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暗定奇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顺儿,你醒了!醒了就好啊,你这两天可把伯父担心死了。吴妈说这几个都是你的朋友,我就安排他们现在庄子里住下了。知道你昏迷不醒后,他们也都很着急,一直都在你门口守着啊。"一阵略带欣喜的声音打破了房间的沉寂,伯父已经进了房间,后面还跟着吴妈。黑牛他们自觉站开,让他们走到前。

    "少爷,你可要节哀啊,你自小子骨就弱,可不能老这样啊……"吴妈一脸关切,不住的劝慰着。

    “吴妈,您且放宽心,我这不是好着呢嘛。您自己上的伤都还没好利索呢,也该好好休养些时rì才是。早点养好子,我以后要老您帮忙的地方可还多着咧。”

    伯父见我俩这一翻互劝,忍不住插口了:“顺儿说的在理,吴妈,你看顺儿现在也醒转了,料来并无大碍。你自己上的伤也重,还是早些回房歇息去吧。”吴妈听我和伯父都如此说,只好又嘱咐了我几句,便先自出了房间。

    “顺儿,你既然醒了,我去吩咐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补一补。大夫说,你这是睡眠不足,连续守夜累的。哎,当初你就不肯听劝。这几天你可要好好听伯父话,多多休息,多多进食。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几个小友叙话了,但是记住,不要聊太久咯。等你子好了,有点是时间聊。”说完伯父正yù转离去,却被我叫住了。

    “伯父!那二狼山黑风寨的山贼,可有作何对付?”我用力撑起上,带着些许期许地看着他。

    “这……这案件全部过程我们已经呈报给临沂县衙,衙门会查清楚的。”伯父想不到我会如此问,小愣了一下继续叹息道:“哎,顺儿,现下时局不好,若果真是那二狼山黑风寨的山贼行凶,衙门也管不着,恐怕我们也只能认命了。听说,县衙曾经派兵去征缴过几回,却都无功而返。你还是不要想那么多,先把伤养好吧。”说完唉声叹气的走出了房间。

    听完伯父所言,似乎他并不想去惹二狼山的贼人,父母之仇恐怕难借其力,心中忽生一阵失落之感,失望之浮现脸上。

    “大哥!那二狼山啥寨的山贼!那个是个啥鸟?!”黑牛见我失落之sè,急忙问将起来。

    “对,长成哥你给俺们说道说道……”众人也跟着附和。

    提起二狼山,一股滔天恨意涌来,恨得我几乎睚眦尽裂,带着恨意给他们讲了我在穆家庄的一些听闻。听完,黑牛立马暴跳如雷,大怒道:“原来是这伙鸟贼人害了大哥父母xìng命。待俺杀上山去,烧了他个鸟山寨!”

    “黑牛,你可不许乱来,那山上可有三四百贼人!”我见状立即劝阻他。

    “怕啥!俺们学得一手功夫,储了一气力,不就是为了打他娘的这帮鸟人吗?难道大哥你不想为父母亲报仇!?”他闻劝愕然奇道。

    但见我眼中杀意弥漫大声道:“血-海-深-仇,岂能不报!只是需从长计议,切勿妄自丢了xìng命。更何况我们如今对黑风寨山贼信息知之甚少,不可轻举妄动。”

    “长成说的在理,黑胖啊,你先别激动,这几天我们先去二狼山探一探,回来再做计议。”李穆平静的说着,还还不忘在牛仁股上踢了一记。待他说完,其他人都吵吵着要去探二狼山,最后我和李穆商量好就由他带着田济、范争、朱同三人去探二狼山,牛仁和罗承留在庄上。对于此安排,牛仁一直不乐意,却又不肯违拗于我。

    “黑牛,他们只是去打探的,又没的仗打,等有的仗打,我让你先冲前头。”被我数语劝解,他才重新开怀。

    李穆四人走后,我好吃好喝好睡的过了两rì体已完全恢复,心中有了目标通都是力气,一大早起来便与牛仁他们两个切磋武艺,攀比气力。伯父见我如此以为我已将仇恨与苦痛都已放开,心中也暗自替我高兴。堂兄妹俩个,见我们练武,都觉得新奇,兀自在旁边看着,也不来打扰。合庄上下在我的影响下也开始有了生气,慢慢恢复了原有的闹。

