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躯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戏劫 书名:驭风族
    第八章躯体

    南极的另一处。

    “司大安,你们挖到了吗?”校长拿着无线对讲机站在冰面的一个大窟窿旁边,里面已经有半个小时没有什么动静了。

    “快了快了。”司大安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显得有点模糊不清。

    “抓紧一点,今天是我和夫人结婚周年纪念rì,我还要赶回去和她共进法国浪漫餐呢。”校长冷的一哆嗦,驱动异能扩大避寒咒的范围。“冥王的戾气可真是重啊。”

    “校长是你年纪大了。”司大安在对讲机那头嘿嘿一笑。又听到模糊不清的传来一个声音,“司大安,别胖天了,快点把激光刀拿过来切开这层冰面,我看到里面有东西。”是古德白的声音。“来了来了,别急嘛,心这么急肯定生女儿。”

    白sè的雪花像银白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刮着避寒咒围成的光圈。风声更加的暴戾了,仿佛再为那些狂怒的白sèjīng灵冲不破校长用异能织成的保护圈而怒号。

    “真是个艰苦的任务。”校长凝力聚神再度把围在冰窟窿上的保护圈加厚,“早知道就抢着下去了,还想谦让谦让的,真是不给面子。”校长喃喃道。“都怪司大安这个人要顾忌当年学长的面子,不让向学院宣传,像私藏宝藏一样偷偷的叫了我们三个老头子来。诶,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面子。面子有饭吃啊,真是的。”校长还在不断地抱怨。看来他真的是老了,喜欢像老太太一样唠唠叨叨了。他已经全然忘了昨天是谁在办公室里信誓旦旦的说,铁甲依然在的。

    “找到了。”一阵惊呼从对讲机里传来,打断了校长喋喋不休的思路。

    “校长,你下来吧。”

    “我怎么下来?我一下来避寒咒就消失了,这么大的风雪,分分钟就可以把这个墓灌满了,我可不想当什么高贵的陪葬品。”

    “那怎么办啊?”司大安现在一定盯着古德白看,这是他遇到麻烦事的标准动作。

    “我们把他拿上去吧。”古德白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提出好的点子。

    不一会两个老头就从窟窿里面爬了上来,别看两人加起来早就超过100的年纪,手矫健的可不是一般年轻人可以比得上的。

    “他可真沉。”司大安卸下背上黑sè的巨大背包。

    “怎么样?”校长走来上来。

    “好得很。”古德白点点头,随即一把拉开了拉链。

    一块巨大的透明冰块展现在校长的眼前。冰块里有一个小男孩安详的躺着。他脸sè红润仿佛只是睡着一般,真是的就像是下一秒就可以苏醒过来。手中握着一朵冰雕的透明花朵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好久不见啊。”校长感叹了一声,右手聚力一拍,方正的水晶寒冰墓棺瞬间碎成一粒一粒的冰粒散落在地上,反shè着南极美丽的天空中的耀眼繁星,就像大地上的一粒粒泪珠。

    如果只是为我自己,我不会打扰你的沉睡。可是,有朝一rì你终将苏醒,我好害怕你伤害我的人。所以,对不起,我一定要在我有能力的时候将你诛灭。

    历史萦绕的

    邪物践踏的地方

    是谁在堆砌远古

    遗留的土壤

    把英雄的尸体埋葬在战场

    听唱亭台歌女已经唱响

    谁在坚持谁的信仰

    看霓裳挥动着残缺的翅膀

    探星楼下的宝藏

    会是谁的愿望

    谁在坚持谁的信仰

    看霓裳挥动着残缺的翅膀

    探星楼下的宝藏

    会是谁的愿望

    撞钟人为谁坚强

    谁守在殇女的

    那些封印着灵魂

    归来的方向

    指引谁的祈祷在大飞扬

    已经被战火焚毁的

    刻画着天神的模样

    他忍着眼泪却倔强的歌唱

    已枯萎的蒲公英

    印着他的忧伤

    谁在坚持谁的信仰

    看霓裳挥动着残缺的翅膀

    探星楼下的宝藏

    会是谁的愿望

    谁在坚持谁的信仰

    看霓裳挥动着残缺的翅膀

    探星楼下的宝藏

    会是谁的愿望*

    苏醒醒看到男孩之后愣了一会,“醒醒啊醒醒,这么暗的环境下没准你看错了呢?万一人家异能很强使用避寒咒在南极炫耀装故意穿这么少也是无可厚非啊。”**丝就是这样,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苏醒醒决定再用望远镜看看,虽然她也清楚在南极这种黑暗加上狂风暴雪的环境下想要看清还是不太可能。

    可是就是奇怪,虽然周围被夜sè铺上了一层黑纱,可是那个男孩就像是会发光一样,在黑暗中显得真真切切。更为甚者,苏醒醒还可以看到他右手握着一朵冰雕的花朵,这朵花在黑暗中反shè着刺眼的光芒。

    突然,男孩体一阵剧烈的抖动,体像一张白纸一样从悬崖断壁处飘了下去。

    天哪,苏醒醒差点叫了出声。忽然想到在这种极寒环境下,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苏醒醒看了一眼男孩落下的地方,又回头看了一下自己过来的地方。算了,不管了,天大地大人命最大。便拔腿向男孩坠落处奔去。

    回到学校我一定要去学习瞬间位移术,苏醒醒想。

    奔跑中狂风在耳边奏响了凄厉的战歌,像鬼魅被撕碎前发出的凄厉哀嚎。

    狂风中似乎真的有鬼魅在哭泣:主啊,我的体还在沉睡,而我的灵魂却已感受到痛楚。如果你真的你虔诚的子民,请庇佑那具毫无用处的躯体。一旦我的躯体受到审判之火的炙烤,那我的灵魂必将被之吞噬。阿门。

    白发男生出现在苏醒醒刚刚站着的位置,苏醒醒啊,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本以为带你到另一条人生轨迹上,奈何我终究敌不过天,敌不过命,敌不过你的一句不愿。

    你的命由天不由你!

    1*:河图《龙妖》

    ;

重要声明:小说《驭风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