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进度保存,白门楼

    第一百五十五章进度保存,白门楼下

    “哈哈…,我们快点儿赶去第二层吧.”

    “好。”第一层的收获完全超出了众人的想象,第二层,却是让他们充满了激动。

    “希望能够爆出一把暗金器长剑,哈哈,本大侠要纵横江湖。”陈玲当先踏进传送阵。

    “暗金器又不是街上的大白菜,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能够爆出来。”许雨桐脸上带着几分激动,作为一个公会的老大,她的上也只有两件黄金器而已。

    陈凡走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第一层入口的方向,也是踏进了传送阵。

    ……

    徐州曹cāo攻打小沛城,连续几周都没有攻打下来。不过,此间,郝萌倒是出城的时候被张飞给生擒了,吕布这几天的脸sè都不是很好,陈凡援军还未到来,小沛又岌岌可危。

    一rì,曹cāo正饮酒。

    探子回报“河内太守张杨亲自率领五十万大军兵发东市,支援吕布;半路上确实被部将杨丑斩杀,想要将将头献给曹丞相,却被张杨心腹将眭固(历史上不可缺少的名将都已经复活,不过实力却是有所下降。)所杀,去青州投靠随缘了。”

    曹cāo接到战报,立即派出史涣追杀眭固,然后迅速召集麾下众将到大帐商议大事。

    座上,曹cāo面sè不改,道“张杨虽然侥幸被部将斩杀,然而西面的随缘虽然在和袁绍交战,但是实力不可小觑,而且他平素和吕布交好,不可不防,东方还有刘表、张绣(两次出兵,并没有攻下宛城,其间故事,倒是多亏了贾诩的暗龙军)虎视眈眈,下邳久围不克,我决定撤军回许都,暂且息战,各位意下如何?”

    荀攸猛然起道:“不可。吕布屡战屡败,已经是强弩之末,士气低落,军以将为主,将衰则军无战心。陈宫虽然有谋略,但是现在和吕布之间充满了矛盾。如今吕布只是整rì躲在后花园与那天下第一美人貂蝉寻欢作乐,陈宫的谋略就算是再高明,没有吕布的命令,也是无济于补,如果迅速出击,偷袭小沛城,吕布必然被我军所擒获也。”

    程昱上前一步,道“某有一计,下邳城可立破,胜过千万大军也。”

    荀或道:“莫非是要决沂、泗之水,水淹小沛城?”

    程昱高看了荀或一眼,笑道:“正是此意。”

    曹cāo顿时大喜,立即下令令军士决两河之水。

    曹cāo将大军带到高处,坐看水淹下邳。

    下邳一城,三门被水淹没,只剩得东门处没有水,吕布片刻之后,就得到手下汇报。

    吕布不以为意,笑道:“我有赤兔马,渡水如平地,我还有并州军一班能征善战的兄弟,北方,还有随缘兄弟的青州军,传令下去,不要惊慌。”

    ……

    不过,祸起萧墙,吕布虽然勇猛过张飞,但是死的方式,却也是因为御下之术有些过于残暴了。

    并州军中,原班人马中,侯成的官职也算是很高了,统御10万并州铁骑,负责在城内巡视。他本来有马十五匹,后来被人盗去,全部献给了刘备。侯成知道之后,将盗马的人追上,斩杀了,将马夺回来,全部献给了马的吕布,吕布也是对这位并州军的老部下十分满意,就大肆封赏了一番。

    是夜,诸将来到侯成府上庆贺。

    侯成娘子酿了五六斛酒,取出来和诸将一同饮用,却是知道吕布因为自己喝酒过多,实力下降而下了酒令的事,害怕吕布怪罪,于是先送五瓶酒到吕布的府上。

    言明自己的意思:“托将军虎威,追得失马。众将皆来作贺。酿得些酒,未敢擅饮,特先奉上心意。”侯成有些惶恐,但是这种喜庆的时刻,他也是不得不这样做。

    吕布当即大怒道:“我刚刚下了酒令,你却是公然酿酒,与众将领一同饮用,莫非是同曹cāo一起联合,想要夺我小沛城否?”大手一挥,就要让人将其退出斩首示众。

    宋宪、魏续等诸将相视一眼,全部上前,猛然拜倒在地,拦住吕布,劝阻其斩杀侯成。

    吕布无奈,想到侯成跟随自己多年,摆摆手道:“你明知故犯,理应斩首示众。我看在众将的面子上,你往rì也是有些功劳,杖刑一百。”