    当夜幕降临,四个少年快马而来,正是李穆他们,住了几rì守门的庄丁都认得遂直接放行而入。

    等家仆把准备好的酒菜端上后,我将门插起,七个人就这么围着桌子,边吃边聊起来。

    朱同狼吞虎咽的扫了一遍桌上的菜,在满饮一杯酒后,开始比划着手势说道:“我们四人,两人一伙分别去那二狼山前山和后山趴了两天,总算把黑风寨的况摸了个仈jiǔ分。那二狼山还真是高啊,约莫能有百来丈高,当真山高林密啊。山路弯弯曲曲,过了半山腰后,开始笔直起来,丈来宽的路,两旁是山峰夹道。我和范争摸到离黑风寨大后门五百步外的山坡上,一直盯着,那寨子里面的人起码上百了数,跟咬我们的蚊子一样多……”

    “行了,行了,别尽瞎扯些没用的,还是我来说说大概况吧,”李穆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朱同那极尽夸张的说法,缓缓道:“去了二狼山之后我们就兵分两路,我和田济一路探前山,朱同和范争一路探后山。前山,山脚上到山腰都是弯曲的路途,两边多是密林;山脚到山顶都是比较笔直的山路直达黑云寨前门。路两旁多是山峰重叠,灌木从生,算来这段直路有一里多路,其中有每半里路设一个哨塔,总共两个,每个哨塔上两个山贼站岗”

    此时我们都安静认真的听着,喝了杯水酒后,他继续说道:“后山有条小路,稍微曲折,但可以直通山脚下。前山有条小溪弯弯地流到后山。山寨后门半里处则有一个关卡,由两名山贼把守。寨内有十名山贼,四散来回巡逻。寨里有许多屋舍,估摸着还真能住个三百来号人,但从夜间的灯光和进出的人数看,寨内似乎才八十来人,奇怪的是趴了两天,也没看到人数增加,若真有三百来人在寨子藏着,不可能两天没有出入。其中有一间草屋周围守着四个山贼,明显是存放重要物资的地方。前山山道两侧的林间,多有陷阱,田济已经摸清,并且找到出了一条避开陷阱的上山之路。况大致如此。”

    “好啊,辛苦四位兄弟啦,真乃天助我也,八十来个山贼无妨,正是黑风寨空虚之时,虽不能一时灭掉他们,烧上一把火,也可稍解我心头只恨!”听完李穆的详细分析,我一时激动起来,接着继续和大伙商量着如何袭了这黑风寨。

    对于八十来人的黑风寨,众人没有表现出一丝怯懦,相反个个都相当的兴奋,毕竟以前在阳都与其他人打仗,都不带见血的,而如今切是真刀真枪跟山贼干起来,怎能不叫人兴奋。

    大家都非常踊跃的出主意,牛仁最直接,说:“搞那么多弯弯绕干啥,直接打上山寨,烧他娘的一把大火,那才叫一个清净。”

    “照你这打法,没到山寨门前,咱们就已经交代在那儿了。”朱同不屑地看着牛仁说道。

    “照我说啊,我一个人悄不溜地摸进去,直接放把火走人,那多洒脱!”田济有点自恋地甩了一下脑后的发辫。

    “你一个人太危险,恐怕很容易就被困在其中……”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最后由我和李穆敲定了方案大致如下:明rì将所需物品准备妥当,入夜即出发入二狼山。七人一起行动,由牛仁、朱同负责寨前门挑事,吸引注意力,而我、李穆、田济和罗承趁机爬过山寨边缘的山崖,用火箭往寨子里狂shè,而范争则负责将马匹带到后山接应众人,并负责清除后山路上的障碍……

    这时范争不答应啦,噌的站了起来气愤道:“这我可不干,凭什么你们在山上打的闹,却要我自个儿领这马匹瞎晃!我不干!”

