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青木地牢阵的威力( 二)

    009青木地牢阵的威力(二)

    紧急的战斗中自然不会给肖飞思考的时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大盾,肖飞再次迎了上去,这个大盾也是一块中品法器,由于体积巨大显得有些笨拙,肖飞平时很少拿出,这次眼看况危险,便把大盾拿了出来,顶在最前面。

    ‘我的毒针刺中它了”小师弟叫了出来,他的法器就是炼化的一百枚毒针,以他的神识,平时可以驱动五六支针,利用飞针伤人,这次眼见着火灵猿厉害便将所有的毒针都埋在地下,利用爆炎咒将这些毒针激发出来,虽然火灵猿即使发现,打飞了不少,可是还有不少shè在了火灵猿的上。

    “砰”的一声巨响,肖飞被打得倒退好几步,再一看他手上的大盾被打得深深凹进去一块,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啊”后面全力施放法术和符咒的其他弟子一惊,不断施放的法术也是一停。

    “别管我继续放!”肖飞强行压下心中涌动的气血,却发现了这只火灵猿的弱点。这只火灵猿双目尽赤,变得力大无穷,可是自的防御却是大幅下降,后面那些师弟的火符冰符金剑符都能给它带去不小的伤害,有点像前辈们所说的进入魔障状态,按照前辈们的说法妖兽在受到严重伤害时,就有可能进入魔障状态,这种时候,妖兽攻击力大幅增长而防御力大幅下降,只要保护好自己不被妖兽攻击到,很快就能将妖兽打倒。可是筑基期的前辈自然有法抵御妖兽变强了的攻击,可是自己这群人能抵挡这只妖兽多久呢?

    急切之间,肖飞又一狠心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丝状网兜,这个网兜是灵器缚仙网的复制品,只能使用一次,筑基期的修士也能被这网兜网住,本来是肖飞的保命利器,可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藏私了,断喝一声“疾”这网兜就从空中落下,落下的过程中,这网兜不断变大,从巴掌大小变为了一个人形索,不大不小刚好将火灵猿住。

    火灵猿被住之后,大怒,本就有些神志不清此时就更加疯狂,巨吼连连,并不断的上串下跳试图挣脱上的绳索,可那绳索随着他的动作却跟着伸张收缩,牢牢地缚在它的上。

    “加快攻击,这网兜困不了这火灵猿多久的!”肖飞一边说一边将储物袋中的各种初级符、中级符不要命的发shè出去,发现了这只火灵猿不正常的状态之后,肖飞知道除非将这只火灵猿当场杀死,否则面对这只爆发力大增的妖兽,逃跑只是自寻死路。

    剩下人也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储物袋中能发出去的物品都发shè出去,以求能给火灵猿以更大的伤害,只可惜他们的家无法和肖飞相比,很快储物袋中的各种灵符都施放完毕,只能靠本的法术攻击。

    “快,谁还有能困住他的阵盘,我的缚仙网不行了”话音未落,这个缚仙网的复制品在火灵猿的巨吼声中被撕裂成片片碎末。

    “我有一个困龙阵”一个女生带着哭腔说,“这是我师傅交给我用来保命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扔出去”肖飞鼻子差点没被气歪,好在这个女弟子也没多做犹豫,将这个困龙阵祭了出去。

    这个女弟子祭出去的困龙阵有些残缺,只能属于低阶高级阵法,真正完整的困龙阵可是属于中阶阵法的。困龙阵一出几道黄光又将火灵猿困住,又给众人提供了不少的攻击时间。

    困龙阵提供了十数息的攻击时间,可转眼间在火灵猿的攻击下又岌岌可危,这时小师弟怯生生的问道:“我这里还有两个青木地牢阵,有用吗?”

    “那么垃圾的东西你也想。。。。。,快扔吧,死马当作活马医,困龙阵要破了”火灵猿是相当于筑基修士的水平,青木地牢阵是最低级的阵法之一,肖飞用惯了好东西,一听青木地牢阵这么垃圾的阵法本不想用,可是他上除了那个被打得凹进去一块的大盾再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又怕火灵猿突破困龙阵出来,所以只好抱着有比没有强的态度让小师弟将青木地牢阵的阵盘激发扔了出去。

    火灵猿刚刚突破了困龙阵的黄光束缚,青光一起,一团青光将它笼罩,这火灵猿也是极度愤怒,不断的被困住手脚使得它凶xìng大发,不顾上满是鲜血就这么朝青sè的光团撞去,肖飞心头一沉,刚才困龙阵发出的黄光也经不起火灵猿两三下的冲撞,这青木地牢阵发出的青光明显比黄光弱上不少,那还不一下就会崩溃。

    就当肖飞拿着那个残缺大盾做好了再次近格挡火灵猿准备的时候,青木地牢阵本来淡绿sè的光束随着火灵猿的冲撞sè彩突然爆发,绿sè的光彩如满天繁星般绽放,火灵猿凶猛的撞击居然没有起到作用,火灵猿一退,绿sè的光芒便恢复正常,火灵猿一旦攻击,受到攻击的光束便变得厚重,稳稳的将火灵猿困在阵法之中。

    “咦!”肖飞有些惊讶,他也算见识了不少好东西,眼前的青木地牢阵绝对属于jīng品,阵法输出的能量稳定而又持续,维持阵法所消耗的能量极少,这也是造成绿sè的阵法光芒极淡的原因,可一旦遭到攻击,被攻击的地方能量迅速集中,有效的加强的阵法的强度,能量运用居然达到这般jīng度,从实际效果来看不会逊于开始的困龙阵。

    惊讶于这青木地牢阵的jīng致,给了肖飞不少信心,其他人虽不像肖飞这般明白这青木阵的jīng妙之处可这阵法困住了火灵猿却是事实,一边朝口里扔着各种补充灵力的丹药,众人一边咬牙发出各种法术加大对火灵猿的攻击。

    这一个青木地牢阵持续的时间居然比开始那个那个困龙阵还要长久,源源不断的攻击之下,火灵猿的吼声越发凄厉,可是肖飞却从火灵猿凄厉的叫声中听到了一丝衰弱,终于不行了啊,肖飞咬牙继续攻击,一边指挥“小师弟,把你还剩的那个青木地牢阵赶快激发。”

    剩下的战斗不再有悬念,火灵猿看到第二团青光将它团团围住之后也仿佛明白这次在劫难逃,徒劳的又挣扎了几下,在不断的打击下仿佛使完了全所有的力气,就这么轰然倒地,除了不断的抽搐竟然动弹不得。

    火灵猿这个级别的妖兽基本全是宝,特别是这种妖兽已经有了内丹,虽说只是一级的妖兽内丹,可也是炼制筑基丹的重要原料,对于肖飞他们这种练气修士是非常难得的,其余的筋骨皮也都能换得不少的贡献点,可以说肖飞他们这次冒险杀死这只火灵猿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可是现在肖飞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中,而是一把抓住小师弟急切的问到:“小师弟,这青木地牢阵盘你哪里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阵符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