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噩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沧立 书名:激荡乾坤
    二胖蹑足踱到紧关的厢房木门边,侧耳听到外间大门口男子吆喝别人排队领布,担心夜长梦多转跨到半人高的三只木箱前,用手一推感到脚前的一只木箱异常沉重,转手推第二只木箱也很沉重,喜不自胜伸手强拽铁锁。

    忽然,一阵说话声从屋后窗外传来,猛地一抖抬头发现窗扇未关,急穿到窗前一眼看到一对男女在几十米外边说边走,急将窗子关上心中怦怦直跳。一对男女并不曾注意到这边,说话声渐渐远去。

    “还好,还好反应快没被发现!”二胖暗自庆幸再次来到箱前,扫看室内没有敲铁锁的物件,憋足一口气活动一下青筋暴突的手臂,朝中间木箱铁锁伸去强扭铁锁。

    手掌肌阵阵疼痛。奈何铁锁生根一般难以扭脱“妈的,难道到嘴的肥内还吃不成?”二胖急得心中生火转头朝室内再次扫看,后悔没从外面带根木棍进来。忽然,他目光停在最里面一只木箱铁锁上,弯腰一摸咧嘴嘿嘿笑了一下,铁锁挂在锁扣上竟没上锁。

    “天助我也!”

    二胖喜得赶忙取下锁扣上铁锁放在一旁,急不可耐打开箱盖。突然,他目光直勾勾盯着箱内,半人深的箱内空无一物,气得脸sè发青双拳紧握。“妈的,另外两只沉甸甸,偏偏这一只空无一物!”心中气得真想狠踹木箱一脚,忽然外间传来脚步声,仔细一听感到有人正朝厢房门口走近。

    “要是有人闯进,一切都完了!”

    二胖转想翻窗逃跑,但旁边两只沉甸甸木箱使他心犹不甘。脚步声离门口越来越近,急下一头扎进空着的箱内,蜷缩着子将箱盖合上。

    门锁一阵响动有人开门进来,走到箱前忽然嘀咕一声:“里面一只箱子布料拿完,忘记锁了!”二胖蜷缩在里面双拳紧握,提防来人万一揭箱盖当面一拳,然后翻窗逃脱。

    “嗒!”忽然,听到一声响动,来人将木箱锁上。二胖叫苦不迭又不敢喊叫。中间一只箱子被来人打开,接着传出搬运东西的声音。“妈的,不要将银两全搬走,给老子留点!”他在木箱内焦急万分,嘴唇蠕动着险些叫出声。

    室内响起一些嘈杂脚步声,显然有人朝外间搬运东西。“大侠,你好!”忽然,他听到有人打招呼,一阵人声喧哗外间涌进不少人,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黑飞侠,他就是黑飞侠!”

    “妈啊,哪壶不开偏偏揭哪壶!想不到在此处碰到黑飞侠!只是老子在箱内,要不然,哼哼!”二胖蜷缩着子紧紧捏住双拳,似乎如果在箱外准将黑飞侠打趴下不可。

    只听外面许多人和黑飞侠寒喧,感谢他施舍银两委托僧侣和自愿者赈灾济贫。黑飞侠询问一些救灾况,鼓励大家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声音富有磁xìng充满魅力。

    “铁舟,粮食和布片又要采购了,但银两......”一个细细声传入二胖耳中,心中一动感到曾在哪里听过,“我俩是恋人......”恍苦隔世的声音似又要耳边响起,那是和jǐng察在深山追赶黑飞侠,被他挟着的嫦玉面对群山发出的心声,这声音二胖至今还能辩出。

    “嫦玉,不要紧,会有办法!”充满磁xìng的声音再次传来,二胖气得真想掀开箱盖,跳出来和黑飞侠一决雌雄,现在才知道黑飞侠叫铁舟。

    声音渐渐平息,接着又传来男子吆喝排队领布声。厢房木门“砰------”一声关上,室内顿时再趋宁静。“憋死老子了,憋死老子了!”二胖蜷曲着子一直紧持,嘀咕着伸手去顶箱盖。奈何箱盖犹如铁箍一样坚固无比。一开始还用劲顶了几下,见难以掀开沮丧万分:

    “怎么办,怎么办!偷鸡不成蚀把米,弄不好连老命也赔进去了!”

    沮丧至极拳头冷不丁碰下木箱,发出“咚”的一声。“里面好象有什么声音!”外间有人嘀咕一声,厢房门迅被打开,有人进来查看着走到窗口,推推窗扇转朝外间边走边说:“可能听错了,大白天贼胆包天也不敢进来!再说箱内还剩一些布片,不是金银财宝!”

    厢房门再次被关锁上,二胖听得真切浑如泄气般软摊着。“咳,早知里面是布片,犯得着险把老命搭上吗!”越想越气又不敢使劲顶弄箱盖,担心再次弄出声响必暴露无疑。

    折腾一番无法脱,疲乏至极脑袋顶靠着箱板直喘粗气,双眼渐渐耷拉昏昏yù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到喧闹的室外也一片寂静,眯细双眼凑近板缝朝外观察,室内一片黑暗。

    静下心来再次倾听片刻,确信外间人声皆无,“天黑了,此刻若再不逃,挨到天亮就完了!”二胖揉揉晕胀面门,将仰面朝上的子因难翻转朝箱底,四肢撑着箱板,腰背朝上弯起使劲顶拱箱盖。

    箱盖发出两声吱吱声,忙停住顶拱侧耳细听,确信外面无人反应继续顶拱。铁锁铰链被顶绷得很紧,但仍牢固不断。二胖静下心研究一番,发现刚才吱吱声发自箱盖另一侧,判定是板中铁钉被拔动声音。

    他大脚反勾朝上朝箱盖另侧狠劲蹬顶,再次听到两下吱吱声。心头一喜大脚和腰背一道用力,“吱------”箱盖另侧箱板铁钉终于被顶脱。

    “妈哟,累死老子了!”

    肥胖子赶紧朝箱外拱起,一不小心木箱随着他体翻向一侧,体一半躺在地面上,一半躺在箱内,望着窗口洒进的星光大口喘息着半晌不动。

    不知躺了多久猛地一颤,想到此处夜长梦多,费尽爬起靠近窗口,借着星光仔细朝外扫看,确定无人小心朝窗扇推去。

    推了一半忽然止住,转又来到另两只木箱前,心犹不甘弯腰摇晃。两只木箱份量比明天摇晃时明显轻了许多,“妈的,快被他们捞走了!”边说边朝铁锁摸去。

    两只木箱铁锁紧紧锁着,转yù离开又怀疑箱中布片内说不定夹着银两,正在犹豫隐约听到木屋外一声异响,吓得一步穿到窗口。

    悄悄立在窗口朝外观察半晌并无异常,怀疑自己听错又回头朝木箱看一眼,犹豫再三苦无敲锁东西,再说箱内果真只有布片也得不偿失,担心夜长梦多,牙关一咬翻出窗外。

    贴靠墙壁看到南面不远处山坡上草木茂盛,猫腰窜到草房南面墙角,朝两侧略一扫瞄哧溜一下朝山坡穿去。

    “汪,汪汪汪!”草房西面不远处蓦地响起狗吠声,转眼出现一条黑狗朝他这边扑来。

    ;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