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七煌宝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灵梦 书名:恐惧降临
    阁老拿起一块红宝石,用神识查探了一下说道:“果然是完美至极的火灵石,冰灵石也是如此,六万颗灵石,已经超出五亿晶币了。”

    “我们白云商会的鸿雁阁做生意,依靠的就是信誉,不能多收那么多财富,这些灵石就暂且收下,五号贵宾房的梦真人,你等会可以直接支取一亿晶币!”

    喊来几名修士,将这些灵石收入法宝囊带走后,控制住心的阁老清了清嗓子道:“售宝大会继续,我们鸿雁阁一年一度的大会,奇珍异宝很多,绝不止这些,大家稍安勿躁,不用动气,也许接下来的宝物将更适合。”

    一件件物品接连拍卖出去,各种天财地宝不断出现,什么海潮石、寒铁之精、九天极光精华……其中一株能生死人、白骨的万年玉芝,比元阳金丹卖的价格还高,整整七千万!

    万年玉芝的功效,还不如曾经的凤凰之羽,只是重塑出一具罢了,林梦有心灵之光,当然不感兴趣,被一名女地仙买下。

    很快,售宝大会到达压轴戏的时候了,还剩最后三件物品。

    “这是一头仙兽,所谓仙兽,自然是成仙的灵兽!这仙兽的名字,叫探探鼠,是一只土系仙兽。能潜入地下,寻找灵脉、矿石、甚至宝藏,这样的仙兽,完全可以让一个大门派,变得兴旺发达!”

    拍卖台上的那只“仙兽”,看起来其貌不扬,就像一只直立、体硕大的褐色老鼠。门牙露在外面鼻子不时抽动,不过上法则的气息。连贵宾室的林梦,都感觉的清清楚楚。

    拥有这样一只仙兽,在一颗星球上,寻找矿脉灵脉,无疑是最得力助手。虽然仙兽不是攻击形,但比真正一头攻击仙兽的价值更大!

    林梦现在,不是东皇钟这样的先天灵宝,都不在他眼中,对能探查矿脉和宝藏的探探鼠并不感兴趣,他没再叫价,也让其他人松了一口气,否则一个随随便便。就拿出六万颗灵石的人,恐怕没人能和他抢东西。

    探探鼠被数个大门派争夺,最终以一亿晶币的恐怖价格成交,也可以看出,这些修真者对门派的看重超出自,这样一只寻找灵脉、矿脉的仙兽,对整个门派的弟子,好处受用无穷。

    三件压轴宝物。第一件仙兽,就卖了一亿晶币,不由让剩下的人对接下的宝物。更加期待了。

    第二件也没让众人失望,乃是一名渡天仙大劫失败,地仙的顶级人物,曾经赫赫有名的毒手真人一辈子修炼心得,和功法、道术,写成的一本笔记式《毒手真经》。

    这本毒手真经引起几名地仙的抢夺。最后被那名寿元将尽的地仙,飞天老祖,和另一名地仙合作,联合财力,用一亿四千万晶币买下。

    整个售宝大会,最后一件宝物终于出现,能在这样的大会上做为最后一件压轴物品的,当然是法宝,而且是一件仙器,林梦看过去,灵识查探发现,这是一件不下“南明离火剑”的天仙级法器。

    一座青红二色宝塔,名为“火雷塔”,名字很简单,威力极大。

    将敌人收入塔内,激发宝塔就会轰出丙火神雷砂,一种雷土火三元素混合的能量,看起来是一粒粒火焰灼灼雷光闪烁的砂子。

    丙火神雷砂吹拂之下,就连浩天镜那样的法器都会破开,收入塔中的人,被砂尘打碎,元神也会被雷火烧的一干二净,从而神形俱灭,是一件顶级攻击仙器!

