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河东卫家

    第四十九章 河东卫家

    洛阳

    自汉朝开始,就是一个繁华的都城,在被董卓烧毁之后又重新建立了。

    东门

    络绎不绝的车马进进出出,守门的士兵都是六阶的卫军,所以秩序也是没有乱,只是,不久之后,远远地传来一阵急切的马蹄声,数百辆巨大的马车纷纷攘攘的来到城门前。

    “来者何人,京都重地,下车排查。”为首一名城门将军策马前行,来到马车队前,高声喝道。

    “原来是城门的朱将军,在下是河东卫家管事卫阳,此番跟随我家少爷进入洛阳城,为的是向蔡大人府上的蔡琰小姐提亲,下个月,我们两家就要联姻了。”那位管事不动声势地上前几步,往朱将军的怀里硬塞了几锭金子。

    附耳道“来得匆忙,还请将军见谅,改rì一定拜访,以谢将军大恩。”

    “卫管事太客气了,快快放行。”朱将军一听还有油水可赚,大喜过望,直接下令放行。

    “多谢,走。”卫管事抱拳一礼,立即下令迅速入城。

    “哼哼,不过只是个城门将军就有如此官威,若不是本少爷有要事在,定然要你好看。”其中豪华的马车里,一位脸sè苍白的少年口中喃喃道。

    河东卫仲道,原名卫宁,乃是东汉末年的一代才子,但是因为咳血而死,留下美貌的妻子蔡琰,被南下的匈奴给俘虏而去,饱受欺辱。也就是这一点,就是陈凡最为痛恨的地方。

    ..............................

    蔡府内

    已经到了第二天,蔡文姬还是在学些那一首《夜曲》。

    陈凡耐心的交了一次又一次,手把手交会的同时,与蔡文姬的关系也是从一开始的对方紧张而转化为互相欣赏,有默契。

    “文姬,可是懂得了。”陈凡弹出最后一个音,小声问道。

    “多谢随缘大哥,文姬已经学会了大部分。”蔡琰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挂着几分羞红,其实,这一首陌生而又独特的曲子,她在就在第三遍之后学会了,剩下的时间,她根本就没有去听,只是呆呆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双眼发出一种柔柔的欣赏。

    “无碍,那你再弹一遍吧。”陈凡道。

    “恩恩。”蔡琰接过焦尾琴,轻轻的拂动一下琴弦,微微的看了一眼正一丝不苟的注视着她的陈凡,笑了笑,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一群嗜血的蚂蚁被腐所吸引

    我面无表看孤独的风景

    失去你恨开始分明

    失去你还有什黱事好关心

    当鸽子不再象徵和平

    我终於被提醒

    广场上餵食的是秃鹰

    我用漂亮的押韵

    形容被掠夺一空的

    啊乌云开始遮蔽夜sè不乾净

    公园里葬礼的回音在漫天飞行

    送你的白sè玫瑰

    在纯黑的环境凋零

    乌鸦在树枝上诡异的很安静

    静静听我黑sè的大衣

    想温暖你rì渐冰冷的回忆

    走过的走过的生命

    啊四周弥漫雾气

    我在空旷的墓地

    老去后还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而我为你隐姓埋名

    在月光下弹琴

    对你心跳的感应

    还是如此温亲近

    怀念你那鲜红的唇印

    那些断翅的蜻蜓散落在这森林

    而我的眼睛没有丝毫同

    失去你泪水混浊不清

    失去你我连笑容都有yīn影

    风在长满青苔的屋顶

    嘲笑我的伤心

    像一口没有水的枯井

    我用凄美的字型

    描绘后悔莫及的那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而我为你隐姓埋名在月光下弹琴

    对你心跳的感应还是如此温亲近

    怀念你那鲜红的唇印。”蔡文姬弹得很慢,看着陈凡,细细的弹出每一个音调,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从来没有消失。

    “唔...............”陈凡渐渐靠近,当蔡文姬弹完最后一个音之后,再也忍耐不住,那只有几厘米的嘴唇轻轻的吻了上去。

    “唔..............”蔡文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沉浸在那首曲子里的她,被陈凡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呆了,久久未能说话。

