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师兄?突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书僮 书名:逐燕
    第十章师兄?突破

    老头突然的喜极而泣让赵牧彻底的陷入混乱之中,只感觉自己的意识出现短暂的空白,一脸愕然的看着流泪的铁老头,很艰难的想象面前这个斑白的老头和严厉的铁大叔联系起来,而且还是师徒关系?

    尽管他从来没有问过铁大叔的年龄,但是他想来也不会太大,然而,眼前这个老头却说铁大叔是他的师傅,这颠覆了一切,让赵牧产生了强烈的求知yù。

    果然,铁老头停下了继续的哭泣,双眼依旧含着泪水。

    “龙形贴山靠是师傅自创的一个招式,概不外传,当年临走时才把这招传给我,看到你使用这招就知道师傅有下落了,何况还有乱披风残煅法···”言罢,铁老头十分怪异的盯着赵牧,盯得赵牧一阵的恶寒。

    “小子,我师父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我已经三十年没有看见他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道师傅还记得我吗?”铁老头看向天空,莫名的呢喃着。

    而赵牧一阵的愕然,三十年?这老头莫非打铁将脑袋打成铁了,铁大叔最多才三十多岁吧!想到这里,他又不得不怀疑老头所说的是否为真的,于是便打断了老头子继续的絮絮叨叨,

    “唉···老头,你认错人了吧,铁大叔可比你年轻多了,怎么会是你师傅呢?一定是你搞错了···”

    “不会错的,师傅他的相貌是不会变的,当年我见他的时候,便是一个三十多岁中年男子的打算,而且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容貌是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的,至于师傅具体年龄是多少我也不知道!”铁老头顿了顿,看向赵牧,

    “如果你不信的话,你把你的右手伸过来···”说着老头便叫赵牧把手伸出去验证。

    赵牧不觉得铁大叔是不是铁老头的师傅这件事与自己的手有半毛线的关系,不过看到老头的话十分的认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右手伸了出来,一只带着苍白之sè的手伸出在半空之中,

    赵牧还没有反应过来,铁老头闪电般的伸出手扼住了他的手腕,一用力,赵牧便感觉手腕被死死的掐住,越来越紧,倘若在这样继续的下去,手腕必然会被捏碎,当下五指一捏,运起浩然诀在整个手臂之间,顿时感觉压力小了不少,然后浩然诀产生的气流顺着手臂运行了一跳莫名的线路,顿时半只手都浮现了点点的玉光,柔和的覆盖住整个手臂,而玉光还在慢慢的变多,直到整个手臂都变成一种浅白sè的玉sè,流光不停的流动,整个手臂变得晶莹透明,

    赵牧的手臂顿时变得柔和起来,手软若水,借势往怀里一拉,原本被锢的手腕顿时滑出了铁老头的手中,在空中划出一道玉sè的线条。

    而看到赵牧手上的玉sè,铁老头不惊反喜,眼中激动的神sè一闪,嘴中轻叹着:“好”,而不退反进,右手径直的向赵牧穿插过来,铁老头的手上也浮现点点的光斑,随后整个手臂也浮现出玉sè,却是泛着黄sè的玉,通体光华流动。竟然与赵牧的招式一模一样,

    赵牧神一动,看来铁老头没有说错,果然他与铁大叔有关系,看到径直shè过来的玉手,他洒然的一笑,那股气流在一次的运转,右手也跟随着向前飘去,不错,是飘,而不是铁老头那样的插。

    两只手在半空之中接触,浅白玉与明黄玉的碰撞,并没有发出什么响声,那只白玉般的手并没有硬碰,而是缠绕着黄玉手,不断地在其上面捏着繁杂的手印,印在黄玉手上,起一圈圈的涟漪,如此的拼接了四五招之后,白玉手蓦地收了回来,那只黄玉手紧随而来,而且光亮更为的明亮。

    而赵牧也深呼一口气,收回来的手往怀里一转,瞬间,加快了浩然气的涌动,手上的玉sè更为的明亮,玉sè也更为的明显,光华一闪,看见明黄sè的玉手靠近,赵牧将手尽力的往上一扬,照着那只明黄手径直的砍下去,带着凌厉的气势,刮动周围空气的流动。

    明黄sè与浅玉sè再一次的碰撞,只听得玉石相撞的声响传出,清脆悦耳,一击之后两人并没有停下来,反而继续的攻了下来,顿时整个房间响起“叮叮当当”的声响,听着···听着好像是打铁的声音,频率很快的打铁声。

    两人互相的拆招了半个时辰,终于,赵牧还没有跨入修境界的体弱势便出现了,后继无力,手臂上的浅玉sè也更加的淡薄,而对方的手臂依旧玉sè,高下立分,铁老头的攻势也慢了下来,显然感受到赵牧无法继续下去,当下便收了手上的招式,整个手臂也慢慢的恢复常态,

