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家族史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盗 书名:兵疯谷
    横扫**功最深,

    累动金戈兵断魂;

    临终尤悔杀戮重,

    遗言金玉诲子孙。

    江南岸,微雨朦胧,孤舟泊岸,但见一中年男子披蓑衣头戴斗笠,坐于舟头,独钓一江烟雨。

    这样的rì子我已经默默的享受了好几年,远离了烽火纷飞的的rì子,岁月静好,只是偶尔回想那些波澜壮阔,总叫人不怀念。

    感觉着那细雨打在蓑衣上,寒气渐渐入体,感受更加真切,我望着江上不断泛起大大小小的涟漪,就像江上处处开出的花朵,每一朵慢慢化作了思绪一段段记忆,视野渐渐朦胧在那血澎湃的rì子里,前半生的画卷慢慢展开……

    小时候,父亲经常给我讲高祖父的威风史,很奇怪的是,我与高祖父未曾谋过一面,然而我却能清楚的知道他那刚毅果决的眼神和威武严肃的面庞。因为我经常能在梦中与他同桌而坐,划地为图,探讨兵机,领受武略。

    我的高祖父是前秦大将军王翦,手执昆吾剑,驾四驱车,挥百万众,助始皇嬴政,殄灭诸侯,横扫**,一统江山,威震华夏。

    高祖父王翦20岁拜为秦国大将,子孙三世事秦,皆有声望,孙王离巨鹿之战中,兵败自殉后,王氏已难以立足渭水流域。他的儿子王元、王威兄弟,在兵荒马乱之中,举家避难到山东琅琊皋虞,自此王子成父后裔在中华大地上分衍出“琅琊临沂王”与“琅琊太原王”两大系统。

    我叫王顺,字长成,于汉平帝元始元年(公元1年)降生在琅琊阳都。我的父亲叫王旭,字rì升,是高祖父王翦的第一十一世孙。我的曾祖父王吉任仕于汉宣帝,是很实诚的忠正良臣,官位累迁至博士谏义大夫。祖父王崧不屑于仕途,超逾出官网,辟耕垅亩于临沂,做了半大个地主,财货溢柜,粮谷满仓,逍遥一世。

    父亲因与家贫的母亲倾相慕,不见容于祖父众族人前,于是和我的母亲避于阳都小县,开馆授徒,为人师道。父亲虽然是个儒生为人却也豪爽干脆,和睦待四邻,乐善好施德,家中经常是县吏推杯,偶尔有雅士把盏,所以县里人但有好处多会予些与父亲。因此,家室虽不似祖父般盈满,却也称得上富足。

    家有宅院一座:大门南临街市,由大门而入两旁垂柳送直入迎宾大堂,穿过大堂东西分列两间房字,三间做为储藏室,另一间则是厨房,中间是院落、花盘,方圆二、三十米,走过北面的八角门就是后园。后园是一个小池塘,唤作浩月塘。踏过荷叶拥挤着的几块大石块错落排列出来的曲径,就可以站在浩月塘zhōng yāng的顺风亭里观鱼赏花,意趣无穷。浩月塘东西两面分别是由穿廊小径连着的三间卧房。东南第一间是父亲的书房,里面的书简堆积如山,别类分门。紧接着的大间就是父母的卧室,西南角的一间则是我的,其他三间,一间客房,两间由仆人居住。这就是我家的宅院,建筑画雕古朴,亭廊错落别致,这些多出于我父亲的功劳。

    自出生以来,我的体一向羸弱多病,形容消瘦,经常不知不觉的就晕倒,所以很少能出门玩耍。父亲每次都是叹息,似有所言,但又隐忍不语。

    我就这样拖着羸弱的躯体苦苦的熬着,到了居摄三年(公元8年),那年我八岁。终于在一个微风和煦的chūnrì里,我晕倒在了池塘边上。一晕就晕了三天三夜,可把全家人吓惨了,母亲眼泪簌簌的流个不停,父亲的眼睛里则满布着一种痛苦挣扎的泪光。我不知道那是为什么。全县城没有一个大夫知道我的病因何来,病况何解。取了些保养补的药石,父亲送走了大夫后,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母亲看了,长长的叹了口气,继续留在房里陪我。

