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借口

    历经两个月,蟹岛的码头终于建成了,这个耗尽了整个小岛所有石材建成的简陋港口,现在可以停靠50艘大船了。

    拆卸城堡的过程中还发现了城堡主人留下的宝藏,也算是意外收获。其中大多是一些珠宝和奢侈商品,不过也有三件有等级的宝物,首先是一只赛提加训练的猎鹰,被评价为1星野兽。这东西关小羽到不感兴趣,原主人训练了那么多年,拿不走的。

    另外两间分别是一把瓦雷利亚钢斧,1级。被关小羽熔了。

    一个海怪的呼唤号角,魔法道具1级宝物,可以唤醒海底的海怪。号角的力量很强大,缺点就是被唤醒海怪无法被控制,不分敌我。

    码头建成后,大船们的改造工作也提上了rì程,潘托斯的船号不会在出现了,所有的大船都会被重新命名。

    居住地也还是一片平和的景象,唯一和2个月前不同的,就是大量的木屋取代了一座座帐篷,还有一座木质的城墙出现在了外围。而从潘托斯掠夺的物资,也足够这个不到3万人的小岛使用几十年了。这里已经开始有一个城市的简单雏形了。

    值得一提的是,关小羽利用这段时间完成了一次军事整编。

    有数据眼的优势,他在无垢者们自己推荐的人选中挑选了大量的基层军官。让无垢者每个百人队中都会有一名1.5星的军官指挥。其总指挥‘灰跳sāo’更是高达2星评价。

    新来的500名角斗士们也被筛选了一遍,其中有52人被评价为1.5星战斗力,为首的角斗之王白兰2星评价,其余的都是1星。

    关小羽挑选了其中49名1.5星的组成了一个护卫队,白兰则成为了他们的队长。当然还兼职关小羽的训练教练,世界上估计没有什么人的单挑经验能比角斗士高了。

    其中挑选出的三名有指挥能力的,则分别各自统领一个角斗士150人队。

    城市中的铁匠们也开始用从潘托斯掠夺的物资,为战士们打造全新的装备。新的铠甲和盾牌全都采用高等的红钢锻造,即轻便又结实。而武器则选用蓝钢红钢结合锻造。所有的装备都根据其主人的要求定制,可以很快被熟悉掌握。整个无垢者和角斗士们开始大规模的换装。

    更有近百件掠夺来的瓦雷利亚钢武器,被融掉重新铸造了八十余武器,分配给了近卫队和少部分军官们,清一sè的1级宝物。

    如此奢华的装备队伍,这个世界估计也就关小羽舍得弄,果然是抢来的东西用着不心疼啊。

    -----

    作为蟹岛少有的几个zì yóu人,韦赛里斯依然每rì游在小岛上,十几年来第一次距离西大陆这么近,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每当疲惫的时候他都会躺在海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晒着太阳,做着美梦,今rì亦是如此。

    然而,兴奋感逐渐的冷却了下来。给韦赛里斯带来的不再是回归于平淡,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急躁。他不想在这里虚耗下去,他想要率领大军夺回先祖的王国。

    但整个蟹岛,唯一听从他命令的人只有乔拉爵士,就连原来对他唯命是从的妹妹,都不在服从于他,而听从于那个吝啬的东方人。

    有时候他不会想,如果当初丹妮要是嫁给卓戈卡奥的话,或许他现在已经率领着大军征服了整个大陆,此刻正意气风发的坐在铁王座上俯视着他的臣民。(原著中,被卓戈带上了黄金王冠,被黄金活活烫死了。)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不由得兴奋起来。他似乎能感觉到,臣民们对他充满敬畏和戴的目光。他似乎能够看到三头龙旗,在‘君临’的城墙上飘

    伊利里欧曾经对他说过,“维斯特洛的人民正偷偷的纺织着龙旗,期盼着真龙的传人再次解救他们。”韦赛里斯对此深信不已。

    而当梦醒来的时候,他就会更加的厌恶那个东方人。

    ‘20万金币,居然就觉得伟大的真龙家族公主就只价值20万金币,这是对真龙家族的侮辱。这个吝啬的东方人。’陡然忘了当时他面对于那20万金币时,所表现出的狂

    ‘更可恶的是,那个东方人居然不让我在这里打出真龙家族的旗号(暂时不让),这里是蟹岛,这里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土地。’每当看到当地的居民对他的无视态度,都会让韦赛里斯内心的愤怒难以抚平。

