么也追不上,三公子脸上怒火高涨,感觉自己像是被戏耍了。

    脚下不停顿,踏出幻影,速度竟蓦地变快。渐渐的赵牧的膛在靠近他的鬼爪,他脸上浮现残忍的笑容,想象着对方被击碎的感觉,眼中浮现红光,手上的鬼爪变得更为的yīn森,黑芒膨胀,刺向赵牧的口,玄yīn黑煞手,黑煞过处,鬼哭狼嚎。

    赵牧深呼吸一口气,不再犹豫,脚上踏出最后一步,体前倾,全上下的浩然气涌向两只手臂,右手整个手臂的玉sè蓦地变得更加的深沉---洁白如玉,玉sè流转,流光溢彩。

    左手的手臂开始泛起明黄的光点,覆盖整个手臂,通体变成玉sè,明黄sè的玉sè泛着黄晕,完美无瑕。

    赵牧右手径直的砍向手爪,左手往前一握,呈拳状直捣手心。

    苍玄白玉手,太玄明玉手,两招齐出,苍白如玉,明黄如天,两只手攻向黝黑手爪---玄yīn黑煞手。

    “轰”的一声巨响,众人的耳朵出现了短暂的失聪,眼中也是明亮的一片,什么也看的不真切,爆炸产生的波动被没有对店铺造成损害,波动在靠近墙壁时,仿佛陷入一层涟漪之中,随即便消失不见,恢复如初。

    这一幕没有逃脱在场的几个公子眼睛,眼神都是一动,看向残兵阁的眼神瞬间的不同,这家店,不简单,有高人在内,几人的眼神不自觉的看向内院,希望可以看出什么,可是除了一片安静之外,什么也没有,于是只好收回目光,放到场内。

    只见爆炸的现场早夜市分的清晰,屹立在其中的两道人影十分的吸引人的注意,两人都是衣衫褴褛,一他们为中心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向四周辐shè。

    赵牧擦了擦嘴角的雪迹,脸sè相比较之前是略微的苍白了些,双手的玉sè已经消散,恢复如初,呆在原地慢慢的喘息着,双眼犹如烈rì一般,闪耀着非凡的光芒盯着三公子,眼中的火难以掩饰。

    三公子的感受并不是很好,先前的那一招之中,自己的鬼爪明显的被克制到,要不是自己的修为境界比对方高,这次恐怕不会仅仅是手上这么简单。饶是如此,自己的内服还是火辣辣的疼,体内总有一股气流不停的在侵蚀自己的元气,当下只有拼命的调动大量的元气去镇压,那里还腾得出时间看赵牧,不过中了自己的一招鬼爪,想必对方也不会那么好受吧。

    赵牧感受到那股侵入自己体内的鬼气,径直的涌向丹田,眉头一皱,突然体内的浩然气如同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瞬间的向鬼气扑去,两者一接触,仿佛冰火相遇,瞬间开始了激烈的争斗,而战场选择在赵牧的体内,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赵牧的体内被两股气流不停的冲撞,瞬间心口一堵,一口逆血喷出,连忙调动浩然气笼罩鬼气,鬼气仿佛知道自己的下场,开始拼命的挣扎,向四面八方散去,而浩然气开始了剿杀,一边倒的趋势下,片刻的功夫,体内的鬼气便被围剿一空,浩然气回归到经脉之中,赵牧明显的感受到浩然气的一丝不同,仿佛活了起来,拥有了一点生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闪而过,他摇摇头,对于神秘的浩然气,其实他也不是太过了解,自己很明显的没有到达启灵境界,却拥有浩然气,存在于体的每一寸空隙,滋养着自己。可以说如果不是浩然气,他早就死了,所以浩然诀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的。

    坚定的神sè一闪而过,略微的调整过气息后,看向了三公子,而对方显然也察觉了自己的目光,三公子看向对方,当下yīn翳的目光一闪而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拿下对方。

    不过却再也没有动手,虽然现在动手可以轻易的击败对方。但是三公子并不蠢,先前的一幕也落入了他的眼中,没想到小小的残兵阁竟然有高人在此,今天不可能把赵牧怎么样,不过···三公子眼中jīng光一闪,慢慢的掩饰住嘴角的冷笑,

    “机会,总是会有的,不是吗?”当下又狠狠的盯了赵牧一眼,死死的记住对方的面貌。

    三公子转就走,没有一丝的犹豫,吩咐下人收拾张猛的尸体,率先离开了残兵阁。

    其他的公子眼见如此也纷纷的离开,临走时,两个锦城外的公子颇有意味的看来赵牧一眼,对视一眼,嘴角微微的上扬,向内院一拱手,也离开了残兵阁。

    残兵阁恢复了冷清,只不过那摊血迹仍在那里提醒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如此的血腥。

    赵牧静静的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背后的脚步声打破了他的沉思,没有回头,只是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是不是该放弃?”

    脚步没有停顿,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赵牧的迷茫,铁老头走到旁边捡起一把柳叶刀在手中把玩,盯着它的纹络看的十分的仔细。

    柳叶刀在手上旋转着,不断的划破空气,发出"丝丝"的声响。

    良久,铁老头将手中的柳叶刀激shè而出,目标正是赵牧。

    赵牧耳中传来风呼啸的声音,划破空气的感觉,头也没有动,右手一拂,两只手指往前一捏,蓦地,手指一震,一把窄窄的柳叶刀尖在两指之间,刀脊微弱的颤抖。

    耳边传来一句平淡的声音。

    “你有它们···这就够了!”

    赵牧瞬间醒悟,眼中迷茫不在,洒然一笑看向手中的柳叶刀,眼中一片的温柔···

    ;

重要声明:小说《逐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