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第四十八章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嘭...............”当陈凡到达战场的时候,太史慈,典韦,徐晃这三名绝世武将的组合已经全部累得半跪在了地上,而,那名中年汉子则是毫发未损,只不过衣衫看起来有些狼狈而已。

    “这,怎么可能?”三名绝世猛将一起出手,也能够被轻松击败,但是,陈凡并没有畏惧,久读三国历史的他知道,眼前这名使剑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帝师王越。拥有远大志向,却是因为是江湖草莽出,不能得到重用,可怜一武艺,相比之下,为枪神的童渊收下三名徒弟,宛城侯张燕(陈凡手下黑龙军大将。),张任(西川大都督。), 还有长坂坡下在曹cāo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无双常胜将军,赵云赵子龙。名气相比之下,一目了然。

    同样为剑神,王越的步战,在陈凡看来,有可能就是天下第一,因为在马下,枪神童渊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近作战,短兵器是十分有利的,不然那么多的人也不会在腰间挂上一把长剑了。

    陈凡5忍不住好奇,一个探查术就随手扔了过去。

    “王越,帝师,剑神(特殊封号,唯一,不可代替。),武器不详,境界不详,技能不详。"

    “这位是帝师王越王大师吧,还请手下留。” 陈凡无奈,只得告饶。

    “主公,士可杀不可辱,我们不会投降的。”典韦倔强的站起来,就要反驳。

    “恶来,退下,王越大师乃是和张燕将军师尊枪神童渊前辈共同名列世外高人的剑神,尔等不堪入目的武艺也敢拿出来献丑,还不速速退下,留待有用之,rì后在战场上多杀几个残害百姓的贼人。”

    “是,主公。”典韦不干的看了王越一眼,退后几步,将虚弱的太史慈给扶起来。

    “典韦?我道京城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猛将,原来阁下就是大汉镇北将军随缘,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不过,王越在圣上边,时常听到有关将军的战绩,很是钦佩,今rì之事,纯属误会。不过,难道没有人跟将军说过,绝世武将不能私自在京城中打斗吗?”王越听到典韦的表字,也是反应过来,收回手中的长剑,为朝廷的一员,他可是不敢得罪眼前这位风头最劲的将军。

    ...........................

    “什么?这个晚辈还真是不知道,不过我等兄弟三人在醉宾楼喝酒,这些人前来刺杀,我等被迫还手,是该与不该?我等三人都是朝廷亲封的将军,在天子脚下,岂会预料到会受到偷袭。”陈凡故作委屈道。

    “什么?竟然有此等事发生,咦.............人都不见了,对不住了,随缘将军,这只是一场误会,待我将刺杀您的贼人擒拿回来之后,咱们再去聚一聚,王越将亲自道歉,可好。”王越回头一看空无人烟的空地,那几个被他救下的人已经早就离开了,顿时对陈凡的话相信了一大半,当即抱拳,带着歉意道。

    “有劳大师了。”陈凡淡淡一笑,看着远去的王越,心里带着疑惑来到了典韦三人边。

    “怎么样?公明将军,还行吗?”

    “只是脱力了而已,无碍,将军放心。”徐晃活动几下体,证明自己尚且没有问题。

    陈凡再次将目光落到太史慈两人的上,见他们都摇摇头,也就放下心来。

    “驾...............”远处,一大队骑兵奔腾而至,来到几人的面前才停下,为首一人正是周仓。

    “主公,几位将军没事吧。”周仓看到一脸虚弱的典韦和太史慈,脸上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惊讶道。

    “走吧,你们和徐将军先回客栈,我还是和典韦一起去蔡府。”陈凡略微沉思道。

    “是。”没有多问,周仓这个黑汉子也是有着自己的原则。

    ...................

    蔡府

    后花园的亭子里,蔡文姬舞文弄墨,书写了一封又一封的诗句,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揉成一团,丢在一旁,然后重新写。

    “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不愿意嫁给那个卫公子,那就不嫁呗,凭您的份地位,谁又敢说三道四的。”一旁的丫鬟看到蔡琰如此,心里十分不忍心,忍不住出言道。

    “没有办法的,小红,父亲大人决定的事是任何人也不能更改的,更何况这场婚约是上一辈人就定下的约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我是不能反抗的。”蔡琰颜上挂上一丝丝忧愁,还有一个月,她就要嫁到卫家了,不知不觉中,竟然陷入了沉默,脑海中飘过的影居然是令她想象不到的陈凡。

    “小红,拿琴来。”蔡琰努力抛开心中那种莫名的绪,想要弹一曲《离殇》。

    一曲离殇吟 含咽无语诉

    寒星明灭 青灯碎孤心(月上西楼)

