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倒戈

    巨雕一把抓起彼得向天空中飞去。

    这是彼得最后的保命手段,但此时用出来并不是为了逃跑,他也逃不掉了。果然,巨雕刚刚飞起,数千支箭就直接将它shè成了白光,消散在空气中。但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将彼得送上城墙。彼得真正的目标,是恶魔。

    关小羽较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拼死冲上来的火神信徒。边的无垢者们冲了上去。

    那是关小羽和伊利里欧的护卫,两队人可以明显的区分开,一队显然胖出了很多。但战斗力相差并不算大。和城下如韭菜一般被割的长枪手不同,这些1星评价的战士,不管是在意识,还是闪避、格挡能力都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其中长矛和短剑的使用方法更是简单实用,充满了萧杀的气息。加上他们无谓疼痛的特xìng,自然让无垢者们的招式中多出了很多以伤换命的战斗风格。这才是他们最难缠的地方。

    仅仅20名无垢者就和彼得缠斗了起来,让他怎么也无法冲过包围,接近恶魔。

    虽然不时有体型较胖的无垢者闪避不及被击中,但时间的流逝才是最重要的。一但增援部队到来,那彼得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想到这些,彼得放弃了躲闪,他宁可让长矛击中也要快速的解决这些无垢者。

    要知道现在的神选者可是没有药品和牧师帮助的,受伤后根本无法治疗是实打实的伤。而伤后所带来的行动不便才是真正致命的。

    但这些彼得都不在乎了,他的眼中只有恶魔。

    “寒霜光环”

    一道蓝sè的气环从法师的上喷出向四周扩散,立刻所有的无垢者双脚都被冻在了地上,无法行动了。

    但彼得付出的代价却是,被一根长矛从左腋下刺入穿出了他的肩膀,割断了腋下的肌腱和韧带。

    他的左手废了。

    没时间顾忌伤势,彼得单手掐着法诀,快速的击杀了几个挡在路上被冻住的无垢者,然后向恶魔冲去。

    忽然,背后破空声传来,被冻住双脚的无垢者们投出了自己的长矛,虽然无法行动了但,他们还在尽职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彼得灵活的躲闪着,但就在脚步还未站稳的时候,一把长剑从他右侧的颈部插入,斜着刺穿了法师的心脏。鲜血从彼得的肩膀喷出,东大陆最后一个神选者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他甚至没看清是谁杀了他。

    关小羽抽出长剑,在彼得的衣服上将血渍搽干净,重新插回了剑鞘。

    危机解除了。这让伊利里欧松了一口气。看着城下损失惨重的守卫军,伊利里欧的心好痛。

    这一仗,潘托斯的守卫死伤了3千多人,多斯拉克人也死伤了将近1千人。

    “终于结束了。”伊利里欧轻轻的感叹了一声。

    “是么?总督大人,其实游戏才刚刚开始。”关小羽嘴角微翘的看着潘托斯的总督大人。

    “什么意思?”伊利里欧一时间没理解他的话,疑惑的看着他。

    城外,早在不知不觉中包围了潘托斯守卫的多斯拉克人,发动了。就在潘托斯的守卫还在高声吼叫庆祝的时候,无数的箭支飞向了空中。

    如雨般的箭支落下,钻入了毫无防备的潘托斯守卫军的背心。一万九千多张弓,连续不断箭雨的洗礼,潘托斯城下的3千弓箭手瞬间全灭。长枪手没有了阵型的帮助也在急速的减员。突然的打击让潘托斯的守卫无法理解,他们不明白刚刚还一同作战的盟友,转眼间就对他们举起了刀枪。枪兵们扔下手中的长枪和盾牌,只为能让自己跑的更快些,他们疯狂的向城门口冲去希望躲回城中,那是唯一没有多斯拉克人的地方。

    扔下骑弓,挥舞弯刀的轻骑,像撵兔子一样追赶着四散而逃的长枪手,用弯刀挥砍着,更有甚者控制着马匹撞倒、践踏着溃军们。

    兵败如山倒,这是一场屠杀。

    城内,喊杀声传来了,那是军营和总督府。就连伊利里欧和关小羽所在的城墙下,也掀起了厮杀的吼叫。

    “关小羽,你以为单靠你的1千无垢者就能拿下潘托斯?”伊利里欧浑气得微微颤抖,厉声的命令道:“来人拿下他。”

    然而在城外发动袭击的同时,总督所有的无垢者都缓缓的倒下了,长期优质的生活让他们放松了jǐng惕心,最终葬送了自己的xìng命。此刻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听从他的命令了。关小羽的无垢者收起自己带血的短剑,向总督围拢过来。

    “1千人?不不不,是3千无垢者,根本就没有派往魁尔斯的商船。”关小羽依然满面微笑的对着伊利里欧说道。但在总督的眼中,那微笑如此恶毒。

    “呵呵,总督大人,你的城中一共有1万5千名守卫,卓戈和神选者帮我解决了1万人。”

    “我的三千无垢者,所要面对的不过是5千人。还有,感谢你发的1千人军营调令呢,能让我们可以从容的偷袭。现在总督大人还觉得潘托斯还能守住么?”关小羽的话让伊利里欧觉得绝望。

    “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得到了这座城有什么用?zì yóu贸易联邦不会放过你的。布拉佛斯的海王不会许你任何的船只出海。你得到的只是一座废城。”伊利里欧无法理解关小羽这么做的目的。他不是没想过关小羽的军力威胁,但每个人做出事都是有目的的,夺取潘托斯对关小羽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也让他放松了这方面的想法。

    “贸易联邦?呵呵,我有说过我想要潘托斯么?”关小羽无辜的纵了纵肩膀。“贸易联邦只会知道,总督大人因为丹妮和卓戈的婚事触怒了卓戈卡奥,然后卓戈卡奥屠城作为报复。跟我没有一丝的关系啊。”

    当关小羽说出‘屠城’两个字时,伊利里欧的手不由的颤抖了一下,这座城凝结了他所有的心血,这才是他真正的软肋。

    “你究竟想要什么?”随着这句话的出口,也代表了这个jīng明的商人总督,终于屈服了。

    ;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大恶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