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避雨孤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风狂雨暴万木摧

    嘶声悲嚎亲不回

    避雨孤庄得仇信

    从此立誓灭山贼

    长路奔波,与伯父同乘一骑,颠簸中不知过了多久,心神恍惚的我,忽觉山势回转,夹道两旁景sè渐渐变暗,远离了官道的开阔地,幽林骤起,群山笼罩,yīn森的感觉开始弥漫心间,一行马队放缓了行进的速度。

    寒风起,略带血腥味扑面而至,我的心不由一紧,停了,车马队停了。

    “在那边!”,“老爷!他们在那边……”

    不知何时,伯父已经将我从马上抱下来,并轻声嘱咐我不要靠近。

    我的心不砰砰的加速百倍跳动,我不敢去看,不忍去看,可脚下已经不自觉的往那吵杂声传来的方向移动,一步一步沉重艰难的移动。

    蓦然脚下本该只是布满尘土的路上,渐渐出现了散碎而凝固了的血滴,紧接一条的血痕由浅而深,长长的往前方延伸,脚步渐渐随着心跳加速,终于拨开人群,两条血痕的对接处,父母伸出的手紧握,对望的双眼未曾闭合,已然了无生机。我扑倒在他们上,撕心裂肺的呼唤,但他们再也听不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顺儿。泪,不止;心,若死;天,暗下;地,崩塌。四周人影模糊,我已经渐渐失去知觉。恍惚中,被伯父抱起,庄丁们已经将二老的遗体抬上早已准备好的车子中.

    遗留那一地长长的血迹,刻画出我心底一条深深的裂痕,双唇紧咬,心中暗暗发誓此生必杀此山贼以报父母之仇。带着深深的伤痛和滔天的恨意,跟着车马队一起往回赶。

    车马回转之时,风起尘扬沙漫卷,乌云盖天雷声作,顿时冷雨淅淅沥沥而来。眼前迷蒙一片,遮盖道路,拦阻车马,连老天也要将这一刻的凄怆挽留。

    "小乙,快去看看附近有什么可以避雨的去处!"

    听到伯父的吩咐,那小乙哥紧甩几下马鞭,消失在雨幕里。装载双亲的马车,渐渐地被打湿,道路开始泥泞,车辙慢慢的加深。不多时,人马未到,声先闻。

    “老爷,前面坡下半里处有一座庄子,附近再没有人家了,只那里可以避雨。”

    “走”,随着伯父一声令下,车队加速往坡下赶。

    雨中紧赶一阵路程,一行车马迤逦来到那座孤庄前,果然附近没有其他屋舍,只有这么一座庄子孤寂的淹没在山坡下的茂林间,庄子大门上挂着张古朴的牌子,上书“穆家庄”。小乙用力拍打着庄院大门高声道:“有人吗?庄里有人吗!”

    叫门声隐隐约约淹没在漂泊的大雨里,叫了许久才看到大门推开了一条四指宽的缝,露出半张老脸略带埋怨的问道:“大雨天的,谁啊?”

    一看门开,小乙陪着笑脸:“大爷,我等是过路的客商,因这大雨阻了去路,实在是难行,想借贵宝地避避雨,您看可能行个方便?”

    老人一看一大队人马又不认识,吱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见此形,车队里气呼呼地又走出一个大汉嘭嘭嘭的使劲拍门,拍了许久,门又开了,不过这回门是全开的,走出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丫鬟彬彬有礼的道:“各位客人,我家小姐有请各位进庄避雨,车马就带进庄旁的侧院停放吧,请随我来。”说完回转走在前面引路,众人都已下马,伯父牵着我跟在小丫鬟后,余人则跟着先前头一次开门的那个老头去侧院安顿车马。神不守舍的我,无心去观看这庄院的布局与景致,心跟这淅淅沥沥的雨滴一般打在地上散碎成无数水粒子。愣愣的跟着伯父来到了待客厅,少时,走进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子,后面跟着一个老管家样的老头和刚才开门的小丫鬟,估计她就是小丫鬟口中的小姐。

    “小女子穆欣兰,适才下人无礼,还望先生见谅。”但听那女子先开口说道。我循声抬起头看去,她眉目间似与我认识的某人有几分相像,但此刻的心中却被悲痛占满,无心理会这些,就又低下头默然不语。

    只见伯父接过话头:“无妨,在下王冕,还要多谢小姐让我等入贵庄避雨,这场大雨实在大得紧啊!”

