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伏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沧立 书名:激荡乾坤
    二胖急跑到山坡旁,捡起一块碎石砸向黑狗。黑狗受到惊吓窜到草屋墙角,停在那里仍冲他方向狂吠不已。

    “谁,站住!”几十米外传来吆喝声,星光下转眼出现几个提棍握刀的影。二拦穿进树丛慌不择路,不知跑出多远人声渐渐减弱,松一口气叫声“妈哟”摊坐于地大口喘气,忽然一道手电朝这边树丛上方扫掠,赶紧起躬腰朝黑暗处窜逃。

    一脚踩到什么滑扑在地,刺鼻臭味呛得他忙朝旁一翻,微弱星光下看到是一堆牛粪。“好象听到有响动,附近搜搜!”不远处传来人声,手电左晃右扫吓得他趴在牛粪边一动不动,竭力屏住呼吸抵挡扑鼻臭味。

    搜索脚步声渐渐远去,二胖一骨碌翻捂嘴朝远窜去。“臭死了,臭死了!”指缝间接连不断扩出嗡嗡声。深一脚浅一脚不知跑了多远,臭味如影随形依然呛鼻,确信周围无人钻出树丛,星光下看到衣襟前黄乎乎一片。

    “咳,咳,真晦气,真晦气!都是那个臭女子,也不知王爷看上她那点好,还躲在车内密会......”二胖气得把一腔怒气泄发到白天带他来此的妇人上,忽然想到妇人当时排队领布料,现在十有仈jiǔ在家中量体裁布做新衣裳,而自己一臭味狼狈不堪,愈想愈气迭连骂几声“臭老太婆,臭老太婆!”

    深秋天气晚间寒气人,二胖捋了一把树叶朝衣襟处黄乎乎地方擦去,擦了半晌依然臭气呛鼻。“去你妈的!”气得脱下外衣随手朝远一扔,忍着阵阵寒风朝前走去。

    走了几十米忽然拍下脑门惊呼一声“妈啊!”转头急朝回跑,借着星光看到外挂在树枝上随风摇晃,扑上前忙不迭朝口袋摸去,手臂抖索半晌终于掏出两锭银子。

    迎着星光仔细看一下银子,用衣袖小心揩抹一下揣在内衣口袋内,下决心有机会一定存进当铺拿利息,放在上成天担惊受怕。一阵寒风吹来打个冷颤,看下挂着树枝上的外衣犹豫片刻朝前跨去,忽然想到外衣也是王爷所赐,回去要是上没有外衣难以搪塞过关。

    上陡然再起一阵寒颤,他捂紧单薄内衣领口转取下技头外衣,冷风吹得外衣上黄乎乎地方已有些干结,呛鼻味道减轻许多。外衣一穿上顿时感到乎乎,走出一段路忽然转头朝四周察看,白天和妇人坐在车厢内被车夫拉到此地,根本没记道路方向。深更半夜又无人问路,即使碰到生人也不敢贸然上前,担心被搜寻的人捉住。

    胡乱摸索着前行越走越感到没方向,jīng疲力竭双腿一酸摊倒在一堆杂草上,嘴唇咕噜着动弹几下体,双眼一闭竟至睡转过去。

    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睁开眼皮发现树叶间透进熹微sè,惊叫一声翻坐起。揉下眼皮打几个呵欠,起扭下腰活动一下四肢,辨别一下方向朝东走去。

    晨风一吹鼻中呛进一股怪味,低头看到衣襟上黄乎乎地方虽已干结,但脸庞一低就在眼前闪晃确实恶心,眉头一皱忽然抬臂将外衣再次脱下,衣襟朝向后背反穿在上,“眼不见为净!”一边咕哝一边别转双手反系后衣扣。

    拨弄着树枝摸索前行,忽然眼前一亮透过树叶发现前方不远处出现一条大路,依稀感到昨天和妇人坐着马车透过窗口看到正是此路,心头一连忙穿到大路上,张臂兴奋得连转几个圈。

    沿着大路朝前行走,睡了一觉感到jīng神许多,只是肚中饥饿难熬,坚持着走了一段路程,看到前面路边有一个买早点摊头,肚中饿得慌只好掂摸一下兜内银块,上前准备买一块大饼充饥。

    “妈啊!”摊头几个买早点的男女突然惊呼一声,纷纷四散跑开。二胖莫名其妙朝远跑的男女扫看几眼,靠近摊头要买大饼,老板突然挥起铁铲大吼一声:“滚,滚远些!”

    “我难道不付银子吗?”二胖掏出亮晶晶银子朝老板炫耀一晃,老板铁铲一挥一滴油汁险些溅到他脸上,“滚不滚,不滚我不客气了!”老板声sè俱厉,挥动的铁铲上油汁随时会溅到上。二胖忍着一阵肠胃痉挛气得脸sè煞白,低头朝一块大饼拿去,忽然看到自己前没有纽扣,才想到外衣反穿在上,满脸通红明白老板发火和别人逃跑原因。

    一滴油冷不丁蹦到拿大饼的手背上,疼得手臂一缩松开,“不卖就不卖,真是的!”红着脸转离开摊头朝远走去。

    “送给你!”忽然,老板铁铲一挥,二胖搁下的那块大饼甩到前面,二胖下意识伸手去接,烫得大手连续将大饼抛了几下。远远躲开的男女见他渐渐朝远走开,才缓缓走向摊点。

    二胖饥肠辘辘实在难以忍受,再说大饼是老板强行甩来送他,捧着大饼狼吞虎咽边啃边走。远处一个行人迎面而来,擦肩而过忽然一声惊叫朝旁一跳,转眼象躲瘟神般撒腿跑开。二胖抹下啃下大饼的油嘴,满脸通红迅将反穿的外衣下,知道众人躲避嫌弃皆由此引起。

    外衣上黄乎乎地方虽已干结,但晨光一照仍显得扎眼,二胖自己看一眼也想脱手将外衣扔掉,难怪刚才走近摊头吓得众人四散逃开。随手挥起外衣yù扔,忽然想到是王爷所赐,揉成一团将黄乎乎地方裹在里面,抓在手中朝前赶路,准备到府中附近河浜中再清洗。

    白天气温比夜里暖和许多,边走边东张西望担心迷路。走了几里累得脑门上沁出汗水。碰到一个行人上前问路,得知福王府还有四五里路。他不敢停下休息继续赶路,知道回去准受罚,气得在心中不住骂昨天一起去的妇人。

    “妈的,这死老太婆,骗老子到这鬼地方,也不知搞啥名堂!”

    昨天妇人神秘兮兮要见王爷,结果反让他受了如此之罪,现在思前想后也不明白她葫芦内卖什么药,难道要带王爷到施舍的地方捞些财物......前方出现一座山峰打断胡思乱想,仔细一看正是昨天和女人乘车离开的地方,知道离福王府不远,顿时来了jīng神加快速度。

    来到山脚下顺着昨天的山路前行,穿过一片杂树丛,眼前出现一片压折的杂草,几根断枝散乱在地,正是昨天扑压妇人并求她饶恕的地方。

    望着眼前倒伏杂草,二胖气得捡起一根断枝,朝倒伏杂草骂骂骂咧咧乱打一通。

    突然,一声唿哨树树中钻出几个大汉,扑上前将他摁倒杂草上,为首的正是大胖,近来荣升为福王府管家,大喝一声指挥王府家丁将二胖绑得严严实实。

    ;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