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授武梦中(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乱世之中武胜文,

    剑气四shè出名门。

    无师自通谈何易,

    梦中指点赖先人。

    “顺儿,这本剑谱你先收起,以后自己好好保管。”父亲打断我的思绪说道:“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咱家的这间书房”

    “好的,爹!”答应一声后,我快速的将剑谱装进红锦囊,贴收藏好。心中有点犯嘀咕:一间书房有什么好熟悉的?!这才将整个书房的布局和摆设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中堂画方正对着的是一张四尺见方的方桌,桌上摆着一紫砂茶具,桌两旁各安放着一张直背雕花靠椅。离靠椅南侧四尺的地方便是四个书架南北并排着,书架之间间隔约三尺的距离。每一个书架都有四层,除了第一个书架上的书简稍微少些之外,其他书架上的书简都堆得满满的。

    跟着父亲走过第四个书架后,眼前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书桌和一把靠椅紧挨着南墙。西南角墙上有扇窗户,透进几缕阳光,斜照在书桌和地板上。让人感觉一阵暖和。书桌西侧靠墙角处立着一高脚盆景架子,上面架着一盆君子兰正出些花骨朵,但已泛出淡淡的清香。书桌上由左往右整齐的摆放着一方石砚、一打书简、几张丝帛和一个桥梁模型的笔架子。

    我很惊奇的盯着那个做工特别jīng致的笔架子。只见父亲走过去将桥梁模型笔架的第一个桥墩轻轻向右转了两圈,再将第二个桥墩向左转了一圈,奇怪的事就发生了。

    只听“咕咕~~~”的石块磨擦声响起,书桌东侧角落里一块二尺见方的地砖缓缓地缩进东墙里,露出了一个台阶入口。我是又惊又奇,看得目瞪口呆。

    “还愣着干啥,快随爹下来啊。”说着他就先下台阶去了。我赶紧把嘴合拢紧随其后。

    大约下了十级台阶前面就暗了很多,父亲便把火折子吹亮,右转再下十级台阶后前面似觉宽敞了许多。等他把墙上的火把点亮了,才清楚的看到这里原来是一间矩形密室,长两丈,宽一丈,高一丈。中间甚是空旷,西南角是张雕龙石,西北角是一张纹凤石桌和四张石凳,东南角落则摆放着一个木人桩,靠近台阶这边是一个武器架,但架上只有一种武器就是剑。十把做工jīng细样式各异的剑插在架上,似乎都是木剑,但我看了还是满心欢喜。这么多惊奇的东西,又一次让我的嘴难以合拢。

    “顺儿,喜欢这儿吗?你以后就在这里习武吧!”父亲又开始说话了。

    我高兴得象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应道:“喜欢,喜欢,非常喜欢!呵呵~~”

    “喜欢就好!爹爹上面书房里有很多书,第一个书架上的书简都是些孔老孟韩学说,大部分的以前你娘亲都教过你了;第二个书架则是关于天文地理的知识;第三个书架多为兵机战阵的谋略;第四个书架上则是武功器术的书简。后面三个你以前没有接触过,以后你想学什么,读什么书,就自己拿吧!爹不会再限制你了”

    他接着说:“以前爹爹不喜欢学兵法武功,就专门去研究诸子学说和器术技巧,这间密室的构造都是爹爹亲手设计建造的。”

    顿了一顿,他继续道:“以前爹爹总想让你只重视文修。现在时局不一样了,每一样、门都学一学对你的将来会有好处的。爹爹不会武功,教不了你什么,要靠你自己努力了。”

    “恩!爹,您放心吧,孩儿一定会好好学的!”我满口答应。

    “恩,爹爹相信你。好了,你现在体还很虚弱,等过两天好些了,你再来练武吧。走,咱们先出去吧。”说完,把火把一灭,他便拉着我走上了台阶。

    走上书房后,父亲把桥墩按照与之前相反的顺序转了一次,地砖变又合了起来,入口再次被封得死死的,一点也察觉不出痕迹来。锁好了书房门,他把钥匙往我手里一递,径直出门散步去了。

