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陈凡禁酒

    第两百零三章 陈凡

    朱雀城

    “哈哈.诸位.我來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楚军少帅随缘.从今以后.但凡军事上的一切事物.都交由少帅管理.任何疑问可向本王和亚父提出.还望诸位将军好好配合少帅.此次能够击退韩信大军.依靠的.就是少帅带來的数十万大军.另外.火凤城下.少帅麾下斩杀刘邦周勃.斩杀俘虏韩军二十万人.在赶來支援的路上.解救钟离昧将军.斩杀汉军无数.五羊谷.击退韩信大军.你等对于本王的决议可有异议.”项羽似乎是早有预料.直接细数出陈凡的功劳.堵住一众武将的嘴.

    “项王英明.”钟离昧上前拱手一礼.俯便拜.自从陈凡救下他的命.就得到了他的由衷佩服.

    “项王.随缘将军加入楚军尚短.似乎还不能够服众.能否让他在军中历练一番.若是这样就将楚军的军权交由随缘将军掌管.只怕全军上下有些不适应.一些老将也会寒心.”众将看着项羽那直勾勾的眼神.沒有敢开口.不过.一旁的一名文官确实上前一拱手.不卑不亢的道來.

    “放肆.你别以为你是亚父的亲信你就可以为所为.随缘之功.尚在你们之上.功高莫过于救主.况且.随缘麾下六十万精锐大军.猛将数员.你等若是不服气.是否是把我也不放在眼里.莫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猛地一拍桌子.项羽站起來.大手按在腰间长剑上.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那文官吓得连连倒退几步.跪倒在地.磕头在地.再也不敢抬头.

    “怎么.你也是会害怕.或者说你又准备给亚父通风报信.告诉你.随缘兄弟从今以后就是我楚军少帅.你们必须得同意.”项羽直视众人.直到所有人都不敢抬头才休止.

    “霸王不必如此.随缘何德何能.能够得到霸王如此信任.不过随缘加入楚军为期尚短.资历尚且不足.还望霸王收回成命.”此时此刻.陈凡也是不得不出头了.沒有办法.若是现在还不站出來.就算是自己掌握了军权.只怕后面也会使得麾下众将阳奉违.

    “随缘兄弟.你这话就是有些见外了.你率领六十万大军加入我楚军.这就是对我项羽的信任.五羊谷一战救了我一命.论军事才华.本王认为.当世只有你和韩信一争高下.除你之外.我楚军之中.何人能够自领一军击败韩信麾下的战车精锐.这个元帅.你不当也得当.”项羽却是耍起了无赖.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凡心里一暖.似乎是有些感动.原來他还为加入楚军留了几分担忧.如今却是全部转变为兴奋.有如此信任自己的项羽.大楚必兴.至于韩信.战场上胜负全赖天意.

    “既然如此.那随缘暂代元帅之职.今后.需要和各位将军一起共事.还请各位将军给本帅一个面子.大家同心协力.攻进长安之.随缘宴请各位.不醉不归.从今以后.就要仰仗各位了.”陈凡笑着接受.转对着一众将领一礼.给足了众人面子.

    “某等必定竭尽全力.攻进长安之.定与少帅一醉方休.”龙且、钟离昧、英布、季布等将也是纷纷应道.陈凡虽然有些鸠占鹊巢的意思.但他的确是有能力.而且深得项羽的信任.在项羽麾下多年.他们岂会不懂得项羽的意思.因为虞姬的事.项羽和亚父范增闹翻了.如今随缘出现.正好找个借口.将军权彻底从范增的手上夺回來.不是不信任.只是项羽的自负众人心里多少都能够明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也说上话.

    “哈哈.好.随缘兄弟.快快落座.”项羽大手一挥.自有下人上好酒食.本來项羽在军中是下了酒令.但是近难得高兴.死里逃生.随缘的加入.酒令一事.只是有人挂在嘴边也不敢开口了.

    “项王.今我等能够击溃韩信大军.不知项王以为.我军靠的是什么.”陈凡看了看众人的脸色.在來的路上.也是找郦其食了解过军中的况.自己初來咋到.这些事貌似都跟自己脱不了关系啊.

    “哦.哈哈.今全靠兄弟驰援及时.麾下将领死命相拼.那韩信的战车精锐被兄弟麾下三万铁骑击溃之后.士气已落.我方才能够占得先机.”项羽饮下一杯酒.很久沒有喝酒了.死里逃生喝了一口酒.也是难得兴奋.不过随缘开口.也是顺了他的心意.简略回答道.

