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王家临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众人大快朵颐,酒足饭饱过后,看看天sè将晚,与王掌柜辞别后,晃晃悠悠地出了临沂城门,借着星光循着来路往回赶。远离临沂县城的灯火,四下里漆黑不少,官道两侧的树林深处时不时传来几声动物的怪叫,冷风扑面消散着体内不断外放的酒气。夜间也无甚风景可赏,除田济范争偶尔聊两句点评今rì街上看到姿sè稍稍出众的姑娘外,其余众人都只顾着默默的赶路,速度倒比来时快两边不止一倍。

    迎风酒易醉,这醉仙酿也真个上头,赶了约莫赶了半个时辰的路,众人多有疲困之感,终于看到远处王家庄的点点灯火,快到了,众人心中多出一丝兴奋,脚下速度却快了十分。不多时,入得庄中,与伯父叙话一二,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堪堪躺下,被尚凉,忽闻金锣齐鸣,喊声四起,赶紧披衣出门,直奔前院,但见众人聚在当中。我赶忙问及伯父:“伯父,黑天半夜,庄中这般响动,却是为何?”

    只见他匆忙道:“顺儿,此是有山贼来劫掠村坊了,也不知贼众多寡,你与众位小哥赶紧去取了武器在庄中戒备,我且去看看况如何。”

    说完他领着三十来个壮丁cāo起家伙事儿就飞奔出了庄院大门,留下近二十个庄丁把守门户。村西面的天空一片亮堂,喊杀声时隐时现,势紧急,我叫哥几个回屋换了披挂提枪握剑就往外走,庄丁门拦挡不住也只好放我们出门。

    出的庄门,牛人大喊道:“几个哥哥,俺们去干事不曾走漏消息,怎地没两天就来了山贼寇村!不知是不是那二狼山的鸟贼人!如是了,也当杀个痛快……”

    “休要聒噪!且看看势如何再做驱处!”无心听牛仁的说话,我催促众人直往村西头赶去。

    远远看到官道往西方向无数的火把和人马密密匝匝正急速往村中扑来,眨眼将至,村西头排前的几个房屋都已着了火箭正自起火。见贼势汹汹,刚聚集的两百多壮丁惊散一半,奔回家中,各顾自家,余下留守村西百来壮丁皆勇武敢死之辈,凭着官道两侧的树林和房屋与贼众互shè,才使山贼队伍稍有阻滞。

    没一会儿,但见贼阵中数十匹快马直冲林边shè箭的众壮丁,虽有几个山贼被shè落马下,林边的防守线却已被冲散,壮丁门边打边往回退,山贼大队早跟着迅速压上,分作两拨,一拨杀向树林,一拨杀向西头房舍。

    我们七人此时才感到村西头林边,遇着伯父与众庄丁正边打边退,看到我来伯父急忙道:“怎地出来咯,此处危险,快回庄去!快回庄去!”接着他又对众庄丁喊道:“我早已差人往临沂求援,此处空旷不宜久守,大家伙儿可相结退入街巷中有高墙的院落防守,只要再坚持一阵援兵就要到了。大家快退!快退!”

    于是众人边打边有意的往街巷中退去,此时山贼主力队伍已扑上来,与壮丁们短兵相接,看那衣着正是与黑云寨中所见一般无二。一时喊杀震天,场面失控,混乱不堪,撤退之中不少壮丁命丧贼手。

    “怎地才来,却又撤退!气煞我也!气煞我也!杀啊!”牛仁大怒一声,当先冲出,一把斩马刀大开大合,当前追赶的连个山贼未料到有人竟不退反冲,反应不及,当即被斩于刀下。哥几个正是少年志气,血气方刚,被牛仁这么激,血翻涌,也大喊着杀将出去。但见矛舞银蛇,枪shè电光,刀裂长空,剑穿贼胆,众山贼中者立倒,一时间竟杀出一小块空旷之地,壮丁们得以缓解,已有不少人得退入巷中深院高墙之内。

    面前的山贼虽一时惧怕,耐不住人多势众,回过头看看同伴众多,复有信心爆满,叫嚣着扑将上来。虽受了些许轻伤,但赚得杀个痛快,哥几个重整心,挥舞着手中利器怒喝着往来冲突拼杀。

    正杀得兴起,忽听得贼阵中有一人指着挥舞大刀正自大吼怪叫的牛仁喊道:“就是此人!就是此人!大当家的!我认得了,d当夜正是这厮在寨门前叫嚣!”