    众将又是上前一阵跪拜,劝阻,若是打了一百杖,那侯成至少得好几个星期下不了,如今战事紧急,吕布无奈打了五十下,将其放了回去,张辽、高顺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吕布的确是有些太不近人了,侯成跟随他吕布也是有些年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此番却是寒了一众将领的心。

    第二天,宋宪、魏续至侯成家来探访,侯成哭泣道:“若非是你们劝阻,我已经是被吕将军活活打死了。”征战多年,侯成四十几岁,上也是有许多伤痕。

    宋宪气愤道:“吕布只喜他那国sè天香的妻子,视我等劳苦功高的手下将领却是如草芥。”

    魏续道:“军围城下,水绕壕边,我等将死也。”

    宋宪小心的看了侯成一眼,淡淡道:“吕布无仁无义,我等弃之而走,如何?”

    魏续脸上闪过一丝狠sè道:“非大丈夫也。不若擒先吕布献给曹丞相。”

    侯成眼中不经意的闪过一丝yīn笑,沉思道:“我因为追马受到吕布的责罚,而吕布所倚恃的,无非就是赤兔马。你们二人如果能够献城门擒拿吕布,我就先盗马去见曹丞相,到时候,我们兄弟三人,一同富贵。”三人对视一笑,同时点了点头。

    是夜侯成先是潜入小沛城城主府内一盏茶的时间,然后偷偷来到马院,盗了那匹“赤兔马”,飞奔东门来。魏续淡淡的扫视一眼,见到那匹浑火焰般的赤兔马,并没有多心,便开门放出,而且还佯装追赶侯成的样子,将其送到曹cāo大帐内。

    侯成到曹cāo营帐内,献上马匹,将宋宪、魏续插白旗为号,准备献门的事告之曹cāo。

    曹cāo闻言,大喜,并没有过多去怀疑,倒是程昱和荀或仔细打量了侯成几眼,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便派人带着无数劝降书前去城外,绑到羽箭之上,shè入城中。

    劝降书上写着:“曹丞相,特奉明诏,征伐吕布。如有抗拒大军者,破城之rì,满门诛戮。上至将校,下至庶民,有能擒吕布来献,或献其首级者,重加官赏。为此榜谕,各宜知悉。”

    次rì天明之后,城外喊声震地。

    吕布大惊失sè,提戟上城,各门点视,责骂魏续让侯成逃到了曹cāo大帐内,丢失了战马,正要治他的罪过。城下曹兵却是望见城上白旗,竭力攻城,吕布无奈只得亲自上城头抵挡敌军。

    从天明直打到晌午,曹兵终于是撤军回去休整。吕布在城门楼上躺着,佯装入睡。宋宪赶退左右,先小心翼翼的盗了方天画戟,然后便与魏续一齐动手,将吕布绳缠索绑,紧紧缚住。

    吕布从睡梦中惊醒,急唤左右前来相助,却都被二人杀散,两人相视一笑,把白旗一招,曹兵立即赶到城下。魏续当即上前一步,赶到城头上大叫道:“我已生擒吕布矣!”

    夏侯渊尚尚且没有相信,虽然已经是晋升觉醒境,但还是不敢飞上城头,国战的时候,吕布分境的实力太过惊人。

    片刻之后,宋宪在城上掷下吕布画戟来,城门大开,夏侯渊得意一笑,便是率领着大军进入城内,进入城内之后,却是四处张望,但却是没有发现一道人影,心里正待怀疑,却是看到城头上不断来往的人影,觉醒境武将的jǐng觉让他暗道不好,正要撤退。

    不过,一道高大的影却是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将夏侯渊边的方天画戟给一把夺过来,对着他不屑一笑,舞了一个枪花,击退反应过来的几员副将,退到十米之外,城门在此刻,却是已经关上。

    “夏侯渊将军既然是来了,就不要走了。”来人正是吕布吕奉先,分境的强者,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吕布,你不是被宋宪和魏续给擒拿了吗?怎么会…”夏侯渊满脸的难以置信,忌惮的看着吕布,有了方天画戟在手,就算是缺少赤兔马的机动能力,也足以轻松的把他夏侯渊斩杀于马下。

