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暴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戏劫 书名:驭风族
    第六章暴雪

    九月午后的圣彼得学院竟然落下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洁白纯净的花瓣仿佛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jīng灵。

    “滴……滴……各位圣彼得学院的同学请注意,请注意。”忽然赫本甜美的略带机械感的声音穿越了这场飘飘洒洒的大雪。“狮子座流星雨将于7rì后凌晨2点降临南极上空。这是百年来最大的一场流星雨。”

    “为此校社联举办的‘流星雨照耀毅行’的活动。报名参加的团队将免费去南极观看流星雨并参加毅行比赛。毅行要求团队在南极冰天雪地的环境下不能使用异能完成19.11公里的长途跋涉。这是非常能磨练人意志并促进团队合作的比赛,奖品和意义都值得同学们报名参加。特别注意一点,团队中必须要有异xìng的合作。”

    “另外,”赫本顿了一顿,“赫本牌高级防寒服正在火销售中。998,998,强势登场,对高价说再见。不要三四千,不要一两千,只要998.时间有限,速来者有惊喜,过时就没了。998,998,只要998。对,你没有听错,史上超低价挥泪疯狂跳楼价空来袭。快拿起你手中的手机,拨打XXXXXXXX,赫本牌高级防寒服值得你选择。”

    “Stop!!!赫本!!谁让你做广告的?再抢老子生意就砸了你这台破机器!”

    “校长今天偷用公款去吃大餐。校长今天早上起没有刷牙。校长现在在办公室抠脚底板,他还有香港脚。”

    你们可以再夸张一点吗?这可是全校同学都收听的广播。

    似乎赫本丝毫没有把校长的威胁放在心上,反而开始揭露校长的丑事,不顾校长那张黑如包公的脸了。

    雪花在赫本声音响起时开始突兀的暴躁起来,盘旋呼啸。雪子狠狠的拍在窗户玻璃上,惨白的尸体在玻璃上四溅开来,一片凄惨。

    天文台上一位老人坐在青sè的台阶上,褶皱的眼皮微微低垂。那把光秃秃的似乎只剩下杆子的扫把静静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肆意暴戾的雪子在老人的脸上划出了血痕,也割破了他绿sè的清洁工作服。鲜红sè的血在脸上的伤口处缓缓渗出,像雪地上妖艳的曼陀罗花。

    “古德白,别来无恙啊。”白发少年出现在走廊的尽头,若有若无的影像是风雪地里游无家可归的幽灵。看到老人肩上那把只剩下杆子的扫把,很是不屑的皱皱眉头:“岁月是把刀,刀刀催人老啊。”

    “是啊,当年年轻气盛的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扫地的糟老头。”古德白摸了摸扫把,像是对待一个挚友般的惜轻柔,“它也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杆子了。”

    “他醒了。”

    “你也醒了。”老人上前一步,想看清岁月是否在少年脸上留下了刻痕。他有一种回到了多年前那场浴血奋战的错觉,无奈已斑白的双鬓和爬上眼角的皱纹提醒着老人一切并非虚妄。

    古德白转头看着天文台外漫天的雪幕:“要大开杀戒了吗?”

    回头,走廊处已空无一人。

    也许,一直都不曾出现过。

    “我们去参加毅行吧?”许易阳满是期待的大嗓门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什么?异形?”王佳佳摘下耳机,钢牙在白炽灯的照耀下一闪一闪,“是什么变怪物的比赛吗?”显然听歌太投入的孩子忽略了赫本的发言。

    许易阳一副恨铁不成钢,想把钢打爆的表

    “可是我们叫不到什么男生呀。”苏醒醒提醒道。

    被戳到痛处的许易阳一副想把两根铁都打爆的表

    “要是你们真想去的话,我有个高中同学王煜也在这个学校里。还算有点交,我可以去问问。”柳墨把阳台的玻璃窗拉上,“雪下得可真是大啊。九月份的天气呢。”外面白晃晃的世界衬着柳墨的背影让苏醒醒有一种倩女幽魂的感觉。

    “大帅哥吗?求介绍。”许易阳缠在椅背上,冲柳墨妖娆的眨眨眼睛。

    “咕咕咕”苏醒醒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在这时唱起了高调的进行曲,仿佛是对许易阳这种令人作呕动作的抗议,“我想吃番茄猪肝面了。”

    “雪下得这么大,估计出不去了。”王佳佳看了看窗外的大雪纷飞。天似乎都被这漫天的大雪拉了下来,像是一瓶被打翻的墨水,黑沉沉的一片。

    “天大地大吃货最大。只要苏醒醒想吃番茄猪肝面,就算天上下菜刀也照去不误。”苏醒醒像是个坚定的共产分子,只不过她的崇高理想不是实现**而是吃一碗气腾腾的猪肝面。“你们去吗?”

