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强暴疑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沧立 书名:激荡乾坤
    突如其来场景惊得下方大街上人们瞬时陷入沉静,转眼又爆发出大呼小叫。黑飞侠被姑娘突然举动一时搞得手足无措,姑娘狂吻中立在支架上的右脚突然一滑,蓦地迸发一声惊叫腰下坠,长腿滑过支架朝前一跷,右脚蓦地踹出广告牌美女模特右肩那只孔洞,

    “啊------”伴着惊呼一只皮鞋从半空姑娘右脚上滑落,二胖一个箭步上前张开双臂,半空落下的皮鞋触下鼻梁滑向前,双手迅速一收抱住皮鞋,转朝人群边跑边挥动皮鞋,兴奋得象接住美女一样直嚷嚷:

    “噢,我接住了,接住了!”

    黑飞侠拉着姑娘的手臂并未松开,一拉一托姑娘被重新拉站到广告牌上方支架上。右脚滑脱了皮鞋使她感到站立不太方便,干脆左腿猛地朝前一甩,皮鞋滑脱左脚成弧状朝人群飞去。

    “又是一只,又是一只!”

    有人冲跑近的二胖指着飞来的皮鞋高声大叫,二胖仰面朝上一看,“嗖------”的一声皮鞋拍下脑门,顺手紧紧按住生拍别人抢去。“啧啧,交桃花运了!”不知谁在他耳边戏谑嘀咕一句,二胖兴奋得双手各拿一只皮鞋,猛地原地狂烈地旋舞起来,碰得边男女惊叫着迅速让开一块空地。

    旋转几圈蓦地停住一动不动,嘴巴圆圆张开喘出几口粗气,双眼愣愣瞪视着广告牌上方。广告牌上方支架上黑飞侠和姑娘并肩而立,姑娘理下随风飘舞的一头秀发,蓦地冲人群伸出右手,作“V”字挥动几下。

    “看来是别出心裁的行为艺术!”

    街上人群中有人冒出一句,附近男女纷纷附和。彩灯辉映下姑娘又做出嫦娥奔月独特造型,下方人群中有人赶快举起相机按动快门。二胖左右手各提着一只皮鞋象木头人一样愣样着,半晌忽然猛一激灵挥动一下右手皮鞋,一股异味熏得旁边有人猛打一个喷嚏瞪他一眼。二胖全然不顾突然将皮鞋左右各一只拴在腰间皮带上,“噔噔噔”直朝广告牌支架立杆跑去。

    随着奔跑腰间两只皮鞋一颠一晃,滑稽样惹得人们弯腰捂腹狂笑不已。转眼跑到支架立杆边,抬头朝广告牌上方做着优美又怪诞造型的姑娘望一眼,伸手攀爬着支架狂叫一声:

    “姑娘,胖哥上来救你了!”

    “一伙的,一伙的,连挡模子配合做行为艺术!”人群中有人冲爬支架的二胖指指点点。二胖只顾仰抬脸庞紧瞅上方姑娘,边爬边不断喊叫“我来了,我来了!”突然,他猛地一抖右腿踩空险些摔下,只见黑飞侠将边姑娘再次拦腰挟住,双脚猛地一蹬支架双双朝远飞去。

    “黑鬼,你这个黑鬼,回来,你给老子回来!”

    爬在支架半空的二胖又急又恼,“刷------”一下左脚也滑离支架,胡乱甩舞着双腿声嘶力竭,奈何黑飞侠挟着姑娘愈飞愈远。姑娘双手紧搂黑飞侠腰肢,和先前被黑飞侠挟着时拼命挣扎的景判若两人,似被他勇武举动迷住由嗔生,随风还来阵阵脆笑,似乎感到凌街飞翔惊险刺激。

    笑声如针一样扎在二胖心头,双腿甩舞中吊在腰间的姑娘两只皮鞋不住晃。他绝望看一眼朝一幢高楼滑飞而去的两人,抓着支架的双手一阵酸麻眼前一黑,一片惊呼声中猛从半空支架摔落而下。

