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破阵(2)

    “这一个能量传输破坏掉之后,整个大阵就只剩下基本能量了。”又破解了一个能量传输线路后,杨波看着守护大阵.现在在杨波眼里这个大阵只剩下了各种粗细不同的传输线路,可惜这些线路已经不是杨波目前能够破解得了的,牵一发而动全,这些线路里,任何一个被触发,就会引起极大的能量攻击,现在这里剩下的阵法杨波并不认识,可是这并不妨碍他理解这个大阵始作俑者的意图,外面被他破除的很多都是jǐng告用途的阵法,只是将人从这阵法传走,这最后的核心部分才是真正具有攻击xìng的力量。杨波喊来了吴姓长老带领的整个小队,帮助破阵。这些天里,小队的收获相当不错,妖兽内丹、皮毛、鲜血,各种灵花灵草让每个人的储物袋都装得满满的。听得杨波要求帮忙破开大阵,众人心中都是一喜,这说明那些被大阵守护的狐涎花即将可得。这些天的收获令他们也明白这次他们是无意中闯入了不知多少年前哪个前辈废弃的山门,否则,哪有那么多的灵草以及妖兽。现在杨波即将动手破除狐涎花的守护大阵,大阵破除之后他们计划先将大阵内的狐涎花采集完毕,然后扩大搜索的范围,看看

    这里是否有前辈遗址,以期待能获得更大的收获。天灵山脉庞大无比,各种遗址的传说也经常流传,门派里也偶尔会传出某某人无意进入某个遗址获得传承而一步飞天令人羡慕的事,只是这些年来,这样的传说越来越少,毕竟遗址是越来越少。七个剑修站在杨波指定的东南方位上,在这个方位能够最强力度的集合这些剑修们的力量,呆会儿,这些剑修将发出他们最强的一剑,他们的这一剑,将给狐涎花的守护大阵打开一个缺口,里面的能量将顺着这个缺口宣泄出去,然后疏导进入前些天杨波建立的那座防御大阵里,否则狐涎花守护大阵庞大的力量瞬间会毁灭杨波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吴姓长老、熊飞飞、还有医修王双站在大阵的西北方位,他们要先于那些剑修对杨波所指定的地方发出攻击,攻击的力度要恰到好处,避免能量宣泄,还要将一部分的阵法能量传送到杨波所建立的防御大阵,增强那座大阵的防御力。杨波作为这次破阵的指挥者,此刻正全神贯注的体会着大阵内的能量流动,忽然他的眼神一闪,锐利而决然,手向做前方一指,大喝,“前方二十步,破阵!没有预想中惊人的动静,剑光汇聚成一条白sè的能量纽带,如一条蜿蜒前进的蛇冲进了狐涎花守护大阵最核心的部分,白sè的能量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在空气中缓缓变成了淡蓝sè的模样。看到能量颜sè变化,杨波心头一喜,这证明他的破阵方法没有错误,这个时候,另一个方向,那七名剑修也发出了破阵的攻击,红sè的火焰腾起,在寂静的空中静静的燃烧,如幽咽的鬼火。忽然,静寂空中产生了一股狂风,在这冰冷的世界显得格外突兀,这股狂风融合着守护大阵中的力量朝着那两股破阵的力量返卷而去,两股能量线沿着开始前进的方向不住后退,显然,依靠战斗小队成员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守护大阵的力量抗衡。杨波微微一笑,直到现在守护大阵的种种变化都在他预料的范围之类,他手指微变,弹出一个个小小的法诀,这些法诀在空中编制出一幅美丽的图案,只有熊飞飞看出一点门道这些图案竟然是一个个最基础的五行阵法。这些最基础的阵法按照某个特殊的图案排列,这种排列刚好将守护大阵的能量引导出来,传入一旁不远的防御大阵之中。得到守护大阵的能量传输,防护大阵高速运转起来,因为能量的高度密集,防护大阵里闪烁出五彩的能量光芒,这能量光芒一闪一闪,在这孤寂的冰峰之上显得格外耀眼。“大家都进入防护大阵里去!”杨波高声喊道,能量的输送已经有些不稳定,最终破阵的时候,很可能有能量溢出伤害到他们。众人躲进大阵,不大工夫,突然噗的一声,然后整个防护大阵轻轻摇晃了几下,就再无动静。“阵破了!”众人呆呆德看着自己手中的武器,困扰他们多时的守护大阵就这么一下子被破掉出乎他们的意料。不过大家的反应都不慢,齐齐的朝离自己最近的四品狐涎花前进,看看是否能碰到这些珍贵的花朵。一朵,两朵,狐涎花就这么轻轻巧巧地摘了下来,天啊,这一大片狐涎花该换到多少奖励,众人小心翼翼的开始采摘,这么多天在外围狩猎,他们采摘的灵药不少,采摘灵药的技巧大为提高,并不怕将灵药损坏。忽然杨波看到前方与一颗狐涎花与其它的狐涎花有些不同,在紫sè的花瓣上多了一些淡蓝。“五品狐涎花”后面有人惊叹,杨波也注意到这颗狐涎花有五片叶子,不过这颗狐涎花除了五品之外,还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医修王双已经从后面挤了上来,看见五品的狐涎花后,他如获至宝,双手不住就朝这狐涎花摸去,电光闪石之间,杨波那种不安的感觉立刻清晰起来,他大喊一声,“别动!”手挡在了王双的前面,就在这时,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从那朵艳的狐涎花上传来,杨波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当他醒来的时候,杨波发现自己处一个小谷之内,小谷不大,只需一炷香的时间的就能走遍整个小谷。谷内草木繁盛,不知名的小虫欢快的鸣叫着,和杨波沙沙的脚步声构成一曲充满生机的旋律。这是哪,杨波努力的回想,可是除了记起他发现那朵五品狐涎花有着不同寻常的阵法能量,挡住王双的手后,便什么也记不起来。他视察了一下自己的体,惊讶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突破到了练气九层,双手随意的施展,感到四肢百骸间充满了灵力,一举一动舒服之极。这时,一股熟悉的感觉从上那块土jīng灵聚成的玉玦传来,“爸爸,爸爸”一个nǎi声nǎi气的声音行玉玦中传出,杨波下了一跳,这声音居然是从玉玦里传出来的。“爸爸,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土土啊,你一直把我带在上的,你忘了吗?”一个小男孩从玉玦中蹦出,满脸的天真。“你。。。叫。。。土土”。土土给杨波的感觉极为熟悉,最初的惊讶过后,杨波立刻断定这个小男孩真是那块玉玦中的土jīng灵幻化而成。“爸爸,人家现在拥有神智了,恩。。。按照你们这个世界的规则,我应该被称作器灵。我是在你上出生的,所以你就是我爸爸”杨波一把抱住小男孩,猛亲了一口,熟悉的土jīng灵的感觉顿时涌遍了全,果然是可的土jīng灵,现在还变成了器灵,器灵在整个长海修真界都是非常珍贵的宝贝啊。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阵符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