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击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烂书 书名:冒牌牛头人祭司
    还在继续奔跑的阿特斯塔只用微微余光向后瞟了一眼后,差点被吓出心脏病,还好牛头人的心脏够大,不然阿特斯塔就跪了。

    之所以发出这么大的响声,只因费立夫追击阿特斯塔并不是用跑的,而是用跳的,费立夫的移动速度好像因为‘黑暗附体’导致体变笨重了,奔跑的速度也没有之前那么快了,可这弹跳力…要是没有大幅度增长的话,阿特斯塔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砰!”

    加上冲刺的助力,费立夫只这么一跳,就是15米。

    “你是逃不掉的,嘎嘎嘎…”

    感觉自己‘黑暗附体’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费立夫便决定不再戏耍阿特斯塔了。

    “砰!”

    “砰!”

    一个爆发,费立夫直接来了个急速2连跳,如同陨石坠落,体朝着还在继续奔跑的阿特斯塔撞过去。

    这真的撞实的话,阿特斯塔绝对是跪定了。

    这么明显的2次响声,阿特斯塔又不是聋子,听到有异变的他向后看了看,就看到了向他急速飞去的费立夫,jiān笑的脸正对着他。

    “哼!说你是白痴就是白痴。”

    “噗!”

    阿特斯塔可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牛头人,急速奔跑的他,虽然已经停不下来了,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办法,阿特斯塔灵机一动,直接向地上扑去。

    “唰唰…”

    体与地面的摩擦,虽然很疼,但总比被费立夫撞到要来得轻。

    “砰!”

    飞过头的费立夫整个子撞击在阿特斯塔前的2米处。

    “好机会!”

    “野蛮冲撞!”

    不等费立夫站稳,阿特斯塔直接暴起,向费立夫发起冲锋,现在用牛角去撞的话,阿特斯塔还真怕被撞断了,立刻改成右手的肘子,体微微向左扭,拳头在左位置,肘子向前,在快要撞击的哪一瞬间……

    “坚定意志!”

    ‘坚定意志’一发动,阿特斯塔的力量剧增,全微微隆起。

    “砰!”

    右手蓄力完成,右手的肘子向费立夫的头部发出重力一击。

    爆头了!

    费立夫的脑袋就算有‘黑暗附体’护着,也难以抵挡强大的冲击力与强大的力量合击,瞬间被撞碎了,就像西瓜一样,被砸了个稀巴烂。

    ‘黑暗附体’再也无力支撑,慢慢消散在空中,费立夫的体倒在地上,黑sè的血液流得满地都是。

    “就算再强大又如何,白痴永远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丢下一句,阿特斯塔转跑回原来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一个吉利斯还等着他去解决。

    ‘黑暗天幕’渐渐散去了,可能吉利斯已经魔力快断了吧,不过阿特斯塔跑回原地的时候,却发现吉利斯的影早已不见了,可能是‘恶魔召唤’的关系让他知道费立夫已经死了吧!阿特斯塔只能想到这种解释了。

    “啊!”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安吉的尖叫声。

    “吉利斯?肯定是他。”

    知道吉利斯极有可能去追安吉的阿特斯塔立刻向那尖叫声的方向冲去。

    ………

    “呵呵,想不到你带来的那个牛头人祭司这么强大,居然把我召唤而来的大力魔都杀死了,人,作为我的妻子,你要做的就是顺从我、服侍我,既然你违背了,我还要留你这条命有什么用?”

    疯狂的吉利斯,本是俊秀的脸庞变得扭曲,狰狞的脸看着倒在地上还在苦苦挣扎的安吉,便抬起手中的法杖对安吉笑道:

    “不过你也不用怕寂寞,刚好我意外得到了一本记载着如何制造僵尸的亡灵魔法书,等我把你炼制完成了,你就会很听话…很听话,叫你去东,你就去东,叫你去西,你绝对不会去东,永远都只会顺着我,哈哈哈…”

    “黑暗诅咒!”