    “不然.”陈凡却是摇了摇头.一众将领也是将目光投向陈凡.不知道他的意思.

    “哦.那可是汉军远道而來.军士疲惫.水土不服.而且我楚军上下士气旺盛.所致.”季布出言道.

    “非也.”

    “那又为何.”摸不着头脑的众人还是由项羽开口道.

    “想我楚军兵马只有区区两百來万.却是能够将汉军杀得节节败退.只有韩信这厮出山.才将我军的优势给缩小.但是我军锐气依然还在.这是为什么.一军之中.能够沙场骁勇与否.精挑细选是为其一.领军将领才是重中之重.”陈凡擦擦嘴角.淡淡开口.众人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对陈凡的话十分赞同.数十双眼睛全部落在陈凡的上.等待他的下文.

    “领军将领.多数是沙场勇将.冲锋在前.指挥自若.一言既出.所有军士拼死从命.敢问项王.若是朝令夕改.此当如何.”陈凡绕了一个大弯.问向项羽.

    “朝令夕改.不是大丈夫所为.军中若是遇此将领.当斩.”项羽沉思片刻.脸色有些复杂道.堂下开始交流眼色.看來不少精明之士已经多少了解陈凡的意图了.

    “今我楚军大胜.该贺.但是许久之前.项王许下酒令.我等开怀之时.本应不该追究.但是喝酒误事.一失足成千古恨.我等为掌军将帅.岂能够带头如此.本帅愿意领罪.”言罢.躬一拜.一副决绝的模样.后的一众将领也是纷纷效仿.

    “吾等罪过也.”

    “随缘兄弟何罪之有.也罢.此事都是本王之错.愿意自绝食三天.以为惩戒.诸位不必自责.”项羽突然恍然大悟.深深地看了陈凡一眼.叹口气.站起來.虚扶一下.众人却是不敢起.

    “万万不可.大王乃是金贵之体.如今乃是与汉军交战关键阶段.大王万万不可.”众将皆道.

    “这又不行.那又不行.你们说该怎么办.”项羽有些无奈.

    “大王.我等今.是该祝贺.只是军中规矩不能更改.喝酒误事.今得胜而归.喝酒庆贺本事应该.吾等应该邀全军一同开怀畅饮.但是从今往后.希望大王谨记.此乃酒令.军中规矩.不可随意更改.”陈凡仰起头.笑道.

    “请大王收回成命.”

    “哈哈.好一个随缘.传令下去.派发三千缸好酒.发于军中军士开怀畅饮.共庆此次得胜而归.”

    “是.”众将落座.看向陈凡的目光已经是不同.

    “大王.我既然担任楚军元帅.下一步的打算借此.便是要与各位一说.”

    “哦.速速道來.”众人都來了兴趣.这位被项羽极其重视的楚军少帅能够有什么谋略.众人明显都很关心.

    “汉军新败.两百万大军折损近半.你们看.此乃火凤城、青鸾城、凤凰城的地理位置.”陈凡站起來.一旁的典韦将早已准备好的地图放到地面上.一众将领纷纷起上前.围在地图四周.陈凡半蹲在地.五指张开.指着三座城池.

    “火凤城如今已是在本帅手中.青鸾城、凤凰城被刘邦占据.若是溃败.此两城乃是小城.依照韩信的格.失败之后.绝对不会就此了事.必会派兵驻守一城.自己统御一城兵马.然后随机而动.”

    “我等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在朱雀城周围.我军的优势很大.”陈凡看了众人一眼.凝神道.

    “不错.刚刚接到探子回报.韩信已经带着百万大军去了凤凰城.派出夏侯婴、灌婴两将统御大军三十万驻守青鸾城.”项羽点了点头道.

    “果然如此.你们看.两城之间距离有六十里路.必经之路是这里.乱石崖.乱石崖两面.是茂密的树林.此地距离火凤城只有五十里地.若是派出一员上将率领精兵镇守火凤城.足以退百万雄师.我等兵围青鸾城.平里照常攻城.先攻打三.随后进行疲惫扰.乱石崖.本帅自领军前去埋伏.围点打援.诸位以为如何.”

    “此计可行.”沒有更好的计策.也只好将就用了.饮酒完毕.陈凡和项羽來到书房议论了很久.才回到军营之中.麾下一众猛将也都和楚军将领打过照面.只待具体行动.此战.不动则已.一动必将影响天地大势.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霸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