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祸不单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天行从来最难测

    双亲忽落忘川河

    天降大任苦心志

    泪眼从此尽干涸

    第二rì,我走出厢房,满眼尽是一片惨白。到处都遮挂着宽大而肃杀的白布,其他的事物被映衬得失去了一切sè泽只剩灰sè。庄内的用人们也都披白布衣服,出出进进,里里外外的忙个不停,整个庄院仿似闹不已,却又感觉异常的沉静。人在走动,却很少有言语。

    才走动几步,见福伯满脸伤悲地朝我走来。也不多说太多话,他将我领到了正厅内堂吃过早餐后,直接带我到了正厅大堂后就自己忙别的事去了。

    大堂已不再是大堂,已经变成了灵堂。好像所有的白sè都是从这里发散出去的,所有的事物都是白sè的,就连我的心此刻都是一片空白的。灵堂正前方墙上放着张祖父的画像,只有四分像,约莫能看得出是他。那慈祥的圆脸,我昨天还轻抚过,暖暖的感觉依稀留在掌心。画像正前方端放着一具棺椁,大而有纹雕,前挡板上书一个特大的“寿”字,祖父就在里面黯然长眠。灵堂两旁跪两排人,左手边跪着伯父,还有两个妇人和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右手边则跪着父亲和母亲。

    母亲见我站在灵堂门口,忙将一件孝衣披在我上,拉着我一起在父亲边跪下了。这时不仅我的心是一片空白,就连我的上也是惨白的了。父亲指着对面对我说道:“还不快拜见你伯父,两位伯母,和两位堂兄妹!”

    我赶紧将躬了一躬恭敬地道:“长成拜见伯父,二位伯母,见过堂兄,堂妹!”

    “好,好”两位伯母随声应着,“现下就不必多礼了”伯父略带悲伤的说。

    只看那堂哥胖嘟嘟的圆脸,一双圆辘辘的眼睛愣愣的直盯着我看。堂妹噘着小嘴,小粉脸往旁边一转,佯装不理之状。我自觉无趣,心中正自伤悲,于是低着头,胡乱想着祖父在另一个世界里,或许会过得更好吧。

    一大家子人,就这样跪着,静静的跪着,谁也没再说话,当此景,也没什么话好说。只听着那纸钱在火盆里,呲呲的烧着,仿佛它将我们的所有言语和哀伤都带走了,带给了祖父。

    太阳渐高,人们开始进庄,一个接着一个的走进灵堂,为祖父上香,或有读吊文,或有献挽联、花环,有些人走过我们面前的时候,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向父亲。大概他们是族里的人吧,不满于父亲当初做出“丢”家族门面的事。每个人临走前都会来到我们面前说声“节哀”。我只忙不迭的跟着父亲他们磕头答礼。来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富贵之家,每人都是玉带锦衣,看来祖父生前交往甚广。来的人jīng神都很充沛,脚步轻捷,看来他们都是附近或城里的人家。吃过中餐,又继续来灵堂前跪吊至晚方息。

    明rì依然如此,只是前来吊丧的人少了些,但还是时不时有三五个人进庄。正有人进灵堂上香,突然门外吵嚷起来。只见前来吊丧的人们纷纷往两旁站开,五六个彪形大汉拥着一个近五十岁年纪的老者,从让出的道中直走上灵堂。伯父见了yù起相迎,但见那老者将手掌伸出朝下一按,示意伯父不必相迎,兀自拿起烛香点起,躬拜了拜悲戚地道:“贤兄啊~不想小弟我此番归乡,你却已仙游。天何如此无,叫我等一班亲友悲痛不已。家中诸事自有小弟多多照应,贤兄宽心慢行,安心西去吧。”说完将香用力的插进了香炉。

    都与我们见过礼后,他看了看我眉宇间似乎透出一种惊奇的感觉。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好孩儿,以后,但有什么困难处尽管来找叔公。”说完转和众人离去了。我心下颇为不解,后来听伯父说他是叔公王崇,为当朝大司空,封扶平侯,前阵子才告病辞官归乡。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大官,当下敬佩之意油然而生,遥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消失在庄门外。

    三rì停柩过后,合家浩浩的将灵柩护送往临沂东南的金雀山中下葬。死者终于入土为安,生人也当节哀顺便。泪水流干了,嗓子也哭哑了,终于发现办丧是一件多么累人的事,然而谁又会去在乎呢?因为我们的悲伤掩盖过了一切。过了几rì,等大家的心都平复些许,彼此的交流也就多了起来,大家都熟悉了。原来堂兄叫王元,字伯一,堂妹叫王鸢,字季婉。他俩是同父异母所生,除了尖翘的鼻梁全无一处再相似,连xìng格也是两样。伯一憨厚老实,而季婉则刁蛮任xìng。和他们在一起耍玩,时常都是伯一吃亏,受作弄较多,常让人搞不清他到底是兄还是弟。季婉的刁蛮总让我不怀念起牛家村温文善良的茉莉。