    陈凡则是调皮的将舌头给伸了进去,在里面转动。

    “不要,随缘大哥。”终于,害羞的蔡文姬一把把陈凡给推开,羞红的脸颊就像染上了一片红sè的彩霞,映得蔡文姬就如熟透的苹果一样。

    “对不起,文姬,是我不好,刚才你真的弹得很好,我一时间控制不住,所以...............”陈凡带着歉意,投去了自己的歉意目光。

    “没..........没事儿。”蔡文姬捂着小脸,起后退一步,微微道。

    “啊............,你说什么?”陈凡故作听不清楚。

    “你.......讨厌。”蔡琰转过去,却已经是嗔怒。

    “我真的没有听到你说什么?”陈凡疑惑道。

    “不理你了。”蔡文姬抱起焦尾琴,朝着自己的房间赶去。

    “小心一点。”看到人家离开,陈凡只得作罢。

    ..........................

    午膳过后

    “随缘将军,老爷让你去一次前厅。”丫鬟敲响陈凡的房门,轻声道。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陈凡带着周仓,迅速出门,陈凡和着蔡琰在练琴的时候,周仓这厮也是没有闲着,把,蔡府的地形,洛阳的大街小巷都给走光了,为山贼出,没有一个良好的探查周围地形的习惯,就会被仇家,或者官军给抓住机会,一次xìng解决掉,只能说,山贼也有文化,只是素质低下。

    ......................

    还没有踏进大厅,就看到门外那堆叠如山的礼品,什么珍贵药材,什么山珍美味,什么珠宝玉器,琳琅满目,看得陈凡应接不暇。

    “主公,这些要是给我们腾龙镇,应该还能将铁甲骑兵扩军50000人,到时候,那就真的可以轻轻松松的征服塞外,威震天下了。”周仓这个匹夫也是难得说了一句真心话。

    “可惜,这些都不是我们的,而且,很明显,对方是来找茬的。”陈凡看到礼品包装上那统一的一个卫字,脸sè有些变化。

    “找茬?谁敢?看我周仓不将他碎尸万段。”周仓怒道。

    进入大厅,除了正座的蔡邕,却是还有两人坐在左方的椅子上。

    “随缘,见过蔡伯父。”陈凡朗声道。

    “不必多礼,快快坐下,咳咳咳.............,随缘啊,这位是河东卫家的卫宁卫少爷,卫家可是河东的大家族,卫宁也是文姬的未婚夫婿。”蔡邕不待多言,就介绍了卫仲道的份,来历。

    “青州镇北将军随缘。”陈凡心里有些不爽,人家都已经有未婚夫了,自己为什么还要去sāo扰她。

    “原来是名满天下的青州随缘将军,久仰久仰。”卫仲道也是听说了随缘住进蔡府,对着蔡文姬十分,方才加快行程,迅速赶到洛阳。

    “卫家财力惊人,实力雄厚,卫宁少爷也是一方才子,随缘也是听闻多时。”陈凡笑道。

    “不敢不敢,我们这些舞文弄墨之辈,怎么跟将军笑傲沙场相提并论呢,不过,文姬乃是文雅之人,此次前来提亲,晚辈带来了一些古籍,还请蔡伯父笑纳。”卫仲道得意一笑,拼财力,拼文学,他自认为随缘没有什么比得上他的。

    “听闻将军在交文姬弹琴 ,我为文姬带来了一些文雅一点的曲子,那些笑傲沙场的血曲子,文姬一介女流之辈,还是不要多接触的好。”卫仲道又接着道。

    “文学不分类别,而且,在行伍之间,也就并非不会其他的外物,而且,光说不练,与其只是在后关怀天下大事,做无为叹息,不如而上,喋血沙场,纵意男儿本sè。比起那些自以为是的文人来说,当兵的却是要真实一些。”陈凡反驳道。

    “你.................,你这样做可是在藐视天下的学士。”卫仲道立即给陈凡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天下的学士,站在蔡伯父的面前,随缘岂敢藐视天下学士,你卫仲道岂不是在说笑。”敌相见,面对站得上风的卫仲道,陈凡也是不惧,他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就算人家快要结婚了,只要对方不幸福,他就敢提十万大军,直接杀到河东卫家,将蔡琰抢回来。

    可能,上一个人,就是默默地为她付出。

    可能,上一个人,就是每天为她提心吊胆的,虽然作出一副不在意,去逗她开心,但是,她快乐,自己也会快乐。

    随缘看着蔡邕,他才是最终的决定者。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霸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