    ‘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一定要打出真龙家族的旗号,让蟹岛的居民为跟随我而自豪。’韦赛里斯暗暗的下定决心。

    类似的决心韦赛里斯已经下了好几次了,但每当看到关小羽的面孔,他都会不由的打消了这个想法,似乎对他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感。而下次则会重新的冒出来。

    ‘我还要抽调出100人的卫队,他们只效忠于我,而不是那个狗东方人。’当想到自己骑在马上,后跟随着忠于自己的卫队时,韦赛里斯不由得笑出声来。

    ‘那一定很威风吧’韦赛里斯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

    “韦赛里斯大人,女主人,命令你前去和她共进午餐。”一个女奴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幻想,而说出的内容更让韦赛里斯的愤怒一下子爆发了起来。

    他从石头上跳了起来,冲到女奴的面前对着她拳打脚踢,一边高声的尖叫着“命令?那个小人居然敢命令我?”说完,他抓住女奴的头发拖拽着,向丹妮的帐篷走去。

    而着一切,可怜的丹妮一无所知。

    今晚就是港口落成的庆祝了。

    丹妮知道他的哥哥只有一拿得出手的衣服,她不想哥哥因为穿着同一衣服而尴尬。所以这两个月里,丹妮一直都在为韦赛里斯缝制着衣服,不是没有奴仆和裁缝,而是所有人都在为都在为港口的事劳作,丹妮不想因为这件事在麻烦别人。

    今天,彻夜未眠的丹妮终于在庆祝开始前,完成了这一新衣服的缝制。兴奋的她赶忙让一个女奴去把哥哥叫来,一起吃午饭。

    丹妮捧着柔软的天鹅绒内衣,想着哥哥穿上新衣服的样子,一定会很英武吧!

    微微偷笑,她那个面子的哥哥,看到这些一定会很高兴的。

    在这里没有人在意他,没有人他,只有一个经常被他欺负的妹妹,偷偷的关心他。

    忽然,一阵男人的吼叫声和女人的哭叫声传来,越来越近。终于,派去找哥哥的女奴被人一脚从门外踹了进来。韦赛里斯满面铁青的走进房中,没等丹妮说话,“啪!”一个耳光直接打在了丹妮的脸上。

    “你竟敢派这个婊子对我发号施令?我应该只把她的头送回给你。”韦赛里斯瞪大着眼睛愤怒的对丹妮咆哮着,仿佛他是一个王者可以轻易的去决定别人的生死。

    “抱歉,女主人,我只是按您吩咐做的。”女奴哭着对着丹妮解释道。

    丹妮则捂着脸,突然到来的巴掌把她打蒙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转过头想要跟哥哥解释,但看到哥哥背后的影,她口中的话立刻变成了“不要伤害他,求你了。”。

    搞不清状况的韦赛里斯还想要继续对着丹妮咆哮,但一直手直接抓住了他后脑的头发,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从屋子中扔了出去。只留下一把头发还留在那只手里。

    扔到了手中的一把银白sè头发,关小羽一脸寒sè的从门口走了出来,再次抓住摔倒在帐篷外的韦赛里斯的头发,一手抽出腰间长剑将剑尖抵在了韦赛里斯的喉咙上。

    丹妮赶忙追出大门,大声的对关小羽喊道:“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哥哥。”

    关小羽看了看丹妮,韦赛里斯也趁机大声的喊叫“丹妮,丹妮,救救我。”

    “求你了。”丹妮的眼泪一下子挂满了小脸。

    关小羽松开了手中韦赛里斯的头发,将长剑从新插回到了腰间。

    韦赛里斯敢忙趁机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大步走到,丹妮的前,伸手抹去女孩的眼泪,轻轻用指背抚摸着带着手印的脸蛋。

    “疼吗?”声音很轻,但在丹妮的耳中是那么的温暖。

    丹妮轻轻的摇了摇头,再次钻进了这个充满安全感的怀抱。

    ;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大恶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