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叔公救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正当王家村中住户紧守院墙或躲避屋中,使出浑解数抵抗着山贼的袭击,熬渡这倒悬之危时,忽闻村外喊杀声起,一路人马杀奔而来。偷上墙头瞭望远处,正是临沂来的救援队伍,众人激动不已,信心复燃,重整兵甲,时刻准备与援军夹击山贼。

    当救援队伍入得东边村口,看着大火中犹如人间地狱的王家村,人人怒火冲天,更有两百来人眼中充血,睚眦尽裂,他们都是叔公王崇组织起来的临沂城内王氏亲友及各自的庄客。队伍前方骑在马上的王崇见此惨状登时老泪纵横,忍着悲痛咬牙与旁边校官交谈两句,队伍立时分出两路,一路冲入街巷中一面扫散落的小贼一面帮忙救火,另一路直奔官道西向围着王庄的群贼杀来。

    喊杀声渐近,兵器交击之声响起,王庄前的官道上,贼军与援军短兵相接,虽有伤亡,亦不惧怕,双方相持不下。而后,贼阵后方向前冲出十数个手稍好的小头目,各握长兵,一齐发力,挡者披靡。一时间贼军气势大胜,援军虽然人多,奈何有些手的也就那两三个小校。

    此时,窥见到援军与贼众已杀到了一起,院墙内众人整了整兵甲,重新振奋,大开庄门,怒吼着杀将出去,如此时机岂能错过,哥几个亦带伤上阵,跨马提枪追了出去。此时,许多庄院也有些仍在据守的壮丁俱都杀了出来。贼军不料村中庄院内仍有不少可战之人杀出,数面受敌,立时混乱。

    援军见有人策应,气势大盛,齐声喊杀,声震夜空。贼众见势,俱都胆怯,开始纷纷溃败,唯独那满脸络腮的汉子黑虎,犹自持剑对着众喽啰怒吼:“顶住,给我顶住!”,说着还刺死两个从他边败退的小贼以作jǐng示。怎奈兵败如山倒,众喽啰像传了瘟疫一般,有了第一个逃跑的,就连着一大片的溃败。军心已失,大势已去,那黑虎深知败局已定,于是在一个头目的力劝下,也上马跟着往后方撤了。只是贼众亡命奔逃,混乱不堪,那黑虎杂在其间,阻了去路,不能放开马腿奔驰,退的却慢了,恨得他不住怒吼着用剑砍杀旁边的小喽啰。

    援军和所有壮丁人等见贼兵败退,俱都蹬足飞马,拼命掩杀,发泄着一腔怒火和满心的悲愤。但见村西头外官道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山贼的尸体,前路依然持续着这样的追杀。心中的愧疚感促使我不住向前,狠狠的拍马,奋力的厮杀。杀!杀!杀!杀死这些可恨的山贼!杀死这些祸害无辜的山贼!杀死这些夺了我父母xìng命的山贼!

    杀得眼红,不觉我已经冲到了追击队伍的最前头,牛仁也跟了上来。眼见十丈开外败逃的贼兵队伍中众喽罗往两侧跑让开中间一条路,让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大汉的催马向前,yù疾驰而去。我连忙对牛仁道:“黑牛,那骑马的大汉定是黑云寨的重要头目,莫要放跑了他。”

    听得此言,牛仁二话不说,一把将插在地上贼兵尸中的一杆长枪绰在手里,猛地发力往前一掼,顿时那长枪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飞shè而去,但见那骑马的大汉惨叫一声,落下马来。四周贼兵,惊吓不已,有的更加疯狂的发力飞奔,有的则没了半丝勇气瘫坐当场。

    我和牛仁赶到时,被镇住的众多贼兵早已跪地投降,不断的磕头请求饶命。

    不一时追击的队伍也赶来了,为头的大人看着被长枪穿透的络腮大汉,惊讶的自语道:“这!这不是那黑云寨的大头目黑虎吗!好啊!好啊!你也有今天!”转而对着一众降贼问道:“你等可知道是何人将他击杀?”众山贼犹自心有余悸,都怯怯地指向我俩。

    那县尉走到我们面前高兴的说道:“好啊,真是英雄出少年!敢问两位小哥如何称呼?”

