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授武梦中(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先人创法哀民意

    剑剑唯怜念苍生

    练武修成男儿气

    敢叫四海罢征尘

    我转过头一看,居然是父亲。

    再往两旁一看,母亲也在,还有绿柳和红梅都在。原来刚才竟是做了一场梦啊!但我又感觉不单只是梦那么简单,因为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我都几记得很清楚,高祖父说的每一句话,我都铭刻于心。以前或者有做梦的时候,但醒来之后对梦的印象都是模糊不清的,当下心中自觉惊奇。

    “顺儿,你没事吧?是不是又晕过去了啊?你从昨天早上到今天傍晚才转醒,可把我们急坏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啊?让娘亲好好看看。”

    看着母亲关切的样子,我急忙道:“娘亲,孩儿没事儿。孩儿不是晕过去了,只是睡着了,睡得比较沉,所以现在才醒。孩儿现在舒坦着呢,你看看,这不是好好的吗?”说着我就跳下,踢踢小腿,弯弯腰,证实自己真的很好。

    “呵呵,我看啊,顺儿真的没什么事了,你看看他的脸sè好多了,比以前要红润许多。”还是父亲观察细微,当即提醒了母亲。

    见大家都把心放下了,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一天没吃过东西,直嚷着要吃饭,要大吃特吃。母亲和蔼的笑了笑,拉着我的手往大堂用膳间走去,父亲和其他的人都紧随而来。进了用膳间,一个宽大的圆餐桌,已经铺好了,桌上摆放好了七八碟腾腾的菜肴。我看在眼里,谗在嘴上,没等大家全部落座,就已经摔开腮帮子虎咽狼吞起来。大家都笑我一副馋鬼相,看来我真的饿得荒了。

    等我吃饱时,大家都还在细嚼慢咽,我就边吃边道:“娘亲,我在庄院里玩腻了。明天开始我就在书房自己看书去,您就不必为孩儿cāo心了。”

    “恩,好的。你爹他跟我说过了,准你了。”说着,她又吩咐绿柳和红梅道:“你们两个,以后每rì三餐多做些好吃的按时给顺儿送到书房去。”她俩忙应了声“是”,而后大家又都慢慢的吃起来了。大家吃完后,都各自回屋做自己的事去了。还是觉得有点累,所以回到卧房我倒头便睡。

    一夜无话,一觉睡到大天亮。休息充足后,我直奔书房而去。挑了几本兵书,看将起来。等那两个丫头片子把早餐送来时,我顺便吩咐她们下次再送饭菜来的时候只管放在窗前的凳子上就可以离开,不必理会当时我在与否。等她们走后,我立即拿着兵书和饭菜直接下密室里去了。边看兵书边吃东西,感觉特惬意。

    饮足意满之后,我从怀中把剑谱取出,又开始研究起来。剑谱的前面一部分讲的是上古调息之法,上面所讲与上次梦中高祖父所教一般无二,心中更是暗暗称奇。抛开这些不想,我继续往下看,但见剑谱文如下:“上古辟邪剑法,剑分八式:一曰太虚初分,二曰天地幻化,三曰万物滋生,四曰群魔乱舞,五曰草木含霜,六曰山河破碎,七曰生灵涂炭,八曰扶正辟邪。太虚初分者,以剑御气,行转周天三十八道,遂使后为剑气十九道柔棉无比,物触之为柔力所吸,不能立拔;引他物之力为剑气十九道罩于前,力刚强如坚壁,物触之则为力所反震,是为太虚分二气也,刚柔并济……”

    熟读了第一式的剑招口诀后,我便走到武器架前,挑了一把样式最奇异的木剑,剑纹着苍龙缠绕,剑格则是一双很奇异的羽翼,剑端为龙爪探珠,剑柄上隐隐可见三字"飞龙剑"。通体的雕纹栩栩如生,仿佛飞龙yù出。剑虽为木剑,但却很沉,不知是什么质地的木材。第一次拿剑,心中又是兴奋又是好奇,把玩了许久才开始练习。

    剑长三尺,我高才盈五尺,挥起剑来甚是不便。按着剑诀,我向后划了十九次,再向前划了十九次,却没见有甚威力,却已累得气喘吁吁。把剑往边一搭,便坐在边运功调息去了。调息完毕,算算时辰将近向午,于是将用过的餐具拿出书房,果见窗口外的一张高凳上又有了一份新弄好的可口美味,口水止不住的往外喷涌。不知何故,自从习了上古调息之法后,我的胃口特别好,以前吃饭只觉得是一种任务,如今吃起来则是一种享受啊!饱餐一顿之后,我又回到了密室练剑,但反复练习,却仍是难以称心顺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暂停了练剑,坐于石桌旁研读起兵书来。早上拿下来的几卷兵书都是讲《六韬》的,刚接触兵书的谋略,兴致盎然。“夫两陈之间,出甲陈兵,纵卒乱行者,所以为变也。深草蓊翳者,所以遁逃也。谿谷险阻者,所以止车御骑也。隘塞山林者,所以以少击众也……”说的是关于战争中出奇兵的条件和方法,讲得头头是道,我也看得津津有味,嗟讶不已。

    由于兵书论述jīng湛,我不看得入神,不觉时间已近黄昏。入口的地砖突然开启,我jǐng觉的望向台阶,但见父亲双手端着饭菜正走下来。我赶忙迎过去道:“爹爹,何必亲送饭食,吩咐绿柳、红梅送来便是。如此,真折煞孩儿了。”

