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书僮 书名:逐燕
    楔子

    雪,蓦然的落下,似乎来得没有丝毫的征兆,蜀地也突然的多出了一股萧瑟。风,轻轻的吹过,扬起深秋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今年的冬天来得想必的确是早了。自古巴蜀多峥嵘,在这里随处可以看见的高山、奇峰,在飘落的雪花中映上淡淡的白sè,就连古道、茅草屋也渐渐的染上一层白sè···

    蜀道,是平原之上的一段路。其实,整个蜀地并不是只有山,在群山包围的zhōng yāng是一个大平原,沃野千里,天府之国,是谓:蜀。这里的蜀道很宽,直连蜀国的都城——锦城。不过眼下的蜀国已经有了冬天的韵味,所以在宽阔的蜀道上并没有多少人踌躇不行,偌大偌长的蜀道上倒是显得颇为的荒凉。而那辆在风雪之中行进的马车,自然成为了这片天地的唯一,车轱辘“吱~吱”的响着,在寂寥的天地中混着风的呼啸声传向远方······

    这是一辆很朴实的马车,通体的灰sè帆布将整个马车裹住。而那头垂头丧气,吐着白气的瘦马的蹄子也厚厚的裹着一层布。瘦马艰难的朝着远处更为细长的蜀道前行,在马车上的一位半寐的中年男子偶尔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方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在风雪满天的蜀道上一辆马车孤独的走着。也不知道有多久,突然,马车内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打破了很久很久的沉默。

    “尘,我们···还有多远?要不,我们回去好不好?”声音带着一丝略微的颤抖,也带着一点柔美。而那被一双苍白如玉的芊芊细手揭开一丝缝隙,半露出一张更加苍白的脸,苍白如玉,憔悴如雪。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着风雪吹进了那倚靠在马车的中年男子耳朵里。他陡然的睁开眼睛,一道jīng光一闪而过。

    转过头看向马车里的女子,他温雅的脸上浮现一缕柔和的笑容。

    “睛儿,不是让你不要揭开帘子吗,好好调养子···嗯~现在在蜀道上,估计今天就可以到达锦城,你赶快回到车里吧,外面凉,对你们母子不好!”看向女子那已经隆起的小腹,他小心的呵护着!

    “恩···”她应了一声,声音渐渐的消散,帘子拉了下来,周围恢复平静,中年男子继续假寐着···风雪载途,蜀道,西风,瘦马在苍茫的天地上构成一幅永远的画面···

    ***************************************

    马车驶进一个巨大古老的城门,斑驳的墙面,有着几多的风霜。街道很宽,所以破旧的马车在街道上并不是太过的占着位置,不过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那破旧的格调与周围的繁华很不搭调,强烈的错差感让很多人都静了下来,看着缓慢行驶的马车。

    中年男子并没有太过的在意,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而那头瘦马似乎颇为的不适应,摆动着吐着唾沫星子的马嘴,马蹄不安的刨着用石块砌成的道路。

    瘦马摆动的缰绳晃动似乎惊醒了男子,他睁开眼睛,看着不安的瘦马,缰绳一扬、一拉,瘦马便恢复平静,便又闭上了眼睛,而瘦马继续往前走,朝着锦城的内部走去。

    不远处的一位在一间外放的茶亭中正喝着茶的邋遢老人,如有所悟,看向马车,“嘿、嘿”的笑了两声···一位正在划着猪的胡腮屠夫,看着马车,微微的眯上了眼睛···一时之间,等等的诸如此类出现在整个街道,城内又恢复了闹,几个匆匆走过的影瞬间被来往的人群淹没······

    马车驶过了街道的尽头,在路口处略微的停下,便朝着右边“吱吱呀呀”的前进,声音似乎更为的响亮,每一次的碾压都是如此的清晰,是马车太过的繁重?疑惑是他或者是她的心如此沉重?不过,马车仍然一如既往的走着···

    在经过了一座颇为气派的住宅之后,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路已经被人用人堵死了!披甲带械,裹布缠巾,很明显的分为两拨。一拨为军,面sè如寒霜冷冽;一拨为丁,张扬跋扈神sè轻佻。本来没有交集的世界,如今却奇迹站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这辆破旧的马车!

    瘦马又开始烦躁与不安,不过这次落在它上的不是冰凉的缰绳,而是一双很温暖宽厚的手,它呼哧出一口白气,眼睛不再慌乱,再一次的变得平静,低下头,用宽厚的唇角吹着地面,扬起一片湿意。而车上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马车的前方,平静的看着这一群人,眼睛如星辰般的深邃。

    蓦地,他动了,朝着前方缓缓的踏出一步,发灰的白鞋静静的落在地面上,不起一丝波澜。而前方所有人却不自觉的往后退一步,似乎这是与生俱来的一种逃避感。军不再那么的从容,而丁则出现了慌乱。中年男子看着这一切,轻蔑的一笑,将目光投在人群的后面,嘴角冷漠的吐出两个字:“宋家!”