    柳墨摇了摇头,在QQ上询问王煜是否参加毅行比赛。美女对这种重口味东西都是避之不及。他们都是不食人间平民垃圾烟火的仙女。想想,要是有一个仙女在你面前狂啃绝味的甜辣鸭架,是一副多么不和谐的场面啊。

    “我的肚子跟我说它比较想吃楼下快餐店的炸鸡腿。”许易阳摸了摸肚子。

    王佳佳站起来,从柜子里东找西找掏出了一包麦片:“下雪天在寝室捧着麦片看长腿欧巴最爽了。”

    苏醒醒叹了一口气:“诶。吃货的人生注定是孤独的。”很是悲痛的走出寝室。

    “喂,醒醒,忘记带伞了。”许易阳的声音震在寝室走廊上。

    苏醒醒没有回头,只是很潇洒大幅度的摆了摆手:“不用,我可以试试刚学的避雨咒。”

    吃东西的人,都是好人,因为她们拼命追求美食,没有时间害人。苏醒醒一直都记得这句话,虽然忘记了是从哪里看来的,但却因为这句话开始产生了作为一名专业吃货的骄傲。

    “出的厨房,入得厅堂;好伞如你,天堂雨伞。”苏醒醒那道孤独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白雪中。

    校长办公室。

    “校长,你真的同意校社联举办的这场毅行比赛?”司大安教授急匆匆的冲进校长办公室,像是一个刚刚发现藏宝图急着向小伙伴炫耀的孩子。

    校长像是被发现秘密般不好意思飞快的将4399小游戏的网页切换到圣彼得学院的教务网。

    “他醒了。”司大安教授面sè苍白。

    “嘘……”校长把中指放在嘴唇上,“低调低调,别让孩子们听到了。”

    “那你怎么还不取消这次比赛?”

    “铁甲,”校长点燃一支烟,白sè的烟雾朦胧了他那张看不出年岁的脸,“依然在!”

    司大安教授仿佛顿悟了什么,朝校长敬重的鞠了一躬,离开了办公室。

    “你是怕比赛取消后防寒服卖不出去吧?”赫本的声音像鬼魅般幽幽出现。

    校长挠了挠头,掐灭了手中的烟:“我才不是贪婪的吸血鬼呢。对了,我们防寒服生意合股如何?五五分,不,你六我四!你说你一台破机器要那么多钱干嘛呢?来吧来吧。”

    龙游浅水遭虾戏

    虎落平阳被犬欺

    得势狸猫凶似虎

    落配凤凰不如鸡

    谁无虎落平阳rì

    谁无龙游浅水时

    有朝一rì龙抬头

    我要长江水倒流

    有朝一rì虎归山

    我要血染半边天

    英雄谁无落难rì

    得饶人处且饶人

    待我风云在起时

    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下的是什么雪啊?简直就是下菜刀。”雪子不断冲击苏醒醒避雨咒筑起来的结界。突然一个雪子飞溅进来,苏醒醒苍白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一道血痕。

    不妙不妙,苏醒醒今rì看来要为番茄猪肝面战死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又是一阵刺痛,手腕上出现了一丝血痕。

    “苏醒醒?”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充满了怀疑却又充满了惊喜。“真的是你啊。这么大的雪怎么不呆在寝室里呢?”王煜跑了过来。

    苏醒醒看着眼前的男人完好如初的健康小麦sè皮肤,暗自嘲笑了自己异能水平太渣。虽然自己和王煜并不熟,但面对如此的帅哥不回答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去食堂吃番茄猪肝面。”

    “猪,猪肝面?”王煜一时语塞,接不上什么话。苏醒醒连脚趾头都想得到,这位小伙伴一定是对自己这种“壮志饥餐胡虏,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原始人品味惊呆了。

    “哎呦。”脸上又是一阵火辣辣的刀刻般钻心的痛。苏醒醒拿手背一蹭,妈蛋,姑娘今天是要毁容了。

    王煜立马明白了面前这位2B级土渣的窘境,很是体贴的强化异能“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把苏醒醒圈进自己的结界范围:“看来要我这个英勇的骑士要护送公主陛下去食堂吃猪,猪肝面。”王煜在讲到猪肝面的时候卡了一下,看来此刻他还是不能接受如此重口味的东西。

    “是番茄猪肝面。”苏醒醒小心翼翼纠正道。

    “有什么差别吗?”

    “差别可大了。”说到吃的苏醒醒感觉一下子有很多话可以讲了。

    “怎么说?”

    “猪肝面有很多种,番茄的,雪菜的,南瓜的。但是番茄和猪肝是黄金搭档。从sè上来说,鲜红的番茄和暗红的猪肝相得益彰。从香上来说,番茄的酸掩盖了猪肝的一点腥味又中和了面的碱味。从味上来说,要是再配上一点胡椒粉……”

    吃货苏醒醒绝对称得上是正宗的美食家,好不含糊夸张。

    两人在大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食堂进军。

    “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张元《雪》

    ;

重要声明:小说《驭风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