    第二天清早,父亲把我叫到了书房。

    这是我第一次进书房,以前除了父亲之外是没有人能够跨进书房半步的。平时读书的时候,也只是由父亲挑几本孔老孟庄学说的书简来让我自己研习罢了。很奇怪,父亲自己做先生,却从来没有教过我什么学识,倒是全权由母亲教授,就连最初的认字也是。

    推开房门,一副巨大的中堂画当即应入眼帘,顿时我的心血沸腾。第一眼我就看出那便是我的高祖父大将王翦。但见他足登章华台,手举昆吾剑,虎目剑眉扬,鹰鼻龙须飞,雄视天下,威震万方。离他一个箭步远的前方,两名士卒押着一位甲盔破烂的将军,赫然是楚将项燕,仰首苍天,引颈待戮。台下众军卒,雀跃沸腾不已。中堂画两旁紧贴着一副对联:右边联上书“灭三晋,败楚燕,南征蛮越,遂使**”,左边联上写“辅秦王,佐赢氏,北向求田,方成一统”。仅此两句,却涵概了高祖父一生的荣耀威武与谨慎智慧故事。

    “顺儿,你过来。这画上执剑之人就是你高祖父——前秦大将军王翦”。这时,我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到父亲通红的双眼,想必他昨夜通宵未眠。但显然,在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痛苦,又回到了从前的释然洒脱。我心里也为他放松了些许。父亲每次和我讲到高祖父的时候总是很愉快而又充满了满足感,而这一次谈起的时候则比以前更兴奋,仿佛将一件无上的珍宝展现给人们一般。他继续说着:“是啊,高祖父就是这么威武智慧,气度不凡。这间书房里的书简大部分都是高祖父年少时最喜看的地理天文学说、兵机战阵谋略,还有一些武功器术。”

    我jīng神高度集中,默默的听着,“高祖父临终时留下了一剑普,遗言给后代子孙说:‘吾祖孙三代共事秦赢,累动刀兵于四海,强加斧钺于六国。虽为社稷,实害黎民,积怨颇深,杀戮太重。方今天下,秦已一统,海内清平,望吾后世子孙,多弃武修文,堪为国辅,造福百姓;若愿避仕就闲,亦为福策。现有祖传剑谱一份,诚为先人心血所著,翦不敢私毁,故传与后世,若遇体弱多病者,习之可愈病健体。非乱世,不宜出。望吾子孙深勉之’,这些就是你高祖父的临终遗言。”

    轻呀一口香茶,他继续道:“方今天下,以我看来已临乱世之秋。王莽摄政三年已,进退朝堂而不拜,出入相府以九乘,自称为摄皇帝。其野心已经昭然若揭,我看他不久就要篡汉自立了。王莽不是以仁德来折服臣民,却是欺诈和暴戾的手段来得到天下,人心不服。不久将要天下大乱了。乱世之中,有一武艺在,更有利于保护自己和家人”

    接着他走向我,轻抚我那柔弱的双肩,满目怜地说:“况且你况越来越不好,练武会对你有益的”。转而他又突然严肃的道:“不过,你要答应爹,练武之后不准随便显露自己的武功,更不能向其他人透露我们王家的秘密,知道吗!!!”

    我怔了一怔,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后,他毅然的从中堂画正对着的方桌一条桌脚下的一块四方的地砖下,取出了一个红sè的大锦囊。递到我的小手上,然后郑重的说:“顺儿,以后就看你自己的啦。记住,以后长大了要和高祖父一样,智慧仁德啊!”

    我听着父亲这么郑重的说辞,感觉天大的重任就要压在我的肩上一般,眼眶似有所润湿。

    当即打开红锦囊,里面露出了一卷玄黄sè的丝帛。

    我缓缓的摊开丝帛,眼前赫然出现了六个暗黑sè的大字:

    上——古——辟——邪——剑——谱!!!

重要声明:小说《兵疯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