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折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沧立 书名:激荡乾坤
    二胖其实并没晕转过去,知道王爷急于找黑飞侠报仇,故意晕转过去让王爷焦急,必然延怒于大胖和家丁们刚才对他的暴打污辱。果不其然王爷喝令大胖背他回府,二胖心头一乐在大胖背起时手指猛地掐抠一下他嗓门。

    “啊!”

    大胖被掐得双眼一黑跌扑在地,二胖紧掐着他双肩不曾甩向前。“混账,背个人都背不动!”听到王爷在后训斥,大胖吓得咬紧牙关背着二胖爬起,双腰被二胖膝盖紧紧顶住,疼得嘴角直咧朝府中行走。

    王爷一眼看到下风头二胖脱下的那件外衣,抬手指下一个家丁要他上前捡起,家丁捏着鼻翼上前捡起,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急走几步到二胖后,“披上外衣,不要感冒了!”边说边将外衣披到二胖上。

    一股臭味熏得二胖险些睁开眼,心中暗骂“妈的,老子rì后剥了你的皮!”但又不知那个家丁所为。王爷喜许地看一眼披上外衣回转的那个家丁,“攥紧外衣,不要让二胖凉着!”王爷提高音调冲背着二胖的大胖提醒。

    阵阵臭味也不断扩到大胖鼻前,真想颠晃几下将披在二胖上的外衣震脱,忽然心内一动伸手将外衣一扯,黄乎乎处竟裹到二胖面庞。二胖脸上气与外衣上黄乎乎处一接触,面肤上顿时粘上一片,臭味熏得他再也忍受不住,一直顶着大胖双腰的膝盖猛一用劲,大胖被顶得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二胖从他背上翻滚向一侧的刹那手臂一舞,勾起的外衣冷不丁罩到大胖头上,头发上粘上黄乎乎一片。后面十几米远处的王爷正和王妇人站着说话,转头一看冲趴在地上直揉腰肢的大胖泼口大骂,王妇人和他告别离开都不曾注意。

    走上前一股臭味呛得王爷又倒退几步,二胖躲在一侧仍一动不动,大胖手臂一挥那件外衣被甩到几米外,爬起来一边揉腰一边伸手揩抹头发。

    王爷转到上风头紧捂鼻翼,本来打算让二胖带路察看发现黑飞侠的地方,现在见他一直不醒,将一腔怒气劈头盖脑泄发到抽打他的大胖上,一个家丁上前yù背二胖,王爷喝开仍叫大胖背起。

    “妈的,我知道你一直在装蒜!”大胖背着二胖轻骂一声,二胖勾在他脖间的手指猛朝他嗓门一戳,疼得大胖咧咧嘴再也不敢发声,担心王爷再次发火吃不了兜着走。

    那件外衣王爷叫一个家丁捡起来包成一团带回府,“我cāo你nǎinǎi八辈子祖宗!”回府后大胖被安排照料二胖起居饮食,那件外衣也让他提到河浜清洗,见旁边无人边清洗边将二胖骂个狗血喷头。

    二胖肚中饿得发慌,担心一直昏迷吃得不饱,所以背回府当天醒转过来,只是躺在上虚弱无力,吃喝拉撒都要大胖伺候,稍有不满就呻吟喊疼,王爷急于让他好起来去找黑飞侠,一听呻吟声就冲大胖训斥一通。

    “亲爷爷,你不要再喊叫了,我小心照料你还不成!”大胖自感晦气领会错王爷旨意,搜寻二胖执法过度,吊打一番现在报应到自己头上,一连几rì求爷爷告nǎinǎi二胖呻吟才慢慢减少,病似乎慢慢好起来。

    “二胖,这些银子拿着,捉到黑飞侠还有重赏!”一次躺在上王爷过来看他赏了三锭银子,二胖喜得千恩万谢,庆幸自己因祸得福。王爷了解黑飞侠行踪,二胖添油加醋将自己如何不顾寒冷林间埋伏,如何发现黑飞侠、白飞侠,自己不顾危险上前打斗,终因势单力薄让黑飞侠、白飞侠逃脱的经过讲一遍。

    “白飞侠?”王爷一愣随口发问。

    “就是常和黑飞侠形影不离的那个女的,叫嫦玉!因为长得白,有时又穿一白衣,所以民间叫她白飞侠!”二胖想到昨天躲在箱中听到嫦玉和黑飞侠说话的细细声,一股嫉妒憋得脸庞通红。

    这天室内只有二胖一人,偷偷在被窝内把玩那三锭黄灿灿银子,忽听到院中传出噼噼啪啪打斗声,打斗声时高时低使他好奇不已,不住起溜下,压轻脚步踱到窗口窥看。

    其实他根本也没啥病,只是故意躺在上吃喝拉撒折磨大胖照料,以报他捆绑吊打之恨。透过窗口一看大吃一惊,院中两个黑衣人正打得激烈,一个大汉**上膀粗腰圆,一柄大刀在手中抡得转轮一般飞快,雪亮刀刃形成一团寒光紧紧罩着一个高挑瘦子。

    瘦子舞着一根一人多长的铁棍,手奇快一闪穿出罩着的寒光,跃到持刀大汉背后抡棍便打。大汉刀背反磕击开铁棍,两人一进一出打得难解难分,王爷、娘娘、公主、家丁们都在一旁观看,人群中还有几个不曾见过的生面孔。

    二胖立在窗口看得入神,渐渐进入角sè一会为抡刀汉子叫好,一会又为舞棍男子暗暗喝彩,双手还不自划弄着。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他划弄的手臂,“好哇,你小子原来没病装病!”转头见到大胖神不知鬼不觉来到边,抓着他手腕朝门口拉去yù见王爷。二胖急忙转铺扑去,奈何手腕被大胖紧紧抓住,拉拽中二胖扯到铺棉被,大胖猛一发力又拉得他门口掼去。

    一声响动二胖扯着的棉被中滚出三锭银子,正是先前躺在被窝中玩赏的银子,二胖急忙弯腰去捡,一只大手蓦然从肩旁抢得一块。

    “好哇,二胖,上次盗了王府二锭银子,现在又盗三锭!”大胖抢得一锭银子朝兜内揣去,二胖捡起另外两锭银子,揣回兜中去夺大胖那锭。

    “你没病装病,再抢我要叫王爷了,王爷!”大胖捂着口袋朝门口退去,二胖怨怪自己被院中两个男子打斗吸引,忘却将在被窝中赏玩的银子藏好,“这是王爷赏给我的!”边说边扑到大胖前拼命抢夺。

    “嗯?二胖,体好啦?”正抢夺得难解难分,不远处忽然传来诧异声,二胖一愣发现俩人已挣扯着来到门外,被王爷看到朝这边走来。

    俩人立即停止挣扯,大胖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诡笑,二胖狠瞪大胖一眼,知道中了jiān计被引出门外。

    平白无故丢了一块银两yù向王爷诉苦,王爷忽然上前一把抓住二胖右手,转朝持着刀棍打斗的二个汉子一扬手:“霹雳闪,飞轮旋,过来!”

    唤作霹雳闪、飞轮旋的两个汉子听到喊叫迅疾转,目光如电扫得二胖心头一惊站立不稳,一刀一棍旋风般朝他袭来。

    ;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