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族人相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古庙前,合村上下看着冲出之人指着正在群棺前悲戚跪拜的七人极其激动的大喊大叫,都诧异不解。

    那人继续竭斯底里地喊道:“就是他们招来的山贼!就是他们害得我等家破人亡!”

    听得此言,悲伤、懊悔、愧疚各种心绪在我心头翻腾不止,一时间不知所措呆在当场,其余六人也都低着头默不作声。

    伯父闻言一惊,连忙走到那人面前问道:“你怎说这山贼是他们招来的呢?此事岂是胡乱说得的!”

    那人被伯父问及更是火冒三丈,暴跳着大喊:“怎地是我胡乱说滴!里正休要偏袒!那rì贼人来袭,一个小贼对指着那黑胖对着那山贼大头目叫嚷着:‘大当家的,就是他们袭了山寨!’而后,贼众便往他们扑去。我亲耳听得千千万确,岂会诬赖了他们!”

    看着他说道有板有眼,伯父也渐渐刚到事恐怕有些棘手了。经此人已提醒,有三五个人也跳了出来证明自己也都听到此话。伯父当即回过头问我可有此事。

    对着这一口口的棺椁,一个个伤痛yù绝的死者亲友,我还怎忍心去隐瞒,于是坦然道:“伯父,前次我等七人并非晚上狩猎,因在穆家庄听得劫杀我父母的便是黑云寨的恶贼所为,于是当晚我等七人夜袭了黑云寨,一把火烧了他们不少屋舍。当夜我等皆是穿的夜行衣,就算见到我们的山贼也不曾留下活口。不知他们怎么地看来出,而后却来劫掠我们王家村!”

    伯父不住摇头叹息正sè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是要你莫再去想那报仇之事么?你啊你,怎地不停!唉~~~”

    “恶贼劫村,村民亡故,我心悲痛,愧悔难当。此事祸因在我,与我几个兄弟无关,任杀任剐,悉听处置,绝无怨言!”说完心中一片豁然,朝着村民俯长拜不起。

    “我等愿同受罚!”哥几个在后也拜了下来,见此状我心头填了不少温暖。

    那人大叫道:“看看,看看,我说是他们招来的山贼没错吧!”又指着面前密密麻麻的棺椁怒道:“这些人都是你们害死的!”了解了前因后果的村民被他这么一激,顿时群激奋,喊打喊杀声阵阵,更有那些亡故者的亲友yù要扑向我们。

    伯父大惊急忙拦住大喊:“大家伙儿静一静,大家伙儿静一静,且听我说,且听我说。”因他是村中里正,在村中素有威望,虽然还有不少人在怒喊,比刚才却安静不少,往前扑来的人们也暂时停止了动作。他继续说道:“罪魁祸首乃是那山贼,放火杀人的乃是山贼,怎么反倒成了他们几个是害命的凶手!几个娃娃家,就算是轻举妄动些,去袭了贼寨,那是为民除害,报父母之仇,那也是天经地义,怎地就成了害命的凶手了!”(其实哥几个当时也是杀人放火滴,只是杀的是贼人,烧的是贼寨。)

    这时叔公王崇也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说道:“当rì群寇来袭,不正是他们七个拼死冲杀,力抗群贼,才得以保全更多人xìng命!而后亦是他们奋力追击,才得以斩杀魁首黑云寨的大头目,一绝二郎山一带匪患。如今负重伤,尚不能愈,亲来祭拜亡人,却遭尔等妄言怒责,怎不叫人心寒。”说着又转过对我们说道:“你等起来,先回庄上休息,此间事,我来处理。”当真是朝中做个过大官的,三五句就将话题轻松转变,反客为主,还说得义正言辞,一番话说得连有些村民都觉得是自己的不对。

    我们七人就跪着转过朝那些棺椁拜了三拜,然后起穿过人群缓缓地往王庄走去,后不断有村民们的议论声传来。

    “侯爷虽然恁的说,但是毕竟事由他们而起,这么多的村民被山贼杀害,却不能说就与他们无半点关系!”

    “对!对!若不是他们去袭了贼寨恼了山贼,就算贼人真的短了钱粮,要劫掠也不定来劫咱们王家村啊!”

    “就算人不是他们害的,我却也再看不得他们在眼前晃”……

    抛下村民的议论,我们回到庄中,七人相对无语,闷闷不乐。

    “方才,谢谢众位兄弟了!此次连累大家了。”我想起刚才的形,不感慨道。

    “大哥,怎地说这样话,俺们自小相交,怎有让你一人去受罚的道理。”牛仁不满道,众人都附和说是。

    “长成,看你杀山贼时那般爽利,怎地如今却这般婆妈起来,呵呵!”李穆笑着打趣道。

    “说到杀山贼,这次听说黑云寨中的那个二头目黑狼,功夫甚是了得,怎不叫我等遇着了,当真可惜!”朱同饶有兴趣的说着。

    “那黑狼岂不正是大哥的血仇!”罗承这一提起,众人只得叹息,之后的对话转而变为对此战得失的讨论。

    晌午之时,只见叔公和伯父一脸不悦的回到庄中,叫我等都到正厅述话。

    叔公王崇叹息道:“长成啊!我们与村民争论许久,也最终都无法根除村民们心中对你们的偏见,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办法。”

    “劳烦到两位长辈,心实不安,此事本因我而起,任何惩罚,我都愿意承受。”我满怀歉疚的说道。

    伯父难以启齿却又不得不说道:“他们要求逐你出族,赶你出王家村!”

