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木魁

    昏天黑地的忙了五天之后,杨波在土土那里学到了十几种大阵的布置方法。算算时间,外面五毒困兽阵里那些妖兽也该虚弱了不少,再有十多天就能毙命,不过杨波可不愿意就这么慢慢等待,他决定主动进阵,杀掉那些已经半条命的妖兽。

    这个小山谷外的妖兽虽多,不过这次被困入五毒困兽阵的都是木魁小妖,这种小妖兽是食人花、食人树等草木jīng灵进化而成,防御颇高而攻击力不足,现在因为五毒阵的原因,小妖们筑基期的实力只剩下了一半,刚好用作杨波的陪练。

    将储物袋中最好的防御铠甲穿上,这是前阵子杨波用阵盘从一个师兄手里换来的,属于中品法器,手里拿着一把玄铁剑,杨波缓缓地进入了五毒困兽阵。

    现在这里面的这只木魁小妖是最瘦弱的一只,连续五天的毒气攻击,让这只小妖各项属xìng都下降了大半,正在那里躺着,用体内剩余不多的妖气抵御毒气的侵蚀。在杨波进入五毒困兽阵之前,五毒阵的那些毒属xìng材料已经被取走,这样这只小妖兽好过了不少。

    前几天刚被这个阵法困住时,它还想着逃出去,可是,努力很多次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被困在阵里,不由得开始沮丧,而且越努力的逃脱,受到的毒气伤害越大,现在这只小妖兽闭着眼,趁着毒气停止的时候,尽力的恢复着。

    突然这只木魁小小的耳朵动了一动,它的耳朵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但是它的神识却感觉到有人闯入了这个空间,耳朵只是下意识的动弹,它的眼睛没有睁开,它装成很虚弱的样子,它在等待,等待那个人走近,然后它将暴起,攻击这个进入大阵的人。

    很可惜,那个进入大阵的人很谨慎,离它还有三十步远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手中的武器一举,一道黑sè的光芒就朝这只木魁涌来,这个时候,木魁猛一睁眼,眼中发出一道渗人而凶狠的光芒,咆哮着朝进入大阵的那人扑去。

    杨波没有想到这只木魁会突然暴起,远远的望去这只木魁一动不动好像快要死了,不过他也没有放松jǐng惕。这只木魁的突然暴击让他有些吃惊,可是他仍然躲过了木魁的反扑。木魁的敏捷度在众多妖兽里算是比较低的,可是这一下攻击的速度也把这只妖兽相当于筑基期的实力完全显现了出来。

    攻击、防御、躲避。在这个五毒困兽大阵里杨波祭出了他为自己量定做的双属xìng阵盘,阵盘化为一道黄sè光芒围绕在杨波的上,杨波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顿时提高不少。依靠练气九层的水平抗衡一只筑基期实力的妖兽确实很艰苦,不多时,在木魁小妖强大的攻击力下,杨波上的灵力被压榨一空,大汗淋漓的从五毒阵中逃了出来。

    修炼、恢复、再战斗。实战果然是提高战斗力最有效的方法,三天之中杨波进入这只木魁所在五毒阵十余次,最终将这只木魁杀掉。

    自己居然能单独搏杀七阶妖兽,看着这只木魁的死亡,杨波更多的满足感来源于现在他独自杀掉这样一只高阶妖兽。在这几天高强度的战斗中,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的经脉又隐隐扩大了一丝,这才是几天的工夫,如果是在山门里,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怕不得修炼个小半年。这也是虽然脱离了整个战斗小队杨波也不愿急着回山门的原因,手中有着传送符,回山门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回去后,哪里去找灵气如此浓郁,又有那么多小妖兽练手的地方。

    杀死了这只小妖,杨波很快从它的体内找到了妖兽内丹,这只木魁的内丹不大,晶莹剔透,发出墨绿sè的淡淡光芒。

    土土看了看,在旁发出了声音:“这只妖兽损耗了不少内丹能量,内丹缩小了不少,不过也好,一次xìng能量太大的话,以你现在的体条件还真容纳不了。一会儿你就用这个内丹为基础,布置一个净化阵。这种木魁是由草木jīng华生聚而成,既有妖兽内丹同时还会伴有草木jīng华浓缩而成的木jīng,你好好找找看。外人只知道将木jīng当做五行jīng气使用,却不知道,木jīng最大的作用的是促进灵药的生长。这个秘密是我以前一个主人无意中发现的,可惜发现不久后他就陨落了,使用的方法还没人知道。”

    听了土土话,杨波马上接着找,果然,一颗比内丹小很多的小珠子被找了出来,一拿到手,杨波就知道,这就是土土所说的木jīng了,没有别的原因,放到手上,就能感受到那浓浓的木元素。难怪这种木jīng一般会被当做五行jīng气使用,它和所有的五行珠一样五行元素浓度高,品质好,一般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用它来抽取五行jīng气炼器使用,很少会想到它居然能够催发灵药。

    当天晚上,在土土的指导下,杨波很快就布好了进化妖兽内丹所用的阵法。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之后,杨波略一使劲,捏碎了手中的那颗内丹,一股庞大的妖力顿时弥漫,不断的向周围扩散,可是杨波布置好的阵法仿佛一堵看不见的墙阻挡着这些妖力。

    这些妖力翻腾着,不甘心的一次又一次冲击那个无形的壁垒,而处其中的杨波却在这妖力和壁垒的争斗中苦不堪言,浓郁的妖力向任何一个可以倾泻能量的地方涌去,在不断冲击那无形壁垒的同时也在向杨波的体不断施压,杨波紧咬嘴唇,竭力地运转着体内的灵力对付妖力的压迫。

    那无形壁垒正是净化大阵所形成的,而这些现在给他带来无比痛苦的妖力也将会被这个大阵转化为灵力供他使用。

    汗水一滴滴从杨波的额头上滴落,浓厚如实质般的妖力立刻融入到这些脱离了杨波体的汗水中,滴落在地上,直接将杨波脚下的土地砸出一个个小洞。大阵zhōng yāng,杨波还直地站在那里,每隔几息就有五彩光芒从大阵中划过,那时,就会出现大量的灵力从脚底涌入全,滋润他已经有些枯竭的经脉,让他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妖力渐渐稀薄,一点一点的被转化为灵力,渐渐地,妖力的压迫越来越小,可是杨波脸上的表却越来越痛苦。

    现在杨波发愁的不是的压迫,一开始时,妖力的压迫至少是现在的十倍,那个时候他都能坚持下来,更何况这个时候,妖力已经变弱了不少。现在他的体内灵力充足而且活跃,时刻流动着的灵力仿佛要从他的体内蓬勃而出,不算粗壮的经脉已经无法容纳它们,它们要宣泄,它们要爆炸。杨波新的痛苦来源于灵力从内而外的胀痛感觉。

    杨波的体表面出现淡淡的光芒,这是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的表现,他体力的灵力已经充足得快要溢出,无穷的灵力在他的经脉中,震、冲击,他的经脉也随着这一次次的震、冲击一点点的变粗变厚,然而经脉改变的速度远不及灵力增加的速度,转眼间,他体内的灵力仿佛要爆炸开来,杨波满脸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阵符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