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总角之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误打误撞遇相知

    山河表里共奔驰

    总角之交最相喜

    少年初显英雄志

    我微微一怔关切的问道:“娘亲,是孩儿!你的顺儿啊。你怎么了?”

    “我的顺儿?!”母亲喃喃自语再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番,最后一把将我拥入怀中失声道:“真是我的顺儿,我的好顺儿啊!!”

    她又惊又喜,将我的脸庞轻轻的抚摸了一番,再捏一捏我的胳膊,甚是高兴,喜极而泣,泪水盈眶埋怨的道:“你啊~可把娘亲想死了。”

    书房除了我和父亲,其他人都不许随便进入的,母亲也不行。由于我太过沉迷于练武和兵略,进了密室之后就不想出来了。没想到这段时间却把母亲害苦了,但我还是很不解的问道:“娘亲,孩儿有一事不解。方才娘亲初见我时,为何好似不认得孩儿一般?!”

    母亲笑了笑,只是不言,吩咐红梅给我拿了一副铜镜。当我对着镜子看时,呆了好一阵。镜中的人全不似我,不再是那个形容消瘦,文文弱弱的白面小书生,而是一个面容饱满红润,剑眉飞扬,虎目耀光的小男子汉。形也宽广壮实多了。我望着母亲,只顾“呵呵”傻笑。

    到得晚上,父亲回来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开开心心。父亲先开口道:“顺儿,爹爹看着你最近的体好像好了很多了,子也壮实不少,很是高兴啊!”对于我的形容上的改变,他并没有什么反应。或许他每天都见到我的原因吧。

    “是啊,爹。孩儿的体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这阵子也没再晕倒过。您看我现在多结实啊!呵呵~~”说着说着我兴奋的把手臂摆出来拼命挤出了一块肌

    父亲高兴的说道:“既然这样,爹就准许你,从明rì开始可以出门去玩。”

    “好咯!好咯!可以出去玩咯!”我高兴得跳起来。

    “不过,你可要记住爹爹跟你说过的话,还有开始的几rì要有绿柳和红梅陪着你才行。”父亲故作严肃状,等我答应之后,他就说:“好了,好了,大家都吃饭吧。”

    当晚,过于兴奋,辗转难眠,很晚才睡着。

    本想第二天起个大早,先跑出去溜溜,结果因夜里睡得太晚,早上却是醒得迟了。匆匆吃过早点后,拉着那两个丫头片子,就冲出了门去了。我家就在大街西头,再往东走几步路就是集市了。集市上的东西真是五花八门,丰富多样,搞得我目不暇接。集市里每一件东西对我来说都是很新奇的,可把我乐翻了。我就象一匹脱了缰的小野马,蹦蹦跳跳,这边看一看,那头瞧一瞧,弄得绿柳、红梅直追在我后头叫:“少爷!少爷!你慢点儿。”追到我了,还直站在那喘气。可把我乐坏了,冲着她们“呵呵~”笑个不停,弄得她们哭笑不得。

    将城里逛了一圈后,时已近晌午,我死赖着要在街边的小摊上吃饺子面当是午餐。她们拗不过我,无奈只得依了。坐在饭桌前,我看见街对面不远的一棵柳树下,有两个年纪与我相仿的两个少年,一胖一瘦,在玩石子儿,有意思的。于是我边吃边看着他们玩。

    不一会儿,走来三个衣着光鲜的少年。见他俩玩得开心,出手便要夺抢那石子儿,那两少年不让,便撕打了起来。那两少年打不过,疼得只叫唤。我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最看不得这样欺负人的,“唰”一下,就冲了过去。还没等绿柳他们反应过来,我用很平常的拳脚功夫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三个nǎi油小子给打跑了。

    那两个少年对我称谢不已,我道了声“客气”之后,大家就认识了一下。原来那个高点的胖子,住在南门外牛家村,叫牛仁,随老娘来城里卖菜的。稍瘦一些,但结实的小子叫罗承,字延顺,住在城南罗家巷。相熟之后,我们便一起玩起了丢石子儿游戏。绿柳、红梅在旁边看着自觉无聊,便对我说道:“少爷,你先跟他们耍着,不要走去别处。我们去附近逛一逛,看看胭脂去。”我应了一声之后,她们便走开了。

    虽然只是几粒磨得光溜溜的小石子儿,可玩起来却有意思的。正当我们玩得兴起,忽然看到那三个nǎi油小子又回来了,而且前面还拥出一位穿着一黑sè布衣的壮实少年。那少年浓眉倒竖,豹眼圆睁,立在我们面前喝问:“刚才是哪个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打我兄弟的,报上名来!”牛仁和罗承一起担心的望向我。

    “是我,王顺,王长成是也!”我昂然站起,拍着脯大声道。

    “好你个糟毛小子,你记住了。你爷爷我叫李穆,李少白。我今天就叫你长不成!”说着,抡起碗大个拳头往我头上就是砸。我赶紧一侧避过他的小铁拳,同时往他下盘横扫一腿,没想到他也躲过了。真是酒遇知己千杯少,棋逢对手胜算无啊。大家打了二十几回合,竟不分胜负,不能使出家传功夫,我只能硬撑着。打得我手脚酸麻,李穆也是臂膀疼痛,彼此暗暗称奇。

    “少爷,别打了!少爷,别打了!”只听得两个丫鬟不停地叫着,吓得花容惨淡。我放了个虚招退出战局,我有意结识他便道:“这回不分胜负,我们下次再来比试。这些石子儿大家一起玩吧。”

    “好,下次再来比试!”他爽快的答道。

    我看着牛仁和罗承没有意见,便叫他们过来一起玩,那三个nǎi油小子虽有些不服,但见李穆答应了,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大家就在一起玩了起来。刚开始时还有些隔阂,到后来便融洽了。我又吩咐绿柳买了些许小吃分与众人,至晚,大家尽欢而散,相约明rì再来。

    以前,那些县官、雅士来家中拜访父亲的时候,我多做陪席,所以对于交友待人方面还是颇为受益的。

    回到家中,我叫绿柳、红梅对于今天打架之事不许提及,她们倒还听话。我只讲了今天的一些见闻感受,逗得母亲十分开心,直赞我乖。晚上,我还是照常回密室练习剑法,研读兵书,其他的书也有所涉猎。

    来rì又和牛仁、李穆他们玩在了一块,只是没有和李穆比武了。彼此都熟落之后,才知道其他三个小子叫朱同、田济、范争,三家都是城里的生意大户,彼此交好。李穆的父亲是个木匠,做得一手好活儿,所以家里还算过得去。三人因见李穆功夫了得,故拜为大哥。李穆常说自己是前赵国大将军李牧后裔,也不知是真是假,只知道他很讨厌穷人的生活。

    自此,我们七人便整天在一起习武、玩乐,或到城南陷水河里摸鱼钓虾,或入城北郊外归云山中shè雁狩鹿,逍遥自在,快乐无比。每每玩耍,李穆常常站在高岗之上,挥剑直指众人道:“大丈夫当驰骋沙场,建高功立大业。我为大将军,尔等皆听我号令!”扮得似模似样的,众人都窃笑不已,只有我感到惊奇。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