    “俺叫牛仁,他是俺大哥王顺!”牛仁,满脸得意的说道。

    “好好好!回头论功行赏,给你们往县里报上去。走!咱先回王家村看看,况如何!”说完转过领着大家往回走。

    不觉已经追赶出四五里路,回到王家村时已见东方露白,进得村来,火已虽已扑灭,但眼见硝烟弥漫,不烧房屋焚毁,满地尸体横卧,女人与孩童哭声不绝,众人心又沉了下来,面带悲戚,默默的帮手收拾清扫残局。

    等我七人再回到王庄时,大堂里已坐了许多分,但见叔公王崇和县尉大人也俱都在座。入得大堂拜见过几人,伯父令叫坐下,关切的责问:“顺儿不是叫你呆在庄中养伤吗!怎地后来胡乱出去到此时方回,教伯父好生担心!”

    那县尉闻言笑道:“原来众位英雄了得的小哥是侯爷和里正的贤侄啊!当真可喜!”

    众人不知他何如如此说,相视诧异,见状他连忙对着伯父解释道:“你等有所不知那黑云寨大头目黑虎全赖侯爷和里正的这位贤侄击杀有功!”

    有几个人先自拍马恭喜不已,我念及村中无辜死去恁多人,心中全无半点喜感,平静的说道:“此乃牛仁一人之功!”

    牛仁只是得意的脯,也不说话,笑对众人。

    县尉继续道:“原先县中悬赏五千贯钱教取黑虎的人头,现如今这赏钱就着落在你们这儿了,岂不可喜,呵呵。”

    牛仁一听有钱收,忙看向我要拿主意。

    我心中自不耐烦这县尉不先去安抚善后灾民,却在此聒噪什么赏钱忙道:“村中今番遭了贼祸,损毁严重,伤亡众多,这赏钱还是分给他们治疗休养之用吧。”牛仁听我如此说,也不出声,只朝县尉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叔公和伯父见我如此处置这笔赏金,都不住点头表示赞赏。

    “王小英雄当真是宅心仁厚啊,那就按你们说的办吧。”那县尉适时的恭维着。

    赏金之事就此不论,接下来我们只坐在外围,听着他们谈论此次的具体斩获和损失:

    黑云寨此次下山四百五十人,死亡一百六十四人,俘虏二百一十八人,其中三个小头目被俘,七个小头目和大头目黑狼死亡。

    临沂县城派来救援队伍五百人,战死三十六人;王家村中被杀死、shè死、烧死的共计八十一人,其中六十九名壮丁、四名孩童、七名妇女,伤者无数,房屋二十八间遭焚,九间烧毁。

    统计数据出来,厅中众人一阵默认,心十分沉重。对于百户出头的村子来说,这样的损失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唉,虽然此次损失很严重,但能够彻底的打垮黑云寨这伙顽贼也是本县之幸啊!若不是聚兵攻打王家村,要领兵去攻下四五百贼兵固守的黑云寨还真是件极难的事。”县尉打破沉默说起话来,也不知他是在自我庆贺还是在鼓舞众人。

    “县尉大人,恐怕还未必能够根除啊!”那个武者打扮的手下心中无不担忧地对县尉说道着:“昨夜我领队入得街巷扫山贼,本来无能抵挡者,顺利的就冲杀到了近村西头处。只见从一墙角转出五六十个山贼拥着个骑着黑马,手提一杆漆黑如墨钩镰枪的年轻头目。那厮见到我们百多名兵士全无惧sè,也不言语便拍马冲杀过来。一杆黑枪,在我阵中来往冲突,无人能敌,连挑我是十一个儿郎。后来,听到贼兵主力大败而逃的休息,才勒住马头,用枪指着我等,大喝一声,恨恨而去。”

    那县尉急忙问道:“一杆黑枪!可是颊有刺青之人?!”