    中年男子冷冷的话语刚落下,前方的人群自然而然的向两边分开,几道影渐渐的出现在他们的前方。为首的的是一个剑眉鹰目的中年男子,年龄倒是与他相差不大,只不过鬓角后面几缕淡淡的银发使他多了一分的苍老,脸上带着如沐chūn风的微笑看着中年男子。而随在他后的是五个人则有的是怒目而视,有的则是带着复杂的神sè看着他。

    所有人就这样沉默着,空气渐渐的变得凝固晦涩起来,似乎连风都停止了。中年男子站在马车前面冷冷的不发一言,瘦马低着头吹着石板上的雪迹,宋家的人或微笑、或愤怒的神态,在一声“哥”的甜美呼唤下变得土崩瓦解。

    当先的中年男子浑一颤,微笑消失不见,慌乱的看向马车。那里面是···他的妹妹。他浑颤抖,不自觉的向前迈出一步。顿时让马车前的中年男子眼睛眯了起来,挡在他的前面,将马车藏在后。似乎意思到自己的失态,宋家的中年男子停下了脚步,回过神来,咬了咬自己发干的唇角,神sè复杂的看着眼前带自己妹妹来的男子。

    “她···还好吧?”颤抖的声音表现了他内心的渴望与愧疚。中年男子没有说一句话,眼神平淡而带着冷漠看着眼前的白发男子。瘦马停止了喷吐白气,埋着头感受着面前两个人强大的压迫力,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风凝固了起来···

    “尘!”一道柔美的声音打断了这凝固的氛围,两人不由自主的看向马车,那道灰sè的车帘被拉起,一个柔弱的影正努力的准备出来。中年男子一惊,连忙赶过去扶着女子,打算扶到车内,却被她阻止了。

    她挥挥手,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美丽的脸看着宋锦帆,嫣然一笑,轻声唤了一句:“哥!”

    宋锦帆看着现如今的妹妹,鼻子一阵发酸,眼眶之中含着泪。曾今那个活泼惹人怜的妹妹却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不难想象这些年,他们···过得很苦。当初宋家做出的事至今为止他都不能原谅自己,所以他能容忍一切。

    他看着妹妹,不知道怎么回答。强忍着泪水,拼命的挤出了原有的微笑,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月晴,你,回来了!宋家欢迎你!!”

    女子脸上也抹出了一缕淡淡的微笑,正要继续回答。突然眉头一皱,脸上一青,便昏厥在中年男子的怀里。

    中年男子一惊,急忙用左手抵住女子的后背,右手握住女子的右掌心,渡着自己的真元到女子体内,渐渐的两人浮现出青光sè的光芒。

    而宋锦帆看着妹妹的脸sè变化,十分的骇然,顾不得别人的阻拦,连忙来到宋月晴边看着中年男子给她疗伤。

    而中年男子此时没有功夫阻拦他,他慢慢的将妻子紊乱的脉动平静下来。然后从边的一个锦囊似的东西之中取出一个玉装的瓶子倒出一粒有拇指大小的丹药出来,轻轻的抵住妻子的下颚,将丹药喂进去。然后看着她慢慢恢复的面庞,温柔的放在马车上。

    而在一旁早已等的焦急的宋锦帆看着他将妹妹放好,就扯着他的胳膊拉倒了一旁。

    “赵无尘!这是怎么回事?”他一手指着妹妹,对着赵无尘怒目而视,“月晴···怎么会变成这样···”

    赵无尘甩开拉着的手,平静而又冷漠的看着宋锦帆,嘴角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看到焦急的面庞,蓦然的化为两个无奈而无赖的疼痛字眼:“你猜!!”

    说完,回到马车旁边,再也不管在一旁发呆的宋锦帆,看着已经静静睡熟了的妻子,又一次的浮现温暖的笑容···他低头吻了吻妻子,在她耳边慢慢的呢喃:“晴儿,等···得到木芙蓉,我们就离开这里···”犹豫了片刻,又补充一句,“以后···可以回来的···”

    将帘子拉了下来,又摸了摸瘦马的头,整理了辔头,反坐在了车旁。一动缰绳,马车继续朝着前方的人群走去···

    空气凝结,军丁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上的兵器。看着马车,今年的冬天似乎真的很冷啊···

    ;

重要声明:小说《逐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