    “不妨,咱爷俩就不必客气了。这几天晚餐都由爹给你送来。顺便看看你的体有无异样,恐怕你再晕倒过去,叫你娘亲不放心啊!”父亲一边将饭菜盏碟摆放好一边道:“顺儿,来,坐下。咱爷俩边吃边聊。”

    “爹爹,您放心吧!自从练了咱家祖传的剑法,我这两天的体可好着呢!胃口也比以前好很多,吃东西特香。从未有过的爽快感觉啊。呵呵~~”说着我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父亲会心一笑,慈祥的看着我,和蔼的说道:“好啊,这样很好啊!呵呵~~你娘亲和我就放心多了。你晚上可以在这儿睡,爹爹每天都会来看你的。乖,慢些吃,别噎着了。”

    席间,我和他谈起了自己今天的练习内容,并向他请教一些比较难明的古文字。他只是频频点头和给我耐心的解释,只是剑法上的问题,他却无以对答。

    “爹爹,带我向娘亲问好,孩儿今晚就在这儿睡了。请你们不必担心。”走了父亲,我便躺在上拿起兵书继续研读。看着看着,渐觉困乏,双眼合拢,拿着书简的手已垂下,兵书滑落在边。

    溪水淙淙流淌,有鱼越之声,有鸟歌之鸣。我幽幽转醒,微微张开双眼,缓缓起。忽然发现处密林深处,清溪水边,巨岩石上。岩石顶上方圆一丈有余,但见岩石边上有一老者,引竿垂钓。

    “你终于醒了。”未等我有所反应,那老者已然开口,并转向着我,却是高祖父!

    “孙儿给高祖父请安。高祖父于此定然有所见教,望讫不吝。”我说着给他深深打了个拱。

    “剑法练习得如何啊?”他平和地问道。

    “今天练了剑法第一式,但似觉有所不妥,却又不知问题出于何处!”我甚为疑惑的说。

    “顺儿,你今天怎么练的,演示一番与老夫一看。”他将鱼竿往我这边一甩,随从水中带出一样物件落于我跟前。我定眼一看竟然是我今天用过的飞龙木剑。应了声“好”,抓起飞龙木剑,我按照今天练剑的招数施展开来。演示完后,气喘吁吁,赶忙坐地调息静气。

    “你这招式的练法,有两处不妥。一为吐纳不行,二为剑道失序。先说吐纳之法,上古调息之法为内功心法,主以养气而练内力,只为内功修炼之方。而吐纳之法则为内功运用之法。剑势收敛据守,则纳内外jīng华之气以聚内力;剑势驰骋外张,则吐体内所聚内力倾斜发于剑。张弛有度,收发自如,是为吐纳之jīng髓。”

    他从我手中接过飞龙木剑继续道:“再说剑道。第一式曰太虚初分,太虚初分者,以剑御气,行转周天三十八道,遂使后为剑气十九道柔棉无比,物触之为柔力所吸,不能立拔;引他物之力为剑气十九道罩于前,力刚强如坚壁,物触之则为力所反震,是为太虚分二气也,刚柔并济。看老夫使来!”

    说着将飞龙木剑一个剑花施展开来,但见他由下而上在前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形剑气,紧跟着由上而下向后也划了一道剑气。连续如此从不同的方位在前和后各划出了十九道剑气,仿佛将自己罩在了一个剑气形成的圆球的保护之中,甚是绚丽。

    他施展完后继续道:“上古辟邪剑法,是以苍生之念为根本。若要发挥剑法的真正威力,就要以苍生为念。上古辟邪剑法第一式太虚初分:乃混沌初开,当哀先民生之多艰,怀悲悯之心,后十九道剑气方能至柔,引力绵绵不绝;当感前人与天然争斗之不易,坚其心志,前十九道剑气,才可至刚,反震之力无穷。”

    他将剑交回我手中道:“这些,你以后自己慢慢去体会吧。现在,先把方才老夫施展的招式演练一番。”

    我按照他所教的吐纳法和招式结合起来演练了一次。果然不同凡响,与今天自己练习的感觉相去何止千里。运剑如行云流畅,吐气似呼吸般自然,练完一躺,竟也脸不红,气不喘。我高兴极了,立即纳头拜了三拜,连声称谢。待我再抬起头时,却已不见高祖父踪影。转四处找寻,却发现密室空无一人,惟己而已。原来又是一场梦。

    就这样,我每天练习剑法,研读兵书,凡遇疑难,睡梦中高祖父总会一一解答,详加指点。只是每次见面的地方都有所不同,或为深谷之中,或在瀑布之下,或为汪洋岸边,或在百花丛里,吸尽各种天然之气,纳入所有万物jīng华。

    大约过了两个月,也就是在我刚练完上古辟邪剑法第八式,初窥剑法大意之时,高祖父就再未出现于我的梦中,使我倍感可惜。

    这几rì,正好心中闷闷不乐,也好久都未曾出过书房。自从进了密室就未再见过母亲,心中甚是想念,正好籍此去看一看她,散散心。于是锁好了书房,径直来到大堂,却寻不见。终于在顺风亭上看到她在绣花,于是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她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想给她一个惊喜。

    没曾想,母亲转过来惊疑的看着我。还没等我说话,她先惊叫一声,喝问:“你是何人?!!”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