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愚土 书名:魔法劫缘
    跟了三五条街之后杨晓发现他们是奔自己家去的,看来抓不到人这些衙役是不会轻易罢手呀!这下麻烦大了,杨晓虽然经常打架惹事但从来都很注意分寸,不会闹到让家里人知道,所以在父母面前杨晓仍然保持了一个乖孩子的形象。虽然杨晓并不认同他们是自己的父母,但他们对自己关有加所以杨晓也不想给他们惹什么麻烦。不过这一次看来是逃不过去了,只盼他们不要太过于生气才好。

    杨晓紧紧的跟着这几个衙役,他们果然进了自己家,杨晓没有立刻回去而是躲在外面,也许衙役抓不到人一会就会走了,只要自己不被抓就不会给父母带来太多的麻烦。到现在他心中仍然心存一丝侥幸。他可以自生自灭但不能殃及家人。杨晓不断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不一会杨晓听到屋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我儿子只是和同学闹点小矛盾,他又没有触犯帝国的法律,你们凭什么抓他。”这是父亲杨雄的声音,杨晓听了出来。

    在暗处杨晓发现自己家院子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许多看闹的人。

    “杨雄jīng明能干,没想到他儿子这么不争气,竟给家里添乱。”

    “听说这小子整天跟人家打仗。”

    ……

    人群中不断议论着,不一会又听到母亲低低的哭泣声。人群中又是一阵叹息。

    此时暗处的杨晓心已经是五味杂陈了,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他对不起这对含辛茹苦将他养大的夫妇。然而他还是不敢出去,他不怕用刑也不怕坐牢,但他害怕面对这种亏欠。

    不一会衙役从屋里走了出来,杨晓的父亲杨雄双手被绑着也被押了出来。他们竟然抓了杨雄,这时候杨晓再也藏不住了,让他们生气也就罢了,如果再让他们带自己受罚,杨晓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的。不再迟疑从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拦在几个衙役面前说道:“我是杨晓,放了我父亲。”

    衙役看到杨晓突然出现,便将杨雄放开,随即将杨晓绑了起来。人群纷纷避让衙役押着杨晓这就要走,

    刚走出两步杨雄喊道:“儿子没事,我一会就去救你。”

    杨晓回头满怀愧疚的看了一眼杨雄说道:“父亲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说完无视周围其他人的目光走出了院门。

    杨晓被绑着行走在大街上,引来许多路人的侧目。杨晓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到不是因为路人的嘲笑,而是感觉对不起父母。虽然父母没有怪罪,但杨晓知道他们对自己一定很失望的。一直以来都做错了吗,这次的意外让杨晓也开始反思过去的种种。

    当杨晓被带到郡守府衙时,大堂之上已经摆开阵势,左右两旁的衙役手握刀柄威武的站与两侧,图门郡郡守衣冠整齐的端坐在正位之上。仿佛被押解来的不是一个少年学生而是杀人不咋眼的江洋大盗。虽然如此形但杨晓并无惧意,你们杜家再有势力还能杀了我不成,想罢,便大步走了上去。

    当杨晓走进去以后才发现不仅郡守在,在大堂的侧方昨天刚刚被自己打过的杜林竟然也坐在那里,看来杜家的势力确实不小,竟然能坐在这里亲自参与审问。此刻他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去。此时正悠闲的端着茶杯喝着茶。

    看到杜林这幅嚣张的样子。杨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仰上头去不再理会。

    “怎么?生气了,不是昨天你打我的时候了。”杜林得意的抿了一口茶悠悠的说道。

    “哈……。”杨晓大笑一声,不屑的道:“你让他们放开我,我马上修理你,你信不信。”

    “你……。”杜林被杨晓气的yù言又止,随后又一甩手笑道:“你不过是个混混而已,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少装。”杨晓大骂一声,便想挣脱左右冲上去,把杜林暴打一顿。

    杜林被杨晓的这一举动吓得连忙后退几步,但杨晓很快就被治住,两个衙役把他摁倒在地上,嘴巴也被衙役用布塞上。杨晓唯有用眼睛怒视着杜林。

    这时候正位之上的郡守大人将手中的几案一拍大声道:“动手打人还如此嚣张,左右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话音未落一旁的杜林便站了起来:“大人且慢。”对于杜林的话郡守肯定会听从的便点了点头。

    杜林又低头看了一眼被摁在地上的杨晓:“我也不欺负你,昨天你打了我今天我还回来天经地义,打他五十大板放他走吧!”

    “你不过是个混混”杜林的话在杨晓耳边回,杨晓不怕挨板子,不怕坐牢但他不能忍受这种侮辱。杨晓紧咬着牙齿他要记住这种感觉。

    板子如雨点般落下,杨晓丝毫不觉得疼痛,只是腹中有一口闷气堵在口不吐不快。板子已经打完杜林也已经离去,杨晓仍然紧咬着牙齿,体保持着僵直,全的皮肤都因为体太过僵硬而微微发颤。

    郡守看了一眼杨晓暗叹一声:“这些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你自己不长眼,他的叔叔可是魔法师呀!”

    杨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朗声道:“郡守大人话不要说的太满,我还年轻我也有机会成为魔法师,到那时你再看看到底是谁不长眼。”

    看着杨晓近乎叫嚣的表态,郡守并不在意微微一笑说道:“年轻人有志向好,等你成了魔法师本官亲自设宴为你接风洗尘。”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年轻人,郡守轻捋了捋胡子心中暗想,rì后他也许真的能成为魔法师也说不定。

    杨晓并不理会郡守的话,转默默离去,腹中的那口闷气也随着杨晓铿锵有力的话语迸发出来,刚走出两步,杨晓只觉得口一闷便栽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杨晓正趴在在家中的上,母亲正在小心翼翼的给他上着药,虽然股上还是火辣辣的疼,但杨晓并没有觉得吃了多大亏,这次捅了马蜂窝以后小心一点便是了,大不了以后不惹那xìng杜的就是了。所以杨晓并没有见这件事太放在心上,只是盼着自己能早点下,自己挨的打一定要还回来,明的不行就来yīn的,到时候让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劫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