    在林梦眼中,“火雷塔”稀松平常,东皇钟的镇压效果比这座塔更大,而且震动铜钟后内部星力、音波混杂,和时流、虚空之力结合,搅成一片混沌,天仙也要化为齑粉,对宝塔当然不感兴趣。

    “这件仙器的价格,一亿晶币,每一次叫价,加一百万。”

    阁老的话,立刻让一群跃跃试的修士,好像泄气的皮球般萎靡了,一亿晶币,仅仅起拍价,就是普通修士一百辈子也攒不下的巨额财富,那些门派掌门,商会首领,拿出一亿晶币也要伤筋动骨,心中掂量掂量。

    一颗星球上天仙级的法器,只不过区区数件,有的天仙一辈子,也就炼制一两件天仙法宝,仗其抵御漫长寿命中,出现的各种劫数,根本不会贩卖。

    “我出一亿三百万。”一名地仙女子开口叫价。

    有人开始出价,火雷塔的价格,自然节节的爬升,渐渐提升到了两亿,每一名叫价修士,都会仔细思索一番,毕竟这个价格实在有些超出承受力,这时风老祖突然开口:“三亿。”

    天仙级法器,落在天仙的手中能发挥最大效用,风老祖手中,原本不过只有一件同等级法宝,将火雷塔买下,等会正好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收入塔中,带回去炼化,并且问出对方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财富。

    原本不想叫价,见风老祖出价,林梦到又泛起一丝兴趣,说道:“我出五亿。”

    又是五亿!

    阁楼大厅内一片寂静,不少人望向贵宾室的目光,都带着羡慕嫉妒或狂,当然,一些修士也在冷笑,这梦真人,先前购买那颗未知生物的蛋,就得罪风老祖,现在显然是主动挑衅对方,难道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好。”

    风老祖心中反而不动气了,这梦真人,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死人,购买的东西也要落入他手,面对一个死人又有什么可气的?

    “这小子,真是……”

    利用宝镜看着拍卖会的三人中,白云真人和红叶真人都一脸无奈,先前的天使之卵。他们出头还多少能平息风老祖的怒火,现在。又当众狠狠抽了风老祖一耳光,就是想调解,恐怕也难了。

    “他居然拥有那么多火系和冰系灵石?我到对他有兴趣,如果能从他上得到百万颗灵石,就可以让我冰火真气更进一步。仙术冰火二重天威力,也提升一个级别!”

    这彩蝶仙子,修炼的功法《冰火宝鉴》,正是冰属、火属,林梦拿出的灵石,她可以直接吸收,见林梦又在拍卖台上扔出一座灵石小山,双眼放光。

    也是。林梦表现出的财富之多,哪怕天仙也要心动。

    “怎么办,风老祖,肯定要下手杀他,我们要不要出手?”红叶真人问。

    “哼,在白云城内风老鬼应该还不敢动手,先静观其变吧,这少年如果在风手上连逃跑都做不到。也没有资格参加我们的行动,等他被追的走投无路,我们再接纳他。也可以让他心怀感激。”

    白云真人想了想,又对两人说道:“这次的行动非同小可,我用卦象推演,需要七名天仙联手,才有成功的可能,你们也联络几名能信赖的朋友。彩蝶仙子。仙子?”

    两人赫然发现,彩蝶看着那一大堆红色、蓝色的灵石,和旁边的林梦,口中喃喃说道:“好帅啊!”,两眼闪闪发光,明显没听到刚才他的话。

    售宝大会的最后一件压轴法宝,天仙级的仙器火雷塔被林梦买下,大会自然结束。风老祖虽然心中恨不得现在就将林梦干掉,但也明白,在白云城不好出手。

    这到不是害怕白云真人,而是他如果在作为交易中心的白云城,这处安全区域因为拍卖结仇动手杀人,是挑战整个归明星,甚至这一片星域的规矩,到时肯定有不少天仙强者,联手对他进行追杀。

    “前、前辈,你需不需要……”

    绿雪的声音已经仿佛蜜一样的甜,林梦是一名地仙,还是一名天仙,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她只知道,这少年是一个在售宝大会砸了十亿的狠人!

    别说这梦真人相貌清秀,气质温和幽静,实力深不可测,就是一个相貌比飞天老祖还挫的普通人,她都要抓住机会!

    正要离开的林梦,疑惑的看了看媚眼如丝,脸蛋都泛起红晕的绿雪,这少女突然将一个什么东西塞在他手中,然后貌似很羞怯的跑开了……

    “凤仪馆天字一号房,子时,不见不散?”

