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离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羽化成仙 书名:九霄仙羽
    “砰!”

    伴随着薛方体的倒下,街道上显得死一般的寂静,依稀间甚至能够听见粗重的呼吸声。

    “噌!”

    徐飞羽对于周围的变化,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右手往后一带,无极剑入鞘,声音在寂静的街道显得格外的刺耳。

    徐飞羽视线移到余雁山与云思烟上,示意两人不要开口说话,做完这些,徐飞羽按照记忆沿着街道往城门口行去,一袭黑发在其走动间飘然而动,一黑衣衬出他神秘的份,一柄长剑彰显着先前辉煌的成就,一张清秀的脸庞证实着一位少年俊才的诞生。

    一路走来,围观的人群,纷纷避让,徐飞羽每走几步,前方自动让开一道长约数米的道路,对于众人的表现,徐飞羽只是淡淡一笑。

    余雁山、云思烟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想法,徐飞羽走得洒脱,实在不像杀了薛家唯一继承应有的慌乱,其实徐飞羽心中焦急万分,但为了给薛家一些顾忌,不得已而为之。

    实则徐飞羽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若是薛家的人在此时赶到,徐飞羽只怕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看似不远的一段距离,徐飞羽却感觉到无比的漫长,表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毫不在乎,随时有着被薛家人追上,殒命当场的况,这等压力非常人难以承受。

    “飞羽,你一定要活下去,我等着你回来沾你的光呢。”余雁山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的徐飞羽,眼角有着泪水浮现,认识徐飞羽时间虽然短暂,但余雁山却将徐飞羽当做一个很重要的朋友。

    “飞羽哥哥,都怨我,要是我实力能再强一点,薛方就不敢来抢软筋散了,都怪我。”云思烟眼睛红红的,凝视着徐飞羽离去的方向,内心中不断的自责着,不知道徐飞羽在得知这些后,会作何感想。

    “云帆商行的人来了。”徐飞羽离开后,约莫盏茶功夫,人群中不知是谁开口说道。

    众人目光看向街道尽头,那里一名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这人不是柳三叶还能是谁,柳三叶策马朝着云思烟所在的方向急奔而来。

    “思烟,怎么了?叔叔来晚了。”柳三叶下马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人,最后看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云思烟,关切的询问道。

    接到消息柳三叶就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结果还是来晚了,柳三叶手掌放在云思烟肩上,源气顺着肩头涌入云思烟体内,驱逐着云思烟体内残存的软筋散药效。

    “飞....羽哥哥...走了,薛方...他们来抢....我帮飞羽哥...哥拍买的软.....筋散。”云思烟恢复行动能力后,顿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飞羽哥哥借助软筋散将薛方他们杀了,然后就走了。”

    “雁山哥哥被薛华打伤了。”云思烟说着,哭红着眼睛看向气息紊乱的余雁山,像是一个晚辈对长辈诉苦。

    “柳叔叔,我没事,只是飞羽他走了,柳叔叔这事别怨飞羽。”余雁山咳嗽一声,虚弱的说道。

    “我知道,徐老弟也是一片苦心,他离开我们也是希望我们不受到薛家的牵连。”柳三叶混迹世间二十余年,自然知道徐飞羽此举的用意。

    徐飞羽离开云帆商行,薛家纵然知道徐飞羽与云帆商行有关联,但念及云帆商行的实力,也不会把云帆商行如何,只会将仇恨加诸在徐飞羽上,倘若徐飞羽没有离去,而是继续留在云帆商行,那结局就不同了。

    薛家就算不想与云帆商行为敌,也由不得他们了,家主唯一继承人被人所杀,这人就躲在眼皮低下,薛家若是不采取动作,那么今后也别想在丰城立足了,更别谈什么丰城四大势力之一,这个道理柳三叶比余雁山还要明白通透。

    “徐老弟,你可别这么容易就死了。”柳三叶没有去看薛方几人的尸,反而目光远眺,心中期待着徐飞羽rì后的成就,更多的却是担忧徐飞羽的安危。

    “没想到薛华都死在你手里了,越来越看不透你了。”柳三叶收回目光,扫过倒在地上的四具尸体,目光最后停在薛华上,薛华的实力做为对手的柳三叶岂会不清楚。

    至于云思烟说的徐飞羽借助软筋散的事,柳三叶直接忽略了开去,柳三可不认为软筋散能够对择源境的源师起到多大的用途,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斩杀一名择源境的源师,这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但柳三叶却选择了相信。

    在柳三叶思索间,不远处,一名着华丽锦袍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护卫打扮的男子,慢摇摇的走来,神悠闲无比。

    “柳三爷,只是晚辈的一些..........。”华丽锦袍男子话还未说完,当看到倒在地上的四具尸体时,之前悠闲的脸sè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恼羞成怒。

    “柳三叶,没想到你竟然对晚辈下手,枉你还是云帆商行的三当家,行事如此恶劣。”华丽锦袍男子额头青筋涨露而起,语气瞬间改变,指着柳三叶就是一顿奚落,他可不认为其他人有这个实力,在场的人除了柳三叶其他人哪里是薛华的对手。

    “薛飞雄,我柳三叶岂会与你们薛家一样,做出以老欺小的事来。”柳三叶听着薛飞雄的指责,话语锋芒毕露,没有丝毫畏惧的意思。

    薛飞雄,薛家家主薛延的堂弟,实力达到择源境巅峰,在薛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接到消息后,薛家并没有马上派人赶往,而是给薛方留下足够的时间抢夺软筋散,这个时间来正好堵住云帆商行的人。

    难成想,延误这断时间,竟是这般结局,薛家算计半天,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没有抢到软筋散,做为薛家唯一继承人的薛方还死在了里面。

    “这里除了你柳三叶,还有谁有这个实力。”薛飞雄依旧不肯摆休,一口咬定柳三叶不肯罢休。

    “哼!就他们几人柳某还不屑出手。”柳三叶心中暗自偷笑,能为徐飞羽拖延一点时间也好。

    “你去请大哥过来,柳三叶我不怕你不承认,这里这么多,岂有你抵赖的余地。”薛飞雄吩咐后一名护卫回去禀报,随后回过头来眼中杀意昂然的直视柳三叶。

    柳三叶微微一笑,不以为然,来到余雁山边,检查余雁山的伤势,体内源气涌出,治疗着余雁山重伤的体,在柳三叶源气不断修复余雁山体内伤势,脸sè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不像先前那般苍白无力。

    薛飞雄很想冲上去将柳三叶宰,但却不得不先去询问原因,等确定下来再行动手,毕竟云帆商行不是什么小势力,可以任由他们揉捏。

    “你们这些人,没有我的许谁也不准离开,先在由我来问,若是有一人回答与其他回答不一致,“薛飞雄面sèyīn沉的扫视着在场所有人,深灰sè的源气自其体内浮现,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从中散发开来。

    “这跟我我们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不能走。”

    人群中出现了混乱,着实是被薛飞雄散发的威压惊慌了,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极少数也就只有生源境的实力,哪里是实力达到择源境巅峰的薛飞雄的对手,心中不满,但无人敢离去,这就是实力的好处。

    ;

重要声明:小说《九霄仙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