    赵牧松了一口,也散了手臂上的气流,顿时手臂上的浅玉sè便消失不见,出现了刚刚那苍白的手。

    “嘿嘿,臭小子,你的‘苍玄白玉手’使的不错嘛,有了几分火候!”铁老头笑呵呵的说着,眼中流露出赞赏之sè,

    “现在,你还在怀疑吗?就算怀疑我,难道还怀疑我这‘太玄明玉手’吗?你说呢?师弟···”师弟两字拖得特别的长。

    赵牧也笑了,浮现了阳光的笑容,的确铁老头的份应该是对的,铁大叔的“三大手”是不会错的,出除了刚刚两人使的苍玄白玉手和太玄明玉手外,还有一招空玄青玉手,当初练习飞刀时,铁大叔教他三大手的时候曾对他说过,这三招也是自创,天下除了他会以外,还有一个人,只不过当时并没有说出来,而那时赵牧也没有太过的在意,没想到竟然会因缘际会的在锦城见到,不得不说缘分真的很奇妙。

    三大手的三招都是由易到难,赵牧目前也只会第一手“苍玄白玉手”,而铁老头显然已经是第二手“太玄明玉手”了。至于剩下的第三手“空玄青玉手”恐怕当世之中只有大荒村之中铁大叔会了。

    对于铁老头的份他倒是不再怀疑,不过对于突然出现一个所谓的“师兄”觉得十分别扭,尽管铁大叔并没有收自己为徒,但从铁大叔教自己的那一天起,在他的心里铁大叔就是他的师傅了,一rì为师终生为父,所以这个师兄的出现,他还是很快的接受了。

    “嗯,师···兄,你着这年是怎么过的?”赵牧不好意思的问道,显然还是没有适应。

    不过铁老头倒是没有在意,笑着给自己满上一杯茶之后,开始回想起这些年的经历,恍惚之中,好像又回到了那些年。

    “当初我和师傅在楚地游,后来突然地有一天,师傅说他要离开,我很吃惊,但我知道师傅决定的事是不会更改的,他离开前曾对我说,如果十年之内没有他的消息,就放弃寻找他的意图吧,因为那时有两种可能,一是我死了,另一种是我不想在出现了,自从那之后,三十年我再也没有师傅的消息···说到这里”说到这里,他长长的一叹,而赵牧却是心下一动,确实,在大荒村之中,铁大叔并没有出去过,一整天都是在小木屋之中度过,偶尔出来也是为了指导赵牧,看来当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铁老头继续说着:“师傅走后,我在楚地又待了几年,本来打算就在那里等师傅回来,却没有料到楚地突然的发生大动,兵戈遂起,北面魏国也来袭,东吴两袖旁观,南越蠢蠢yù动,如此的混乱了数年,战乱不断,我只好避走蜀地,直至今rì···哎!”老头脸上浮现沧桑的神sè,似乎沉浸在那段时光之中。

    “在锦城,开了这家残兵阁,凭借着师傅教的锻造术开始有了一定的名气,但并没有高调的行事,只是在暗中搜寻师傅的消息,只不过这么多年来,一无所获罢了!”他脸上一阵的唏嘘,接着便问了一句:“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可好?”说完,一脸期盼的看着赵牧。

    赵牧点点头,“铁大叔很好,只不过不说话,每天除了打铁,都会在院子中望着天空沉默很久,伴随着他的永远是那黄皮葫芦···”

    铁老头闻言吐出一口气,并没有继续的问下去,只要知道师傅如今仍安在就行了,想到这里,他感觉一阵的轻松,多年以来的压抑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的烟消云散,停留在自己心里多年的雾霾渐渐的消失,心境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便感受到了周围天地的不同,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蓦然的出现在心头,突然,浑一震,仿佛挣脱了什么束缚,整片天地都浮现了在自己的心头,周围天地元气一阵的涌动,涌向他。

    赵牧在一旁静静的守候,他知道师兄心境解开,有所突破,所以没有去打扰。感受到周围天地元气的流动,他深深的呼吸一口,便立刻运行了浩然诀,顿时一部分的元气便涌入到他的体之中,随后又散在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感觉体有紧密了不少。

    残兵阁天地元气的涌动,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

    蓉城皇宫内院,不少人睁开眼睛,望着残兵阁的方向若有所思。最后,又闭上了眼睛,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宋府,宋二公子放下了手中的书,看向远方,眉头略微的一挑,“好剧烈的元气涌动,莫非是有人突破境界?没想奥到,锦城内还有这等人物,七,你去看看吧!”

    “是,少爷!”一阵黑雾涌动,瞬间消失了踪影。

    宋二少看着窗外,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呵,想必,锦城这下更加的闹了吧!”

    这一夜,不少人注意到了注意异像,纷纷的反应液不同,不过黑夜下的锦城还是显得十分的平静。

    ···

    数个时辰后,铁老头从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只感觉周围的世界瞬间的不同。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终于,还是跨进了天命境界啊,其实,我不想···哎!”将目光看向了盘坐的赵牧上,看着他上涌动的元气,心下却是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

    “哎!师傅,你们不会把这么重的担子交到小师弟的肩上吧···”脸上浮现一缕担忧的神sè,突破的喜悦感也消失不见,

    “这样,会不会太早了?师弟···”

    ;

重要声明:小说《逐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