    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林梦微微运起法力,将字条震成微粒,带着众女,不管周围人们各种各样的眼光,返回了红叶山庄,租下的那所院子内。

    “前辈,您今天的行动似乎有些冒昧了。”

    徐清衣的脸上,完全是一片担忧之色,虽然林梦应该是天仙,可风老祖在天仙中,也是一个强者,这次售宝大会上林梦的做法,恐怕会让对方不死不休。

    “无事。”

    林梦的灵识能感觉出,徐清衣这一番表并不做作,不由得暗暗点头。

    这名女子曾经在三岁时,被散修父母喂下一颗千辛万苦找到的灵果,从小修道打下底子,资质还算不错,更难得的是,一个人资质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上很多灵果、灵丹,甚至恶魔果实,都能改变资质,心却是天生,善良的心很是难得。

    这一次进入原初混沌,林梦并不想再和天堂,和那三名圣人结仇,但他明白就像米迦勒前往现实世界,在那和他大战一番那样,有些事,想躲是躲不过的!

    主神空间在手,前世和天堂的仇怨,莉莉丝那一边的恶魔们,前世是兄弟,这一世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让他们愤怒?

    总之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边有一些同伴也很必要,这是他为什么将凌梦,那口袋妖怪的神兽弄到边的原因。徐清衣现在的实力不强,未来发展下去,谁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再说他的主神空间,可以控制内部时间流逝,让这些人在主神空间修炼,能弥补修行时间的缺乏。

    心中有些意动,林梦想了想,拿出青红二色的火雷塔。说道:“你修炼的是雷系道法,这法宝能镇压敌人。将人收入其中,还能发丙火神雷砂,和你雷系道法,也算相得益彰,火雷塔我是为了斗气才买下的。拿在手中没多大用,就送给你了。”

    “扑通……”

    徐清衣双腿一软顿时跌坐在地,她狠狠的咬了咬舌头,才发现不是在做梦,林梦将手一抛,火雷塔已经落在她的上。

    “梦,梦真人……您……”

    牙齿都在打颤的徐清衣,用出最大的意志。才没让火雷塔掉落在地。做为一个曾经哪怕一晶币,都想掰成两半花的散修,她完全没想到,会有一天,手中捧着一件五亿晶币,从售宝大会买下的法宝。

    拿着火雷塔,这名17岁的散修少女心中没有高兴,反而惶恐。自己有什么资格得到火雷塔?难道梦真人,看中了自己?可五亿晶币什么样的女修找不到?就是那绿雪,也比她妖艳许多。

    “我。我不能要,前辈,这实在太贵重了!”

    徐清衣将火雷塔放在林梦前方的桌上,拘谨的后退两步,一名天仙级真人,想要她的真没什么。这些天做向导,在一个没有任何架子,温和无比,又清秀淡然的少年面前,她也不止一次想过,这要是她的道侣该多好。

    只是……这样的恩赐,实在吓到了。

    “既然你不想要那就算了。”林梦收起火雷塔,灵识感觉到徐清衣心中,没有任何后悔,顿时暗暗欣喜,这样的心实在不错。

    “嗯……”

    林梦似乎犹豫了一会,对徐清衣道:“这样,我很快就要离开红叶山庄和白云城,甚至归明星了,相遇一场也算有缘,临走之前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愿望,有什么愿望,就说出来吧。”

    几乎心中瞬间,就要提出让林梦帮她报仇的要求,但徐清衣还是止住这个想法,自己的仇自己去报,将这位前辈卷入其中,实在是懦弱的想法。

    正在思考,在修行方面有哪些问题,能请求前辈指点的徐清衣,福至心灵,她双膝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请前辈收我为徒吧!以后小女子,必定尊师重道,不会给师父丢脸,为师门惹辱!”

    “好。”

    林梦也不做作:“我没有师门,边只有一些同伴家人,我原来也没有过任何徒弟,你现在拜师,可以说是我第一个收的弟子,你资质并不差,但也不再我眼中,难得的是心纯良。”

    “现在你提出这个要求,我就收你为弟子!起来吧,这火雷塔,为师就赐给你,算你成为徒弟的礼物,在地仙未成之前,不要显露出来,否则怀璧其罪,做为散修的你,也明白这个道理。”

    “是,师尊!”

