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四种方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务要 书名:执掌仙尘
    丹房之中,一黑袍的夏师祖闭目养神。

    李叶恭敬的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弟子决定前往边境战场!”

    夏师祖沉默了一会,“我查看了各路书籍,但是依旧没有找出你体每rì只能吸收定量灵气的原因。不过,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记得活着回来。”

    其实要论,夏师祖是藏石门真正关心过李叶的人。因为李叶在炼丹的理解之中确实有着常人难以匹敌的优势,只是奈何修为太低。

    而对于此事的解释,李叶是说不知为何体每rì只得吸收定量的灵气。若是再多,便吸收不了。为此,夏师祖甚至查看各路书籍,只是难寻一因。

    听到师祖的话,李叶内心感动。“是,弟子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嗯,你去吧。”

    李叶微微躬,然后缓缓退去。

    直到李叶退出丹房,夏师祖才睁开双眼,目视那关上的房门许久,夏师祖一声轻叹:“本为金鳞,奈何浅水。”

    虽然他为师祖,但是门规所限,他也不得在记名弟子的管理之中过多插手,因此,他虽然可惜,只是李叶修为确实太低,他也只得放手。

    ……

    艳阳高照之下,远处一座如同荒古巨兽般的城池匍匐于地。

    自外面看去,见到的不是金碧辉煌,也不是恢弘大气,而是惨烈,凄凉之景。

    如同死域似的大地,干枯焦黑的树木斜插在地。

    没有一片绿sè,更枉论河流溪水。

    随着接近,城池逐渐清晰。黑黝黝的城墙之上,点缀的是点点褐紫,那是血液与块干枯之后的颜sè。

    入内,虽然也是一片一片人来人往的景象,只是却缺乏喧闹之声,众人大多沉寂一片,很少出言。

    一座大宅院出现在李叶眼前。

    “这里就是我们藏石门的驻地,你们以后便住在这里,我还有些事去处理,你们先进去吧。”带着李叶等人前来的周师祖如此说道。

    “是。”众人点头答应。

    此次前往边境战场的共有十数人,其中一位老祖,其他大多是结丹境的师叔级修士。像巩基期的就很少,就更不要说练气期的修士了。

    整个队伍,也就李叶一人。

    之所以派巩基其以上的修士,那时因为低等级的修士在这里很难立足,一个不慎便有xìng命之忧。

    入内,一位师叔指着入口处一间小房子说道:“李叶,你就住在那里,以后凡事小心,夏师伯让我照顾你,若是有什么事,你就来找我。”

    听到这话,李叶又是一阵感动。

    体微躬答道:“是,谢师叔。”

    入了房间,内部是陈旧的家具和墙壁。

    将屋内收拾一翻,李叶打开包裹从里面掏出数块rǔ白通透的石头。

    看着这些石头,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一年以来,尤其是在修为难以寸进之后,他的内心便充满了不甘!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嘲笑我?不过就是修为低了些,修炼慢了些!只是这是我的错吗?

    他不甘,他要向别人证明你们是错的!我李叶也是头角峥嵘的人杰!

    由于前一世的遭遇,李叶其实比别人的自尊心更强。他不愿,也不能遭受别人的嘲笑!

    他要向别人,向世间证明我李叶绝不是废物!他要让那些曾经嘲笑他的人匍匐在自己脚下,他要踩着他们踏上世界的巅峰!

    为了这个目的,他将不惜任何代价!

    哪怕流血千里,哪怕伏尸百万!

    这就是他的自尊,或者说偏执!

    而这几块下品灵石,便是他为踏上巅峰所准备的第一步!

    这数月以来,他查便典籍,发现要解决他的问题,其实有四种办法。

    第一种方法,大量吞服提升修为的丹药。

    只是凡药三分毒,大量吞服丹药,必然给体留下隐患,不利于以后的突破。

    再者,此种丹药需求量极多,李叶未必有如此之多的钱财。而且某些强大的丹药动不动就是要炼化数个时辰,李叶的jīng神力也没法支撑。

    第二种方法,也是吞服丹药,只是现在吞服的是提升jīng神力的丹药。毕竟掌控之力才是他的根基所在,而jīng神力便是掌控之力的基础。

    提升jīng神力,才是解决一切的根本问题所在。

    只是暂且不提服药后的危害,此种丹药本来就极其稀少,不然大陆上也不会缺少炼丹师和炼器师。

    众多门派也不会如此渴求先天jīng神力强大的天才,李叶也不会以一个记名弟子的份引得数位师祖的注意。

    因此,大陆之上很少有能够提升jīng神力的丹药。

    李叶查便了自己能够接触到的丹方,也没有获得一种,除了一篇残方。

    那篇丹方不但残缺,就连剩余的需求之中,一种灵药也已绝种。可以说,这篇残方没有丝毫用处,这也是李叶能够接触到它的原因。

    只是李叶又怎么可能放弃?

