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情根初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男儿英姿始焕发

    恰遇娃瑞年华

    一见倾心根种

    何rì相对看云霞

    “簌簌簌、簌簌簌”一头灰黑sè的野猪发了疯一般疾速的蹿出矮树丛,背上还插着一支箭,血慢慢地往外渗出,不住的号叫着,直往归云山落霞谷深处奔去。后面尘埃大起,七匹快马紧追而来,当先一名少年仪表俊朗,虎目剑眉,稳坐于马上,搭箭开弓,手法利落,弓满处但听“嗖”的一声,正中十丈之外亡命奔逃着的黑野猪。只听“吼!”的一声哀嚎,那野猪惯xìng的冲出丈余,便轰然倒地,鲜血直往外汩汩的流出。原来,这一箭与前一箭shè在了同一处,而且shè入更深,箭都没了一半,因此更加剧了伤口的扩大。

    “大哥,好箭法!”随着那黑胖子一声喝彩,众人都已围拢到了野猪倒地的地方。那略显黝黑的胖子便是牛仁,材比以前更加魁梧壮硕了。他话音刚落,范争便抢道:“是李大哥先shè中的,他箭法更好!”

    李穆只是笑而不答。我却看不得他们争执,只好上前解围:

    “没有少白的那一好箭,恐怕我们也是难以抓到这头肥野猪啊!”

    我拍了拍他俩的肩膀继续道:“呵呵!好了,不要争了,折腾了一天,也都饿了。大家就开始动手吧。”听我这么一说,众人便火朝天的干将起来。就地起火,将那野猪去毛刮皮,剖腹卸肠,在就近的小溪边洗干净后,采了些香草附上便整只烤了起来。香气扑鼻,极尽美味。

    众人边津津有味的吃着鲜美的肥猪,边天南海北的乱侃着,不觉天sè渐暗。罗承吃饱后,满足的伸了个懒腰,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众人道:

    “众位兄弟,你们且玩着。天晚了,我也该回去了,不然我娘子可要担心了!”

    光yīn树影,岁月葱茏,不觉已是天凤三年(公元16年),往rì总角少年交,而今束发男儿貌。罗承与我和李穆同年,只是我最大生于年初,李穆次之生于年中,他则生为年末,算来今年都已十六岁已,其他的几个人都比我们小一岁。今年初chūn,罗承的父亲便为他在临县挑了个姑娘,娶了亲,小两口甚是恩。所以,罗承在外处处恐他小娘子担心。

    “你小子,抛开一班兄弟不要,整天就只顾惦记着你家小娘子了,忒没出息!”李穆笑着打趣他。不意牛胖子横插一句:“对的哦,天也快黑了。俺娘怕是等急了,俺赶紧割几块烤瘦猪回去让俺娘也享享口福。”说着便动起手,东一块,西一块的切起来。

    “延顺哥,这黑胖子想老娘可比你想小娘子还要紧些哩!!!”

    朱同一句话,可把众人都逗乐了,只放着罗承独自在一旁羞赧不已。

    “呵呵!好了,各人自有各人事。你们几个没事就慢慢吃耍着啊。我也有好一段rì子没见白大娘了,我就陪胖子回家吧。”我圆个场,就领着胖子和罗承与他们告别后,跨上马徐徐而去。李穆他们依旧在边吃烤,边津津乐道于他们的一些风流故事。等他们的笑声渐渐消散在后,我们便快马加鞭赶回去了。

    罗承就住在南城,送他进了家门,我与胖子继续走马直出南门。牛家村在阳都县城西南两里处,过了陷水河便是村口了。粗质的木料搭建起丈来高的一座门牌坊,上书“牛家村”三个大字。村子还算大,约近二百户人家,大部分都姓牛。村子三面绿树环绕,中间横竖各列着两条主街道。进得村里,天已经暗了下来,村中灯火渐渐亮起,隐隐照向那街上的路人和那依旧在嬉戏着的顽童。

    我和胖子在靠近村尾西向的一家小宅院前停下马来,那就是胖子牛仁的家,在院外就能看到里边那株拔的槐树。

    “娘,俺回来了,给您带好吃的回来了!”胖子兴奋的叫着,一手牵着马,一手推开院门。但见正前方两丈处一座大屋子内隐约透出跳耀的灯光。挨着大屋子左首边的是一间稍小的屋子,那是牛仁自己住的,暗淡无光。小院右角落里立着一棵槐树,紧连着一间小厨房。我们在树下将马才拴好,这时大屋子的门开了,映出两条长长的影。我看着地上那一条形曼妙的影子,楞了楞神,胖子却只顾呵呵的笑着。