    吉利斯低声吟唱了1秒,手中的法杖在前划动,以法杖为笔,魔力作为墨水,一个黑sè的魔法阵在空中形成,然后凝聚,缩成一个如‘黑暗法球’大小的能量球体,对着地上已经无力反抗的安吉shè去。

    “唰!”

    一块大树皮突然在草丛那边飞shè而至,在吉利斯与安吉的中间一晃而过。

    树皮恰巧与‘黑暗诅咒’相撞,带着‘黑暗诅咒’顺势飞去的时候被黑暗之力腐蚀,化为一缕灰尘。

    “是谁?”

    吉利斯大惊,如果刚才那块树皮是shè向自己的话,恐怕现在不死也得重伤。

    “你说除了是我,还能是谁?亲的吉利斯,我们好像有几分钟不见了吧?见到我是不是很高兴?有种很意外的感觉?”

    阿特斯塔从草丛中慢悠悠的走出来,嘴里叼着一根草,看上去很是写意的样子。

    “我说吉利斯啊,像安吉这么漂亮的老婆,你还真下得了手啊?如果是我,这么温柔似水、美丽动人的女人,只会好好疼,绝不会让她伤心、让她流泪。”

    阿特斯塔说起这话语重心长,好像真的在训斥吉利斯一样。

    “错,大错特错,女人就是衣服,想穿就穿,不要的话丢了就是。”

    “呜…呜…”

    吉利斯反驳道,说出的话更是让安吉想到伤心事,不由大声哭了出来。

    “吵什么吵,人。”

    “啪!”

    被烦怕了的吉利斯对着安吉楚楚动人的右脸就是一掌,接着…

    “唰!”

    “是不是很漂亮?只要你愿意,她就是你的了。”

    吉利斯真的疯了,居然当着阿特斯塔的面,一手将安吉的衣服撕开,顿时一对雪白人的小白兔露了出来,粉红sè的nǎi-头让还是处男的阿特斯塔心中为之一颤,男人的荷尔蒙急剧上升。

    “是很漂亮,她,我要了,现在就上。”

    阿特斯塔的牛鼻在喘着粗气,看起来真的很猴急的样子,脸上很是激动的死盯着安吉前的那一对玉兔,把上唯一的遮羞布一拉并随手丢在地上,双手搓着,就这样露着自己粗壮的老二兴奋地向安吉走去。

    “看吧,人,等下的你只会在他的胯-下呻吟,被一个牛头人干,哈哈哈…”

    吉利斯疯狂的笑声让安吉绝望了,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阿特斯塔,绝望的她闭上了动人的双眼,无力地等待着被一个肮脏的牛头人侮辱,在这一刻,她想到了死……

    就在双方的距离接近6米时,阿特斯塔动了,猎豹出击的迅敏也不能形容阿特斯塔的强悍,一眨眼的时间,吉利斯就看到了阿特斯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就是…

    “砰!”

    吉利斯被巨力撞飞了,可就在被撞飞的那一刻,一只粗犷的大手抓住了吉利斯的脖子。

    “怎么样?吉利斯,想不到曾经为7阶高手的你,居然如此粗心大意,怪不得你会输给那个叫什么东京铁塔的黑暗法师,看来你的实力很有水分啊!说不定光明教廷的教皇就是你的干爹呢,哈哈!”

    阿特斯塔抓着吉利斯的脖子,渐渐加大力度,想说话反驳的吉利斯只能憋着红脸,‘呜呜呜’的鬼叫着。

    “咔嚓!”

    “你说得对,像你这种人还是杀了最稳当。”

    吉利斯的颈椎骨受力不堪,断了,本来还在不断挣扎的体无力地垂下,死了。

    “彭!”