    查便各路典籍,收集各种资料,加上对药xìng的理解和对丹方的猜测,李叶不但找出一味替代的灵药,甚至将丹方补全,只是他也不知道这新的丹方是否有用。

    而在这过程之中,李叶所表现出对于丹药的见解,也正是让夏师祖欣赏他的原因。

    只是李叶没有将药方交于夏师祖,第一他还无法完全相信夏师祖,虽然师祖一直对他不错。只是这不错是对于他的丹药见解,不是他的人。

    第二,藏石门众人伤透了他的心,他还没有大公无私到为了让他伤心的众人付出的地步。

    第三,此药事关重大,而且价值坡高,李叶也有他的私心。

    因此,他没有交出丹方,而是准备自己尝试。

    第三种方法便是寻求一片灵气浓郁之地。

    这样,在相同的时间之内他能够吸收的灵气自然多了,而修为提升也必然加快。

    只是这种地方多为洞天福地,大多被强大的势力占据,虽然藏石门也有,但又怎么会让他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使用?

    除了洞天福地之外,还有就是阵法能够提升某一块地方的灵气浓度。

    只是以李叶现在的财力,还无法布置类似阵法。

    最后一种方法,也是最危险,但是却又最可行的办法。

    那就是,修魔!

    魔道修士讲求吞天嗜地,魔道功法都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吸收大量灵气的功法。

    只是此种功法隐患多多,不但吸收的灵气中内涵魔煞,影响人的心xìng。

    而且由于短时间内吸收过多灵气,修士自难以控制,照成魔道修士大多凶谑成xìng,暴怒不断!

    而且由于灵气暴动,很多魔道修士最后都是爆体而亡的。

    最最关键的是,李叶处中州,此地道门昌盛。

    在这一个道门林立,正道修士聚集之地。一个修魔之人若是被发现,将是何等的危险?

    只不过富贵险中求,偏执的李叶不认为自己连一篇小小的魔功也无法驾驭。

    而且最关键的是,李叶拥有掌控之力!

    这可是被那位老者称为力量真谛的东西,而魔道力量,不过也是一种力量罢了。

    李叶不相信,拥有力量真谛的他会连魔道力量也无法驾驭。

    而且魔道并非无法成功,魔道成仙者,也不在少数!不然天下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修魔。

    在李叶看来,修魔不过是一条路,只是看走的人如何罢了。

    此次,李叶之所以愿意前往边境战场,就是由于他要寻求魔道功法。

    毕竟这里龙蛇混杂,不同于藏石门的严格规矩。

    也只有在这里,李叶才有可能得到魔道功法!

    不然,凭借着李叶用师祖丹药打通的人脉,他也未必会被派往边境战场。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一月过去。

    一大早,初阳初露,片片霞光洒落,给这黑暗沉寂的城池披上一层金sè外衣。

    李叶早早的便起,然后忙着烧水做饭。虽然随着修为的增加修士甚至能够辟谷不食,但是这里大多的人显然不行。

    “李叶,饭做的怎么样了?”一个着灰衣,嘴里叼着根稻草的年轻人昂着头问道。

    此人神高傲,一双三角眼斜视李叶,神态轻蔑。

    他正是之前被罚入此地的记名弟子庄田,只是现在他以突破巩基,据说已经申请返回门派。只是门内是否答应,那就不得而知了。

    可能是由于之前被欺负惨了,想要在李叶这个新人上找到些许自信。

    因此,从李叶来的第一天起,他便一直致力于羞辱李叶。

    “快了。”李叶头也不回的说道。

    “哼!你这什么态度?有这么对师兄说话的吗?果然新人就是缺少调教!”

    李叶没有在回答他,而是低头忙活。

    见此,庄田更加兴奋了,他以为这是李叶服软。“你说你们这些新人,就是该听听我们这些老人的话,不然在这边境战场可是好难混下去的。”

    “对了,听说你之前是夏师祖的药童,那你应该有不少丹药吧,拿给我点,以后我照着你!”

    李叶依旧没有回答,而是埋头忙着自己的事。

    “嗯!小子,你什么意思?”见到这,庄田终于觉得不对。

    “喂,问你话呢!**听不见,耳聋啊!”说着,庄田就要动手。

    “滚!”李叶猛的回头,双眼一瞪然后吼道。

    啪啪,庄田竟被李叶这声大吼吓得后退二步。

    待到站定,他才一阵脸红。

    自己竟然被一个才来的新人吓得后退,而且这人不过是一个练气五层的小角sè。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巩基修士吧,这让自己何以堪?

    想到这,庄田一阵羞怒,双眼也是一瞪,欺上前就要动手!

    只是此时,一道声音传来:“李叶,怎么回事?”

    二人同时转过头,看到一位师叔站在一旁,正是之前说过要帮助李叶的刘趟师叔。

    “没有什么师叔,我正给你们做饭呢。”李叶微笑着说道。

    “嗯,既然如此,你快些吧,我们也都饿了。”

    “是,师叔。”

    “庄田,你是闲的没事做吗?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回去干活!”与李叶说完,刘趟转过头,对着庄田说道。

    “师叔,我这正要去呢,只是肚子有点饿了,这不是来看看早饭好了没有。”庄田早已吐掉口中的稻草,躬着子讨好的说道。

    “那你还不快去,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成何体统?”

    “是,是!我这就去,我这就去!”此时的庄田看不到一丝高傲之态,有的只是谄媚与讨好之意。

    接着,庄田便急速离开,而离开之前,还用只有李叶与他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不要以为有师叔护着你就了不起,我们走着瞧!”

    见到他离开,刘趟才上前说道:“这群弟子哪里像是修士?都一个个如同市井小民,游混无能!也无怪门中不同意他们回门!李叶你可千万不要像他们一样,最后堕落不堪啊!”

    “放心吧师叔,我是不会这样的。”

    ;

重要声明:小说《执掌仙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