    “逐我出族……赶我出村……”我愣愣地重复着,心中沉吟:祖居数代,暂离十数载,父亲终于可以回到家乡,再见亲人,虽遭不测,埋骨雀山,但也算魂归故里,父母尸骨未寒,难道我却要远离而去。

    “出村怎地!此处也不是甚么好地方,大哥我们还不如回阳都自在!”牛仁毫不在乎的嚷道,衣袖却被罗承扯了扯,示意他不要再说话,却被牛仁转头说道:“扯俺做甚,难道俺说的不对!”其余五人一阵无语。

    叔公也开口说道:“长成啊,你若不想回阳都,不如去临沂叔公庄上住下吧,也好陪陪叔公啊。”

    “顺儿,你永远是我的好侄儿,若不是此次事件对村中族人影响实在太大,伯父是绝对不会许他们如此做法的。”伯父不住的叹息道:“哎,顺儿,你有什么地方想去的话,我们可以在那儿给你买座宅子置齐家当配上仆从,让你住的安心舒适。”

    “多谢叔公和伯父了,我决定了哪儿也不去!”我毅然决定。

    看着两人略感为难的表,我接着说道:“我就住在金雀山中父母墓旁,为他们守孝好了。”

    两人一听更加为难不无担心的道:“这如何使得,那金雀山中既无人烟,又多虎豹才狼,岂能住人!”

    “有甚住不得地,俺大哥打小武艺了得,箭术jīng湛,以前俺们不知打杀了多少巨兽大虫!那虎豹才狼也只是些入不得眼的畜生罢了。”听着听着牛仁有激动地插起话来。

    我见牛仁言语粗鄙不好意思的对他们说道:“叔公、伯父,我这兄弟虽言语粗鄙,但人却憨实,还望莫要见怪。”二人齐摆手笑道不怪不怪。我接着劝解他们道:“无需担心,这不是还有这么多兄弟陪着我嘛,他们的手你们也都知晓了,安全应当不成问题。山中有溪流,我打算弄个菜园子,种上菜蔬,至于食,金雀山中飞禽走兽,多不胜数,只是要劳烦伯父定时给小侄送些米粮便可。”

    叔公见我说得如此详细便道:“既然你已有了打算,我俩也就放心不少,但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钱粮人手都不是问题,要不要先在我庄上给你拨些人过来?”我谢过叔公,回他只说不必了。

    “既然如此,我一会儿便安排人手,运些你泥沙木石,好早rì给你将庄院改好。”伯父见我恢复心,也放下担忧开始张罗着。

    “谢伯父,只是侄儿次去是要为父母守孝,三年孝满也便下山了,无需这般大兴土木,只就金雀山中取材,搭几间竹舍即可。”见他如此大阵仗,我连忙劝阻他。

    “那好就依你的意思去办,你们还有伤在,就在庄中多休息几rì,将伤养好了再上金雀山不迟。那我们现在就去安排人手,尽快给你把竹舍建好。”伯父完就和叔公一起出来大厅,边走边谈着建竹舍的事。不久伯父和叔公离开庄子时,带走了大半的庄丁,至晚方见伯父一人单独回庄,一夜无话。

    转眼在庄中养病又过了一rì,第二rì,清晨众人尚在梦中,庄门外确已人声鼎沸,砸门声乒乒乓乓响个不停,合庄上下俱被惊醒。我擦着朦胧睡眼,立即披衣出得屋门,吵嚷之声贯耳直入。伯父正往大门赶,见我出屋,就吩咐我先呆在屋前,不要出去。

    庄院大门一开,伯父走出两步,外边的立即围拢了过来,“大清早的,大伙围在我庄门前,这是为何?”伯父问道

    人群里就有人喊开了:“里正,我们不是已经商定了要他们一干人离开我们王家村吗!怎么地过了两rì却只不见动静”

    伯父为难的告道:“他们当中多都有伤在,待得养好了,自便离开,大家何苦相。”

    “这都养了十来天了,也不甚么要命的痛处,砰砰跳跳都无关碍滴,还养到几时?若养个三五七年一样说未得痊愈,岂不留个三五七年!”人群中又人尖刻的说道。

    这时有个眼尖的,远远瞧见我站在屋前,把手一指,冲着我大喊道:“不祥之人,滚出俺们王家村”

    “对,滚出俺们王家村!”人群又开始sāo动起来,很多人都跟着如此喊着。

    已经聚在我边的哥几个无不面显不忿之sè,牛仁更是捏着拳头就要冲出去,我伸手将他拦住,自己却已快步走向大门。

    拍了拍伯父的肩膀,我走在他前面,对着众村民族人高声道:“我王顺有愧于大家,今rì我等几人便会离开,请各位莫要为难我伯父,在此谢过。”深深一鞠躬,便转回庄中。

    伯父见我如此坚决,也不再劝说,安抚了人群几句,都各自散去了。

    从此:天涯路远任漂泊,常把他乡作故乡。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