    从前辈变成师尊,林梦心中也很高兴,灵识沉浸在主神空间,发现凌梦,赵信、艾希、提莫,甚至妮娜和被遗忘者,都已经结束修炼,只有白玲,仍旧在冲刺天仙境界。

    现在没人监视,他干脆将所有人,都召唤到外面。

    “主公!”、“主人!”,各种招呼声响成一片,赵信称林梦为主公,后来艾希和提莫同样称他主公,主人就是妮娜和被遗忘者,对他的称呼。至于凌梦,这比凌波丽还三无的神兽,看见林梦,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些人……”

    徐清衣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林梦随带了这么多人?其中似乎还有一只强大的妖魔?这位师尊到底有多少秘密!

    “我在这颗星球,收了一个徒弟算是喜事,所以将大家都叫出来,认识一番。”

    林梦为徐清衣介绍边的家人,介绍到凌梦时,这蓝发红眼的少女,掏出一粒豆子状的物体说道:“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吃下后,能十天不饿,并且补充满体力。”

    “靠,仙豆,小梦梦,居然在七龙珠中,得到这样的好东西?早不拿出来!”

    看着拿出的物体,林梦有些无语,当初从七龙珠世界回来,凌梦并没有说在那个世界的遭遇,也没拿出仙豆。

    “你又不需要这个,给你也是浪费,还有,你也应该是小梦梦吧?所以不许喊我那个。”

    从对话中徐清衣听明白。这是一种特殊的丹药,吃下去立刻恢复体力。这样的丹药也够珍贵了。

    她见众人称呼林梦,不是主公就是主人,只有林小雪叫哥哥。这女子上的气息深不可测,在她感觉,就如同宇宙星空那样浩瀚。又看女子和师尊之间说话的语气,心中恍然,连忙跪在地上,恭敬说道:“谢过师母。”

    也难怪徐清衣会弄出这个笑话,在场的所有人,只有凌梦给了她见面礼。收徒的是林梦,长辈才给晚辈见面礼,这蓝发红眼的少女。做出的行为,不是师母又是什么?

    道谢时,徐清衣的心中,又有一点酸酸的,想不到师尊有道侣了。

    “咳咳……”

    林梦顿时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蓝发少女面无表的抬起手,用手指捏住他腋下的,顺时针转了两圈。然后一言不发的返回了主神空间。

    “怎么,师母似乎不高兴?”

    徐清衣的心中,变得有些忐忑了。

    “她不是你师母。我目前还没有结婚。”

    林梦看着周围的人,都是一副忍住笑的表,无奈摇头,“总之徐清衣,你自己安心修炼……嗯,这是师父的生命之源。是未来成道的法宝,你拿去参悟。我准备一个月后离开白云城,你最好能在这段时间,修炼到地仙。”

    从林梦上,飞出一块表面裹着一层青光的晶体石板,雷电晶板。

    “一个月修炼到地仙?”

    徐清衣心中一惊,怎么可能?不过拿到雷电晶板的瞬间,她的心中涌起惊涛骇浪,这晶板内蕴含的雷电大道,为什么如此深邃雄厚,几乎像……一名天仙的金丹?

    这名散修少女,父母曾经是一对接近地仙的眷侣,在一处危险地域探宝时,意外冲撞了一名天仙的好事。

    震怒的天仙直接飞出金丹,将两人撞成碎片,当初徐清衣修真十多年,年纪十四岁。在远处的她,永远不会忘记父母死亡的场面,那名天仙的相貌,和金丹蕴含的恐怖威压。

    修真之道,并不一定要破金丹为元婴元神,金丹有金丹的好处,元神也有元神的好处,一切还是看修士自己的选择。

    “在这红叶山庄参悟晶板,有些不妥,你进我一件空间法器去吧。”

    林梦将徐清衣收入主神空间,当然,他已经用灵识命令边的这些人,不要对徐清衣说出主神空间的秘密,这种混沌灵宝,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做完这一切的他,让所有人都返回空间修炼,他一人待在这红叶山庄内,在售宝大会上购买的天使之卵,被拿到外面。

    一名天使,如果是前世的撒旦会感觉厌恶,对现在的林梦来说,反而有些亲切。

    天使之卵据说是从一颗闯入这片修真星域的彗星得到,一般来说,天使之卵只有天堂伊甸园拥有,流落在外的天使之卵很少。由生命果实、智慧果实、神创造的天使之卵,自然珍贵,一诞生,最低的两翼天使都是地仙!