    武者忙不迭的回答:“对对对!是有个刺青!在左脸颊上,不晓得什么图样。”

    县尉想了想放下心来缓缓道:“那是个张狂的“狼”字,他便是黑云寨的二头目黑狼。”

    我一听黑狼二字,心跳剧增,暗恨不已:仇人就在眼前,老天怎不叫我遇上了他,若不然今天便可取了此贼xìng命,报得血仇,唉!

    耳中有听得那县尉继续道:“那黑云寨中武艺第一非他莫属,只是如今,黑云寨所剩贼寇不足百人,他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领着这些许人就能守住黑云寨。我想他现在一定逃去别处了,出了本县就不是我们的事了,呵呵。”说着自己倒笑了起来。

    叔公王崇也不耐烦县尉自私的说道,于是拉上伯父一起出庄抚慰村民去了。县尉也出了庄,点拢兵卒,拉着战死的兵丁,缓缓地往临沂县城行进。而我们哥几个则留着在庄上换下铠甲,重新清理伤口,慢慢养伤。

    ******************

    那黑狼带着数十贼兵出得村西头便径入官道旁的深林,躲过了追击队伍,摸索着道路往二狼山放奔回。回到二狼山后不久,见到被追杀的贼兵逃回了二十来个,细问由,得知真大当家确已死了,其余头目贼众或被杀死或被擒去,只跑了这些人回来。

    那黑狼闻听此信,望着寨内稀稀落落的人影,不住顿足叹息。招集众贼议事,满打满算不足百人,心中失落非常,便与众贼叙说利害,言到如今山寨兵弱,恐不rì官府发兵征缴,俱都被捕送命,不如与我另投其他山头。众皆点头称善,当夜便收拾了剩余粮草辎重十余车,再放了一把火,那黑狼背起黑亮的钩镰枪领着山贼下了二狼山。不几rì官军前来征缴,果扑了个空,落得清闲,又赚了些功劳,哼着歌儿转还。

    连续几rì修缮屋舍,重建家园,许多村民的悲痛都被这些细碎的事分散开去,表面上看,似乎人们的伤口正在渐渐愈合。哥几个的伤也好赚不少,又可以在庄中活动活动手脚了。山贼劫村之事后,第七rì,整个王家村复有弥漫着浓重的伤悲,人们心中的伤口依然在滴着血。因为今rì是合村上下所有丧亡之人共同大殓的rì子,趁着黎明前最后的星光,村民们络绎不绝着从家中将丧亡之人白布盖着,缓缓的抬向村西头的古庙前。古庙前已经搭起了长长的棚子,里面早已放着四排共计八十一个棺椁。

    全村人都聚居在了这里,许多人围在自己丧亡亲友的遗体旁,痛苦流涕,嚎啕不已。哀恸之声此起彼伏,哥几个只能站在后面默默的哀悼。我心中好像千万大山压在心头,实在痛苦难当,这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不久前还有不少人着我微笑,跟着打招呼,而今却已毫无生气。都是因我为着已自私,轻举妄动,恼了那帮山贼,才会害得眼前这些人家破人亡。

    忽然,仪式主持者朝天大喊:“吉时已到!大殓开始!”,人群中开始阵阵涌动,有的把遗体缓缓抬向棺椁处,而有的则扑在遗体之上不让他人抬走,哭声震天,悲号之声更胜之前。众人纷纷相劝,死者家人的哭嚎许久才渐渐平息,此时所有遗体俱都入殓,八十一个棺椁前,将所有祭品摆上,主持者开始满脸悲戚的念着悼词,引得许多人又纷纷落泪。

    诸多仪式过后,轮到亲友为死者跪拜敬酒上香之时,一波一波的人上去跪拜过后,看看没什么人了,我们七人也走了上去,噗通数声一顿跪拜,轮流敬酒上香,祭奠这些无辜死去的人们。

    就在此时,人群猛地冲到我们旁边,见状哥几个心中诧异,但见他气势汹汹的指着我们队面对村民们大喊:"就是他们!就是他们!"

    正是:

    强寇逞凶村中涌,地狱人间忽相同;因报私仇招贼祸,但教族人不相容。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