    “黑牛啊,咋才回来啊。可把娘等急了。”白大娘认出是我便高兴地道:“王少爷,也来了啊!哎呀,快进屋坐,快进来吧!”说着便拉着我的手一同进屋去了。

    还没等我们坐下,牛仁忙从怀中掏出用荷叶包着的一堆块递给白大娘道:“娘,俺今儿跟大哥抓了头肥野猪,俺带了些烤猪给你,可香了。”

    白大娘捧着沉甸甸的块笑道:“娘哪里吃得这许多哦,娘把它切细了,给你们做些好饭菜去。”说着便要往外走,一旁的小姑娘忙接过块道:“姑姑,这等事还是让侄女来做好了。”

    那黑胖子看着那姑娘惊喜道:“你就是茉莉表妹啊!有些年头不见,你都这么高了!”

    “好了,好了,让茉莉先把饭菜弄好了,再来慢慢聊吧!”白大娘催促着。

    我望着她走出门外的倩影,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悸动。但见她材高窕约六尺,体态玲珑,玉步轻移,纤腰慢扭,是一种清丽与质朴的美。我惊讶于自己第一次这样细致地去观察一个异xìng,脸上有种滚烫的感觉。

    想着想着,突然被白大娘的话语惊醒:“王少爷,您坐下先喝杯茶吧。”说着已将茶杯递到我的面前,她总是那么,真叫我不胜感动:

    “大娘,我跟黑牛是好兄弟,您以后就不必那么客气了,叫我长成好了!”

    “哎呀,那怎么成啊!”她有些惶恐的道,

    “怎么不成了,我跟黑牛可是好兄弟,您这样见外,我以后可就不来了哦!”我佯嗔道。

    “哎呀!娘,俺大哥要你咋叫,你就咋叫呗,说那多做甚。”黑牛烦道。

    “好好好!以后就这么叫着,呵呵!”白大娘恢复了笑容。

    “诶,这就对了嘛,呵呵!”我欢喜的道,“大娘近来体可好啊?”

    “体好着呢!多蒙你娘帮我揽了不少针线活,rì子过得还不错。黑牛也多亏你处处照顾,他啊,不大会说话,说错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或许人老了就是话比较多,说着说着,饭菜都已经上齐了。好一桌菜肴,这样清淡、质朴的菜料,也能够做得sè彩艳丽,香味扑鼻。四人围坐在桌边,我正好与牛仁的的表妹相对。那黑胖子看着满桌的佳肴,口水狂喷不止,正yù下箸,却被我桌下踢了一脚。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旁边的表妹,似乎会意,便挠了挠脑袋道:“呵呵,忘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了,这位是我表妹白茉莉,这位是我的好大哥,王顺。好啦,都认识了,我现在可以吃饭了吧!”说完带着征求的眼光望向我。我狂晕,真想找到个地缝钻进去,真不知这黑胖子是真笨还是假笨呢。

    “好了,大家吃吧,这菜可真是香得很啊,呵呵~”我赶紧掩饰道:“大娘,您多吃些,这可清香着哩。”

    吃着吃着,胖子就开始多话了:“茉莉表妹啊,这些年都不曾见你,你都去哪了啊?”

    茉莉却不答话,只顾为白大娘夹菜,而后就自己细嚼慢咽。却是白大娘说开了:“茉莉七岁时,你舅舅便送她到琅琊郡去学习琴棋书画,本想明年送入宫去,只是如今世事不稳,宫廷混乱,所以只好作罢。茉莉昨天才回来,今天没事过来陪娘聊聊天,解解闷的。娘可开心了,你们尝尝,她的手艺可好着呢。”说着又给我夹了几箸菜肴。

    “姑姑过奖了,你们肯多吃几口,我已经很开心了。”茉莉说着冲我笑了笑,明眸细眉,舒容展颜。啊!我竟然在这深秋里看到了百花绽放,清香扑鼻,心怀畅快不已,说不尽的受用。胖子看我望得痴了,拿着双筷子直在我面前画圈圈,不住的笑我,白大娘也只顾微微笑着,而茉莉则低着头任那粉嫩的小脸阵阵的绯红。

    我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便只好一个劲的夹菜吃饭,整一顿下来耳边最大的声音也唯有自己的心跳而已。

    吃完饭后,我与茉莉就聊了一些有关诗文韵律的话题,谈得颇为投机。不觉夜深,茉莉住得较近,与牛胖子只隔了一条街,送走了她之后,我便独自拍马归家去了。

    一路之上,尽是茉莉的面容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心中却只是不尽的欢喜,想着明rì再来牛仁家找她玩耍。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