    天使在诞生之前,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只有神所形成的纯净灵魂。

    也难怪那些修真者会认为,这是祭炼第二元神的好宝贝,一颗纯净灵魂,加生命果实、智慧果实在光明法则下,产生的能量化,用一些特别的秘法,很容易就能修成。

    当然,第二元神不是谁都可以修炼的,第二元神,和林梦曾经的光灵体不同,而是真正的第二条命!就是本体被磨灭,也可以依靠第二元神存活,所以在修炼时,必须要从三魂七魄中,分裂出一部分。

    灵魂不够强大,修炼第二元神就是找死,灵魂哪怕足够强大,分出魂魄,没有类似“十三叶定魂草”之类的珍贵灵物协助,难以彻底恢复。

    所以第二元神的功效强大,一般人也不会修炼,更多人,会选择“外化”。

    外化也有很多种,有阳神化,是用体内纯阳之气形成能量体;有因缘化,梵天十大化就都是因缘化;还有灵宝化,灵宝修成的化,极为神奇,据说镇元子,将人参果树那混沌灵根。炼成外化,从而境界和法力。随之大增。

    不管第二元神,还是灵宝化,不是随便什么东西就能修的,林梦手中的浩天镜和南明离火剑,都没那个资格。买来的火雷塔也没有……

    用灵识感觉了一会天使之卵,林梦觉得,现在不是修炼第二元神的时候,于是将其收了。这时他感觉一股意识突然扫过红叶山庄,心中暗暗冷笑,风老祖显然急着找死了。

    离开山庄,林梦大明大晃的向城外走出去,离开城市后他御南明离火剑飞上天空。后方一道风紧紧追逐,不到半小时,已经在离白云城,足有数百里的地方。

    “售宝大会是各凭财力,你现在跟着我有什么目的?”林梦将剑光落下,站在一处山头,冷冷看着在一道风柱中,显出形的风老祖。

    “嘎嘎嘎……”

    心中怒极的风老祖发出一阵怪笑:“当初的售宝大会是各凭财力?很好。那么现在应该各凭实力了,你购买一件火雷塔仙器,手中居然还有一把不错的飞剑?嗯。将上的所有法器、财宝、灵石全部交出来,老祖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让你神形俱灭。”

    神形俱灭,听起来似乎很恐怖,可是和“抽取魂魄祭炼法宝”,或用某些手段炼魂。到还真算是一个痛快。

    “呵呵。”

    林梦嘴角露出一缕有些讽刺的笑容:“看来,你完全不明白招惹到的我,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是天仙?天仙又怎么样?老祖我曾经同时面对过两个天仙!”

    风老祖还以为对方这么有恃无恐,是因为具有天仙实力,不过他随即脸色大变,双手一搓,一大片黑蒙蒙的雷球向林梦炸去。又拿出一把折扇,猛一抖开向前一扇,天地之间,风起云涌,一道道风形成的风柱,四面旋转,相互绞磨。

    林梦先前,将散发的气息,控制在天仙级左右的强度,刚才稍微释放了一点点威压,被风老祖感应到,立刻就扔出准备未来抵御劫数,采天外罡风、地煞黑气,祭炼的天罡地煞神雷霹雳子。

    又拿出五灭风扇,扇出一道道五灭风柱!

    五灭是指灭天、灭地、灭神、灭魔、灭佛,乃是蕴含毁灭之道的风柱大阵,配合威力巨大的天罡地煞神雷霹雳子,这一番雷火轰炸、风绞磨下,林梦所在的区域,连同周围五六座大山,一起崩碎化为齑粉,内部一切,都在风和雷中陨灭。

    “毕竟是天仙级的强者,这攻击到有点看头,比当初我在混沌避难所,攻击恐惧魔王那一招混沌风雷.万物解离还要强大。”

    风老祖的实力,比同为天仙的白眉真人要强太多了,不过在林梦面前仍旧是蝼蚁。

    东皇钟出现头顶的上方,星光连接成环,爆炸的雷火和毁灭的风柱,接触到星光时纷纷消失。过了足有一刻钟,感觉真元有些不济,才停下催动法宝行为的风老祖,惊骇的发现,山峰吹成的盆地半空中,林梦头顶一座铜钟,周环绕星光之环,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这……时间、空间?这是时空大道!哈哈哈,先天灵宝,蕴含时空大道的先天灵宝!若是我得到了,金仙可期,金仙可期啊!”

