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曹操再战宛奇峰岭子义被围

    第一百四十六章曹cāo再战宛城,奇峰岭太史慈被围

    徐州吕布分兵五路,高顺率领一路大军进小沛,迎战桥蕤;陈宫率领一路大军进攻沂都,迎战陈纪;张辽率领一路大军出琅琊,迎战雷薄;宋宪、魏续率领一军出碣石,迎战陈兰;吕布亲自率领一路大军出大道,迎战张勋。各领军一万,余者守城。吕布出城三十里下寨。张勋军到,见是吕布,心中有些畏惧,立即撤后二十里屯住,等待援兵接应。

    是夜二更时分,韩暹、杨奉分兵到处放火,接应吕家军入寨。张勋军大乱。吕布乘势掩杀,张勋败走。吕布赶到天明,正撞纪灵接应。两军相迎,激烈交战中,韩暹、杨奉从两路杀来。纪灵大败而走,吕布引兵追杀。绕过山前,山背后一彪军到,门旗开处,只见一队军马,打龙凤rì月旗幡,四斗五方旌帜,金瓜银斧,黄钺白旄,黄罗销金伞盖之下,袁术披金甲,腕悬两刀,立于阵前。

    策马上前,大骂道:“吕布,背主家奴!”吕布大怒,戟向前。袁术麾下大将李丰枪来迎;战不三合,被吕布一戟击杀。借助提升起来的士气,吕布率领麾下士兵冲杀,袁术军瞬间大乱,四散溃逃。吕布率军从后追赶,抢夺马匹衣甲无数。袁术带着败军,逃跑了几里地数里,山背后一彪军出,截住去路。当先一将乃关云长是也。

    策马持刀大叫道:“反贼!还不受死!”袁术惊慌逃走,麾下众人四散奔逃,被关羽率军大杀了一阵。袁术收整败军,撤回淮南。

    却说袁术败回淮南,立即派人前往江东问孙策借兵报仇。孙策接到书信,大怒道:“你依赖吾玉玺,僭称帝号,背反汉室,大逆不道!吾方yù加兵问罪,岂肯反助叛贼乎!”于是回信断绝关系。使者带着书信回到淮南见袁术。袁术看完之后,大怒道:“黄口孺子,何敢乃尔!吾先伐之!”长史杨大将力谏方止。却说孙策自发书后,为了防范袁术兵来,派军守住江口。忽曹cāo使者又到来,封赏策为会稽太守,令起兵征讨袁术。孙策当即召集周瑜等人商议。想要起兵。长史张昭道:“袁术虽新败,兵多粮足,不能轻敌。不如给曹cāo一封书信,劝他南征,吾为后应:两军相援,袁术军必败。万一有失,也望曹cāo救援。”孙策思量片刻,随即点头,张昭此人却是顶尖的谋士,内政方面,不出五人能及也,立即派遣使者将书信传达给曹cāo。

    曹cāo回到许都,突然记起自己在宛城大败的时候,李典为了救自己,被张绣所杀,立即下令祀祭;封其子李忠为中郎将,收养在府内。忽然接到孙策遣人带来的书信,曹cāo看完书,又有人来报,袁术大军缺乏粮草,劫掠陈留。曹cāo脸上瞬间挂上一丝喜sè,乘虚攻打,正是时候,立即兴兵南征。下令曹仁留守许都,其余全部跟随他出征:大军400万,粮食辎重近十万余车。一面先发人会合孙策与刘备、吕布。到达豫州界上时,刘备早率领大军来迎接曹cāo,曹cāo将他带入大营中,刘备立即献上首级二颗。曹cāo大惊道:“此是何人首级?”刘备道:“此韩暹、杨奉之首级也。”曹cāo道:“何以得之?”刘备道:“吕布令二**住沂都、琅琊两县。不意二人纵兵掠民,人人嗟怨。因此备乃说一宴,诈请议事:“饮酒间,掷盏为号,使关、张二弟杀之,尽降其众。今特来请罪。”曹cāo道:“君为国家除害,正是大功,何言罪也?”两人痛饮之后,次rì,整合大军到达徐州界。吕布出迎,曹cāo善言抚慰,封为左将军,许于还都之时,换给印绶。布大喜。cāo即分吕布一军在左,刘备一军在右,自统大军居中,令夏侯惇、于为先锋。

    袁术得知曹cāo大军到来,立即下令大将桥蕤引兵十五万作先锋。两军在寿chūn界口相遇。桥蕤当先出马,与夏侯惇战不到三合,被夏侯惇搠死。袁术军大败,奔走回城。同时,孙策发船攻打江边西面,吕布引兵攻东面,刘备、关、张引兵攻南面,曹cāo自引兵400万大军攻打北面。袁术大惊失sè,急忙聚集众文武商议。杨大将道:“寿chūn水旱连年,人皆缺食;今又动兵扰民,民既生怨,兵至难以拒敌。不如留军在寿chūn,不必与战;待彼兵粮尽,必然生变。陛下且统御林军渡淮,一者就熟,二者暂避其锐。”袁术点了点头,留李丰、乐就、梁刚、陈纪四人各自率领大军50万,坚守寿chūn;其余将卒将国库打开,金银珠宝,全部收拾完,逃亡淮南。

    盟军大军过千万,rì费粮食浩大,诸郡又荒旱,接济不及。曹cāo催军速战,李丰等闭门不出。曹cāo军相拒月余,粮食将尽,致书于孙策,借得粮米五十万斛,不敷支散。

    管粮官任峻部下仓官王垕人禀cāo道:“兵多粮少,当如之何?”

