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错失真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黑云寨中的山贼们自娱自乐,山崖上的四人则是忙得不亦乐乎,按照计划分工进行进攻前的准备开来。

    罗承、田济负责将十余支火把一字摆开,用绳子串联着栓在较细的树枝上,并用绳装上附近找来的一块大石头吊在一棵大树上,一根绳子连着绳网和每根火把的绳头,这样一拉就能带动所有的火把一起摇晃,再把吊着石块的绳子砍断,石头稍微下坠并左右摇晃不触地,也能带动着火把摇晃一段时间。

    我和李穆则负责将箭矢绑上油布改造成火箭,并且观察下方贼寨,确定好一会儿火箭进攻的目标和依次顺序。首要目标当属距离山崖不远处的一处房舍,那门口守卫山贼就有四个自多,定是个即为重要的所在,而且先烧这几个屋舍也可以有效地防止贼人过多的靠近山崖,接着的目标是灯火比较亮堂的地方和大屋舍,这些都是贼人多和比较重要的地方。

    一切准备就绪,众人趴在崖边都不出声,夜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夹带着下方寨子隐约传来的喧闹声,临战了,众人心中兴奋非常,毕竟这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敌人,真正的生死厮杀。要开杀戒啦,但我的心中却没有一丝惶恐和歉疚,因为他们都该死!他们不死,就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害枉死!父亲母亲,今夜孩儿就要为你们报此深仇!

    当第一支火箭划破夜空,呼啸着shè向那一间屋舍,四个守卫山贼犹然未觉。接二连三的响声和火光,才让他们反应过来,吓得面sè惨白,既而四散奔走高声疾呼:“敌袭!敌袭!”当山贼们从不同房间飞奔出来时,山崖下的一小片屋舍已经被火箭尽皆点燃。一时间火光冲天,山寨内鸡飞狗跳,风火声喊叫声乱成一团。连到了寨门前准备去继续围赶牛、朱二人的第二波山贼,也转回寨中。一阵混乱之后,山贼开始聚拢到了山寨的zhōng yāng。

    “那里!在那里!敌人在左边山崖上!”终于有山贼注意到了火箭shè来的方向,众山贼发现了目标,恨得直咬牙根!

    “快,丙小队,快从左边攻上去,其他人一齐往上那山崖上shè箭!给我往死里shè!”目标一确定,一个小头目扯着喉咙喊道。

    话音刚落,山崖上唰的亮起了十来支火把一字排开五丈距离,还不住的晃动,嘹亮的喊杀声起,夹杂着风声,火声,隐隐约约,不知道人数几许。那小头目一时愣了半会儿,赶忙把丙小队叫回来,命令所有山贼先不断的往山崖乱shè一通,静观其变。

    四人的喊杀声,中气十足,兼有些许回音遮掩在风火之声里,加上十来支晃动的火把,一时间还真把山贼们给镇住了。但是在这黑夜里,六十来人的同时乱shè,还真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只能边躲在山石后面,边不停的往贼群里shè箭。

    “啊~~~!”只听一声大叫,众人心感不妙,转头一看,都是一惊,只见田济仰面坐靠在一块山石旁,左肩被一支箭矢深深插入,血液顺着箭杆缓缓流出。因为田济要时不时的拉动火把牵引绳,同时shè箭进攻,还要躲避飞而shè来的箭矢,一不小心便中招了。顾不得其他,我们三人立即向他围拢过去,箭入太深,不能立即拔出,现下况紧急,来不及太多处理,只好将箭杆折断一大节,扯开衣布匆匆将伤口包了一下。隔着如此之远,箭的力道依然强大,没想到山贼之中竟然也有箭术如此厉害之人,看来面对任何敌人都不能有轻视之心啊。

    “田济,你感觉怎么样,行动可还方便?”李穆立刻问题道。

    “还行!奔跑一阵应该没多大问题。”但见他强撑着伤势站了起来迅速的回答。

    我见今夜的偷袭不仅烧了许多山贼的屋舍,还shè杀了不少山贼,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便对众人道:“大家撤吧!我来断后!”

    众人点头同意,便转朝后山奔去,我将吊住石块的绳子砍断后也跟着离开了。大石块掉下来后被火把的牵引绳网拽着惯xìng的左右摇摆,连带着十来支火把也跟着不停的摇晃。

    山贼们依旧不知疲倦的往山崖上火把处shè箭,恨不得将烧了他们山寨的敌人全都shè成刺猬方才解恨。过了好一阵,那个山贼头目,察觉到山崖上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箭shè下来,火把似乎也静止不动了,他才下令派两个小队通过左边山脊向山崖进攻。但此时我们已然远遁后山,在田济的带路下循着他和范争之前探好的路线在后山的山林间穿梭,径直往汇合点飞奔而去。

    跑着跑着,忽然前面不远处传来阵阵追赶之声,四人立即放缓脚步,悄声前行。当看清楚四周况时,田济告诉众人已经接近汇合点,黑夜中仔细分辨能够清晰的看到已到山林边缘,再往前几丈就是后山唯一的山道,于是四人便在山林边暗伏不动,静待来敌。几声怪叫夹着追赶之声越来越近,听着真切正是被山贼追赶的朱、牛二人。

    两人风一般的从我们边飞奔而过,当他们后十丈远的山贼来到近前时,我们四人同时暴起,喊杀而出。众贼人反应不急,正惊吓间,只见一道白光电闪而出,罗承早当先抢出,穿云枪已将当前一名山贼的膛穿透而过,其他山贼当即惊呼胆寒,立刻转就往回飞跑,只恨爷娘生自己时少长了两条腿。