    看到东皇钟风老祖几乎疯狂,他咬着牙,准备用出全部法力,甚至催动精血,拼着自耗修为,也将对方杀死,得到这件先天灵宝时,漂浮在林梦头上的铜钟,突然一声鸣响。

    “咚……”

    清脆的钟声中,正要燃烧精血拼命的风老祖,顿时被时流定住,这不是定法,而是凝固在停滞的时光中,而无坚不摧的虚空之力夹杂音波,扫过他的体。

    这片星域,大名鼎鼎的天仙风老祖,整个体,被时空两种力量共同作用,震的出现无数裂缝,林梦将东皇钟收起,一阵风吹来,风老祖凝固的体,轰然崩溃,变成一片灰白色的灰土微尘。

    远处正向这里赶来的白云真人,对边的彩蝶仙子说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钟响?”

    “这个时候,还有心管什么钟响啊!你给死老头!”

    彩蝶仙子心中焦急,这梦真人在她看来。就是一个鲜嫩可口的肥羊,要是被该死的风老祖干掉。那就麻烦了……

    风老祖变成粉末飘散,不过五灭风扇做为天仙级法器,到没有损毁,掉落在地上,虚空中这时裂开一处裂缝。各种物品、法宝、丹药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像下饺子一样的向外掉落。

    刚才他上的法宝囊,同样被震碎,储存物品的空间裂口打开,所以风老祖所有的家底,全部掉落出来。

    林梦在这些东西中搜寻了一番,五灭风扇祭炼多年,威力比火雷塔还大。都不入他的眼中,更不要说其他东西了。倒是其中一片玉简内,记载的功法,让他眼前一亮。

    元灵寄托术!

    修炼第二元神的秘术。

    元是指本我,灵是指灵魂,将灵魂分出寄托在宝物之中,修炼第二元神。这其中主要是有一种特别的清心、明神法门,可以修复因为修炼第二元神。受损的灵魂。

    林梦需要的就是这个!有了这个,就不会在修炼第二元神时灵魂受损严重,从而实力——甚至境界下降了。

    将玉简的内容记载脑海中。正要将风老祖的破烂,连同五灭风扇收起时,林梦看见远处天空,一道白色,一道红、蓝二色的流光穿梭而来,落在面前。化成一名白发白须的童颜老者,一个外貌只有十五六岁,却给人一种魅感,穿粉色衣裙,额头一圈蓝色金属镶嵌宝石的头环,瞳孔色彩变幻的少女。

    两个天仙!

    “是五灭风扇,扇出的风大阵!嗯,还有罡风和黑煞气组成的雷火气息,天罡地煞神雷霹雳子?怪不得几座山头都被炸毁了。”

    白云真人正在说话,突然看见了林梦手中握着的一把折扇,面容呆滞:“那个……五灭风扇?怎么会在你的手中?难道……难道风老祖,被你杀死了?怎么可能!”

    “为什么,我杀死风老祖就不可能?”

    林梦把玩着风扇,扇起一阵凉风:“我在路上,感觉风老祖追逐在后面,于是落在山头将曾经买到的一件仙器阵图,五岳炼形图,将周围五座山头纳入其中,布下大阵。”

    “那风老祖,太过自大,直接落入了大阵,受五座山峰之力的压迫,崩溃,可惜……他用元神调动扇子,又打出一些雷火霹雳子,将我的法宝彻底炸毁。”

    “呃。”

    彩蝶仙子本来想说这不可能,但想一想,林梦随便就拿出十亿晶币,购买天使之卵和火雷塔的场面,手中有一件能布大阵吸纳山峰,调动压迫的仙器阵图,还真没多少奇怪。

    “风老祖,真的死了?”白云真人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

    “他破去大阵,一件天仙级法器损毁的反噬,加上催动的五灭风阵、天罡地煞神雷霹雳子,都在大阵内爆发,当然死了,而且形神俱灭。”林梦不会告诉众人,杀死风老祖用的是东皇钟。

    “这……唉,风老祖,修道两千余年,也是一个了不起的高手,只是格太过凶吝,睚眦必报,迟早也要死亡。”