    “与我重重围杀了这几人!”他旁边留着满脸络腮胡的黑壮汉正是黑虎,他咬牙怒吼着下令。

    树林边大半的山贼立即向我们七人围拢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瞬间压力徒增数十倍,一人同时要战三四人,哥几个倍感吃力,只能勉强遮掩门户。此时但听田济痛叫一声,箭创复发,流血不止,众人急忙向他靠去,我退敌进,贼如cháo水般一再涌来幸而未形成包围圈,后方两侧还有数十个壮丁再与贼拼杀。此时,听到伯父再后方不远处大叫道:“顺儿!快撤!速速回庄中防守!

    “走!”形势人,听得伯父之言,我不得不连忙叫众人撤退,由我与罗承断后,其他人则护着田济不断后撤。

    那黑虎在人群外见众山贼只是围拢紧跟,却近不得我等之,在见到我等开始往后撤时,他急忙朝手下跳脚狂吼:“快!!快放箭!!他们要跑了,快放箭!给我往死里shè!”

    只听令下,众山贼反应也快,立刻就见前面手拿刀枪剑的贼兵分两边迅速向后飞退,中间猛冲出两长排手握弓箭的贼兵,约莫五六十人,排好阵势,前排单膝跪地,后排直立,双排弓箭齐发,众人虽退的远了些,转头但见火红的点空中黑箭如雨而至,大惊之下匆忙用武器格挡,却又反应稍慢的壮丁立时中箭倒地。哥几个将田济护在当中,边格挡飞箭,边继续往后撤。看看王府庄门就在后二十丈处,却不能不顾后的箭矢直接飞奔回庄,只能边挡边退,但仅仅这二十丈的距离确实如此难以跨越,退却当中分秒难熬。

    两轮齐shè过后,原来与我们两侧并排的壮丁,悉数中箭亡,使得围成一个圈的七人更加显眼,真真是了众矢之的。众人不敢稍停趁着齐shè的间隙更加速地往后撤,而后数十壮丁则没命的往大门敞开的王府狂奔。仅几秒的间隙一闪而过,贼阵弓兵又驱前几步,更多的箭头对准了我们七人。

    眼见形势危急,我中顿时血气上涌,朝后的哥几个大叫一声:“快跑!”,一把将旁的罗承往后一推,挡在众人面前,开始不断的使出了家传绝学辟邪剑谱第一式:太虚初分。运起上古调息之法,极其快速的一前一后不断划出三十八道眼不可见的剑气,仿佛将自己罩在了一个剑气形成的圆球的保护之中。但听得边嗖嗖箭过之声不绝,前箭矢被寒光剑拦挡住,叮叮当当作响,一时也挡住不少箭矢,手上运转着剑法,脚下则不停的往后退。

    众人见我拿着宝剑前后胡乱划着拼死挡在前面,也不犹豫撒开腿就往后跑,很快就来到庄门前。此时两壁墙头上探出二十来个庄丁搭弓shè箭,一时将贼众shè住,停了几个呼吸未能组织起齐shè。趁此空当,冲出二十来个庄丁将我们七人护进了庄中,大门关上,大闸落下,又推了一个个重箱子将门堵上。