    曹cāo道:“可将小解散之,权且救一时之急。”

    王垕道:“兵士倘怨,如何?”

    曹cāo道:“吾自有策。”王垕依命行事,以小斛分散。曹cāo暗使人各寨探听,无不嗟怨,皆言丞相欺众。

    曹cāo乃密召王垕进入大帐道:“吾yù问汝借一物,以压众心,汝必勿吝。”王垕疑惑道:“丞相yù用何物?”

    曹cāo道:“yù借你项上人头来示众。”王垕大惊失sè道:“某实无罪!”

    曹cāo无奈道:“吾亦知汝无罪,但不杀汝,军必变矣。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

    王垕想要再加辩解时,曹cāo早就下令刀斧手推出门外,一刀斩讫,悬头高竿,出榜晓示道:“王垕故行小斛,盗窃官粮,谨按军法。”于是众怨始解。

    次rì,曹cāo传令各营将领:“如三rì内不并力破城,皆斩!”曹cāo亲自至城下,督诸军搬土运石,填壕塞堑。城上矢石如雨,有两员裨将畏避而回,曹cāo掣剑亲斩于城下,亲自下马接土填坑。于是大小将士无不向前,军威大振。城上抵敌不住,曹兵争先上城,斩关落锁,大队拥入。李丰、陈纪、乐就、梁刚都被生擒,曹cāo令皆斩于市。焚烧伪造宫室宇、一应犯之物;寿chūn城中,收掠一空。商议yù进兵渡淮,追赶袁术。

    荀彧谏道:“年来荒旱,粮食艰难,若更进兵,劳军损民,未必有利。不若暂回许都,将来chūn麦熟,军粮足备,方可图之。”

    曹cāo踌躇未决。忽报马到,禀报报道:“张绣依托刘表,复肆猖獗、南阳、江陵诸县复反;曹洪拒敌不住,连输数阵,今特来告急。”

    曹cāo立即驰书与孙策,令其跨江布阵,以为刘表疑兵,使不敢妄动;自己即rì班师,别议征张绣之事。临行,令玄德仍屯兵小沛,与吕布结为兄弟,互相救助,再无相侵。吕布领兵自回徐州。

    曹cāo密谓玄德道:“吾令汝屯兵小沛。是掘坑待虎之计也。公但与陈珪父子商议,勿致有失。某当为公外援。”话毕而别。却说曹cāo引军回许都,人报段煨杀了李傕,伍习杀了郭汜,将头来献。段煨并将李傕合族老小二百余口活解入许都。

    曹cāo令分于各门处斩,传首号令,人民称快。天子升,会集文武,作太平筵宴。封段煨为寇将军、伍习为殄虏将军,各引兵镇守长安。二人谢恩而去。早朝,曹cāo上奏张绣作乱,当兴兵伐之。天子乃亲排銮驾,送曹cāo大军出师。

    袁术被灭的消息也随即通传天下,此时,陈凡正在为一件事而苦恼。

    ………

    幽州,玄菟郡至辽东郡的官道上,太史慈率领大军,已经是到达了奇峰岭。

    “此地是哪儿?某怎么没有听到山间鸟兽的啼叫。”太史慈猛然止住马脚,扫视一遍四周,心中有些疑惑,虽然疾行支援魏延,但是,不能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更加小心,已经成了太史慈平rì里的必修课之一。

    “将军,此处是奇峰岭,两侧都是悬崖,只有两处斜坡,而且,山崖后面是一个狭窄的路口,里面却是茂密的森林,我们要不要派人前去探查。”后,一员副将策马上前,埋头道。

    “不用这么麻烦,喝……,给我破。”太史慈眼中闪过一丝jīng光,浑气势一凝,长枪一挥,一道强横的内气瞬间击出百米远。

    “轰………”

    “啊啊啊……”

    山崖之上,乱石破碎,无数士兵被击飞,掉落山崖,摔得粉碎骨。

    “哈哈哈哈……,崖上的,不知道是袁本初麾下哪一位将军,不必躲躲藏藏了,老远某太史慈就闻到你们上的血腥味了,那股冲天而起的杀意,你等还想遮掩不成。”太史慈凌空而起,长枪一挥,瞬间上前数百米,距离山崖之上只有不到一百米。

    “不愧是青州军中的老将,闻名天下的东莱太史慈,某颜良在此,今**却是要饮恨在此了,吃某一刀。”山林之中,猛地传来一声大喝,随即,一彪形大汉手持一柄大刀猛地劈向太史慈。

    “颜良吗?能够把埋伏战变成遭遇战,也就只有你能够办到了,换做张郃将军,我今rì可就要交代在此地了,死来。”太史慈朗声大笑,顺势一枪开颜良的大刀,两人同时升空,转眼间,已是交手过百合,颜良不敌,立即后撤,太史慈微微一笑,扫视一眼四周的草丛,脸上挂上一丝不屑,猛地追了上去。

    名震天下,东莱太史慈独斗众将,一个月,两面夹击,青州军围攻冀州。

    ………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霸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