    仰面躺在街上的刹那还心犹不甘,朝被黑飞侠挟飞而去的姑娘瞟一眼,腰间被什么顶得阵阵疼痛,伸手一摸发现是拴在腰后皮带的姑娘皮鞋。一个着jǐng服的男子上前拉扶,他借着臂力一跃而起,硬充好汉连说几声“不要紧,不要紧!”转头发现黑飞侠挟着姑娘快靠近十多层高的一处楼房阳台,急得一边揉着后腰一边朝楼房方向奔跑,间或还摁按两下拴在腰间的姑娘皮鞋,生拍随着奔跑掉落。

    “哈哈哈,哈哈哈......”后传来阵阵笑声,一些尾随而来的男女还抹几下笑得得迸出眼角的泪花。黑飞侠挟着姑娘已落到十多层高的一处阳台上,俩人在在光线黯淡的阳台上伫立片刻,黑飞侠在阳台门边略一捣弄,阳台门无声敞开shè出一片灯光。

    黑飞侠带着姑娘跨进室内,随手关门阳台上瞬间又暗黑一片。

    “这是紫云阁宾馆客房!”

    二胖后有人飘出一句。二胖一阵晕眩踉跄几步靠在一人肩旁,喘息几下蓦地象触电一样倒退几步,发现靠着的那人穿jǐng服。他略一犹疑忽然又上前紧抓那人右手,摇晃着冲宾馆那处阳台努努嘴焦急万分:

    “有人瞟娼,快,快上去抓......”

    “刚才搞行为艺术,现在又进入宾馆,会不会是一对恋人?”

    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jǐng察也抽离二胖抓着的右手朝上方阳台投去狐疑一瞥。阳台门紧闭窗帘悬挂的室内毫无动静,二腾急得长叹一声猛一跺脚,悬在腰间的姑娘皮鞋一个晃碰下边jǐng察。二胖抬手按住皮鞋又朝那阳台望一眼,锰地抓住jǐng察手腕朝宾馆大门方向边拽边嚷:

    “不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谈恋还是**不查怎知?”

    “啊------”

    恰在这时宾馆半空迸发一声惊叫,二胖断定是黑飞侠闯进的那个房间发出,愈发拉紧jǐng察手腕不放。jǐng察盯视他一眼抽回手臂,和二胖一起朝宾馆大门走去。

    “说不定是强jiān,要不然怎会有恐怖惊叫?”二胖在jǐng察边加重语气,先前大街上看闹的人群渐渐散去,有几个好奇心特重的看客跟在两人后。快到宾馆门口,人群中闪出两个便衣jǐng察,将想跟着两人跨进宾馆的男女拦在门外。

    “什么,抓强jiān犯?请问哪个房间?”

    二胖跨到前台未等jǐng察说话,开口向一个女服务员说要上楼抓强jiān犯,愣得女服务轮流看着jǐng察和二胖惊诧不已。

    “什么强jiān犯?没弄清况前不要瞎嚷!”jǐng察扭头训斥二胖,但女服务员不知哪个房间十分为难,二胖一拍脑门忙将女服务员招呼到大门外,朝十多层以上几排光线黯淡的窗口一指:

    “喏,就是那十几层以上的一个阳台,强jiān犯抱着美女从阳台闯进室内!”

    “哪------,倒底是哪个房间啊?”女服务员一头雾水茫然看下二胖和jǐng察。这时人群中闪出一个便衣在着jǐng服的男子耳边低语什么,jǐng察点点脑袋抬头朝上方阳台仔细观察,突然抬手指着一处阳台:

    “就是那间!阳台栏杆上栓着一根绳索!”

    女服务员带着jǐng察和两个便衣快速走向电梯,二胖跟在后面没走几步,jǐng察转头严厉盯他一眼:“在办案,不要跟着!”

    二胖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几人跨进电梯,脸庞忽红忽白后腿几步跌坐在一张沙发上垂头丧气。女服务带着jǐng察很快上到12层,在8号房间前停住,指指房门轻声说:“就是这间!”

    打开门室内空无一人,双人铺上一条薄被凌乱堆在中间。三个男人朝室内jǐng觉扫视,墙边一人多高的木柜引起jǐng察注意,上前猛地拉开柜门,一个双目紧闭的年轻女子衣着暴露直立着一动不动,柜门拉力使她一晃突然朝jǐng察前倒来。

    ;

重要声明:小说《激荡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