    “哼…,那两个叛徒,不过是一流武将而已,他们还真以为一切都能够瞒过本将军的耳目。”吕布不屑一笑,看着夏侯渊后的十万大军,仿佛一切不不能入了他的眼。

    “你知道了又能如何?曹丞相已经在城外集结了千万大军。任你吕布再强,也是逃不出去的。”夏侯渊浑内气一震,强行安抚自己内心的激,长刀一指吕布,就是一顿痛骂。

    “哈哈哈哈…,半个月前,你兄长夏侯惇击杀我麾下大将曹xìng,今rì,我就要击杀你,为我曹xìng兄弟报仇。”吕布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猛然冲向夏侯渊。

    “哼,万军之中,你休想击杀我军大将,于文则前来战你。”夏侯军中,于也是冲出,两人配合着衮州军骑兵的枪阵,围攻吕布。

    ……

    城头之上,宋宪和魏续刚刚将方天画戟给扔下城头,两侧却是瞬间冲出两员大将,不是张辽和高顺又是何人?两人一起出手。根本就不给两人反抗的机会,上来就是杀招,十几招内,便已经将两人擒获,关上城门的同时两人也是带着并州军接管了城门。

    “城外的曹cāo狗贼,你家张辽张文远在此,休想夺得城门,夏侯渊,已经被我家主公给斩杀了。”张辽将攻城的曹军打退几次,亲自抵挡住曹cāo麾下的猛将,对着城外笑道。

    “什么?元让他,不可,诸位将军,关张二位将军,还请速速出手,一同攻破城门,杀进去,营救元让。”吕布的武艺曹cāo深有体会,夏侯惇已经是受创,今后实力大减,夏侯渊也是跟随他起兵的老将,而且还有一层更深的关系在里面,不得不救。

    “是。”关羽、张飞一同飞而起,赶到城头上,却是被吕布的一个分给抵挡住了。

    “元让将军,我等前来支援你。”曹仁、曹洪同时飞而起,赶往城内。

    “嘿嘿,你们还是留下来吧。”远远的,一道银sè的影飞来,空中闪现无数枪花,将两员觉醒境的武将给击落天空。

    “什么?陈恒,你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为什么沿途的守军都没有汇报此事。”曹cāo脸上挂起恼怒,旁的荀或和程昱的脸sè瞬间都变了,除了上次曹嵩的死,曹cāo一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

    “哼,曹孟德,我家主公与吕将军本就是手足之,尔等违背汉室臣子的责任,居然擅自领兵攻打徐州,我家主公特派我青州300万大军前来支援。”陈恒一脸冷傲,当今天下,除了吕布,何人敢言胜他。

    “哼,本来冀州之事,我曹孟德是不愿插手,既然随缘兄不仁在先,你就别怪我曹孟德不义,从今rì起,我衮州军必定踏平青州,以雪此恨。”城内,传来一声惊天惨叫,听得出来,那是夏侯渊的声音,曹cāo立即拔出腰间长剑,斩下义段衣服,怒视陈恒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战吧。”

    “青州军徐晃在此,敌将受死。”一阵地动山摇,侧面,徐晃手持大斧,率领无数大军杀出,城门大开,吕布一手提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头颅杀出,并州铁骑紧紧跟随在他的后,麾下张辽、高顺等人也是纷纷出手,曹cāo看着夏侯渊的头颅,满脸的悲痛yù绝,死战不退,想要夺回夏侯渊的头颅,但是,大军在徐晃等猛将的冲击下,完全抵挡不住,眼看吕布就要杀到他的跟前,无奈之下,只得下令大军后撤。

    ……

    “什么,曹cāo对我青州军开战了,典韦将军,你立即率领大军到青州边境去支援陈恒将军,我立即通知主公。”杨鹏接到消息,迅速作出反应,将典韦派去徐州边境驻扎,另外,立即下线通知陈凡。

    “喂…,什么?曹cāo果然有如此决断啊,夏侯渊战死了,哼,许褚也死了,而且夏侯惇也已经残废了,他衮州军还能有多大的作为,让典韦先去支援阿恒,我随后就带着大军赶来支援。”陈凡自从上次凌悦昕打电话之后,就已经把手机绑定在头盔上面了,在副本之中,也是可以接听电话的,但是必须要在营帐扎营之后才能接听。

    “好的。”

    ………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霸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