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金屋藏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沧立 书名:激荡乾坤
    王爷和娘娘也迅速来到女儿房间,窗外微风呢喃并无异常,以为她刚从昏迷中醒转产生幻觉,此刻倚着头脸上泛起些许红润,悬着的一颗心方才放下,将拥着房内的家丁撵到外间,安慰几句让她好好休息。

    忽然,王爷一拍衣袋大惊失sè,急忙从女儿头转跨到房外。一眼看到一个家丁弯下腰,伸手朝刚才飘落于地的纸条捡去,赶忙快冲两步一脚踩住纸条,弯腰捡起揣到衣袋内。

    这时房屋一角发出惊呼,王爷转头看到丫环被家丁胳膊卡得耷拉下脑袋,体发软下沉,卡她的家丁渐渐感到手臂乏力浑出汗,腰前倾随时会和下沉的丫环一起扑倒在地。他见王爷朝这边张望,陡生一股力气腰一将快软瘫到地的丫环拽立在怀前。

    “老实些,刚才竟敢在王爷边握着匕首……”家丁卡在她脖前的手臂猛一用劲吼了一声,丫环脑袋耷拉着毫无反应。家丁毫无察觉继续训斥,忽然一股劲风袭来堆着横的右颊吃了一记耳光,愣得手臂一松丫环瘫倒到腿边,“哐------”的一声左颊又吃了一记耳光。

    “nǎinǎi个雄,打猎半天逮不到一只野鸡,此刻倒逞英雄!”

    家丁见是王爷揉着面颊瞠目结舌,王爷怒容满面瞪他一眼转头俯看丫环。旁边几个家丁听话辩音脸庞也时红时白,先前陪王爷打猎所获甚少。手中提着野兔的一个家丁面露喜sè,将猎来的野兔提在众人面前晃悠几下,王爷忽然蹲下摇晃着丫环焦急轻唤:

    “小玲,小玲,醒醒,快醒醒!”

    “她刚才在王爷边握着匕首,要刺王爷和公主……”揉着面颊横的家丁平白无故吃两记耳光心犹不甘,被唤作小玲的丫环双眼紧闭嘴辰发紫,摇晃几下王爷忽然起,猛地朝辩解的家丁瞪一眼,家丁赶忙后退两步,耳边蓦地响起一声大吼:

    “愣着干啥,快去请医师!”

    目睹揉着面颊跨到门外的家丁背影,王爷吆喝几个女佣将小玲抬到一张上。先前大胖、二胖被打,众人都拥到院中,王爷在屋中拉着小玲询问小姐晕倒缘由,小玲将将屋内突现洞穿纸条的匕首,公主被吓晕的过程讲一遍。

    王爷从衣袋内掏出匕首和纸条,朝纸条上扫看一眼脸庞立即变sè,嘴唇哆嗦匕首“乓”一下掉到地下。小玲弯腰捡拾匕首,耳边忽然“嘭------”一声吓得她一跳,转头看到王爷瘫倒在旁双眼紧闭,吓得握着匕首愣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此刻王爷知道众人冤枉了丫环,顺势将一腔怒火发泄到卡她的家丁上。家丁请来附近有名医师才将功被过,王爷、公主和丫环调理几rì也无大碍,大胖、二胖仗着平rì练过一些功夫,皮之伤也恢复得较快。

    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众人渐渐将匕首和纸条那事忘记。只是王爷近来狩猎次数明显减少,乐得家丁有了不少空闲。这rì王爷由一个心腹驾驭马车,乘车来到一处繁华大街。在一处弄堂口马车停下,王爷独自一人朝弄堂深处走去。

    “王爷早去早回!”

    心腹朝王爷背影瞟一眼,似乎黑守成规心照不宣。王爷走了几十米朝左拐弯,沿着石径来到一处闹中取静的楼阁前,左右jǐng惕扫瞄几眼见无人跟踪,快速打开门一步跨进楼内,转手将门反锁了。

    “王爷,你让俺家等得好久!”

    沿着雕木扶手楼梯刚上二楼,一阵浓郁脂粉香味突袭而来,一双细软洁白的手臂蓦地圈上脖子,嘀嘀声迅将他连rì来忧虑一扫而光。

    “心肝宝宝,这不是来看你了嘛!“王爷“剥剥剥”在贴近的一个小姐嫩白脸庞上亲几口,伸手挽着她纤细腰肢朝一个房间走去。

    “人家守着诺大一所楼房,冷清死了!王爷要常来看看俺啊!”小姐傍着他怀前撒不已,快到门口腰一软似要摔倒,王爷拦腰将她抱起,一步跨进房间连声说:“常来,常来!”

    小姐躺在他怀前勾着脖子,王爷看着她美脸庞浑酥得快要散架,急跨几步将她朝一张上放去,急不可耐解着衣服。

    小姐机灵地一骨碌翻,转沏一杯气腾腾香茶朝他递去:“王爷一路辛苦,先歇歇,养养jīng神!”

    “好好,歇歇,歇歇!”王爷象着了魔似的被小姐一说感到浑的确疲惫乏力,接过香茶坐到一张椅子上品了一口,环扫一下装渍jīng美的室内望着挨坐过来的小姐缓缓问;“这楼房还满意吧?”

    “满意,一百个满意!谢谢王爷亲自给俺家挑选!”灯光下小姐长得如花似玉,一双明眸在王爷脸上顾盼留连,脸庞溢笑恰似鲜花绽放。

    “那几只箱子呢?还好吧!”王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盯看着小姐面庞加重语气。这几只箱子他前几天刚偷偷运到这里,锁得严严实实再三关照看牢,但不准乱动。

    “王爷放心,箱子专门放在一个房间铁门加锁,保准没事!”小姐滴滴依儇到他怀前。

    “心肝宝贝,我放心,我一百个放心!”王爷蓦地将她抱起站立而起,手臂一送小姐啼一声凌空飞到上,松软铺颠得她弹了几弹,转瞬王爷象饿虎扑食压来。

    “哼哼,我那个老贼婆,人家王爷都有三房六妾,可她象母老虎一样,一个独食……”jīng疲力竭后他翻躺到一侧,眼望天花板发泄一通。

    小姐知道他说的是公主母亲,愈发千百媚在耳边扇风点火:“就是就是,堂堂王爷,谁没个三房六妾啊!”

    “哼哼,总有一天废了她,把你明媒正娶过来!”王爷想到每次过来象偷鸡摸狗一样来去匆匆,生怕老贼婆跟踪,或者派人跟踪,愈想愈气盯着天花板直哼哼。

    “王爷,你亲口说的啊,说要明媒正娶我啊!”小姐象得了尚方宝剑一样高兴得一个翻,趴在他怀前亲一口。

    “王爷,王爷”突然,楼外街头传来很象老贼婆声音,吓得他腰猛地一掀得小姐翻滚下,钻眼一骨碌跟着翻下,哧溜一下钻到下连说“不吭声,不吭声!”

    “王爷,王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姐低下头在边连声叫唤,见久久不出又加得语气,“王爷,不是老贼婆!是另外一个王爷从下面街上经过,佣人喊他……”

    “谅她也没有这个胆过来!”王爷一听满脸通红从下钻出,浑乏力仰面躺倒上,时间不长竟打着鼾声沉沉入睡。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一沉醒来,连叫两声“小姐,小姐”无人应答,伸手触到旁边一个体轻轻抚摸,转脸yù亲忽然大惊失sè。

    小姐已经无影无踪,躺着的一人体健硕,正是近来扰得他寝食难安的“黑飞侠!”

    ;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