    “小事一桩,不必挂怀,先生带来的人我已经安排他们在偏厅用茶,先生就安心在此温火品茗,等雨停了再走不迟。有何需要尽管跟高总管说就是。小女子体不适,就先失陪了。”说到总管时还特意朝旁边的老头点了点头。

    “如此,多谢!”待伯父说完,那女子领着小丫鬟转离开了客厅,只留下高总管待客。

    “高总管,也一起坐吧,咱边喝茶边聊。”伯父诚心的邀请道。那高总管倒也随和,应声好便与我两同桌而坐。

    “近闻东边的这霉山常有恶贼劫害乡民,不知高总管可知道这霉山上却是何方匪类?”待那高总管坐定,伯父问将起来。隐约听到伯父谈及山贼,我四散的神魂立刻归位,心中一紧,宁神静听。

    “先生说的是,倒确有此事,也因如此我穆家庄最近增加了不少庄丁以防匪患。”

    呀了口茶高总管继续起劲的说道:“但是话只对了一半,自我穆家庄建庄以来,就未曾发现过霉山上有匪寨。霉山低平,藏不了山贼。若说最近的匪寨当在霉山以东三里处的二狼山,此山比这霉山还高百丈不止,山脉巨长,最高峰名狼牙峰,其上建山寨唤作黑云寨,那山寨里混了四五百号贼匪,时常四处劫掠,祸害乡里。若说这些天霉山的匪患,多半是那黑云寨山贼所为。”

    二狼山!狼牙峰!黑云寨!这些地名一个一个的刻进我心里,张开的五指,慢慢紧收,狠狠的攥成一个拳头,指甲陷入掌心,钻心之痛直入心底,却不自觉,切齿暗恨,黑云寨这群山贼匪寇给我王顺等着,有朝一rì我定让你们血债血偿。我兀自寻思雪恨报仇之事,未注意去听伯父与高总管之后闲聊的各样南北传闻。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突然厅外喧哗声由远而进的传来,继而冲进两个大汉,一进来就慌慌张张地对着伯父道:“老爷,不好啦,不好啦,这庄子上的人把我们的人打伤啦,您快去看看吧。”

    未等伯父做出反应,高总管先自一惊豁然站起道:“竟有这等事,先生,我与你一同去看看是何缘故。”

    待伯父点头回应之后他神严肃的对来人说道:“走,前面带路!”

    七拐八弯我们来到庄院后园的边廊,推推搡搡围了一大群人吵吵嚷嚷,甚是义愤。见我们一行人来,所有人顿时安静下来,让出一条道来,待我们走到跟前。只看到地上坐着一人,确是我们这边的人,体时不时的打颤,嘴里哼哼唧唧,脚上被一只银箭穿腿而过,绽皮开,鲜血自箭杆顺流,染红箭翎后滴落在地上混着一滩雨水蔓延开一片cháo红。

    见此景,众人心中暗惊,高总管一脸凝重,吩咐从人去取来药石等物,将伤者包扎停当。开始向一位着绿袍锦带的带刀武者询问起来。

    “战云,你是护院头领,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高总管,我们的人都跟他们叮嘱过好多次,让他们不要在庄院后园乱走,可是这位客人如厕之后在咱后园四处乱转,结果触发了机关,才受伤了。”

    “你说,事可是如此?”看到伯父一脸不悦的问话,受伤之人略带惶恐和歉然的说:“老爷,我只是好奇不就是个庄子嘛,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这么千叮万嘱的,所以……”话没说完被伯父一声断喝打断“混账,如此不知规矩,你们带他下去,回去后庄规处置。”那人惴惴不安的被其他人架走了,穆家的庄丁也在高总管示意下各自散开去了。

    廊下只剩下我们三人,伯父歉然的对高管家说:“抱歉,在下管教无方,还望高总管见谅。”

    “无妨!无妨!”高总管微笑着回道:“敝庄设置这些机关,原是为了防范rì渐猖狂的匪患,不曾想却伤到先生带来的人手,心实不安啊。”

    见高管家并无责难之意,伯父也重新放开心怀,朗声笑道:“些许误会,就让它过去吧,走,我和高兄继续品茶。”我也跟在他们后悠悠的走着,还打量一下后园的设计,顿时眼睛一亮,发现这里的布局颇有门道,于是放缓脚步,仔细观察起来。

    但见后园甚是宽阔,约有二十丈方圆,回廊环绕四周,中心错落分布些许不高的山石并附着奚落的花草;主要是西北、西南、东南三个方向各竖着两个六尺高酒坛子粗细的石柱,石柱顶部是个凶猛的虎头张着血盘大口,獠牙扎眼,口中黑洞洞的透着股寒气,而东北角则只有一个石柱但都比其他的粗,高约一丈,虎头更显狰狞。

    赫然是“七煞箭阵”!!!看得我直冒冷汗,以前学阵法机关的时候,有过此阵,万幸啊,万幸,那人只是触发了外围的机关,要是碰到了中心阵眼的机关,恐怕早已变成刺猬,回天无力了。

    看来这个穆家庄着实不简单,我收回心思,顺了顺心神,继续跟着他们又回到了待客厅。

    不多时,雨势渐收,乌云散去,已是傍晚时分。众人都无心逗留,再加上我的不断催促,伯父领着我们与主人称谢道别后,一行车马匆匆往回赶。离开穆家庄后,我坚持要上载有双亲遗体的马车,伯父拗不过,只好陪着我一起进了车厢。悲伤一再铺天盖地袭来,但我已不再有泪,轻轻地为双亲抹去残留在脸上的尘土与血痕,心中不停地的交织着悲与恨,伯父在旁边轻拍我的背不断的安慰。残阳若血,割裂开马车的缝隙,斜斜的投shè进一排红光,将我与双亲分隔,仿佛两个世界,但却真的已yīn阳相隔。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