    过了头七,父亲向伯父提出要回阳都将主要的家用什物都搬来临沂,打算回来住,为祖父守孝。伯父很高兴的同意了,约定后rì起程。

    分别那天,我们将父亲和母亲送到庄外,车马都已经准备妥当。父亲抚着我的肩还是那样温和地说道:“顺儿,爹爹回阳都去整理一些东西,很快就回来。你在这儿要好好听你伯父的话。”

    “恩!”我认真的应道。接着母亲一把将我搂在怀中怜的说道:“傻孩儿,我们只是回去取些东西而已。放心好了,过几天便回来。到时娘再亲手为你做最吃的鸭绿花红点心。”

    我开心的答道:“呵呵!好,娘亲可是答应孩儿的。娘亲做的点心最好吃了,到时一定要做给孩儿吃,可不许耍赖哦”,“对了,娘亲回去的时候记得帮孩儿跟牛仁他们说一声,要他们有空常来看孩儿,孩儿有空也会回去看望他们的。”母亲微笑地点头答应。

    “好了!是时候起程了。”父亲说着先自上了马车,母亲也随着上去了,两个丫鬟上了另一辆马车,马蹄乱颤,烟尘泛起,车已缓缓向西驶去。

    我依依不舍的看着马车驶出三四丈外,心中忽然想起一事,便冲着车马喊道:“爹爹~记得将孩儿的飞龙木剑带来!”

    “知道了!”随着父亲一声若有若无的应答,一行车马渐渐驶离了我的视线,独留一路飞尘。

    许久伯父才开口道:“顺儿,咱们进庄去吧。他们都走远了。”

    “恩!”我低着头转默默地跟着众人进庄去了,不免心中有些许失落。

    不觉已过数rì,看着将近父母归来之期,我的心渐渐开阔起来,便又和伯一他们耍玩在了一处。一rì清晨,我们三人正在前院小林间追逐嬉闹,忽然几个庄丁自庄外搀着一位衣衫褴褛,血染污衣,垢面蓬头的老妇人直往正厅大堂走来,后留下一路的血迹。我们立即停止了嬉闹。那妇人见到了我,泪洗污面异常悲痛的哭告:“少爷~少爷啊~老爷和夫人他们出事了!”

    我深感不安地问:“吴妈,快说我爹爹和娘亲怎么了??!!”

    “他们!他们被强盗给害了啊!呜呜~”,“我们路过阳关道霉山附近的时候,突然冲出十几个强盗抢劫财物。老爷、夫人和绿柳都被害了,红梅被他们抓走。老奴被重伤,拼命逃了出来。呜呜~呜”说到最后,她晕过去了。

    顿时,我眼中失去了所有的颜sè,真真是晴天霹雳啊!万里碧空霎时暗淡无光,所有的yīn云都密布在我的脸上,我惊呆了,一动不动木头般地立在那儿。仿佛我体内所有的运动都已经停止,血液霎时凝固,连气息都被冰冻了。

    不想耳畔竟然传来了一话,极为刺耳。

    “她说你爹爹和娘亲都死了,你怎么还站着一动不动啊?”季婉好奇的问道。

    心中难以接受的现实,被季婉平淡的言语再次证实,我yīn沉着脸,眼珠缓缓地转向她,愤怒地瞪着,仿佛就要脱眶击shè而出,将她击倒。

    “鸢儿,不得放肆!”伯父轻喝着一把将那惊恐万分的堂妹往后一拉,继而吩咐庄丁先带吴妈去后院疗养去了。

    一看到伯父,我终于忍不住泪水倾泻而下,一下就扑进他怀中尽的号啕、抽泣,淌尽这一生的泪水,流完这一世的哀伤。季婉看着看着也在旁边抽泣起来,只有伯一依旧是那般傻傻地呆看着。

    伯父眼中噙泪,轻拍着我的背安慰道:“孩子,有些事冥冥中已经注定,我们无法改变,只能去接受,要更好的生活下去。不要太悲伤了,你还有伯父呢!”其实在安慰我的同时,也是在安慰着他自己,毕竟这对我们谁来说都是极悲伤的事

    过了许久等我的心平复了些许,伯父便领着我和十几个庄丁快马向霉山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