    白云真人松了一口气,风老祖和他之间没关系,冒然跑来,很可能会干扰到他们的计划,这次死亡,正好免去一个后顾之忧。而林梦……杀死风老祖,哪怕凭借一件仙器阵图,也十分了不起。

    “你二位是?”林梦明知顾问。

    “呵呵,梦真人的年纪应该不太大吧,那种心灵上的年轻活力,老夫完全可以感觉到。老夫就叫你一声小友了,我是鸿雁楼大老板,也是白云城的城主白云真人,这位是彩蝶仙子,一名妖仙,是我们归明星上的第二位天仙真人。”

    林梦连忙抬手行礼:“鸿雁楼的售宝大会上,感谢白云真人照顾。”

    “不必感谢,这到让我有点心中惭愧了,区区二成手续费,小友应该也不会看在眼中的。”环视周围一通,白云真人说道,“这里不便说话,不如我们离开回白云城?”

    “好的。”

    三人驾驭遁光或飞剑,飞向白云城,至于死去的那风老祖……已经没人再去过问了。

    被白云真人,请到一处青翠幽绿,位于湖心小岛的竹舍中,三人坐定,白云真人开口说道:“我感觉小友的修为像天仙,又似乎有点奇怪,不知梦真人的真正实力,是不是天仙?”

    “我修炼的功法有点特殊,不过……可以明确说,不在天仙之下。”

    “哦,既然如此,甚好!我有一件好处,要几名天仙强者联手,才有可能拿到,小友不知有没有兴趣?”

    白云真人从背后也观察了许多天,当初徐清衣带着几名女子游玩,那些人的待人接物上,特别是林梦的妹妹林小雪,心地纯良——而且看林梦一清幽淡然的气息,绝不是恶人。

    能修炼到天仙,白云自认看人有几分眼光,不会看错。

    “这……还不知是什么任务,我怎么能随便答应?”林梦装作一副犹豫的样子。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来长话短说。”

    彩蝶仙子似乎是个急子,也不拿出平常在小辈和弟子面前,伪装出的那副温文尔雅样子,直截了当道,“这片星域,是广成子真人留下的道统,所有人都知道。”

    “广成子真人,那位金仙来自哪里,我们并不清楚,不过当初来到这片星域,那位金仙前辈,是等待一件孕育的宝物诞生。等待上百年,并且在这些年中不断点化生灵,传播道统的他,发现七千年前,还不是宝物真正诞生的时候,只好离开。”

    “这些事,留在广成子真人传下的一枚玉符中,玉符两个月前出世,再过不到一年,就是宝物真正成熟的时候!”

    林梦心中暗暗吃惊:“广成子金仙离开这七千年了,那么说,那件宝物至少花费了七千年时间,凝聚形体?难道是混沌灵宝?不,混沌灵宝,只会在原初混沌诞生,开天辟地后自然产生的一切宝物,最高也是后天灵宝。”

    “只是广成子专门来到宇宙边陲,等待那件宝物,又过七千多年,才真正成形出世,岂不是一件后天诞生的至宝?”

    林梦顿时意动,抛开创世晶板和主神空间,两件规格外的东西,他唯一可以在金仙级大战中,派上作用的法宝,就是东皇钟,东皇钟主要用处是防守、镇压时空。

    若是能得到一件后天至宝,特别是攻击形至宝,就是真的面对了米迦勒、加百列、甚至梅塔特隆那个级别,战斗也能派上用处!

    阐教广成子,可以说是大名鼎鼎,曾经威震洪荒,他是元始天尊坐下弟子之一,手中有一件法宝番天印,是上古天柱不周山的半截山峰炼制,威力无穷。

    能被一位知名金仙看上的至宝,级别之高不用多说,本来林梦要离开归明星,向宇宙中心飞去,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准备留下——那徐清衣,能在白云城内叫住他,是一个机缘,现在未必不是他的一个机缘,既然路过,没有道理不取。

    “那是什么法宝?广成子金仙有留下消息吗?”林梦问。

    “金仙前辈留下的玉符中,只给出了法宝的名字,没有说出类型和功用。”彩蝶仙子将手一挥,一些光点般的彩色粉末,在半空中排列出了四个大字:“这就是那件法宝的名字了。”

    林梦看过去,只见四个古篆,正是……

    七煌宝树!

重要声明:小说《恐惧降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