    跑得慢点落在后面的一个山贼,被我抢前一步大喝一声,寒光饮血,长剑从后背直透出前。那山贼yù要看清背后是何人出手,但他头尚未完全转过来,子却以颓然倒下。不同于之前在山崖上远距离shè杀山贼,这是我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结束一个生命,却没有想象中那般给我带来多大的震撼,因为他们都该死,因为此时的我,满眼通红,恨意滔天,复仇之火炽烈飞扬。迅速拔出寒光剑,将那山贼尸体往侧边一踢,继续疯狂地追逐着前面剩下几个亡命奔逃的山贼。

    此时,牛仁和朱同也反与我们一起掩杀过去。一时间刀剑齐出,威势高涨,追来的八个山贼转眼便有七人被收割了xìng命。剩下一个也被田济用弓箭shè伤,跪在地上哭爹喊娘,求爷爷告nǎinǎi地直道饶命。

    正当牛仁斩马刀挥到半空,却被我接住:“暂且留他xìng命,我有事要问他。”

    放下手中的刀,牛仁和众人都看着我。那个小山贼见我救下他xìng命,立即扑过来抱着我的腿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好汉爷啊!救我xìng命则个,有什么要问的尽快问,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求好汉老爷放小的一条生路,小的家中还有七十岁老母亲……”

    “别吵吵,好好听我大哥说话!”牛仁听得烦躁,往那小贼上猛踢了一下,疼得他嗷嗷叫了两声才安静下来。

    我俯下开始问道:“我且问你,十多天前,你寨里是否有人去霉山劫过道?!”

    “霉山?有~有有有!这个事儿几乎全寨的人都知晓!”他略微沉吟后豁然道。

    听到此言,我正sè道:“与我仔细说来,一个字也不能漏!”

    “听说那rì是我们二当家的领着甲、乙两队人马去的霉山,蹲了大半天终于让让他们遇上了肥羊,一富户人家好似搬家一般,大车小车载很多财货,带的护丁才几人,真个送上门的肥啊!于是,二当家就出手了,不费多大气力,就将那一行人杀灭殆尽,只剩下两个水灵小娘子呼天喊地。说起那两个小娘子,都说长得够水灵啊!”说到这那山贼居然开始显露了猥琐的语调,牛仁一听又来气了,猛地在那小贼上又飞了几脚,大喝道:“好好说话!”

    “继续!”我的语气冰冷如刀,提着剑的手紧紧地握着,尽量的压制心底的怒火。

    那小贼被踢得嗷嗷叫,忙不迭地道:“好好好,各位好汉爷,我好好说还不成嘛!两个小娘子被二当家他们围了起来,只可惜一个小娘子疯了一般冲着二当家嘶声乱吼着就扑了过来,被二当家直接刺死。另一个小娘子看在眼里直接就吓傻了,不敢再出声,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发抖。后来二当家他们带着几大车的财货,还有那个小娘子回了山寨,说要将那小娘子做压寨夫人!此事在寨中便传开了,合寨上下无人不知。”

    直至此时,元凶魁首终于找到了。我即刻问:“二当家唤作何名,今夜可在寨中?!”

    那小贼见这唯一个手下留的人也急了,忙不迭地答道:“二当家平rì都唤作黑狼,真名我等小兵也不能知晓,今夜二当家、大当家俱都不在山上,几rì前别的山头首领来找我们当家的相约去劫附近的一个村镇,隔天大当家和二当家就带这三百名弟兄下山去了,应该过两rì就会回山寨了。”

    听到此处,众人心中大惊,背生冷汗,原来我等却是走了好运,若碰上黑云寨平rì的兵力状况,今夜此行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望着二郎山顶正火光冲天的黑云寨,我心中不甘。虽然烧了一把大火,稍解心中之恨,却错失真凶魁首,贼人势大,眼见父母之仇一时难报,心中实在痛苦难当。

    此时,牛仁再一次举起了他那白晃晃的斩马刀,那小贼一看吓得胆汁都快喷出来了,连忙抱着我的小腿,杀猪一般嚎叫道:“好汉爷饶命!好汉爷饶命啊!你说过不杀我的!饶命啊……”

    正当我脑中纠缠于不能即刻还报父母之仇而头痛yù裂之时,被小贼这么一抱,怒火立时烧遍全,全部的力量全集中到了几脚下。

    “滚!!!”一声震天怒吼回在山间,小贼已被我踢飞两丈开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撑爆的绪得到了这一脚的宣泄,心中稍稍平静了些许。

    “长成,我们该撤了!敌众我寡,此地不是久留之处,我们先离开二狼山再做计议!”李穆一把拉住我,就开始往后走。

    “是啊!大哥,田济还带着伤呢!我们回去别做良图吧”众人也跟着纷纷劝着……

    隐约听见远处有众多山贼赶来的声音,我已知今次夜袭也只能到此为止,咬了咬牙,猛然转对众人道了声“走!”一行六人顺着山路直往山下飞奔。我们很快来到山腰,但见那关卡处两个山贼横尸关前,范争一人坐下在地下包扎着手上的伤口,见到我们后立即站起迎了上来。

    抛下后黑云寨依旧熊熊燃烧的火光,七个少年郎策马奔驰消失在夜幕里。今夜的偷袭是对我们七人的历练,同时也是洗礼,从纯真质朴的少年一夜蜕变而成出手果决的杀神,为将要踏上战火纷飞之路的众人积攒了些许经验。

    正是少年心xìng:未审福祸为的哪般,先报恩仇痛快一场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