    桃花初放声 袖起琵琶弹

    隐隐绕残香 凄凄殇意浓

    却将心事付千锺 谁知红颜曲中泪

    孤影难自舞婆娑 惟留悠悠清泉声

    素手绾青丝 玉簪隐花钿

    冷雨戚戚 烛泪落千行(烟锁重楼)

    梧桐叶惊落 帘卷西风残

    濯濯玉樽空 岁岁断愁肠

    谁将丝寄西凉 空惹心事梦成殇

    从此长夜影凭栏 惟有琵琶声声弹

    大漠孤烟冷 风吹沙无痕

    黄沙漫漫 驼铃阵阵遥古道(哪堪回首)

    剑歌沙场笑 烽火战鼓嚎

    多少将士恨 多少英雄魂 已成无数枯骨破东风

    多少红颜悴 多少相思碎 惟有血染墨香哭乱冢。

    陈凡刚刚步入后花园,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是听到一曲如此凄凉的曲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蔡府中有谁会有如此的功底来弹出如此凄凉的曲子,唯有蔡邕,蔡琰两人而已。

    很显然,蔡邕是不会吃饱了没有事儿干而弹出这首《离殇》的,但是为什么会弹奏《离殇》,陈凡的心里也是有了几分预料。

    转过小道,进入后花园深处,在小亭旁,果然是看到了面带雨露的蔡文姬。

    “啊..........随缘将军,蔡琰不知随缘将军到此,失礼了。”蔡琰抹去眼角的泪痕,道。

    “不必在意,文姬,却是不知道是谁能够惹你生气,快快告诉我,我一定亲率十万大军前去,灭了他。"陈凡半开玩笑道。

    “噗............”看着陈凡那种滑稽却又带着几分认真的模样,蔡文姬的心真正的被轻轻的触动了,也许,嫁给这个人也总比嫁给那个病鬼强。

    “随缘将军千万不要,虽然河东的卫家有些蛮横不讲理,但是在朝中也是有着许多关系,所以还是不要鲁莽的好。”蔡琰道。

    “我也就是开个玩笑,文姬曲艺惊人,入耳化作暖风,抚慰人的心头,假以时rì,又会是蔡大人这样的大家。”

    “哪里哪里。先前随缘将军在大堂里作的那一首《满江红》才是让琰儿大吃一惊,不知将军有没有兴趣为小女子弹奏一曲呢。”蔡琰眼珠一转,笑道。

    “可是,我可是从来没有给其他的人弹过琴,而且,所用的琴,必须是上品才可以。”陈凡也是小道。

    “将军稍等。”蔡琰微微一笑,转离开。

    不一会儿,竟然将一把烧焦了尾巴的琴给送了上来。

    “焦尾琴,可能让将军满意吗?”

    “美人相邀,如此良辰美景,让随缘弹奏一曲,敢不从而。”陈凡笑着坐到蔡琰指向的椅子上,双手轻轻一拨,一阵悦 耳的琴弦震动的声音传来。

    “一群嗜血的蚂蚁被腐所吸引

    我面无表看孤独的风景

    失去你恨开始分明

    失去你还有什黱事好关心

    当鸽子不再象徵和平

    我终於被提醒

    广场上餵食的是秃鹰

    我用漂亮的押韵

    形容被掠夺一空的

    啊乌云开始遮蔽夜sè不乾净

    公园里葬礼的回音在漫天飞行

    送你的白sè玫瑰

    在纯黑的环境凋零

    乌鸦在树枝上诡异的很安静

    静静听我黑sè的大衣

    想温暖你rì渐冰冷的回忆

    走过的走过的生命

    啊四周弥漫雾气

    我在空旷的墓地

    老去后还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而我为你隐姓埋名

    在月光下弹琴

    对你心跳的感应

    还是如此温亲近

    怀念你那鲜红的唇印

    那些断翅的蜻蜓散落在这森林

    而我的眼睛没有丝毫同

    失去你泪水混浊不清

    失去你我连笑容都有yīn影

    风在长满青苔的屋顶

    嘲笑我的伤心

    像一口没有水的枯井

    我用凄美的字型

    描绘后悔莫及的那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

    而我为你隐姓埋名在月光下弹琴

    对你心跳的感应还是如此温亲近

    怀念你那鲜红的唇印。”

    “这...............不知道这一曲叫什么?”蔡琰起,震惊道。

    “《夜曲》。”

    “我可以学吗?”

    “当然,看看,就这样,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陈凡对着一边的典韦挥挥手,示意他离开,这小子倒也是知趣,将丫鬟一起拉着离开,为陈凡二人创造了一个二人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霸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