    我等回到正中大堂坐定,方才有喘息的机,得以详细查看伤。但见众人满脸疲累,甲胄战袍之上俱已血迹斑斑,查看之下,但有田济肩上旧伤迸裂,罗承左臂中箭,牛仁左脸颊被箭擦破,朱同右中箭,就连我也是小腿连中两箭,而李穆和范争则是几处轻微的刀剑之伤。此战当真惨烈,七人俱都挂彩,就连我使出太虚初分一式,也难免中箭,实在是实战经验太少,历练不足啊。

    伯父跑到我跟前悬着心稍微放下说道:“虽然你等都负伤在,所幸并无xìng命之忧,将养些时rì便可。现在形势虽紧迫,但你等都不必担心。现在庄中连同庄客和后来撤进来的壮丁加起来也有七八十人,只要仔细谨守,料那些山贼一时半会儿也攻不进来。你们先好好养伤,我先去庄前对付去了。”说着起自去了。

    众人七手八脚忙活开来,拔箭、止血、敷药、包扎一连串忙完,哪里肯呆坐屋中。只看得轻伤的扶着重伤的,七个人摆摆晃晃走到了院前,找棵大树坐下,帮着庄客们一起jǐng戒。王庄高墙深院,是村中最大的庄院,轻易不得入,要上墙头需借用梯子。

    之前墙头的一轮箭shè,事出突然,一时将贼众shè住,带他们反应过来俱都往墙上齐shè。此时庄客们都撤下墙来。墙外贼众呼声渐渐拉近纷纷喊道:“将庄子围起来!”蜂拥而至的山贼已将庄子门墙外围得密不透风,喊声漫天,伴随有规律的撞门之声,更有几处墙外正在搭着人梯,正yù冲上墙头。

    听着墙外喧闹不止,撞门声轰轰不断,庄内所有人都在紧张的jǐng戒着。忽然一处墙头有个山贼刚一冒头,朱同眼尖立时看到指着那小贼大喊:“那里!那里!在那里!”说着就要甩开胳膊,就要跑过去,不想扯动伤口,咧开嘴直疼的嗷嗷叫。一看到山贼露头,附近尽皆的庄客立马长枪往上那贼人口一戳,直接就把山贼甩进庄内,立时必亡。看来此处人梯已成,有庄客跟着就提来一大桶烧好的沸水,登上梯子往外一倒,只听到墙外惨叫连连,摔倒一地山贼。庄内jǐng戒严谨,但有况都依此例,山贼恐惧非常皆不敢再上墙头。

    墙上消停了,但庄门的撞击声更加猛烈,呐喊声更强装着重物的箱子已被弹飞。危急之时,伯父命令全部人都往们墙外一起shè箭,因专门前聚集了许多山贼,此一番箭shè,只听门外惨叫声此起彼伏。贼众惧不敢前,退出二十丈开外,依旧形成包围圈。庄内听得撞门之声停止了,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忽听得山贼头吼声从门墙外远处传来:“既然进不去,近又不得,那就给我往里shè箭,我要shè死他们的人,烧毁他们的屋!”

    话音刚落,顿时箭声呼啸嗖嗖而来,一时间无数箭矢密密扎扎而下,有火的没火的俱都飞来,几个庄客没留意立时中箭,我们七人连忙忍痛奔回大堂。庄院内的庄客众人则靠在大门一侧的墙边躲避。火箭不仅shè向王庄也同时shè向了附近的屋舍,霎时火光滔天,火声风声、哭喊声怒骂声哀嚎声参杂期间,不绝于耳,好似那人间地狱,堪比着煞神屠场。听着那声声的哀嚎,众人的心都要被撕碎了,原来并不是每一个庄院都如王庄一般紧固难攻,还有众多的人枉死在山贼的战火与屠刀之下,我心中愧疚难当,为了自己的私仇却连累了许多人无辜丧命。

    山贼们已经不再往屋内和庄中shè箭,一众山贼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哈哈大笑,心中兴奋无比。此时正得意的山贼们却无人注意到火光映照下官道临沂方向扬起的一路尘土。

    正是为恶还自有恶报,害人终究也害己。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