    我一把将他按下开解道:“这怎么叫瞎晃呢,你这可是我们的任务当中最重要的一节啊,关系到我们是不是能够安全离开二狼山。我等的命都交到你手上了。可不能小看了这任务,务必要做好啊!”听完我这么一说,范争才冲着牛仁挤了挤媚眼,得意的笑开了。当夜商议停当,各自散去回房休息。

    翌rì上午,用餐之时我向伯父提起,yù要去打猎询问庄上是否有弓弩狩猎工具。享用完早餐,伯父神秘地拉着我直往后园走,来到一处假山石壁前停下脚步。不知其手在何处动作了几下,石壁如门洞开,进入后石门自动关闭起来。他领着我走下十来步阶梯,前面豁然开朗,四丈方圆的圆形地下室,映入眼帘的全是兵器,这里的兵器数量比起我阳都县家中的暗室里所藏兵器要多上百倍;密密扎扎的堆放摆挂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或成捆堆放,或三三两两地悬挂于墙上,看得我激不已动,喜非常。

    此时伯父自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呵呵,顺儿,你没想到吧!咱们王庄还有这么一个兵器库,这个里的武器、盔甲足够可以武装一支千人的jīng锐队伍,都是王家祖祖辈辈积攒流传下来的。”

    我激动问道:“伯父,这里的东西我都可以用吗?”

    “当然可以用啊,只要是我们王家的儿郎都可以运用这批兵器。更何况,此兵器库还是二弟年轻的时候亲自设计的呢。”说着他不住的缅怀起来“说起二弟还真是才学出众啊,对机关器术也颇为jīng通,当年他可是搞出了不少新奇玩意儿啊,很多人都上门提亲,却不曾想游学途中遇见了你母亲,这都是命啊!”

    “父亲亲自建造的!”我喃喃自语,一想到父亲,恨意突涨,黑风寨的山贼们,今晚必要你等好看!重又振奋起jīng神对伯父说道:“伯父,那侄儿就要好好的挑一挑了。”

    “去吧!”得到伯父应承,我兀自往兵器库中心慢慢走去。边走边仔细的观察起来,左手边的半圆地上先后堆放着十大扎箭矢,上边堆放着很多制式弓弩,对应的墙上则挂着近30把强弓硬弩,再往前就是小山一般的盔甲,而在右手边则是刀枪剑戟等各类武器,同样墙上也摆挂着少量的武器,一眼就能看出挂在墙上的武器,都比地上成堆的好很多。

    我在左边挑了七强弓和一把小巧jīng致的硬弩,右边也同样挑了七件武器:斩马刀给牛仁,穿云枪给罗承,银蛇矛给范争和朱同,我、李穆和田济都是用剑的就挑了三把白光闪闪的jīng钢剑,剑刻有名字分别是:寒光、碧雪、沉霜。看着这一件件jīng致的兵器,我真是不释手啊。

    伯父叫来两个心腹之人,帮着我把东西都搬回了房间,之后他们就各自忙活去了。我也去库房要管家要了许多火把等引燃之物,因为进庄不久伯父吩咐过庄里人但凡我有任何需要都要满足,所以管家只管叫人去取了东西来,其他也不多问。

    所有东西都准备停当,已经堆了我小半个房间,当牛仁他们进我房间时,咋一看,全傻眼了,既而欢呼起来,围着一堆兵器左摸摸,右看看。我把武器全部分发完毕后,众人立即扛起自己的心武器跑到前园空旷处,耍将起来,气氛空前高涨。总人当中,若论武艺高低,在不使用家传功夫的时候,我和李穆当可打个平手,牛仁次之,再次则是罗承、朱同平列,、范争和田济最末;若论气力,则是牛仁最大。

    当晚,七人背着强弓,提着武器,拉上马儿,悄悄出了庄门,守门庄丁听说是去狩猎,虽然奇怪于晚上的狩猎,却也不便多说,直接放我等出庄了。

    时值深秋,凉风萧瑟,星月无光,换上了夜行衣的七个少年郎策马奔驰在关阳道上,仇恨与刺激的心绪弥漫着那淹没在黑暗里一路的烟尘,却还不知危机已经悄悄暗伏。

    正所谓:秋风送客夜寒重,儿郎提枪血张。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