    阿特斯塔把吉利斯的尸体随便一扔,嫌恶心般的将手用地上的草抹了抹。

    “怎么样?美丽的安吉小姐,我要来强-jiān你了,哈哈哈…”

    不过阿特斯塔也只是说说而已,连忙抓起扔在地上的遮羞布围上后,在吉利斯的右手上剥下了2枚戒指,就这样直接扔到了安吉的面前。

    “这应该就是你所说的空间戒指了,看看里面有没有衣服,不然等下我的兄弟们找过来,你就真被人看光了。”

    说完这句话,阿特斯塔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丢了些什么似的,有点后悔,眼前这安吉真的很漂亮,虽然不至于做老婆,可用来做炮友好像也不错的。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只能把牛眼睁得大大的看着这最后几秒的美丽chūn光,看起来阿特斯塔真要把这一副美丽的画面死死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一样。

    刚找到一件魔法袍披上的安吉发现,一个留着口水的牛头死死盯着自己,知道为什么的安吉顿感大羞。

    “啊!”

    “你怎么踩我的脚?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不过一想到之前阿特斯塔那副看着自己时那sèsè的样子,而且连唯一的遮羞布都脱了,露出那粗壮的老二对着自己,安吉就来气,趁着阿特斯塔发呆之际,踩了他一脚。

    “还问?说,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后悔当时没有上我?”

    “没…有,绝…对没有。”

    被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问是不是想上她,阿特斯塔脸红得厉害,说话都有点不流畅了。

    “是有…点,不过…”

    “啵!”

    脸红的阿特斯塔很是可,挠挠头,小声的承认了,不过没想到的是,安吉听后不但没有骂他,反而踮起脚尖在他的牛脸上亲了一口,让阿特斯塔大感意外。

    “谢谢你了,阿特斯塔,你真的是个好男人,可惜你是个牛头人,也没有早出生在这世上,不然…”

    “不说了,走吧,不要让熊霸他们担心了。”

    后面的,安吉就没有说了,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催促着阿特斯塔一起去找熊霸他们……

    “阿特斯塔…安吉女士…你们在哪啊!”

    “阿特斯塔…安吉女士…你们在哪啊!”

    ………

    不知不觉中,阿特斯塔粗犷的大手居然握着安吉的小嫩手边走边笑,阿特斯塔说着一些前世经典的笑话,惹得安吉笑声连连。

    不过一听到远处熊霸他们的喊叫声,2人紧张地连忙把握着的手松开,安吉急忙背过去,脸红耳赤的样子不想让阿特斯塔看见。

    “安吉,你真是作,居然让一个牛头人拖着你的手…”

    安吉叽里咕噜的自言自语,想起刚刚他们拖着手走的样子,刚刚才安静下来的心不由‘噗噗’地加速跳动,害羞的安吉连忙甩了甩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下。

    “我们在这里,熊霸大哥。”

    阿特斯塔的大嗓子很快就让熊霸他们找过来了。

    “阿特斯塔,安吉女士,你们没事吧?”

    “阿特斯塔,那个吉利斯呢?”

    ……

    几人一人几句,让阿特斯塔的牛头大了一圈,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停!”

    “你们问这么多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该回答谁的好?”

    阿特斯塔大喊一声‘停’,待众人消停下来后才慢慢把之前的经过说了出来,只不过粗略的说了一下,并没有提及其中的危险之处。

    “这么说,吉利斯死了。”

    大头问道。

    “对!”

    阿特斯塔回答道。

    “哈哈,那么我们就完成任务了,回去喝酒去。”

    大头兴奋得手舞足蹈,根本就没在意杀死吉利斯的过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心想着回去拿到那份佣金,然后喝酒去。

    知道吉利斯已死的熊霸他们并没有提及战利品这事,毕竟有吉利斯的正规老婆‘安吉’在,他们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

    就这样,熊霸他们在原路返回中猎杀了几只匹格兽后,带着匹格兽的尸体回到了沙蟹城。

    lt;/agt;lt;agt;lt;/agt;;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牛头人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