    父亲走后,我才觉得五脏庙开始聒噪了。于是吩咐丫鬟绿柳送些饭食到我卧房去。吃过便饭之后,仍然觉得子有点虚,便上躺着了。

    父亲很少让我出门,除非有什么大的活动。比如祭祖,逢年过节,走亲访友之类,这些需要全家出动的活动才会带我出一趟门。

    平时都是绿柳、红梅两个丫头片子陪我在宅院内斗蛐蛐、做游戏,在浩月塘边玩鱼赏花,在顺风亭里吹风下棋。再就是母亲教我温书作文,弹琴绘画。就这样,我被塑造成了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书生。一直都是这样的生活,一点变化都没有,我都厌倦了。

    由于我的体比较羸弱,一直都很想习武强。只是母亲怕我伤了子所以一直都很反对。今天一下子见到了那么多新奇的事物,心中兴奋,辗转难以入睡。再想一想很快就能练武了,更是激动难平,于是立刻从怀中去出红锦囊,打开那份上古辟邪剑谱将起来。

    “混沌一开,化为二元,yīn阳不合,天地遂分。扶摇缥缈者是为天,沉稳厚实者则为地。yīn阳相忌,天地间始生正邪之气。邪为外道,正乃真途。邪曰乱,正曰治;乱则生灵败亡,治则万物兴盛。扶正辟邪是为修治国之道,亦乃本剑法之根本……”

    不觉间,我已然沉沉睡去。待再睁开双眼时,却发现自己在一座高峰之巅。眼下群山俯首,百岳称臣,好一派壮阔景象,看了叫人心神振奋不已。转过一看,但见在我前方两丈处的断崖边上,乱石丛中,苍松树下,巍然立着一位老者。拔,苍髯飘飞,威风凛凛,背手而立,俯览群峰。

    顿时心中一阵激动,紧上两步,我立即倒地纳头便拜,兴奋的朗声道:“高祖父在上,请受小孙王顺一拜!”

    那老者缓缓转过来,但见他虎目剑眉扬,鹰鼻龙须飞,与书房的中堂里仿佛一般。只是少了份严肃,多了些慈祥。

    他走过来,将我扶起,温和的说道:“顺儿,快快起来,你我不必太拘礼。你能在此见到老夫,必定是开始在学上古辟邪剑法了。此剑谱晦涩难明,待老夫来为你开解一二。”

    “多谢高祖父赐教!”我高兴的应道。

    “老夫观你气sè皆有病态,心神散乱,且躯羸弱,必先练习剑谱中的上古调息之法,将养心,方可配以招数练习。”顿了一顿,他接着说:“你先坐下,双腿交叉,双手平放于膝上,全松弛,双眼自然张开。好!现在深呼吸,双眼凝望远方,视有物为无物。在心里跟着我默念”:

    “yīn阳生万物,万物载jīng华;天有rì月兮,地有山河。rì月其光兮,山河其秀;草木仰光兮,生灵饮露。灵秀入我怀兮,污秽随流……”

    随着呼吸的匀缓和意念的飞渡,虽然我的双眼依然是睁开的,但群山却消失了,消失在一片混沌之中。然后,混沌渐渐转为黑暗与光明同在;接着二者混淆不清逐渐化为了天和地,rì月追逐,昼夜交替;天地间万物开始繁衍生息,河流、山川、森林、花草、鸟兽鱼虫,一切都那么生机勃勃;只见万物的jīng华吸入我的鼻腔,涌进我的丹田,渗透我的血脉;而后,我体里的糟粕与污秽之气也随之流出我的体外,随着江河,一去不反。顿时,感到全无比的畅快,就如沐浴在所有最美妙、最清新、最柔和的光华里。

    “好了,顺儿你已领悟了上古调息之法的要决,你以后自己多加练习。”

    我被高祖父洪亮的声音唤醒,站起感到体真的很畅快,以前我的子从来就没有过这么舒服的感觉。我立即应道:“是的,高祖父,孙儿以后定会努力,勤加练习!”

    “那么现在老夫就来教授你一些山川地理和行军伏阵的法理。”说着,带我来到山崖边,指点远处近处的山脉丘坳说:此处山高林密chūn夏必多雨,道路狭小,初秋时分宜伏三千军于其西南用火攻之,然可截其后,得全胜矣;彼道两旁山势险恶,可诈败引敌军至,然后于两山腰各伏三千军,滚木垒石投之,敌全军覆没矣……

    如此这般,讲得头头是道,无不中的。我正听得津津有味,忽然有人掣肘。

    我心里只觉得奇怪:此处除了我与高祖父,竟还有其他人吗?!!!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